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圖書館館訊 第十六期 87年 12月

從漢刻藏經到日本經藏出版之考察

國立屏東師院語教系副教授 余崇生


一、漢刻藏經

  佛教自東漢明帝時傳入中土,到了靈帝及獻帝以後翻譯佛經事業才逐漸增多,可是當時所譯的經籍都散在各地,未曾有系統地加以分類及整理,一直到了苻秦時,釋道安(三一二∼三八五)才開始總集群經,纂成完整的《經錄》,然而現在也不傳了。雖然如此,但是梁僧祐(四四五∼五一八)所著的《出三藏記集》是以道安的《經錄》為藍本,於是從這本書裡我們還可以窺察到道安《經錄》的大概情形,我們若翻檢《廣弘明集》也可發現在卷二十二有『王褒周經藏願文』,在此文中有云:「奉造一切經藏,初生滅教,訖泥洹說」,又有「魏收北齊三部一切經願文」,「隋煬帝寶臺藏經願文」等,關於這幾篇文章所提及的經藏內容到底是什麼情形?的確很難完全瞭解,然而對於當時經藏的編纂詳細狀況,從這些片斷留存的資料中,應該可以肯定地說那時書寫經藏的風氣是極為興盛的!

  至於經藏編纂標準及入藏經名卷數之建立,或許是到了智昇撰《開元釋教錄》以後才有清楚的規定,如其中有「大小乘經律論及聖賢集傳見入藏錄」,就註明了紙數、卷數及帙數,並且以千字文為編排的次第,於是有了一定的規格。由於這些規格的確立,以後藏經的編輯有了依據的標準,也可以說中國大藏經自此以後才算在編纂上到了較完備的地步。

  從一部經藏的開始編纂到完成,其中要經過歷代經典的翻譯、彙集、編次、刊刻等工作,其次人力、物力與精神的投入是十分浩大且艱辛的,再而一部經藏刊刻完成少說要花上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自宋太祖(九六○∼九七六),最初雕刻大藏經以後,將近千年的時間先後有二十餘次刊刻的記錄,對此就時間的比例來看,大藏經的刊刻次數不能算是十分的頻繁,但是對佛教思想的弘化與傳播上而言,則有相當大的影響。然而至於各個時代對藏經的編纂刊刻,在形式和內容上都互有不同,其中除了《房山石經》(註1)外,宋代以前基本上都是卷軸裝幀的書寫本,其次就是佛教由中國東傳到高麗和日本後,高麗和日本王朝也依漢文大藏經進行抄寫或排印,而《開寶藏》刻本於宋雍熙元年(九八四)傳入日本,又於端拱(九八八∼九八九)年間傳到高麗。

二、日刻藏經

  至於有關日本刊刻大藏經的情形,首先從歷史的記載,知道北宋時日本僧人到中國來遊學的相當頻繁,關於這些史實在《佛祖統紀》(註2)、《佛祖歷代通載》、《釋氏稽古略》等書中都有詳細的記載。當時日本東大寺,ЗM、成算、祚喜、嘉因等十餘人,從明州寧波登陸,來到後宋的東京巡歷長安、洛陽、五台山、龍門等地,並且帶回了各種經論以及新譯經疏。再而ЗM在圓融天皇永觀二年(九八四),也就是宋太宗雍熙元年與其弟成算、祚喜、嘉因等乘搭宋人商船再度入宋,由天台山入汴梁晉謁太宗,被賜紫衣,授號法濟大師,並贈予印本大藏經。這些在《宋史》、《佛祖統紀》及《成算法師記》中均有詳載。從這堨i以瞭解日本僧人渡海入中土,覓尋經籍,拜師承教,互通弘化,漸漸地開啟中日佛教交流的風氣。然而為了弘通與學習佛教教義與思想,日本的寺院及僧侶們自然也考慮到勸緣刊刻經典的必要,故經典之刊刻印行也隨之興盛。至於日本所刊刻印行的經藏到底有多少種呢?就所見約略有以下數種,現敘介如下:

