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圖書館館訊 第十三期 87年 3月

英文佛書選介(三)

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 莊耀輝



書 名:Buddhist Monastic Life According to the Theravada Tradition
    (上座部佛教經文所說的佛教徒寺院生活)
著 者:Mohan Wijayaratna
出版者: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出版年:1990年



  南傳上座部佛教素以質樸、簡單、自然的風格著稱,從本書的介紹即可看出其獨樹一格的風範。

  全書主要內容,除了前面的謝言、引言,書後的附錄、字彙及索引外,計分八章:第一章,叢林的由來;第二章,靜修處所;第三章,服裝;第四章,食物;第五章,錢財;第六章,貞潔;第七章,獨處;第八章,叢林清規;最後是全書的結論。附錄有三:一、出家女眾;二、在家眾;三、戒律。

  本書原為法文版,於1983年出版。1989年由葛連鳩(Claude Grangier)與柯林斯(Steven Collins)二人合譯為英文,全書共有一百九十頁。

  叢林規制與戒律研究即是在闡述佛教叢林中主要的倫理規範及意涵。制訂戒律的目的是在創造一種有益於修行生活的作息環境,它不僅有益於僧團的延續不絕,而且有助於保護修行者個人的權利與義務。

  但是受戒容易守戒難,即使是自我要求最嚴格的僧人,恐怕也不容易做到完全如法。持守戒律的德行是必要的,這不但是達到個人心靈成長的基石,同時也是使僧團生活得以延續的關鍵。戒、定、慧——「三無漏學」,是佛門行者修行的次第,因為戒行清淨,才易生定,依定產生智慧。所以戒是制心的根本,制心則是獲得無上智慧的基礎。有了智慧,便能使一個人真正棄絕凡俗垢染,了悟真理實相,獲得自在解脫。

  本書中,佛陀告訴他的弟子說:「比丘們!宗教生活的目的,不在獲得名聞利養,不在獲得恭敬,不在獲得最高的德性,更不在獲得甚深禪定。比丘們!宗教生活的最終目的是在使我們的心獲得無可動搖的解脫自在。這是要旨,這是目標。」(該書頁156)

  這樣的解脫自在,使得佛弟子能以慈悲心為利益眾生及一切有情的幸福而努力不懈。因此阿羅漢不僅享有個人的解脫自在之樂,同時也過著利他的宗教生活。

  佛教的叢林寺院生活堪稱是世界上最早的,在地理與文化上的傳播也是最廣的。此一傳統從佛陀(B.C.566-486)建立以來,已歷經兩千五百多年。雖然中世紀時佛教已在印度本土絕跡,但佛教卻早已傳遍亞洲各地。佛陀圓寂後,佛教發展出許多分支,南傳上座部是其分支之一,它的叢林寺院生活方式便是本書所探討的主題,其領域涵蓋緬甸、泰國、寮國、柬埔寨、斯里蘭卡等地。二十世紀佛教在亞洲固然備受迫害與限制,但以其直探人心深處精微的教義與精神,終究是無法長久受到壓抑。南傳上座部佛教,到本世紀末已漸在西方世界傳佈開來,不是沒有理由的。

  佛陀首創僧團制度,並且在阿難的請求下,同意其姨母(Mahapajapati)出家,建立尼僧團。可惜此一傳統到十世紀回教徒入侵,大肆毀佛滅僧後,已在印度本土消聲匿跡。依照戒律,尼僧的出家剃度,須由比丘與比丘尼為之,但因僧眾人數減少,便很難找到合適的人來為她們剃度受戒。尼僧團不但在印度本土消失,連斯里蘭卡也是如此,因此,尼眾的戒律在南傳上座部地區失傳了。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女眾出家雖然受到很多的限制,但她們能獲得解脫自在的潛能,與男性是無二無別的。


書 名:Buddhism and Ecology(佛教與生態)
著 者:Martine Batchelor, and Kerry Brown (ed.)
出版者:Cassell Publishers Limited
出版年:1992年



