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圖書館館訊 第二十三期 89 年 9月

二十一世紀圖書館的終身任務:

由電子出版發展趨勢談資訊素養教育

白子玉

【摘要】:資訊科技一日千里,圖書館的出版品及各種資源藉由電腦與通訊的結合,使得圖書館的社會功能、服務機制以及使用者獲得資訊的方法,均處於轉型階段。在二十一世紀新資訊時代中,圖書館需加強社會教育功能,負起資訊素養教育的重任,以因應終身學習社會的來臨。而提昇國民資訊素養這個課題,圖書館責無旁貸。

關鍵詞:電子出版(Electronic Publishing);資訊素養(Information Literacy);終身學習(Longlife Learning)

壹、前言

  隨著資訊科技的發達及網路普及化,使得運用網際網路進行資訊出版和利用更行便利;自我們生活的周遭及學術研究的環境,乃至企業、政府的型態展現,早已使我們「身陷」電子資訊環境中而「不可自拔」。伴隨電腦科技的進步,及各種套裝軟體的運用,各類型的電子出版品亦隨之在圖書館相繼出現,並逐漸擺脫時間、空間的限制,使得圖書館長期以來的角色功能、服務項目、經營管理模式等都已步入轉型階段。與昔日相較,使用者獲得資訊的方法也因電子出版品的逐漸發展而出現了大幅的改變。因此,可預見的是在未來的「資訊世紀」中,個人獨立思考能力的養成及資訊素養的提昇進而培養終身學習的觀念,將成為我們在這資訊洪流中安身立命的基本法則。本文將從電子出版品的特色及其對圖書館的服務機制所產生的影響,來反應資訊素養的基本意涵及其重要性,另闡明資訊素養及終身學習為二十一世紀個人必備的能力與觀念,並以「資訊素養教育」即將成為未來圖書館的終身任務作結論。

貳、電子出版品與資訊

  自 90 年 代資訊科技快速發展以來,資訊服務的機制乃隨著電子技術之應用而有了顯著的改變;在電子科技的新產物中,「電子出版品」乃結合了「資訊」與「通訊」的主體架構,並利用傳播媒體的功能,使其發展日益蓬勃且呈現多元化的特性;電子出版不僅使資料的儲存、檢索、傳遞(Transmission)與利用更加便利,而整個資訊服務環境也正逐漸地脫離以往傳統的模式,逐漸踏上電子資訊環境的不歸路。

一、電子出版品之特性

  電子出版品基本上可看成係電子出版業者將資料儲存於電子媒體中,並藉由網路(或資訊高速公路)將出版資料進行傳輸,(註 1)與傳統出版業不同的地方在於資訊的儲存、傳輸及呈現的方式,亦有學者認為電子出版品是「利用電腦和電傳通信系統來製作和傳播(Distribution)資訊(註 2)。歸納來說,電子出版品依性質可分為下列幾種:1. 傳播非即時性服務如電子文件teletext;2. 互動式服務:如線上資料庫;3. 個別產品(standalone);4. 電子期刊(註 3)。但若將傳遞資訊方式以連線(Online)及離線(Offline)兩種方式來區分,則可看成出版品以其作為時效性的分野;比方說光碟電子書、多媒體雜誌等屬離線儲存,而網路上的電子期刊則因其時效性,故通常需透過網路來傳輸,以彰顯其「即時」、「新穎」之特性。不論資訊是以何種方式來傳遞,電子出版品的問世,對圖書館而言,正彌補了圖書館館藏空間不足及期刊到館速度過慢之缺憾,而它的多元性面貌與讀者之間的互動發展更是一日數變,令人目眩!

二、資訊傳遞與電子出版品的發展趨勢

  詹麗萍曾指出:「電子出版品和傳統出版品的差別,不在於內容實體,而在於資訊傳送到手中的方法。」(註 4)由於電子出版品的本質係著重於資訊的處理、整合與應用,(註 5)使資訊藉由不同的媒介達到傳播與滿足讀者之目的。因此,風姿卓越的電子出版品真可謂具有「資訊」與「出版」雙重身份,在電腦與通訊的結合下,使得資訊的傳遞、認知學習的方式及與使用者的互動,均開啟了另一個新的紀元。圖書館也因電子書、網路電子期刊及全文資料庫的增加與使用,使得資訊檢索與取得的方式較以往有著顯著的改變。同時也因具有出版與傳播速度較快、具即時性意見反應、可檢索之資訊涵蓋較廣、檢索成功率較高、所蒐集之資料能重新編排並可減省圖書館典藏空間等各項優點,因此,OCLC亞太地區處長王行仁先生即大膽的預測電子出版品,將朝下列六個趨勢發展:
1.Accessibility:可在任何地方取存;
2.Searchability:可用Keyword檢索,亦可作跨期刊檢索(Cross-journal search),其檢索彈性大;
3.Hypertext linkage:可將index和全文及摘要連結起來;
4.Multimedia:多媒體;
5.Transmission:可同時將資訊傳送到每個角落;
6.Compact:儲存密度大且易於攜帶。(註 6)
  由上列所舉的發展趨勢可以看出,未來的二十一世紀,將會是一個資訊需求增加,資訊儲存與傳遞便利,且需個人獨立思考判斷的資訊時代。