1. 寬永寺本

  寬永十四年(一六三七,當明崇禎十年)三月,大僧正天海發願在東叡山寬永寺設立經局,以木活字版由天字至最字為止,印行了六百六十五函六千三百二十三卷,其版式大體仍仿南宋《思溪藏》,每半葉六行,每行十七字,梵夾本,此藏世稱倭藏、天海藏、或寬永寺藏。這部經藏的印製前後歷經十二年,到光明天皇慶安元年(一六四八)三月始告完成。由於此藏印成的部數極少,故而流行不廣。在天和三年(一六八三)刊行的《明藏目錄》僅註倭藏的函號,並無揭示經本的出現或異同情形,後來大藏校刊者鐵眼禪師新刻《大藏經》表云:

  計此藏版,支那有二十餘副,獨本邦未備,非國家之闕典歟!

  在京都本國寺、本派本願寺、青蓮寺、東京海禪寺、紀伊雲蓋院等藏其完本。在此尚須言及者是,在《元亨釋書》中有云:

  大日本國延文庚子六月有旨入毘盧大藏(中略)與大藏經印板共:一部計三十卷,時貞治三年甲辰正月日謹題。

  園大曆康永四年三月條,敘載有刊刻一切經的文字,由此可知在日本南北朝時期已經論及了大藏經刊行的情形。然而《元亨釋書》之題語為風儀漢土而模學者,至於園大曆的記事乃敘刻單大部經之情形。又從應安七年至明德四年在嵯峨天龍寺刊行《華嚴經合論》百二十卷,題語雕造大藏經云云。

2. 黃檗版

  從寬文九年(一六六九,當清康熙八年)到天和元年(一六八一)鐵眼道光禪師所刻者,世稱鐵眼藏,或黃檗藏。初起業黃檗山萬福寺,請鐵眼禪師創寶藏院,在京都設印經房,招募木版工,常因財盡而饑餓,後經行募緣而大成。萬曆方冊本全部覆刻,其後加入日本鐵眼禪師語錄、寶州禪師語錄二部,全部為二百七十六帙二千百五冊,方冊本。此大藏經雖受到普遍的歡迎,但是學者們對它仍感到有所遺憾的地方,就是其內容錯誤脫落甚多,較高麗本差,又據悉有京都法然院的忍徵曾於寶永三年(一七○六)至七年,費時四年多嚴密校訂全部內容,以及越前淨勝寺順惠於文政九年(一八二六)起費時十一年比較黃檗本與建仁寺高麗本,並補充前者欠缺的五百卷。

3. 校訂縮刷本(縮刷藏經)

  明治十三年(一八八○)至十八年(一八八五),由島田蕃根、福田行誡等主持,在東京弘教書院設置宋、元、明、高麗四藏對校刊行,全部採用金屬五號活字排印,改舊法,依蕅益智旭的《閱藏知津》編次,冠註本文對高麗本、宋、元、明三本的異同,加以句讀,並互補遺缺。其次附載有關日本撰述的各宗典籍,由天字至霜字四十帙,四百十九冊,一九一六部,每半葉二十行,每行四十五字,方冊本。此藏經的校編工作前後花了六年的時間方才完成,所以到目前為止仍屬最精好的刊本。

4. 卍字藏經

  明治三十五年(一九○二)至三十八年(一九○五),日本京都藏經書院以四號活字印行,並附訓點,此藏經是以忍徵校訂的《黃檗本》為校勘本,線裝書冊式,全部共三十七函(包括目錄和索引一函二冊),編次是依據《萬曆藏》,本文則依據《高麗本》,但是與《萬曆本》相較,則缺《華嚴懸談會玄記》以下的《大明續入》。至於此藏的編排格式為每半葉分上下欄,每欄二十行,每行二十二字,方冊本。

5. 大日本續藏經

  此藏經也稱《卍續藏》或《續藏》,從明治三十八年(一九○五)至大正元年(一九一二),由前田慧雲、中野達慧負責,為《卍藏經》的續集,京都藏經書院刊行。《大日本續藏經》,七一四八卷,一五○函,分一編、二編、二編乙共三編。總有十門:一、印度撰述有經、律、論、密經儀軌四部,二、支那(中國)撰述有大小乘釋經、大小乘釋律、大小乘釋論、諸宗著述、禮懺、史傳六部,其中所收集約九百五十餘人的著作,全書一千七百五十七部七千一百四十八卷。此經的版式每半葉分上下欄,每欄十八行,各欄上方留校記地位,每行二十字,方冊本。另外,此藏經中國撰述部分廣收南北朝以至隋唐以來各宗佛教典籍,十分完整,可惜該藏完成不久即遭回祿之災,商務印書館曾用原本影印,使此藏幸得流傳下來。

