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圖書館館訊 第二十九期 91年3月

佛經目錄解題筆記

妙淨


前言

  初學目錄學,常聽到「經錄」、「勘同目錄」等詞彙,卻不知內容所述為何?後來才知「經錄」即指佛教經籍的目錄,漢譯經論之目次。「勘同目錄」即對不同之目錄或所收集之書,一一比較其異同之目錄。然歷代目錄多種,為瞭解各經錄之內容,筆者藉由研讀各種解題書的方式,將讀書筆記整理擇要舉隅於后,藉此備忘時習之。

  歷代佛教目錄眾多,本文將常見的佛經目錄,依時代排序列出全名、簡稱、成書時代、編撰者、存佚、卷數及該目錄之特色,整理成表,以便概覽各佛經目錄(詳見附錄一)。

  又為便於詳細瞭解各目錄之內容,以下選擇《綜理眾經目錄》、《出三藏記集》、《大隋眾經目錄》、《歷代三寶紀》、《眾經目錄(仁壽錄)》、《大唐內典錄》、《開元釋教錄》之內容,做一介紹。

一、綜理眾經目錄

  一卷。東晉道安(314-385)撰。又稱《苻秦沙門釋道安綜理眾經目錄》、《安法師所撰錄》、《釋道錄》、《道安錄》、《安公錄》、《安錄》。收錄後漢至東晉孝武帝寧康二年(374)頃,約二百年間之漢譯佛典及注經之作,為我國第一本佛典目錄書。這是我國最早一部列舉佛經目錄、譯出年代和標屬新譯或舊譯的一部完整經錄。

  原書已佚,主要內容透過梁僧祐的《出三藏記集》而得到保存,其卷二至卷五係以本書為藍本再加以增補,故可由此略窺其大要。

  全書內容分為七部分,共收佛典六三九部八八六卷:(註1)

1. 經論錄:臚舉每個譯師的譯本,以譯者年代為排列次序。
2. 失譯經錄:不知譯者姓名,為一般的失譯經。
3. 涼土失譯經錄:無譯者姓名,但能知其譯地,為地區性的失譯經。
4. 關中失譯經錄:無譯者姓名,但能知其譯地,為地區性的失譯經。
5. 古異經錄:從大經中摘譯單篇者,後謂此為「別生」。是出經年代較早的失譯經。
6. 疑經錄:為甄別疑偽之經。
7. 注經及雜志經錄:收集漢地佛教撰述。是安公所注群經及其他關於佛學之著述。

  本目錄對後世經錄的撰作發生了深遠的影響。為此,後人公推道安為中國佛教經錄的實際奠基人。

評價

  本經錄目前雖然已失佚了,但由歷代經錄家的探究,皆認為本經錄在內容分類上,優點如下:(註2)
1. 有譯人的按時代排列,使佛學的派別和演變有線索可尋。
2. 把失譯人和摘譯別出的分開,便於了解考察。
3. 對於疑偽的經嚴加區別,不使真偽混淆。
4. 自撰的著作則附之於末。
5. 對古代的譯經有些遺失譯人的,都「校練古今,精尋文體」,就其譯語和譯風比較研究,查勘為某人所譯,或非某人所譯。並對譯人的譯筆優劣,也有所評定。這些評語適當中肯,為梁.釋慧皎撰《高僧傳》,多加以引用。
6. 門類齊整,考訂謹嚴,凡入錄的經典無論殘缺,均經作者一一過目。把經錄從內容到形式,大大向前推進一步,使經錄得到比較完整的定型,初步具備了經 錄的格局。


二、出三藏記集

  十五卷。南朝梁代僧祐(445-518)撰,約成於天監九至十三年(510-514)。又作《出三藏記集錄》、《梁出三藏集記》、《出三藏集記》、《出三藏記》、《三藏集記》,後世經錄家又簡稱為《僧祐錄》或《祐錄》。收在《大正藏》第五十五冊。是現存最古的三藏目錄、譯經文獻及傳記的撰集,可信度頗高,係繼東晉道安錄之後所撰者,故凡有關後漢、三國、西晉、東晉時代之譯經,皆以本錄為首要之參照經錄,並轉載道安等錄的重要材料而保存了佛家經錄的原始面目。是梁以前眾多佛經目錄中唯一流傳至今的著作。可謂南北朝諸家最傑出者。

  全書共收佛典二一六二部四三二八卷。本目錄內容共分四部:

1. 撰緣記(卷一):記載結集印度經律論三藏的經過和漢地翻譯佛典的初況。
2. 詮名錄(卷二至卷五):所謂「名錄」者,即歷代出經名目。是祐錄唯一屬於目錄的部分。以時代撰者分類。從漢至梁六代四百多年間,譯出和撰集的一切典籍,不管有無譯人名氏,一一搜羅歸納為十四錄。因對所依據的道安舊錄有所增訂,一律稱為「新集」。道安之《綜理眾經目錄》乃我國最早之經錄,於 今雖已不存,然對本書之成立,提供不少重要資料。
3. 總經序(卷六至卷十二):本部分集錄漢地僧俗為漢譯佛典作的前序及後記,共一二○篇。屬於譯經史的第一手史料。可分兩類︰
(1) 抄錄一些經律論的前序與後記,共一一○篇,共六卷(卷六至卷十一)。自〈四十二章經序〉起至〈千佛名號序〉止,為有關聖典之傳來、翻譯、研究、流布等史實之基礎資料,以及了解佛教傳入中國初期時教理之途徑。在思想史上具有極大之意義。
(2) 此土纂集諸書,宋明帝敕中書侍郎陸澄撰《法論目錄》、竟陵王〈法集錄序及僧祐自撰各書目錄序,共十篇為〈雜錄〉(十篇中僧祐自撰者占八篇),其中,最初之《法論目錄》收集古來之法論集,將總共一○三卷之論文集,依其內容分類為法性集、覺性集、般若集、法身集、解脫集、教門集、戒藏集、定藏集、慧藏集、雜行集、業報集、色心集、物理集、錄序集、雜論集、邪論集等十六種目錄,是南北朝初期佛教學重要論題之集錄,故頗受學者之重視。序文以外備載篇目,由篇目即可略知那些著述的內容。這一種體裁,創見於此 書,價值極大,無異是一種佛藏提要,而且保存了許多可貴的資料。
4. 述列傳(卷十三到卷十五):即譯經人之傳記,是為了表揚有功於翻譯事業的人而立的傳記。敘述歷代譯家和義解僧人的生平事略,共三十二位譯經家之傳 記,共三卷。前二卷主要著錄外國人如安世高等為一類,共二十二人;後一卷中國僧人法祖等為一類共十人(附見者尚有多人)。這是現存最古的僧傳,其史料多被寶唱《名僧傳》、慧皎《高僧傳》所依用。慧皎以後,各代僧傳的敘 述方法,大致因襲本書,而略變其體例。


評價

  本書特色:

1. 在名錄前之緣記與名錄後之經序及列傳,其中廣收經序,集成一部,為其他經目所未有,可以考知各譯經之經過及內容,與後來書錄解題、書目提要等用處無異。其後記多記明譯經地點及年月日,尤可寶貴。(註3)
2. 敘述佛典來歷及翻譯方法。在翻譯方面、傳記方面保存很多原始史料。
3. 為後來經錄的編纂開闢了許多門路,如有名的法經《眾經目錄》、智昇所撰《開元釋教錄》,亦皆不出本書的範圍。
4. 新立「異出」一部,一經有數種譯本的,備舉以資比較,在佛家經錄中,此法極為重要,是本書所創。
5. 新立「抄經」一部,為節抄之本,不與原書同列,而別立此部。
6. 作者對於一切經論都曾作過鑒定,甄別它的異同和真偽,判明譯者和翻譯的地點時間,這些對學術研究的貢獻很大。

  本書缺點:經錄家評為「所創體例,多而不密,新而不嚴」、「考證工夫猶未見精到」。此目錄比道安之綜理眾經目錄多收了一五○○餘部,三三○○餘卷,但所搜羅到的寫本和參考的經錄,側重南方,因地區的限制,不免有遺漏。且僅做橫向分類的佛經目錄,而無縱向記載各代譯經狀況的斷代目錄(略稱「代錄」)。

  在體例上不足之處:(註4)

1. 錄目不夠齊整。
2. 《新集經論錄》作為歷代譯經目錄,卻沒有關於每個朝代出經狀況的概括性說明,也沒有譯者生平行歷的簡要介紹。
3. 編錄的經典沒有按大小乘、經律論歸類。

  在內容上不足之處:(註5)

1. 收載的譯人譯典多有脫漏。
2. 卷二的《新集異出經錄》在《比丘戒本》、《比丘尼戒本》、《阿毗曇》三經的小注中,沒經仔細料簡(甄別),就把一些名稱相近的、但並非同一個梵本的譯典,當作同本異譯(「異出經」)來看待。
3. 卷一的《前後出經異記》中,誤將舊經中的「怛薩阿竭阿羅訶三耶三佛」與新經中的「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相對,以為它們是同一個梵文名詞的前後不同的兩種譯法,其實它們說的並不是一回事。


三、大隋眾經目錄

  七卷。隋開皇十四年(594)法經等奉詔撰輯。又稱《隋眾經目錄》、《法經錄》。收於《大正藏》第五十五冊。收錄後漢至隋代所翻譯之經論等。本錄不分經典之存缺,而將當時已翻譯及記載於各經錄之所有經典,全數目錄化,即所謂標準入藏錄。所載有關北朝之譯經資料,為《出三藏記集》所欠缺者。

