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圖書館館訊 第二期 84年 6月

禪與圖書館管理

國立陽明大學圖書館館長 廖又生


【摘 要】: 明末憨山禪師云及:「余嘗以三事自勗曰:不知春秋,不能涉世;不知老莊;不能忘世,不參禪,不能出世;知此,可與言學矣。」跨世紀間剪不斷理還亂的圖書館管理問題,禪的思考可賦予圖書館經營新生命。禪修得改變館員對事務的看法,使館員操持館務時涉世、忘世、入世的取捨灑脫自在、無所罣礙,本文便嘗試從科技整合的角度來探究禪和圖書館管理間的關係,庶幾能秉科學的哲學思考方式檢視圖書館經營的本質。

一、引言

  民國八十四年三月十日至三月十四日筆者與銘傳管理學院圖書館館長莊博士耀輝兄兩人齊赴北投農禪寺參加「法鼓山第八屆社會菁英禪修營」,在禪三的修習過程裡,聖嚴法師依序講解「肯定自我」、「提昇自我」和「消融自我」的義蘊,將「不可思議」的佛法體驗經由現代人生活的實況貼切予以闡述,人生即禪,禪重實證、禪重修行;山中無歲月,寒盡不知年,短暫禪三,令筆者重塑自我,超脫自在,領悟了禪的奧妙 (註1)。

  再過幾年圖書館事業即跨入廿一世紀,站在圖書館經營史的分水嶺上,目睹這座知識名山,隨著科技的進步,其組織與管理風格也逐漸在蛻變之中;二十世紀圖書館管理面對資訊爆炸,經費緊縮,空間短少,人員不足等諸因素的羈絆,似乎圖書館已走到經營問題的十字路口,館長迷惘、茫然,整個館亦缺乏著力點和方向感,處在這圖書館經營的不接續時代(Discontinuity Age),從禪慧的尺度探微,危機就是轉機,也是開創圖書館事業新紀元的契機;作者經禪修操練不僅廣識各界精英,並得與禪門結下殊勝因緣,故不揣簡陋,一本回饋情懷,論禪與圖書館管理之關連性,俾就教於同道專家。

二、禪對圖書館經營的啟示

  禪修自初祖菩提達摩迄今,歷經一千四百多年,比管理科學(Management Science)之濫觴(約公元一九○○年)或圖書館學(Library Science)的肇始(約公元一八八七年),要早出千餘年,但從一九六○年(約第二次世界大戰甫結束之際)以後,圖書館學和管理科學科際整合的結果,有了圖書館管理(Library Manage- ment)新興研究領域產生,該研究於一九八○年代揭櫫「權變管理(Contingency Management)」理念,揚棄「放諸四海而皆準,百世以俟聖人而不惑,質諸鬼神而無疑」的假定,用「因地制宜,通權達變」的經營策略來審視圖書館管理問題,這種管理思潮與禪的圓通觀若合符節,幾可說,將禪的精神融入當代的圖書館管理,能集合歷代禪師的智慧精華,而在變動不羈的洪流裡,得以更見圖書館管理的風華光鮮,茲就禪的原理對圖書館管理哲學或經營理念的影響說明如下:

(一)以「不立文字,心如牆壁」的務實態度洞悉事務真相:

  菩提達摩將禪傳入中國有"二入四行"主張,由理入離文字相、名句相、心緣相,而行入實踐報冤行、隨緣行、無所求行及稱法行(註2),藉此運用於圖書館管理,正能導引館員不執著於圖書館理論或學說,可守「解釋意思表示應探求當事人之真意,不得拘泥於所用之詞句」(民法第九十八條之規定)的處事原則,活用學理,恰如其分的認定問題,金剛經裡云及:因無所住而生其心。頗值資訊服務從業人員仔細玩味。

(二)以「放下自我,慈悲無敵」的仁愛胸懷從事資訊服務:

  圖書館是一所無圍牆的社會教化機構,館方應以平等的慈悲心、清淨的智慧心來提昇讀者的品質、陶冶民眾的心靈、建設人間的淨土。因此,圖書館經營者需以自在、解脫的人格特質積極進行館務規劃,「放下提起,提起放下」,秉持條條大道通羅馬的經權法則,不執迷最佳法則(one best way),放棄兩極化(Polarization)觀點,始能散發圖書館多元化的功能;蓋虛擬圖書館(Virtual Library)的問世,圖書館組織獨立而非孤立,自立而非依附,將是圖書館經營首要解決的課題,眼見為幻,心覺是真,主事者心內、心外的不執著乃是圖書館同道能否成就風雨名山志業的關鍵(註3)。

