四分律辭典【結夏安居】相關辭條

四分律辭典【結夏安居】相關辭條/
著作權所有:香光書鄉出版社



【結夏安居】
佛教規定夏季三個月內,僧眾須安止於某處居住,稱為結夏安居。今,一般稱安居期的開始為結夏。

◎爾時,有比丘在異住處結夏安居已。(大正藏22, p.864b20)



【三月夏安居】

在夏季三個月安居。佛陀因比丘夏季仍外出遊化,而踏傷正茂盛生長的草木,並因暴雨洪水而漂失衣物,危及生命,而被社會譏嫌,因此倣印度當時其它宗教、修行者的作法,制定每年夏季,比丘(尼)有三個月要居住在一個固定的處所,名為三月夏安居。

◎時,六群比丘於一切時春夏冬人間遊行。時夏月,天暴雨、水大漲,漂失衣、缽、坐具、針筒,蹈殺生草木。時,諸居士見,皆共譏嫌:「……諸外道法,尚三月安居,……至於蟲鳥,尚有巢窟止住處。沙門釋子,一切時春夏冬人間遊行。」……世尊爾時以此因緣集比丘僧,……告諸比丘:「……從今已去,聽諸比丘三月夏安居。」(大正藏22, p.830b6)



【安居】

比丘僧、比丘尼僧在某段時期內,安止於某處居住,不在人間遊行,專心修行並在當地弘法,謂之安居。印度因為季節的關係,考慮比丘(尼)本身及草木生命安全,特別選在夏季,而曰夏安居。今台灣比丘、比丘尼多仍沿用。

◎世尊與五百比丘眾,受彼夏安居三月。(大正藏22, p.568c25)
◎諸外道法,尚三月安居。(大正藏22, p.830b14)



【夏安居】

在夏季安居。見「安居」條。

◎比丘尼夏安居竟,應往比丘僧中說三事自恣見、聞、疑。(大正藏22, p.765c15)



【前安居、後安居】

印度夏季有四個月,在其中的前三個月安居叫前安居,在其後的三個月安居,叫後安居,都必須滿三個月安居期。
前安居從陰曆四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後安居從五月十六日至八月十五日。

◎有二種安居:有前安居,有後安居。若在前安居,應住前三月;若在後安居,應住後三月。(大正藏22, p.832a24)



【安居九十日】

佛將安居期限規定於夏季的四個月中選三個月,或是前三個月、或是後三個月,都須滿三個月,總共九十日。
在中國,以陰歷計算安居的日期。若安居期間遇到潤月,則安居不止是九十日,而成為一百二十日了。例如今年(民國九十年)為潤四月,則前安居總共有四個月一百二十天。

◎ 我已受汝請夏安居九十日訖。(大正藏22, p.630c10)
◎ 唯願世尊與眾僧俱受我夏安居九十日請。(大正藏22, p. 939a21)



【安居衣】

或稱「夏安居衣」、「夏衣」,供養結夏安居的比丘、比丘尼的衣。通常應在安居圓滿時施衣,但若布施者不便等到安居圓滿日,亦可在安居期間布施,稱為「急施衣」。

◎明日欲設飯食並施安居衣。(大正藏22, p.631a26)
◎婆羅門以三衣施佛,諸比丘各施二衣,為夏安居故,時諸比丘……言:世尊未聽受夏衣。(大正藏22, p.630c18)
◎ 如來聽受夏安居衣。(大正藏22, p.631a7)
◎ 十日未竟夏三月,諸比丘得急施衣。比丘知是急施衣,當受。(大正藏22, p.631b7)



【安居物】

供養結夏安居圓滿的比丘、比丘尼的物品。

◎有比丘在異住處結夏安居已,復於餘住處住,彼不知當於何住處取安居物。諸比丘白佛,佛言:聽住日多處應取。(大正藏22, p.864b20)



【安居處】

安居的地點。要選擇安全沒有各種災難,且容易取得生活所需的飲食、醫藥(最好是有人固定供養)的地方。

◎ 若比丘於安居處,若不得隨意飲食,不得隨意醫藥,不得隨意使人,即應以此事去。(大正藏22,
p. 834b18)