  全書分為總別二錄,共收佛典二二五七部,五三一○卷:(註6)

1. 別錄:共六卷(卷一至卷六),凡九錄四十二分。(「分」相當於部分、  項)。

  初六錄三十六分:編錄大小乘經律論。內容為大乘修多羅藏錄、小乘修多羅藏錄、大乘毘尼藏錄、小乘毘尼藏錄、大乘阿毘曇藏錄、小乘阿毘曇藏錄。以上六錄均各包括眾經一譯、異譯、失譯、別生、疑惑、偽妄六分。

  後三錄六分:編錄佛滅度後西域和漢地的抄集、傳記、著述。其內容是佛滅度後抄集錄、佛滅度後傳記錄、佛滅度後著述錄。以上三錄各有西域諸賢著述、每錄二分,依西域聖賢和此方(指漢地)諸德區分。

2. 總錄:共一卷(卷七)。是上皇帝表(無標題)與《法經錄》總目。

評價

  本書之記載頗為正確,尤以疑惑及偽妄之鑑別,特為現代學者所重視。它的分法已擷取前代經錄分類之長而加以整齊系統,這是一大進步。

  主要特點是分類細緻,錄配得當,對疑偽甄別極細。(註7)

1. 根據佛典的性質(大乘和小乘、經律論和撰集)與譯本的情況(一譯、異譯、失譯、別生、疑惑、偽妄)層層分類,將一部佛典投入不同的檔次,條理明晰,一目瞭然,較《祐錄》的分類有長足的進步。
2. 在每一類譯本列舉完畢之後,有分類理由的解說。
3. 搜羅疑偽經最多,且科條最細,按大小乘經律論區分為十二類,是它的一大發明。

  在體例上的不足之處有:著錄譯經只記時代,不詳年月,不別有佚,排序不依時代,不註引用的出處。(註8)

1. 缺少按照歷史順序記敘的歷史譯經目錄(即「代錄」),使人無從知道各代的譯經概況,以及個別譯經者的譯典總目、翻譯事蹟。
2. 作者自己說,此書是依據「諸家目錄」整理編次而成的,但在行文時卻又省略載錄某部佛經的經錄名稱,而且往往將以往經錄提供的具體的出經年月,改換成沒有年號下序數的籠統時間概念,影響了經目的準確性。
3. 佛經中的「異譯」,說到底是某一部胡文或梵文佛經在漢譯過程中的不同版次問題,一般都是按譯本的先後依次編列的。但《法經錄》中則有不遵循此一次第的。


四、歷代三寶紀

  十五卷。隋開皇十七年(597)費長房撰。又作《開皇三寶錄》、《三寶錄》,簡稱《三寶紀》、《長房錄》、《房錄》。收於《大正藏》第四十九冊。本書為佛教傳入我國後至隋代之弘法記錄,亦為譯經與著作之目錄,另附有佛家傳記。入藏錄收一○七六部,三二九二卷。

  本書的編寫緣起,作者認為過去的佛經目錄有的散佚,有的記錄不完備,作者處在南北統一的隋代,又參加國立譯場,接觸到更多的經籍。於是在這種條件下,總結前人的成果,把目錄編纂得更全面和系統化。

  本書共分四部分:(註9)

1. 帝年(卷一至卷三):以周莊王十年(687B.C.)為釋迦降生之年開始,到隋開皇十七年止,上列各朝帝王、年號和干支,下記佛教的興替、佛典的傳譯,旁及當時史事,是佛教年表的雛型。
2. 代錄(卷四至卷十二):就是以王朝為線索,把每個不同歷史時期的佛教譯著,作了統一的闡述。通過它,可以看出佛典的譯傳在各個朝代的情況。所載從後漢到隋共十六代,每代前有敘錄一篇,說明當時的政治情況及與佛教的關係。堶惚h以譯述的人為主,考訂他們譯經的卷數、部類、經名異稱、第幾次翻譯、譯經年代和地點、參與工作的人員、曾經著錄的經錄,以及譯人的傳記等。
3. 大小乘錄入藏目錄(卷十三、卷十四)。下分大乘錄入藏目,小乘錄入藏目二項,每一項又依經、律、論分有譯或失譯。共收佛典一○七六部,三三二五卷。
4. 總目(卷十五):有<上開皇三寶錄表>、<開皇三寶錄總目序>、全書總目和歷代經錄目錄。


評價

  本書著錄的翻譯家和經典,較之過去各家目錄,顯著地增加很多。比《出三藏記集》所載自後漢至梁的翻譯人數增多一倍半以上。作者對於佛教史籍有相當研究,在本書編纂過程中,曾經參考群書,綜合各家目錄,採取比較慎重的態度。對於過去目錄中的錯誤,作者也多所訂正。這說明作者編寫時的求是態度,可惜這種精神沒有貫徹在全部書中,有些地方還存在部分的缺點。