參、圖書館與資訊社會

  以整個電子出版趨勢觀之,在資訊科技帶動下,大多數圖書館均以館藏數位化為發展重點,而電子出版則是數位化館藏發展的首要因素。我們可以臆測,未來的圖書館將會結合文字、聲音、影像內涵與電子科技,並著重於如何組織資訊與資訊利用的提昇。同時,在未來圖書館資訊服務活動中,資訊的蒐集、處理及利用都將藉由電子科技的發展,及網際網路的推波助瀾,使傳統的服務及人類學習的模式出現徹底地改變。

一、圖書館發展方向

  伊利諾大學教授F. W. Lancaster曾預測,整個社會將由紙張社會逐步走向所有出版品均全面電子化的階段。由現在電子出版品的大量增加,似乎也驗證了Lancaster對趨向無紙社會(paperless society)的預言。(註 7)資訊科技發展得如此迅速且令人目不暇接,在新世紀來臨前,我們不禁要問:新資訊時代來臨後會如何衝擊我們擷取資訊的方法?而我們目前所具備擁有的所謂資訊能力--不論是判斷、分析、評估等等,是否夠用?顯而易見的,我們所面臨的將不只是資訊量的增加,知識生命逐漸縮減,而甚有獲得資訊的方式亦隨出版及傳播媒介的多元而成為無時間、無定點的學習方式。換言之,資訊無所不在無所不包,我們除了不斷的學習求知別無他法,而個人的「資訊素養」正是現代人在瞬息萬變的資訊時代中必須具備的能力及觀念。

二、資訊素養意涵

  既然資訊社會中的「資訊能力」及「資訊素養」是如此重要,那麼,我們首先來探討什麼是「資訊素養」?

  資訊素養(Information Literacy)是「素養」一詞依時代需求演變而來。「素養」的要件與特質是「瞭解及與外界溝通的能力」,依不同期的需求標準有異。(註 8)隨時代的演進,逐漸將「素養」內涵之二分法(有或無)進而轉為程度上的差異,(註 9)例如文學素養的高低。而「資訊素養」則是為符合資訊時代的需求應運而生的「產物」。依據美國圖書館協會(ALA 1989:2)對資訊素養所下的定義,是指「賦予個人力量的手段,可讓民眾驗證或反駁專家的意見,並且能獨立追求真理,不會落入人云亦云的圈套。」(註 10)

  林美和則將資訊素養定義為下列概念的組合:
獲取新資訊的知能
擬定研究問題的能力
利用各種媒體檢索資訊的能力
尋找、選擇、評量、組織、利用與創造資訊的能力。(註 11)
  她認為,資訊素養可提供個人建立自己的想法,並歷經追求知識的樂趣;不僅讓個人準備成為終生學習者,而且可讓自己經驗追求知識的成果,進而創造個人在生命全程中,繼續追求學習的動機。(註 12)。

  資訊素養大體來說涵蓋四方面的素養:傳統素養(traditional literacy)、媒體素養(Media Literacy)、電腦素養(Computer Literacy)、網路素養(Network Literacy)。資訊素養是以上四種素養的核心,也可說是此四種素養的結合,(註 13)它與其他所謂素養相同,並非是與生俱來,而是必須給予適當的教育與訓練後,才能獲得的一種能力。Christina Doyle則將具下列十種能力者定義為「資訊素養者」(an information literate person):

1.認識到資訊需求
2.認識到資訊的準確性與完整性是明智決定的基礎
3.依據資訊需求來形成問題
4.確認潛在的資訊來源
5.建立成功的檢索策略
6.利用電腦及其他科技獲取資訊資源
7.評鑑資訊
8.組織資訊以實際運用
9.將新的資訊整合於現有的知識主體中
10.應用資訊與解決問題(註 14)