【安居僧】

安居的比丘僧。

◎有異處安居僧大得衣物。(大正藏22, p.944b21)



【安居犍度】

律藏中彙集有關安居的一切事宜的篇章。包括安居的緣起、地點,及安居時的各項規定。

◎一切安居法集一處,為安居犍度。(大正藏22, p.968b5)



【安居法】

有關安居的一切規定作法。

◎今者安居未竟,寧可辦食具并諸衣物,如安居法施僧衣耶?(大正藏22, p.631a23)



【自恣】

自恣,原義是隨意,指邀請他人對自己言行不當之處,若眼見、耳聞乃至有所懷疑者,皆可隨 意舉發。
每年安居圓滿日,一起安居的比丘(尼)藉著共住三個月的因緣,共同檢討這段期間彼此的言行,若有不當處就懺悔。方法是大眾和合一處,選擇團體中德行、智慧兼優的人(五德人)作受自恣人,大眾一一輪留請他就見、聞、疑自己言行不當之處,隨意舉發,並懺悔自己所犯的過失,這就是自恣。目的是藉此彼此砥礪、整肅身口意,並維持僧團清淨。

◎比丘尼夏安居竟,應往比丘僧中說三事自恣見、聞、疑。(大正藏22, p.765c15)



【自恣日】

安居圓滿,進行自恣的日子,原則上是結夏圓滿的最後一天。如前安居的自恣日為陰曆七月十五日。
若一僧團中有人前安居,又有人安居者,自恣日則以前安居為準,令後安居者也於同一日一起自恣。
又因比丘尼必須到比丘僧中自恣,為免比丘過勞,乃將比丘自恣日提前一天,即十四日,比丘尼仍為十五日自恣。

◎彼即比丘僧自恣日便自恣,而皆疲極。佛言:比丘僧十四日自恣,比丘尼十五日自恣。(大正藏22,p.766a23)
◎若自恣日有客比丘來。(大正藏22,p.842a5)



【受自恣人】

自恣羯磨中,接受自恣的比丘(尼)。他必須具備五德:不愛、不瞋、不癡、不畏、知自恣未自恣,以此五德持平、順利地協助他人完成自恣,而不會引起僧團產生爭端。

◎有五法者,應差作受自恣人:若不愛、不瞋、不怖、不痴、知自恣未自恣。(大正藏22,p.836b22)



【自恣布薩】

藉著,身口意得以清淨,其功能同於半月半月的布薩,所以稱為自恣布薩。布薩就是說戒、誦戒,每半月舉行一次。由於說自恣即成布薩,當天不用再另外進行布薩。

◎有四種布薩…… 自恣布薩。(大正藏22, p.1001b4)



【自恣法】

與自恣有關的一切事宜,包括其緣起及各種情況的規定。

◎一切自恣法集一處,為自恣犍度。(大正藏22, p.968b6)



【自恣羯磨】

僧團中如法進行自恣的作法。

◎制自恣,制自恣羯磨。(大正藏22, p.990c23)



【自恣犍度】

律藏中專載有關自恣的一切事宜的篇章。

◎一切自恣法集一處,為自恣犍度。(大正藏22, p.968b6)



【夏安居竟】

安居期的結束稱為夏安居竟、夏安居訖。今,一般稱安居期的結束為解夏,語出《根本說一切有部百一羯磨》。

◎眾多比丘在拘薩羅國夏安居竟,十五日自恣已。 (大正藏22, p.608c12)
◎我受汝請夏安居訖,今欲人間遊行。(大正藏22, p. 630c03)
◎出家五眾或兼俗旅,各以刀子、針線及巾帛等,共為解夏,供養現前眾。(大正藏24,p.472c23)


四分律辭典【結夏安居】相關辭條/
著作權所有:香光書鄉出版社

《一切漏經》簡介

《一切漏經》簡介
◎釋見晉

《一切漏經》係南傳上座部巴利藏《中部》第2經,其注釋《一切漏經注》輯於覺音論師於五世紀彙編的《中部》注釋書《破除疑障》(Papañcasūdanī)中。公元六、七世紀,法護論師又為注釋書作「疏鈔」(ṭīkā)。sabba