6. 大正新脩大藏經

  這部藏經是我們平時常利用的,由高楠順次郎、渡邊海旭監修,共一百卷,通稱《大正藏經》,以高麗本為底本,從大正十三年(一九二四)至昭和九年(一九三四)約花費了近十年的時間,共收錄了正篇(五十五卷)、續篇(三十卷)、昭和法寶總目錄(三卷)、圖像部(十二卷)。此藏經的版式每頁分上中下欄,每欄二十九行,每行約十七字,方冊本。

  正篇主要為經律論及中國方面所撰述的章疏,計二一八四部,其中以阿含部、本緣部、般若部等二十四部分類編成,自第五十六卷至八十四卷的二十九卷之續篇,主要為日本方面的撰述(最後一卷為敦煌本等古逸、疑偽書)共七三六部,分為續經疏部、續論疏部、續律疏部、續諸宗部、悉曇部等七部。至於別卷的圖像主要為日本撰述的圖像關係,共三六三部(註3),而《昭和法寶總目錄》(註4)為《大正藏經目錄》、勘同目錄、著譯目錄,以及中國、日本等之古版《大藏經》的總目錄等七十七部,全藏所收部數達三三六○部之多,特別是在正篇中等《縮刷藏經》之宋、元、明、高麗四大藏經的校對外,還有天平(註5)、敦煌的古寫本之校對,同時還參照了現存的梵文本及巴利文本的資料,並對固有名詞、術語、陀羅尼(dharani)等於腳註處附加原語,利於查找。

三、相關藏經全書

  除了前面所敘及有關日本刊刻大藏經的情形及其內容之外,在這媮棜n介紹一些相關的藏經全書,或研究資料。日本的佛學研究者對經典的研究十分透徹,他們非常重視原典的研讀,在研讀之後譯述或比較或製作索引,或將巴利(Pali)文的經藏註釋(Atthakatha)等等,對經典的研讀作徹底的理解與整理,這雖然是極瑣碎且複雜的,但是對一位開始準備研究佛學者而言是一個基礎,同時也是一個必經的道路。關於這些相關資料擬列舉於下,提供有心研究佛學者參考。

1. 《大日本佛教全書》一六一卷(一九一二∼二二,再刊一九七○∼七三,講談社
  ,一九七九∼八四,名著普及會)。

2. 《日本大藏經》五十一卷(一九一四∼二二,再刊,講談社)。

3. 《佛教大系》六十三卷(一九一七∼三八,再刊,中山書房)。

4. 《國文東方佛教叢書》第一輯,第二輯,二十卷(一九二五∼三三,再刊,名著
  出版)。

  除此之外,關於日本佛教研究的資料方面尚有《群書類聚》、《古事類苑》以及《國史大系》等史學全集中也包含有佛教方面的文獻;又如花山信勝所著的《日本佛教研究文獻總說》(《日本佛教》,一九四四),書中對日本佛教有關文獻資料的介紹也十分詳盡!

  然而在前面所介紹的《日本大藏經》等,雖都是佛教的重要著作,在註釋方面也很詳細,對研究參考上來說是極為方便的,但是其中難免偶有誤植的地方,在閱讀的時候必須注意!