(三)以「信心願心,永不退心」的堅定意志建造書香社會:

  圖書館同道應培養信己、信人(讀者)、信三寶(佛、法、僧)的開放人生觀,以圖書資訊造福讀者群體,度眾生、斷煩惱、學佛法、成佛道,發迴向心,讓圖書館營運無我展現的智慧,使之成為名符其實的公民養習所;大慈悲而有智慧者是菩薩,執此館員推動館務自是行菩薩道的表現。

(四)以「心物合一,民胞物與」的包容精神提高決策品質:

  效率與效能(Efficiency and Effective-ness)兼顧是圖書館經營的第一要務,然管理現象錯綜複雜,牽一髮而動全身,特別是開放性的營造物,其營運政策自需以民眾福祉為依歸。莊子曾言:「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合一」,圖書館館務運作睎H時空變化而制宜,館方應以「若......則(if......then)」的彈性(flexi-bility)策略來尋找殊途同歸(equifinality)的備選方案,令管理階層(managerial level)各有所司,基層館員認定問題、中層主管選定方案,高階首長決定政策,使圖書館管理制度可大可久,不拘形骸,不限物格,可收放得宜、伸縮自如。

(五)以「策略權變,政策不變」的彈性方法克服轉型瓶頸:

  「過去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現心不可得」,圖書館是社會的公器,在世代交替的脫序社會(Anomie Society)裡,欲發揮正人心、息邪說、詎詖行的神聖使命,主事者應以一步一腳印的穩健經營方式,披荊斬棘、周詳擘劃,使圖書館組織由紙本式圖書館(Paper Library)、自動化圖書館(Automatic Library)、網路圖書館(Network Library)能順利邁向電子圖書館(Electronic Library)的境地,圖書館服務政策不變, 但因應時勢和潮流,圖書館的管理策略乃是千變萬化的,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圖書館管理惟有以立足點變,方向感不變的機動策略才能促使組織與時並進、歷久彌新。

(六)以「館際合作,資源共享」的利他主義增進資訊交流:

  先秦楊朱有「拔一毛而為天下,我不為也」的利己主義哲學;亞聖孟子則主張「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的利他主義觀,隨地球村(Global Villiage)社會的形成,資訊服務乃是無垠無涯、無遠弗屆的不朽大業,在成長會有極限的考驗下,圖書館管理迴向眾生,反饋於社會乃勢所必然,館際間互通有無、共存共榮是圖書館事業發展的大趨勢,館員要有迴自己向他人、迴小善向大善、迴局部向全體、迴有相向無相的服務人生觀,才能落實教化功能,建設人間淨土。

  法華經裡的「觀世音普門品」提及:「福聚海無量」,的確,身為智慧聚寶盆的圖書館,苟能全方位規劃,且館內同仁一心一德、步步為營,不執著,不戀棧,悲智雙運,術德兼弘,吸取禪機精華,彼此有志一同,對式微已久的圖書館行政當有振衰起弊的作用。

三、禪在圖書館實務中的應用

  圖書館學家慣將圖書資料的作業流程以「採訪」、「分類」、「編目」、「典藏」、「閱覽」、「流通」、「參考」等幾個環節加以表彰,前已言之,禪的生活是從三世因果及十方因緣裡定位自我生命,即矛盾中求統一、來去間能自在,與管理科學家倡導的「社會現象裡兩點間最短的距離並非直線」、「不承認非對即錯、非黑即白」之雙面思考(Janusian Thinking)邏輯不謀而合,茲以「技術服務」和「讀者服務」兩大館務支柱為構面,略論禪在其間應用之可能性如下:

(一)技術服務工作的禪思

  圖書館主要功用是將資訊予以組織、整理,以便解決讀者所面臨的問題,然依資料的形幟、體積,往往類碼相同的資料卻放於南轅北轍的位置,十進分類制的核心概念.... 即相關位置(Relative Location),其實益仍有待商榷,就禪的觀點而言,一切佛法像乘船在海上行走,獨有棄船才能上岸,杜威分類法,國會分類法即如船舶一般,如拘泥分類體系,有時則難免有牽強附會之處,日前幾個佛教圖書館聯合進行「佛教圖書分類法修訂」,便是破除「取繩自縛」的成規,以適合國情的需要來釐訂分類法,另記敘性編目(Descriptive Cataloging)也能補分類的偏失,學者主張利用多重款目(Multiple entries)及參見(See reference)來強化分類的不足(註4),無規矩雖不成方圓,然採編等工作也需實務運作中一次次歷練、一次次改正而終厎於成,不倒翁倒後而又起,各圖書館技術服務並不是「非聖人之言不敢言,非聖人之服不敢服,非聖人之法不敢法」的守舊作風。換言之;只有創新求變始能體認知識結構的本質,禪宗所謂「般若(Prajna)」,旨在喚醒世人觀察管理事務時,不能起分別識,尤要以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心態來靈活運用採編準則(註5)。

(二)讀者服務工作的禪思

  人是組織寶貴的資源,也是管理問題的根源,人心不同,各如其面,今日的圖書館事業,不止組織在變、讀物在變、讀者在變、館員亦在變(註6),圖書館閱覽、流通、參考業務涉及資訊與資訊間傳播、館員與資訊間溝通、館員與讀者間溝通及讀者與資訊間的溝通諸多問題。簡言之,人書合一、人機互動、人際關係已成為讀者服務工作的焦點,終身學習或永續教育(Con-tinuous Education)思潮的推波助瀾,館員及讀者的生涯發展(Career Development)輔導工作格外顯得重要,因之,經緯萬端的館務推動過程中,圖書館如能指導其館員以調睡眠、調飲食、調身體、調呼吸與調心念等禪修五要則,除了有益身心外,也可減少圖書館員挫敗、壓力與疏離感(alienation),微笑是禪悅的表徵,禮儀乃人格的根基,館員更進一步修身儀、口儀、心儀,那麼;讀者亦能受潛移默化,圖書館之讀者服務在「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的和諧氣氛下進行,富而好禮或書香社會的理想便指日可待。

  禪宗哲學「只可意會,而不得言傳。」堪稱無上甚深微妙法,百千萬劫難遭遇,值此圖書館事業遭遇空前變局,倘圖書館同道可領略「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的理則,歸於無我,活用智慧,將禪的思考和日常館務(無論是技術服務或讀者服務)融於一體,必能於圖書館管理園地裡綻放禪花,結生慧果。

四、結語

  禪與生活的對話早有學者專家探討,禪與圖書館經營間的互動卻乏人蠡窺,本文作者基於身為一位正信佛教徒,兼治圖書館管理學,並操持圖書館館務,深切感受在圖書館事業「窮則變、變則通」的轉折時段,積極以參禪的方法注入館務經營,實能幫助圖書館度過轉型期的艱難,而開創「周雖舊邦,其命維新」的境界,最後,祈盼圖書館同道於飽經紛擾的變動中,得以無所拘執,瀟灑從容的胸襟,來化解圖書館與環境間的對立(註7),解脫人生各種矛盾和衝突,用尋尋覓覓的禪修方法,將未參禪時的「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的執著轉化作參禪中的「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的空境,再提昇為禪悟後「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的清淨心境。果此,有水皆含月,無山不是雲,圖書館管理便能和生態環境、天地萬物相融合一。

【附註】

註1:釋聖嚴,《禪的生活》,(台北:東初,民83年),頁235-261。
註2:黃光國,《禪之分析》,(台北:華欣文化事業,民69年),頁5-6。
註3:陳榮波,《禪學闡微》,(台北:文史哲出版社,民71年),頁7-8。
註4:Arthur Maltby,"Classification - Logic, Limits,Levels",Drexel
   LibraryQuar-terley 10:4(October 1974), pp.16-17。
註5:藍乾章,《圖書館經營法》,(台北:中國圖書館學會,民47年),
   頁122-123。
註6:Alan R.Sammuels and Clarles R.Meclure, Strategies for library
   Administra-tion:Concepts and Approaches(Litt-leton,Colo,:Library
   Unlimited, 1982), PP.16-18。
註7:Fremont E. Kast and James E. Rosenzweig, Organization and Management
   :A System Approach (New York:McGraw Hill co.,1974) pp.102-112.



[回gaya首頁]   [佛教圖書館館訊]   [館訊2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