本書由巴利原典,中文翻譯整篇《一切漏經》及《一切漏經注》,並為此譯撰寫〈導論〉及許多寶貴的註腳。註腳多取自法護論師《一切漏經疏》,一些係根據當代巴利經論學者菩提長老的講解。

《一切漏經》綱要式的記載佛陀所說的修行方法,以知見「如理作意」和「非理作意」為始,經由「體見、防護、受用、安忍、迴避、除遣、修習」七種方式斷除諸漏,是實修的最佳指引。

《一切漏經注》更根據上座部阿毗達摩教義,詳釋經中所述的修行方法和進程。例如:採十七剎那心路過程的法義,以眼門心路說明眼根防護;又如:詳述聖弟子證道前的觀修內容。凡此皆對好樂研修南傳上座部教理及禪法者,在行解相應上有實際的助益。

注釋文獻以南傳上座部教義為出發點,逐字逐句注釋每一部經典,是上座部解經的重要依據。然而注釋文獻與經義仍有分歧處,本書〈導論〉對之有頗具啟發性的探討。


香光書鄉出版社
《一切漏經注:巴漢校譯與導論》

坐禪與行禪的修行重點《今生解脫》【摘介】

坐禪與行禪的修行重點《今生解脫》【摘介】

◎香光書鄉出版社

本書為當代緬甸禪修大師班迪達尊者,於一九八四年至美國麻州禪觀社指導兩個月禪修的開示集。全書由六個篇章所組成,第一章〈戒律與禪修指導〉清楚講解禪修的前方便、坐禪與行禪的修行細節與重點,以及小參時向禪師報告禪修情況的原則。

坐禪與行禪的修行重點《今生解脫》【摘介】

坐禪與行禪的修行重點《今生解脫》【摘介】

第二章〈增長五根、契入勝義〉,旨在教導禪修者如何培育自心中的五種良好特質:信、精進、念、定與慧,讓這些善法強大到足以主導整個心的過程,有助於個人的禪修。

第三章〈以正念劍、退十魔軍〉,前一章指出有助修行的良伴,本章則詳述禪修中會生起的種種不善心。禪修可說是善心與不善心之間的戰爭,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對十魔軍若有透徹的了解,便能在修習的當下破除種種逆境。

第四章〈七覺支〉,指導行者在具足善心──五根,對不善心又有一定了解與對治經驗後,進一步開示「七覺支」與使其生起的方法。七覺支是使人覺悟的必要條件,其殊勝的功德除了現生可以療癒身心疾病外,更能導向道心的生起,斷除煩惱,最終走向「不死」──涅槃的境地。

第五章〈觀禪〉,首先禪師稍稍複習前幾章所指出的修行過程:強調律儀的重要,可使堅硬的心軟化、鬆動煩惱,便能最終達到苦的止息。接著作者詳述一一觀智生起的過程,特別重要的是,禪師提出「觀禪」的概念,也就是以五禪支:尋、伺、喜、樂、捨的發展,配合觀智的進展,從名色分別智開始(初觀禪),達到行捨智(第四觀禪)的整個修行細節。

第六章〈通往涅槃的車乘〉,作者以一天人的故事,介紹佛陀為他開示的八正道馬車。本書介紹的修行法,好比是這輛通往涅槃的八正道馬車:精進是兩輪,正見是車伕,慚愧為靠背,正念是裝甲,不論何人,只要擁有這樣的車乘,必能扺達涅槃。天人在聽完佛陀的開示後,當下證得預流果,這樣的例子也同時激勵著我們,只要如實依教修學,必能於今生得到解脫,入聖者流,永不退轉。

希望本書的出版,得以讓讀者對此修法有進一步的理解,進而實際體驗,得以成就佛陀對弟子的期望。

http://www.gaya.org.tw/publisher/faya/inthisverylife_index.htm

《念住:通往證悟的直接之道》〈中文版作者序〉


《念住:通往證悟的直接之道》〈中文版作者序〉

◎德國漢堡大學副教授 無著比丘( Bhikkhu Anālayo)