  本書的特色在於:

1. 紀年:有按歷史順序記敘的歷代譯經目錄(代錄)。《歷代三寶紀》紀年之意義,實較《通鑑》紀年之意義更為重大。於紀年中特崇南北朝之齊、梁,而貶黜北魏,其編年之先後為:晉、宋、齊、梁、周、隋。此種體例異於《資治通鑑》以前之史家,而反映出隋人之一般心理,故於歷史學上有待補足之資料極多。
2. 首創入藏錄。
3. 記錄了隋代以前已佚的和現存的佛經目錄。
4. 本書在每經之下引用,都註明出處,使這些已佚的目錄還保存一些面目,對於研究古代佛典目錄和譯經史很有作用。
5. 本書除著錄譯經外,還記載當時的佛教著述,這堶悼]含有注疏、論著、傳記、目錄、類書等,很多是現已不傳的書,如:隋.靈裕的《塔寺記》、《僧尼制》,使後人能知道這些著作的大概。從所記的著述中,還可以看出各時期佛教發展的趨向。
6. 本書則把目錄和傳記合併敘列,對於了解一個翻譯家的具體情況實有很大的便利。這當然是由於代錄是以譯人為主的體裁,可以賦予這種形式,以便於知人論世;但作者是在過去經錄已有的基礎上,加以綜合提高,並吸取儒家目錄如王儉《七志》、阮孝緒《七錄》的優點,而加以組織和發展的。


  本書缺點:因取材廣泛,錯誤之處亦有。(註10)

1. 由於本書是綜合前代的經錄而成,雖然所費的功力很多,但是因為時地的限制,不可能完全看到所著錄的書,有許多經典是作者沒有親見,以致糠稗同收,有以訛傳訛的地方,也有由本書作者的疏忽而造成的錯誤。且分類簡單,與代錄也不盡一致。因此這一部分最為後人所詬病。
2. 取材不夠謹嚴,所收多有混雜,尚待加以揀別。
3. 在帝年中,紀年也有錯誤的地方。紀年或提前或推後,有的以少作多,有的以多作少,都有不同的錯誤。
4. 在各代譯經中,把譯人的名字張冠李戴,或是有譯人名的誤作失譯人名,失譯人名的誤作有譯人名,或是失譯經誤加年代,或是一經重見復出,或是異經誤作同本,這些錯誤《開元釋教錄》中都已分別指出。
5. 本書資料有部分誤引,且於編選入藏錄、大小乘經錄等之準則亦間有偏誤。


五、眾經目錄(仁壽錄)

  五卷。仁壽二年(602)彥琮等奉詔撰輯。又稱《隋眾經目錄》、《隋仁壽年內典錄》、《仁壽錄》、《彥琮錄》。收於《大正藏》第五十五冊。

  本書分類乃以《法經錄》為基礎加以補充而成,但分類簡明不如《法經錄》的細緻。收錄後漢至隋代之翻譯經典,並列記卷數及譯者名,記載頗為詳實,並附載缺本目錄,為現藏入藏錄中之較優者。收二一○九部,五○五八卷。全書實分六錄:(註11)

1. 單本:「原來一本,更無別翻」。分為大乘經單本、大乘律單本、大乘論單本、小乘經單本、小乘律單本、小乘論單本六科。
2. 重翻:「本是一經,或有二重乃至六重翻者」。細分大乘經重翻、大乘律重翻、大乘論重翻、小乘經重翻四科。
3. 賢聖集傳:「賢聖所撰,翻譯有原」。收西域僧人編集的佛經和撰作的傳記。
4. 別生:「於大部中抄出別行」。收從卷品較多的大部漢譯佛經中抄略單行的經本。細別為大乘別生、大乘別生抄、小乘出別生、小乘別生抄、別集抄五科。
5. 疑偽:「名雖似正,義涉人造」。收有疑問的和已經確定是託名偽造的經本。
6. 闕本:「舊錄有目,而無經本」。收祇知書名而未見其本的經本。


評價

  本書缺點:(註12)

1. 刪除《祐錄》、《法經錄》、《房錄》記載的大量漢地佛撰述。
2. 在記載譯本時也有訛誤。


六、大唐內典錄

  十卷。唐麟德元年(664)道宣撰。又作《內典錄》。收在《大正藏》第五十五冊。本書為唐代律僧道宣所撰之佛教目錄學書。撰此書之目的,乃志在改革前代書之弊病。智昇稱讚它為「類例明審,實有可觀」(均見《開元錄》卷十)。不失為一部較好的目錄。