肆、圖書館與資訊素養教育

  赫曼(Halman)博士曾在1995 年 國際圖書館聯盟(IFLA)會議中發表了一篇「從巴比倫到隨意太空」(From Babylon to Librespace)的演說,他提到新資訊科技時代中四個負面影響以及可預見的四個美夢,負面影響之一,他擔心「學習被廢除,因資訊取得太過容易,而過程容易被忽略」!應該重視的是:「應用新資訊科技完成充足的、有效的資訊素養教育,並推廣至全世界。」(註 15)。赫曼(Halman)此番警語在在提醒我們,在未來的「資訊世紀」中,「資訊素養」乃是二十一世紀個人無形的財富(一如十九世紀末識字是人類文明發展的根源),而圖書館必將在「資訊素養教育」這個課題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

一、資訊社會與資訊素養的關係

  我們常用「資訊爆炸」形容二十一世紀資訊大量充斥與氾濫,理查•伍爾曼(Richard saol Wurman)在其所著「資訊焦慮」(Information Anxiety)一書中也指出,由於各類電子媒體的發展,過去三十年所產生的資訊多於過去五千年的總數,而現今一天「紐約時報」所包含的資訊也多於十七世紀一個英國人一生的經驗所知。(註 16)奈斯比在其 1983 年被譯為「大趨勢」一書中即預測:未來每天將有六、七萬則科學報導出現,科技方面每年將增加13%,每五年半的時間即成長兩倍。(註 17)由上述的數據資料顯示,身為二十一世紀的「資訊人」,當我們每天面對網路上以倍數成長的電子資訊,科技處理技術亦可謂「每日新,日日新」時,如何藉由資訊蒐集的技能,以及獨立思考、資訊組織能力的養成,而能快速的認知到何者為有用的資訊、何處可獲得資訊,將成為個人一項重要且必備的能力。

二、資訊社會與圖書館教育功能

  我們可以看到過去二十年來美國政府已逐步強調資訊時代使用者教育的重要性,並在1998 年 國家資訊論壇(National Forum on Information Literacy)發表進度報告,強調具備資訊素養之公民將是美國二十一世紀最大的財富。(註 18)且自 1994 年配合美國政府資訊基礎建設之網路連結先導計畫(Networking Pilot Projects),各大學圖書館已開始進行資訊素養網站之建置,期能帶動獨立思考及終身學習的理念之落實。(註 19)

  「資訊素養」誠如前述學者專家所言並非與生俱來,而是需經由一有系統、有組織的訓練過程而後得,自民國八十四 年 起由政府推動「國家資訊基礎建設」(National 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簡稱NII),並隨著電子科技的進步與資訊量的激增,及網際網路的盛行發展,資訊素養早已被許多教育學者所重視。然而,放眼由教育部主導的資訊教育活動中,資訊素養課程內容仍無法擺脫「培養電腦操作技能」的觀念及模式。高等教育單位如大學雖有開設相關課程者,但整體資訊素養活動仍未能積極地如星火燎原般的展開;因此除了政府與學校單位對資訊素養教育的重視外,圖書館更應積極的將資訊素養教育視為終身任務,如吳美美指出,圖書館有三個教育角色是責無旁貸的:
1.學習資源的管理和提供者:圖書館應為一教學資源中心且圖書館員更需具有資訊素養使能重新包裝資訊、再製資訊;
2.資訊素養相關課程設計的協同者:圖書館員需與教師、學生密切配合,瞭解讀者需求,在課程設計上三方面各司其職但需相輔相成,以達成理想目標;
3.資訊的推廣和指導者:圖書館員應隨時瞭解資訊新發展並能推介新資訊科技,提供網路資源及資訊高速公路的使用與訓練,並給予正確的指導。(註 20)

伍、結語

  隨著電子出版時代來臨,圖書館的功能將重新被定位,它不僅是所謂的「成長的有機體」,更將藉由網路無遠弗屆的特性而為一遠距學習中心。正如已故教育部長林清江在一演講中指出,在邁入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人類正朝著幾個方向再發展:1.由經濟的高度發展走向高度文明;2. 由地方社區走向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社會;3. 由外在的規範轉為內在價值的尊重;4. 人類生理壽命變長,而知識壽命卻變短。(註 21)由此可知,二十一世紀是終身學習的社會,而這種新的學習模式將帶給圖書館前所未有的契機,賦予圖書館另一種源頭活水的生命力。眾所皆知「知識即是力量」,具有資訊素養的個人方能展現其競爭優勢,因為「掌握資訊即握有成功的先機」,而具競爭力的國民亦將是國家二十一世紀最大的財富。在此新資訊時代中,圖書館倘能積極地擔負起終身學習的根本任務,調整昔日的經營模式,加強資訊素養教育,發揮社會教育功能,那麼在未來資訊與科技的世紀堙A圖書館必能「化危機為轉機」,並且任重而道遠的由資訊的保存者轉而成為領航者;那麼不論科技發展與資訊的洪流載著我們往哪個方向馳奔,圖書館在下一世紀中的重要性已不言而喻!