  至於漢文藏經訓讀方面則有:

1. 《國譯大藏經》,經部十五卷、論部十六卷。(日本國民文庫刊行會)。

2. 《國譯一切經》,印度撰述部一五一卷,和漢撰述部一○○卷。(日本大東出
  版社)。

  此經由題名即可瞭解這部經籍是經由日本佛教學者們將漢文原典加以訓讀及翻譯,所整理經典的範圍包括:諸宗部、律疏部、史傳部、經疏部、論疏部、護教部、阿含部、密教部、涅槃部、般若部、華嚴部、本緣部、寶積部、大集部、經集部、律部、毗曇部、中觀部、釋經論部、瑜伽部、論集部及三藏部二十二門。而負責這部經藏的譯注者都是各大學堛漲翽Д訇癒A所以在迻譯、註釋、地名、人名附梵文等各方面都極為精審!又此中的另一特色是在每一部譯文的前面均附有一篇解題文字,敘介此一經典的作者、內容及其流傳等情形,在參考上極為便利。

3. 《昭和再訂縮刷藏》

  日本昭和十年(一九三五)縮刷大藏經刊行會鈴木靈真等創刊,其題名為《昭和再訂大日本大藏經》,其版式與《弘教藏》相同,方冊本。

4. 《佛教大系》,六十三卷,(一九一七∼三八,再刊,中山書房)。

5. 《聖語藏》

  註:日本正倉院藏有天平寫本、隋寫本、宋版、日本寬治版等,合稱為聖語藏。往往一經有多種寫本,所以在大正藏的校記媢藂ㄕ雩t乙、聖丙者即指此也。

6. 《大正新修大藏經索引》,四十五卷,(五十冊)(日本大藏出版社出版)。

【附註】

註1:隋大業年間靜琬在北京房山雲居寺以石版創刻,迄至明代的千年中,刻石共
   14278塊,3500餘卷。
註2:參見《佛祖統紀》,卷四十三,「太平興國八年」條下。
註3:全十二卷,其中所登載之圖像為佛像,曼荼羅(mandala)、標幟、印契、壇樣
   、高僧像、香藥、道具等之類,全數為一萬二千八百七十三帖,就全書的圖像
   考察看來,始自金剛、胎藏兩部之大曼荼羅及諸佛、菩薩、明王、天等圖像等
   皆搜羅無遺。
註4:全三卷,在此三卷中,前二卷,自《大正藏》第一卷至五十五卷,後一卷則為
   《大正藏》自五十六卷至八十五卷,並且包括《圖像》十二卷的目錄,此外並
   合新編之各種目錄及參考方面的典籍目錄,前後總計八十四部二○三卷,三千
   一百餘頁。
註5:乃指日本正倉院所藏七世紀的天平寫經。

【參考書目】

1. 常盤大定著,〈大藏經雕印考〉(註:此文發表於《哲學雜誌》,1914年)。
2. 水野弘元著;劉欣如譯,《佛典成立史》,台北市:東大圖書,民85年。
3. 釋道安著,《中國大藏經翻譯刻印史》,中華大典編印會,民67年。
4.《大百科事典》十六卷,日本:平凡社,昭和8年。
5. 釋慈怡編,《佛光大辭典》「大藏經」項,高雄市:佛光,1988年。
6. 藍吉富主編,《世界佛學名著譯叢. 24,25:大藏經的成立與變遷大正大藏經解題
  (上) (下)》,台北縣:華宇,民73年。



 【書訊】

《法音叢書》Web版上網--http://140.123.254.1/~luminary/

  《法音叢書》是一套探尋佛陀智慧的叢書,是由泰國高僧佛使尊者的系列著作集成:

 1. 一問一智慧:由四十五個問答集成。以根本法義「空」為綱領,提挈佛陀
   教導的內涵,更引據巴利藏經,令讀者直接領納佛陀親切的教導。

 2. 解脫自在園十年:本書是佛使尊者描述自己最初獨處,及後來與人共修的
   十年經驗。

 3. 生命之囚:本書為佛使尊者開示修學佛教的核心「不執著」,以達心靈的
   自在與解脫。

 4. 生活中的緣起:本書以巴利經文中佛陀的教導,澄清一般人對緣起的誤
   解。

 5. 法的社會主義:本書討論佛使尊者的社會、政治哲學思想。

 6. 精神食糧:本書透過種種的教示和例證,討論什麼是感官物質和精神的「
   飢餓」。

 7. 無我:本書解說佛陀的「無我」教義,並和印度哲學及西方哲學的「無我
   觀」做比較。

 8. 內觀捷徑:本書介紹如何在行、住、坐、臥中修習內觀法。




[回gaya首頁]   [佛教圖書館館訊]   [館訊16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