  全書收錄東漢至唐初譯者二二○人,經典二四八七部八四七六卷。麟德元年(664)成書。係參考《歷代三寶紀》、《法經錄》、《仁壽錄》等撰成,擷長補短,檢討一切經之內容與目錄而成,使經錄在記錄上和形式上更加全面。內容為後漢至初唐之譯經經目。共分十錄。

1. 歷代眾經傳譯所從錄(卷一至卷五),按代紀人,即是代錄。記錄東漢至唐各代的譯經和撰述。每代先有敘論,次列佛書目錄。每一譯本或著作列出之後,輒敘作者之生平大略。此一部分與《出三藏記集》及《歷代三寶紀》之目錄部分略同,為本書之核心內容。其中隋唐部分,史料價值最高。最明顯反映《內典錄》與《房錄》內在的繼承關係。
2. 歷代翻本單重人代存亡錄(卷六、卷七),內分大小乘及西梵聖賢集傳,大小乘下又分經、律、論,即單譯和重譯互勘的目錄。分別記載大小乘三藏單本及重翻的譯人、時、地和用紙數。係自後漢至唐高宗時翻譯佛書之簡明目錄。此部分之重點,在顯示同一佛書翻譯之次數(有僅一譯本者,有數種不同異譯者,有數種譯本皆僅譯原本之一部分者)。此部分除書名、卷數及譯者之外,最重要者,即在註明那些書為同本異譯。後人可藉此查知某一佛書同本異譯之次數。
3. 歷代眾經總撮入藏錄,又稱歷代眾經見入藏錄(卷八),分類與上同,即入藏的目錄。係唐代尚存之翻譯佛書之入藏者,乃根據西明寺現藏入藏目錄所著錄,為本書最具特色之部分。計收八○○部,三三六一卷。此部分卷首有當代所存大小乘佛書及傳記之統計數字。其餘皆為書名、卷數而已。可由此而查知唐初之入藏佛書。本錄之入藏錄為唐代之現藏入藏錄,承仁壽錄之形式,係根據長安西明寺之大藏經而作成。又本錄在「代錄」與「分類整理目錄」兩種性質之間,缺乏統籌連貫之處理,故尚非統一之總合目錄。
4. 歷代眾經舉要轉讀錄(卷九),是為了便於誦讀的舉要目錄。載錄在諸種重翻經中選出的善本目錄。此部分係為欲轉讀佛經之佛徒所設。其用意在選擇當時同本異譯佛書中之主要譯本,以供佛徒轉讀。指導學人「同本異譯」中選取善本,從「別品異譯」追溯到本母(「大部」),對異譯經進行選擇性的閱讀。後代人除可作誦讀佛經之參考外,亦可藉此查知各「同本異譯佛書」之大略。此錄在佛家經錄中別具一格,對後代經錄有較大的影響。
5. 歷代眾經有目闕本錄(卷十),即闕本目錄。
6. 歷代道俗述作注解錄(卷十),即中國僧俗所撰有關佛教的注釋和著述目錄。係蒐羅初唐(高宗)以前中國人之佛教著述目錄(含書名、作者、卷數)。為其他經錄所無。
7. 歷代諸經支流陳化錄(卷十),即載錄大小乘別生目錄。
8. 歷代所出疑偽經論錄(卷十),即載錄疑經和偽經目錄。乃蒐集初唐以前之疑偽佛書。則根據出《三藏記集》、《歷代三寶紀》、《法經錄》之記載,另加上若干道宣所查定之經典,共舉出疑偽經一六二部。
9. 歷代眾經目錄終始序,又稱歷代所出眾經錄(卷十),即唐以前經錄的目錄。含初唐以前中國佛書目錄之書名、卷數、作者。
10. 歷代眾經應感興敬錄(卷十),所記都是一些關於經的感應事蹟,或引自古籍,或出自當代,內含歷代誦經之感應故事。但與經錄則並無關係,反成疣贅。


評價

  本書不足之處:(註13)

1. 歷代眾經總攝入藏錄沒有大乘律。
2. 常將一經的不同名稱當作不同的經本來記載。
3. 經名也有重上疊出。


七、開元釋教錄

  二十卷。唐開元十八年(730)智昇撰編。略稱《開元錄》、《開元目錄》、《智昇錄》。收在《大正藏》第五十五冊。是歷代佛經目錄中最好的一部著作。他的《開元釋教錄略出》是《開元錄》的入藏錄。本錄總合統一古來所有之目錄,代錄與分類整理目錄之間有嚴密之連貫性,其分類整理目錄包含標準入藏錄與現藏入藏錄。大體而言,本錄目錄完備,記載正確,分類合宜,為歷來大部分藏經所沿用,並首將中國之撰述正式入藏。後世藏經組織大體依據本經錄,先大分為經、律、論藏等部,更一一區別大小乘,大乘經中又以依五大部順序排列為常例。此錄體例完善,條理清晰,而且分類細緻,考證精詳,勘正前人的誤處很多,後來經錄很少超出它的範圍,為經錄中集大成的著作。