【附註】

註 1:楊忠川,<資訊、傳播、通訊業整合下的新趨勢:電子出版業>,《教學科技與媒體》,25期(民 85 年 2月),頁 43。
註 2:Barrie T. Stern, and Robert M. Campbell, "ADOVIS: Delivering Journal Articles on CD-ROM (part 1)", CD-ROM Librarian (Feb. 1989), p. 9.
註 3:V. Hauden, "Introduction", in A State of the Art Report on electronic Publishing Library Management v.4 (Nov. 1983), p. 3.
註 4:詹麗萍,<從傳統圖書館到電子圖書館>,《資訊傳播與圖書館學》,3卷1期(民 85 年 9月),頁 43。
註 5:M. P. Day, "Electronic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Libraries", British Journal of Academic Librarianship v.1 (Spring 1986), p. 58.
註 6:王行仁,<二十一世紀電子出版品的發展趨勢>,《國立成功大學圖書館館刊》,3期(民 88 年 4月),頁 7-10。
註 7:F. W. Lancaster, Toward Paperless Information Systems, (New York : Academic Press, 1978).
註 8:吳美美,<資訊時代人人需要資訊素養>,《社教雙月刊》,73期(民 85 年 6月),頁 4。
註 9:吳美美,<在新時空座標中的圖書館功能--談資訊素養教育>,《圖書館學與資訊科學》,22卷2期(民 85 年 10月),頁 35。
註 10: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 (1989), 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 Presidential Committee on Information Literacy, (Final Report . Chicago : ALA).
註 11:林美和,<資訊素養與終身學習的關係>,《社教雙月刊》,73期(民 85 年 6月),頁 8。
註 12:同上註,頁 7。
註 13:陳仲彥,<資訊素養與終身學習>,《社教雙月刊》,73期(民 85 年 6月),頁 19。
註 14:Christine Doyle, Outcome Mesures for Information Literacy within the National Educatioanl Goals of 1990, (Summary of Findings, Final Report of National Forum on Information Literacy, June 24, 1992).
註 15:蔣嘉寧譯,<從巴比倫到隨意太空(Cyberspace)>,《國立中央圖書館館訊》,18卷1期(民 85 年 2月),頁 8。
註 16:理查•伍爾曼(Rechard Wurman);張美惠譯,《資訊焦慮》(Information Anxiety),(台北市:時報,民 85 年 ),頁 36。
註 17:約翰•耐斯比特(John Naisbitt)著,《大趨勢》,(台北市:長河,民 72 年 ),頁 150。
註 18:National Forum on Information Literacy, "The Final Report on Information Literacy : An Update on the American Library Association Presidential committee on Information Literacy : Final Report", March 1998. (http://www.ala.org/acrl/nili/nili.htm) (9April, 1999).
註 19:謝寶煖,<大學圖書館資訊網站之研究>,《圖書與資訊學刊》,30期(民 88 年 8月),頁 19。
註 20:同註 9,頁 40-44。
註 21:林清江,<終身學習與學習社會>,http://lifelong.edu.tw/page1/yeh/部長講稿.htm,(4 October 1995)。

【參考資料】

1.Breivik, Patricia & Gee, Gordon (1989), Information Literacy : Revolution in the Library, New York : Macmillan.
2.Christina S. Doyle, "Information Literacy in an information Society : A Concept for the Information Age", http://www.ed.gov/databases/ERIC_Digests/ed372756.html (April 1, 1999).
3.Helen, Lyman,"Library, Literacy and the Information Society", The Book Mark, (Spring 1990), pp. 170-175.
4.呂春嬌,<圖書館在資訊素養教育中之角色與職責>,《國立師範大學圖書館通訊》,27期(民 86 年 6月),頁 2-5。
5.吳美美,<更開闊的天空或更狹窄的心靈—從巴比倫到隨意太空談起>,《社教雙月刊》,77期(民 86 年 2月),頁 17-20。
6.葉乃靜,<電子出版品對圖書館衝擊之探討>,《中國圖書館學會會報》,50期(民 82 年 6月),頁 57-71。



[回gaya首頁]   [佛教圖書館館訊]   [館訊23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