本書是以巴利經典中重要的文獻為基礎,而研究念住的修習。獲知此研究的中譯本即將付梓問世,本人深感高興。本書最初的撰寫,是作為博士論文之用,因而有較強的學術風格。幸好本書的主題,是那麼地令一般讀者感到興趣和具有參考性,因此到目前為止,本書的英文版已經成為暢銷書之一。而且,也有其他語言的譯本,如荷蘭文、德文、匈牙利文、印尼文、義大利文、韓文和錫蘭文(部分)也陸續問世。這證明了念住禪修的重要。在此主題上,研究巴利經典中有關念住的修習,可以給現代世界提供大量初期佛教的關鍵面向。


我當年在編寫此博士論文時還不懂中文,因此,很遺憾的,本書的研究僅僅依據巴利文經典。所幸,我的友人蘇錦坤先生,已編列對照本書所提及巴利經典的漢譯《阿含經》,並且可以在網路上查詢得到(
http://pathtorealization.blogspot.tw/)。我們希望藉此方式,將本書在研究上較少顧及到的漢譯阿含的部分,能有某種程度的平衡。


念住,一向是,直到現在還是「法」的一個重要層面。念住必須被實修,以達到念住所保證的成果─讓修習者逐步提昇,最後導致證悟內心的完全解脫。對於那些想要親自踏上這漸次道,及協助他人同樣在修道上前進的修習者,祈願本書的中譯本,能成為鼓舞的動力來源及指南!

《念住:通往證悟的直接之道》http://www.gaya.org.tw/publisher/faya/Sati_index.htm

《念住:通往證悟的直接之道》http://www.gaya.org.tw/publisher/faya/Sati_index.htm


《念住:通往證悟的直接之道》http://www.gaya.org.tw/publisher/faya/Sati_index.htm

 

【香光書香】佛弟子的生活指引《八正道》

佛弟子的生活指引《八正道》
◎菩提比丘

《八正道》

《八正道》

佛陀教法的核心可以用兩個主軸來總括:四聖諦及八正道。前者涵蓋教義面,它所引發的主要效應是智慧;後者涵蓋廣義的戒律面,它主要的要求是修行。在教法的體系中,這兩個主軸連成不能切割的整體,稱為法與律,即教義和戒律,或簡稱為「法」(Dhamma)。以下事實保證了「法」的內在統合性:四聖諦的最後一諦—道諦,就是八正道;而八正道的第一道支——正見,則是對四聖諦的瞭解。因此,這兩大主軸互相貫通,彼此含攝——四聖諦的理則包含了八正道;而八正道包含了四聖諦。

有了這種內在的統合性,若要問法的那一個面向比較有價值,是教義?還是「道」?將毫無意義。但是,如果我們不管它的無意義,仍然要問這個問題,那麼答案將必定是「道」。「道」的首要性在於它把教法帶入生活中。「道」把「法」從一條條的抽象理則,轉化成不斷開展、呈現的真理。它給「苦」這個問題——佛陀教法的開端,開啟了一個出路;同時讓佛教的目標——從苦中解脫,成為我們自己的生活經驗中可以企及的東西。單就這點,「道」有了真實的意義。

修學八正道,是實踐而不是學理的知識,但想要正確地應用「道」,需要有準確的瞭解。事實上,「正確地瞭解八正道」本身就是修行的一部分。它是第一道支「正見」的一個面向,而「正見」則是其他道支的先驅及引導。因此,雖然剛開始修行八正道時的滿腔熱情,可能會使人認為:學理的瞭解,是個麻煩的干擾而擱在一旁;但深思後將會發現,「正確地瞭解八正道」,是修行最終成果所不可或缺的。

這本書的目的,是藉由探討八支正道及各支的組成成份,協助讀者瞭解八正道所牽涉的意涵,以提供對八正道的正解。我試著簡明扼要地以巴利文經藏——佛陀自己對道支的解釋——作為解釋的標準。為了幫助只能接觸有限的原始資料,即使是透過翻譯的讀者,我盡可能(但不是全部)試著把所選取的引文,限制在三界智長老(Venerable Nyanatiloka)的古典文集《佛陀的話》(The Word of the Buddha)內。某些引文我作了少許修改,以符合我自己較喜歡的翻譯。為了進一步詳述意義,有時會採用論書,特別是在第七、八章解釋「定」和「慧」時,我相當倚重《清淨道論》。這是一部巨大的百科作品,它以詳細、總括的方式,將「道」的修行系統化。限於篇幅,無法徹底地處理每一道支,為了彌補這個缺憾,我在書末列了一張推薦書單,讀者若想要更詳盡地瞭解每一個道支,可以參考。為了完全投入於「道」的修行,尤其是修學進階的止禪與觀禪,若能親近適當而合格的老師,將會有非常大的幫助。
摘自:香光書鄉《八正道–趣向苦滅的道路》<序>
立即閱讀