  全書分成前後兩部分:

1. 總括群經錄(卷一至卷十):相當於代錄。此代錄部分係繼承《歷代三寶紀》、《大唐內典錄》而來。以譯人為主,分十九個朝代出譯的經籍記錄。依序列舉自東漢明帝永平十年(67)至唐代開元十八年,凡六六四年間,一七六名譯經僧所譯大小乘經律論。每錄都先記朝代、都城、帝系、年號、譯家(兼及作家)人數,所譯(兼及所撰集)的典籍部數卷數,並註明存缺。然後再按譯人(及撰人)詳細記載所譯(和所撰集)的典籍、名題、卷數、譯時、譯地、筆受潤文者、單重譯等,及各人小傳。還列有失譯的經,附在每一朝代錄之末。總錄末卷即第十卷,載歷代佛經目錄,分二類︰一為古目錄,從《古經錄》至《眾經都錄》共二十五家,依《長房》、《內典》兩錄僅列各古錄名目。二為新目錄,從《眾經別錄》至《大唐內典錄》共十六家,詳述內容,重要的還略加批評,指出它的缺點。
2. 別分乘藏錄(卷十一至卷二十):係仿《法經錄》之分類整理目錄,相當於標準入藏目錄與現藏入藏目錄。別分乘藏錄係以經為主,又分七類記載,即:(註14)
(1) 有譯有本錄(附失譯有本,卷十一至卷十三):共三卷。是智昇蒐集到的經本,並考訂無誤的著作。共計一一二四部、五○四八卷。
(2) 有譯無本錄(附失譯缺本,卷十四、卷十五):共二卷。是歷代目錄雖有記載,但智昇沒有蒐集到的經典。合計一一四八部、一九八○卷。
(3) 支派別行錄(卷十六):一卷。收載從大經裡抄出,單本別傳的經典。合計六八二部、八一二卷。
(4) 刪略繁重錄(卷十七上):收載「同本異名,或廣中略出」,不必再流通,應刪去的經典。共一四七部、四○八卷。分為四類︰新括出別生經、新括出名異文同經、新括出重上錄經、新括出合入大部經。
(5) 補闕拾遺錄(卷十七下):收錄智昇此次編纂經錄時新增補的經典。共三○六部、一一一一卷。包括《大周錄》入藏錄中遺載的「舊譯」及以後的「新譯」、小乘律戒羯磨、此方所撰集傳。
(6) 疑惑再詳錄(卷十八上):收載有真偽尚未判定,有待考證的經典。共十四部、十九卷。有《大周錄》、《房錄》、《內典錄》誤定為正經的疑經,以及以往經錄未曾著錄、智昇考析新編入的疑經。
(7) 偽妄亂真錄(卷十八下):收載中國人自撰偽造的佛典。共三九二部、一○五五卷,分為十三類︰《開元釋教錄》新編的偽經、苻秦《道安錄》中的偽經、梁《僧祐錄》中的偽經、蕭齊釋道備偽撰經、蕭齊僧法尼誦出經、元魏孫敬德的《夢授經》、梁沙門妙光的偽造經、隋《開皇眾經錄》中的偽經、隋《仁壽眾經錄》中的偽經、《大唐內典錄》中的偽經、《大周刊定錄》中的偽經、隋沙門信行的《三階集錄》、各種名濫真經或雜糅異義的偽抄經。
3. 入藏錄(卷十九至卷二十):收錄經甄別以後,確認真實無偽,可以作為誦持、抄寫、收藏的正本佛典,作為全書的附錄。分大、小乘入藏錄,總計一○七六部,五○四八卷。