  佛法不是談玄說妙、不食人間煙火、遠離人間、孤芳自賞的宗教;佛法是平實地解決人生面對現實的種種問題。它切近人生、貼近生活,不談難以驗證的臆想神話,如「世界怎麼來?」、「人怎麼來?」之類的問題,只談每個人可確實感受到的現實問題——即苦惱的產生與苦惱的止息等切身的問題,因此它合乎理性與科學的認知。在物質發達的社會,太多神話色彩的宗教信仰體系,似乎與人心及世俗社會的距離愈來愈遠。佛教卻不是這樣,它沒有膨脹人的角色與地位,認為人可支配自然、凌駕萬物,可以恣意妄為,毫不體恤與人類生存息息相關的環境與其他生靈。談佛法的書雖然很多,但探觸佛教如何看待現實人間生態、生活環境題材的書籍仍相當有限,但是這問題的重要性、意義性與創新性,是難以否認的,並隨著人們物慾享受的貪饜難填,勢將愈顯重要。

  本書是當代佛教界知名人士對上述主題的回應看法,總計有十篇文章,共一百一十四頁。書前除了謝言、導言與作者簡介等外,分為三大部分,探討三項主題:第一部分,教義:含三篇文章,主題是從佛教經典來看佛教所持的環境觀;第二部分,修持:有三篇文章,主題是佛教對生態保護的影響、作為及負面影響;第三部分,面對地球危機:有四篇文章,主題是佛教徒回應環境惡化危機所做的因應之個案研究。主要目次如下:

  第一篇,貝奇樂(Martine Batchelor)所寫的「石頭也發笑」;第二篇,席瓦(Lily de Silva)寫的「令我心靈舒暢的山巒」;第三篇,貝奇樂的「恆河沙」;第四篇,諾伯霍吉(Helena Norberg-Hodge)的「但願一顆種子成長出百顆樹」;第五篇,橫山(W. S. Yokoyama)的「繞山經行」;第六篇,狄末門(Peter Timmerman)的「幽暗世間」;第七篇,梅西(Joanna Macy)的「寺院與坦克並存的島」;第八篇,布朗(Kerry Brown)的「曾是魚米之鄉的樂土」;第九篇,則是越南一行禪師的講詞,為貝奇樂所編輯的「靜思與微笑」;最後一篇「一塊和平的領域」,係節錄自達賴喇嘛接受諾貝爾和平獎的講詞。

  從佛教的觀點來說,一切有情、無情,無不是「法」,無時無刻不在對我們說清淨法音,所謂「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若從這個角度來看,佛教是具生態意識的宗教("an ecological religion"),其生態理念又兼具宗教性("a religious ecology")(該書序言)。

  貝奇樂指出佛教慈悲不殺、尊重生命的教義遍及一切有情眾生,但西方直到本世紀,仍僅限於對待人類自己而已(該書序)。世界的混亂污濁,如何救治?佛教認為應從人心救治起。想要轉化世界,必先轉化我們的心地,直至人人見到本具的佛性,這是實際可行的道路。


書 名:The Wisdom Teachings of The Dalai Lama(達賴喇嘛的智慧開示)
著 者:Mathew E. Bunson
出版者:New York : A Plume Book
出版年:1997年



  作者邦森是宗教智慧言論的編輯者,其自著或與人合著的宗教類書籍已超過十五本以上。

  本書總共257頁,前面有謝言感謝達賴喇嘛駐北美代表達瓦哲林(Dawa Tsering)及其屬下幫忙提供資料。書中內容分成三大部分:

第一部分 西藏領袖達賴喇嘛的生平
第二部分 達賴喇嘛的智慧開示
 第一節 含真理的語言、佛法、靜坐與內心和平、善良心地、愛心、慈悲、人文、
  宗教、死亡與解脫。
 第二節 世界與西藏,含相依共生的庇護樹、西藏、和平與戰爭、非暴力、宇宙責
  任、人權、環境、現代世界。
第三部分 西藏的淪陷