好書介紹:心安了,路就開了:讓《佛說四十二章經》成為你人生的指引

心安了,路就開了:讓《佛說四十二章經》成為你人生的指引
人生指引/釋悟因

本書是整理民國一〇一年,我在台北印儀學苑的講座內容。很多人問我,為什麼不先講《金剛經》、《華嚴經》這類大眾熟悉的經典,卻先選擇了《佛說四十二章經》這第一部被翻譯成漢文的經典?正因為是第一部被翻譯的經典,而且是本語錄,這就形成一個很有趣的探問——當僧人來到沒有佛法的區域,為什麼選擇了佛陀這四十二則教示?因此,閱讀《佛說四十二章經》時,不能不將這樣的探問,作為貫穿這部經的一條線路,進入認識《佛說四十二章經》的特出之處。

心安了,路就開了:讓《佛說四十二章經》成為你人生的指引

心安了,路就開了:讓《佛說四十二章經》成為你人生的指引

《佛說四十二章經》短短四十二則語錄,就有十八則是關於「欲」的對治。其中「欲」字共出現廿二次,與「欲」相關的,「愛」字出現十四次,「情」字有四次。本經怎麼談「欲」的呢?如「使人愚蔽者,愛與欲也」、「人從愛欲生憂,從憂生怖」。看來「愛欲」對修道或生活有很大的不良影響。應該怎麼處理呢?經裡談到要「斷欲去愛」、「道人見欲,必當遠之」、「當捨愛欲」,要斷除欲望、要遠離誘惑,甚至還要「慎勿視女色,亦莫共言語」——不跟異性說話往來——這樣的作法不說現代社會,在禮法甚嚴的古代,男女之大防,應該也不容易。難道佛教要大眾過起與世隔絕、茅棚深山的生活?

不是這樣的,你必須再更細膩閱讀,探究「欲」從何發起?「心如功曹,功曹若止,從者都息。邪心不止,斷陰何益?」「欲」是從心而起,在面對不同種類、程度的「欲」,「心」的狀態,應該如何?本經以琴聲為例,琴弦調得太緊太鬆都不能發出悅耳的聲音,「沙門學道亦然,心若調適,道可得矣。」調適說的是什麼?就是「中道」的練習。

「中道」不是一加一除以二,也不是絕對的好或壞,這過程就像「猶木在水,尋流而行」——命運裡有許多誘惑、困惑,所謂「人生實難,大道多歧」,挑戰與意外更是常態。在滾滾紅塵中,要能順流至海——必須學會「調適」心,讓「欲」合理、有分寸。修行的關鍵點,就在心的覺知。覺知,更具體的說法是,敏銳地覺察自身、環境、人事的互動變化因緣,在每一念、每一個當下,反省、節制、修訂、選擇——修道如此,發展事業、經營家庭,乃至個人理想的實踐,都是在覺知中,才能逐漸完成一個人之所以為人的存在意義。

「人繫於妻子舍宅,甚於牢獄。」人對權力、美色、金錢的追求,每個時代都是很一致的。「欲」不是好壞問題,牽涉更多的,是人情與人性。因此,本經談「欲」,是有很深刻的寓意。而這或能解釋了為何《佛說四十二章經》是第一部傳入漢地的經典。因此,我從「欲」字這條線路,指出《佛說四十二章經》所具備的前瞻性、現實性、參考性,是值得社會裡各階層、行業、身分的人詳細研讀、體會、實踐。而讀完本書,你還可以再用功、精進,讓自己從這四十二則的格言中再增上,誠如本書的期待,「讓《佛說四十二章經》,成為你人生的指引。」

摘自:心安了,路就開了:讓《佛說四十二章經》成為你人生的指引<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