  此外,相傳智昇又有《開元釋教錄略出》四卷,內容大體即《開元錄》第十九、二十卷見定流行入藏目,但標明部類,且新增千字文次第,是藏經排架的目錄。

評價

  本書由於考證詳悉,類例明審,受到後來經錄家的重視,其主要的特點如下︰

1. 本錄大體依照道宣的《大唐內典錄》,而對於譯撰各書的分類則更加精密,並有針對舊錄的糾正考訂與整理。
2. 歷代錄與刊定入藏各錄、現定入藏錄之間,保持密切的聯繫。
3. 總錄卷四,於北涼之前,特補前涼一代,不但為前此諸錄所未載,而前涼張氏奉晉代正朔,這一史料也賴以保存。
4. 總括群經錄之末,列舉四十餘家目錄,並擇要地加以分析批評,為中國目錄學上的重要史料。
5. 各書子註詳細,間有長達數百字的,儼然成為一種提要形式的述作。
6. 在總括群經錄中,對每個譯人的譯籍均有一番仔細的考訂。
7. 在敘列古今諸家目錄及刪略繁重錄中,對以往各家經的疏誤,一一加以指陳評騭,清理匡正。
8. 在疑惑再詳錄和偽妄亂真錄中,對所集的疑偽經,加以甄別品析,提出了其書之所以為偽的論據。
9. 在有譯有本錄中,對流傳的經本裒集校理,科條明倫,立意出新。首先,對《房錄》、《內典錄》更為簡要明白地概括了大乘經典和小乘經典的基本特徵。其次,對三藏下的科目,進行獨到恰當的分類。
10. 在總括群經錄中,根據《出須賴經後記》和《首楞嚴經後記》,勘得優婆塞支施崙譯的四部六卷,新增了前涼錄。又補收了《內典錄》遺漏未載的一些譯人,在補闕拾遺錄中,還搜集了以往經錄未載的「舊譯」、「新譯」、撰述等。

  從這些優點看來,本書在現存各種經錄中,可算最精之作。

  本書缺點:(註15)

1. 凡不屬於護法弘教、經錄等性質的漢地佛教撰述,在「總括群經錄」中大多不錄。影響後來藏經編撰只重譯典、不重著述的情況。
2. 對經本的考訂仍不徹底。
3. 「有譯有本錄」中,應只收錄有譯者、譯本可考的經典,但卻也有收「失譯」的經典,與「入藏錄」沒有兩樣。
4. 「補闕拾遺錄」中的「小乘戒羯磨」六部,收的是唐懷素的《四分比丘戒本》、《四分比丘尼戒本》、《四分僧羯磨》、《四分尼羯磨》、唐道宣的《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唐愛同的《五分羯磨》,它們都是唐代僧人的撰作,照理應編入「此方所撰集傳」中,與《釋迦譜》等合在一起,而智昇另立一項,有失統屬;且既屬於補闕編入,卻又將它們排除在「入藏錄」之外,於理不通。
5. 代錄的前序太簡單,只說幾帝幾年,傳譯緇素幾人,所出經並失譯多少,不說該朝的大致情形和佛教大事,不易使人瞭解各代佛教的概貌。


【附註】

註1:陳士強,《佛典精解》,(中國上海:上海古籍,1992年),頁5-6。
註2: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編輯委員會編輯,《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八》,(台南縣: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1994年),頁4781a。
註3:河惠丁,《歷代佛經目錄初探》,(碩士論文,台北市: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學研究所,民77年),頁74。
註4:同註1,頁27。
註5:同註1,頁27-28。
註6:同註1,頁30。
註7:同註1,頁30-32。
註8:同註1,頁35。
註9:「歷代三寶紀」條,《中華佛教百科全書. 九》,(台南縣: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1994年),頁5466b-5467a。
註10:同上註,頁5468b-5469b。
註11:同註1,頁45。
註12:同註1,頁46。
註13:同註1,頁54。
註14:同註1,頁75-78。
註15:同註1,頁84-85。


【參考書目】

1. 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編輯委員會編輯,《中華佛教百科全書》,台南縣:中華佛教百科文獻基金會,1994年。
2. 方廣錩,《佛教大藏經史(八∼十世紀)》,中國北京:中國社會科學,1991年。
3. 方廣錩著,《敦煌學佛教學論叢(上)》,香港九龍:中國佛教文化,1998年,頁263-313。
4. 河惠丁,《歷代佛經目錄初探》,碩士論文,台北市: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學研究所,民77年。
5. 韋志林編著,《佛學文物館. 10 : 典籍篇》,台北縣板橋市:長圓圖書,民83-84年,頁237-254。
6. 曹仕邦著,《中國佛教史學史 : 東晉至五代》,台北市:法鼓文化,1999年,頁23-355。
7. 梁啟超,〈佛家經錄在中國目錄學之位置〉,《現代佛教學術叢刊(40):佛教目錄學述要》,台北市:大乘文化,民65-68年,頁21-52。
8. 陳士強,《佛典精解》,中國上海:上海古籍,1992年,頁1-177。
9. 陳莉玲,《中國佛教經錄譯典之分類研究》,碩士論文,台北縣淡水鎮:淡江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民82年。
10. 賴永海主編;陳士強著,《中國佛教百科全書. 壹 : 經典卷》,中國上海:上海古籍,2000-2001年,頁453-464。
11. 釋慈怡主編,《佛光大辭典》,高雄市:佛光,1988年。