  最後並有三個附錄,第一是達賴喇嘛於1989 年接受諾貝爾和平獎時的致詞;第二是達賴喇嘛著作一覽表;第三是世界各地支援西藏的機構通訊錄。

  達賴喇嘛是當代最著名的西藏精神領袖,他到世界各地訪問的言談處處洋溢著慈悲與智慧。他談論的主題都是和平、愛心、宗教、正義、手足同胞兄弟之情、人權,以及貧窮、文化歧視、環境破壞等問題。他告訴我們如何慈悲對待別人,以及如何與自然界和諧相處。這本智慧開示提供給紛擾世界一個而強有力的哲學,並顯示一條心靈成長與覺醒的途徑。他的言談所呈顯的生活智慧,對於想尋求身心自在的人,將是無上的鼓舞與啟發。

  達賴喇嘛認為慈悲心非常重要,我們應以慈悲心迎向所有眾生,甚至包括敵人,及那些困擾或傷害我們的人,也不例外。不管他們對我們做了什麼事,只要想到眾生和我們一樣都希望快樂,不想痛苦,我們便很容易對他們生起慈悲心。

  他認為對於種族、女性、社會弱勢團體的歧視,在某些地域傳統可能視為理所當然,但那根本不符合舉世公認的人權,這類的行為態度便亟需改正。所有人類生而平等的原則應優先予以考慮。

  達賴喇嘛有宏遠的世界觀,寬厚的胸懷,雖然他認為佛教對他很適合,但並沒有勸別人改變信仰的念頭。他說佛法是個精緻的哲學思想體系,非常注重理性邏輯思考。從這觀點的意涵與外觀看,它是很現代的。正因為佛法重理性思惟,它便很容易與西方科學合作對談。他深信每個宗教都有它的特點與氣氛,他真心敬重基督教及其不斷對世界文明所作的貢獻。但他也指出沒有任何一個宗教可以完全符合千差萬別的人們之需求,例如佛法不見得對每個人都是最好的,同理基督教也不可能適合各種心性的人類。

  改變別人的信仰,要他們改信佛教,不是他關心的事。他感到有興趣的主題是佛教徒該怎樣對人類社會有所貢獻。佛陀無私無我地服務別人,給予我們喜悅滿足與寬容的良好示範。達賴喇嘛深信佛陀的言教與風範,在今天依然能對世界和平與個人幸福有所貢獻(該書頁36)。

  他深信藏傳佛法,由於它特別強調慈悲,反對以暴力方式解決人世間的問題,今後將可在世界扮演重要的地位。他指出藏人與猶太人相似的是同樣流散世界各地,藉著各自的宗教信仰,延續其文化命脈於不墮。隨著藏人散處亞歐美各地,世人對於藏傳佛法的瞭解與喜好將與日俱增。西藏文化的豐富主要在佛法,佛陀的教法看到人類的平等,以及所有眾生的平等,不管我們是不是佛教徒,這是值得瞭解的重要認知。

  佛法重實踐,行為遠比言語有力量。若言清行濁,嘴巴講得頭頭是道,背地埵甈鬥o跟不上,便是不受用,徒流於口號,不啻是行為的反諷,正所謂說一尺不如行一寸,身教重於言教,以身教則從,以言教則訟的道理。

  達賴喇嘛認為基督徒也可以從佛法的修持中得到一些受用,譬如覺照力的修持法。有些基督徒生活在西方社會中,卻同時在修習佛法,特別是西藏密法。從這些人的體驗中,我們即可看出佛法對西方世界的影響(該書頁38)。

  人生苦樂參半,遇到挫折、痛苦是在所難免。達賴喇嘛勉勵我們要以八苦為八師,他說苦難在基督教的教義中,也有它重要的意義。佛法沒有刻意叫我們去找苦來受,而是要我們儘量避免痛苦、克服困境,但當痛苦確實發生時,也不必沮喪、困惑、焦慮,因為既然已經遭遇了,便應坦然面對,這種不畏苦,勇敢承擔的態度,便能減輕內心的困擾,久而久之,善念自然生起,智慧德性自能增長(該書頁38-39)。



[回gaya首頁]   [佛教圖書館館訊]   [館訊13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