【附錄一】歷代常見的佛經目錄

全名 簡稱 時代 作者 存/佚 卷數 特色
綜理眾經目錄 安錄
道安錄
安公錄
東晉 釋道安 1 1.我國第一部綜合性佛典目錄。
2. 凡入錄的經典無論殘缺,作者皆一一過目。
眾經別錄 別錄 南朝宋 佚名 2 全書雖失佚但敦煌遺書記載保留部分殘卷。
出三藏記集 僧祐錄
祐錄
南朝梁 僧祐 15 1. 現存最早的佛教目錄。
2. 除記載各代譯典還收經序及僧傳。
梁世眾經目錄 寶唱錄 南朝梁 寶唱 4 立「禪經」類目是前人所未有的。
魏眾經目錄 李廓錄
廓錄
北魏 李廓 1 1. 大小乘分類,乃王宗創之而廓效之。
2. 經律與論分類,為廓首創。
3. 未譯經論別存其目。
齊眾經目錄 法上錄 北齊 法上 1 分類法特異於廓錄。
隋眾經目錄 法經錄 法經等二十人奉敕撰 7 本書之記載頗為正確,尤以疑惑及偽妄之鑑別,為現代學者所重視。
歷代三寶紀 房錄
三寶紀
長房錄
費長房 15 1. 首創入藏錄。
2. 詳載北朝諸經,為研究隋代佛教之重要資料。
3. 本目錄是佛教傳入我國後至隋代之弘法記錄。
4. 除經目外還載有佛教大事年表。
眾經目錄 仁壽錄
彥琮錄
仁壽內典錄
彥琮 5 1. 為現藏入藏錄中之較優者。
2. 此錄今在藏中無年分無著者名氏前人指為彥琮作不知信否姑沿之。
大唐內典錄 內典錄 道宣 10 本錄之入藏錄為首見有佛經收藏方式的記錄。
大唐東京大敬愛寺一切經論目 唐眾經目錄靜泰錄 靜泰 5 1. 此為東京大敬愛寺藏經目。
2. 唐代之現藏入藏錄。
古今譯經圖記 譯經圖紀
圖記
靖邁錄
唐高宗 靖邁 4 1. 從為歷代譯經家畫像配寫的題記演化而來,在佛經目錄中別具一格。
2. 依《房錄》編撰的。
大周刊訂眾經目錄 大周錄
武周錄
明佺等 15 1. 為東漢至武周有關翻譯經論之目錄。
2. 由佛授記明佺等70名高僧奉敕撰集而成,有菩提流志、義淨等諸師參與。
續大唐內典錄   智昇 1 本錄僅記載後漢之譯經部分,現存此錄已不是智昇的原本。
續古今譯經圖記 續譯經圖記續圖記 智昇 1 智昇親自撰述,文中所述譯人的生世行歷、翻譯經過、譯典較為確實為研究譯經史的重要參考資料。
開元釋教錄 開元錄
開元目錄
智昇錄
智昇 20 1. 本目錄類例完備,記載正確,分類合宜為歷來藏經所沿用。
2. 首開將中國之撰述正式入藏。3. 是歷代佛經目錄中編的最好的一部著作。
開元釋教錄略書   智昇 4 1. 是《開元錄》的入藏錄。
2. 內容較《開元錄》新增千字文次第,是藏經排架的目錄。
大唐開元釋教廣品歷章 釋教廣品歷章
廣品歷章
玄逸 30 根據《開元錄》的入藏編排,主要在敘列該入藏錄收錄的各部子目卷次的著作。
大唐貞元續開元釋教錄 續開元釋教錄續開元錄 圓照 3 在敘列經典的名稱、卷數、譯撰者外輯錄許多與譯典、經律疏有關的表制和疏序原文及撰者背景和緣由。
貞元釋教錄(貞元新定釋教目錄) 貞元錄 圓照 30 大部分內容抄自《開元錄》及《續開元錄》卷上下關於新譯經論及念誦法的載錄。
大唐保大乙巳歲續貞元釋教錄(續貞元釋教錄) 續貞元錄 南唐 恆安 1 1. 乃《貞元錄》的入藏錄。
2. 使人瞭解《貞元錄》的入藏錄及《開元錄》的入藏錄以外新收的經典。
大中祥符法寶錄 祥符錄法寶錄 北宋 趙安仁等奉敕編修 22 1. 是佛教經錄中的斷代錄。
2. 是集目錄與解題為一書的著作。
天聖釋教總錄 天聖錄 北宋 惟淨等人編 3 統收北宋以前舊編的入藏經和北宋以來新編的入藏經的總錄。
景祐新修法寶錄 景祐錄景祜法寶錄 北宋 呂夷簡等奉敕撰 21 1. 是《祥符錄》的續作。
2. 所載之佛教大事記詳細,對研究北宋佛教史提供寶貴資料。
至元法寶勘同總錄 勘目至元錄 慶吉祥 10 1. 是漢文佛典和藏文佛典的對勘目錄,此特點為歷來各種經錄中所無者。
2. 保存大量經論的梵名譯音,對音韻學研究有參考價值。



[gaya首頁]   [圖書館服務]   [佛教圖書館館訊]   [館訊29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