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圖書館館訊 第三十九期 93年9月

《法華經》注釋書文獻概介

佛光山電子大藏經主任 釋永本


【摘要】《法華經》自竺法護、鳩摩羅什譯出後,引起中國佛教界廣泛的信仰與研究;智顗大師並依《法華經》建立天台哲學的教觀體系。而《法華經》的研究領域,是多元化的;不管從原典、譯本、思想、文化、實踐面,都受到學者的深入探討。

  本文將介紹《法華經》在中國的傳譯過程中,相關的經典、譯本,以及竺道生、法雲、智顗、吉藏等幾位中國高僧,對此經所著作的重要注疏。《法華經》的研究文章、專書非常多,如何從如此多的高僧著作中,選取重要的文獻來閱讀,本文提供概略性的說明,以供參考。

關鍵詞:法華經;純圓獨妙;教觀雙美;開三顯一

   

一、前言

  《法華經》是大乘佛教中最受廣泛信奉的經典,在中國佛教思想中,可以從《高僧傳.義解篇》中,看出對其研究頗多。尤其天台宗以《法華經》作為該宗的根本經典,而有「純圓獨妙」、「教觀雙美」的特色。《法華經》傳至日本,開創日本的天台信仰,「日蓮上人」依之創立了「唱題成佛」的日蓮宗;乃至於現代,日本的新興宗教,仍然有許多是以《法華經》為依歸的教團。就是過去的印度、尼泊爾、中亞等地,亦曾信奉此部經典,這從他們留下的《法華經》梵文寫本或殘卷,就可以得到證實。(註1

  不管是專書或單篇論文,《法華經》都受到廣泛的研究,實在是多得不勝枚舉(註2),從中看得出《法華經》的研究方向,大略有下列幾項:

(一)原典文獻的研究:《法華經》的梵文原典,依其發現的地域分類,有:尼泊爾本、娑夷水本(克什米爾)、中亞本(西域)等三種傳本。而譯本可分:漢譯、藏譯、外國語與日譯等數種。因此,多有針對《法華經》原典及譯本而作研究。
(二)成立史的研究:這是從《法華經》與本生經、如來藏思想、唯識思想等佛教思想的關係,探討《法華經》的成立淵源;並在內容上,對法華諸品的結集時間、先後、次序,與當時思想流傳的密切影響,作深入考察。
(三)文化史的研究:這是有關《法華經》與印度文化、社會、地域的交涉問題,以及與外教、陀羅尼、淨土等關係的研究。
(四)傳譯史的研究:此乃《法華經》相關注釋的研究。如印度方面有世親的《法華經論》;中國方面有法雲、道生、吉藏、智顗、湛然等高僧的著作。
(五)思想史的研究:對《法華經》中的思想作探討,如開會思想、一佛乘思想、二乘作佛思想、菩薩思想、佛身論、方便與真實等的研究。
(六)宗教性的研究:探討《法華經》的宗教實踐對佛教的影響,如唱題成佛、觀音信仰、燒身供養、燃指供養、聞經功德、供養禮拜功德等。

  《法華經》在中國傳譯的過程中,實是歷代高僧熱衷注釋、實踐的經典之一。因此如何從中國高僧、學者的研究成果中,研讀、瞭解《法華經》的相關文獻,本文試著提出一些基本資料與說明,以供參考。

二、《法華經》大意與經群

  要研究《法華經》,首先應了解其內容、特色,以助於在研究上的方便善巧。當然與《法華經》思想有關的經類,也在此一併介紹。

(一)《法華經》大意

  《妙法蓮華經》又名《法華經》,是印度大乘佛教主要經典之一。本經闡釋釋迦牟尼成佛以來,壽命無限,為了給予眾生「開、示、悟、入」佛之大智慧,而宣說三乘歸一之妙法,並為諸聲聞授記當來成佛。經中調和大小乘各種觀點,主張一切眾生,皆能成佛。佛說此經時,多寶佛塔從地湧出,十方諸佛,集會證明,六萬琲e沙等菩薩及其眷屬護持流布;並且又稱凡護持、讀誦、解說、書寫《法華經》者,均可得無量無邊的功德。

  天台智者大師將《法華經》二十八品,區分為前十四品為穠龤A後十四品為本門。穠糷漁e是垂瞼誘g的釋迦牟尼佛,以「開三顯一」來彰顯佛乘,並說明當時二乘聲聞眾授記作佛的事跡。本門主旨,乃顯示法與佛,永恆常住的真實(久遠實成的本佛),是佛陀的法身,具體活動而實現的菩薩道。穠鬮藺一乘之因,本門顯現一乘的佛果。所以,《法華經》的內容,可用三句話來說明:1. 「從本垂癒v,佛陀應眾生根機,施設方便教化的事實;2. 「開藍膆說v,開方便門,顯實相理;3. 「廢瞼艄說v,由眾生的角度,了解真佛(法身佛)。

  而《法華經》的思想特質,主要有一乘妙法、久遠釋迦及菩薩思想。

  一乘妙法:即會三乘歸一佛乘;以聲聞乘的修持,直接顯示以菩薩乘來成就佛道,且含有「開三顯一」的理念。如經中說:「佛以無數、無量方便,種種因緣、譬喻、言辭,而為眾生說法,是法皆為一佛乘故。」

  久遠釋迦:這是本門〈如來壽量品〉的中心思想,也是法華經的佛陀觀;是佛陀透過無限、無盡的菩薩行,來證明佛的久遠。也就是說,佛的壽命無量,是為了實踐菩薩道。

  菩薩思想:《法華經》的菩薩思想,是以二乘作佛的菩薩觀。經中舉出藥王菩薩、常不輕菩薩、妙音菩薩、觀音菩薩等菩薩行,來論證成佛實踐的典範。

  不論從一乘妙法,或久遠釋迦的角度來看,《法華經》(本瞻G門的真理)實在是一部完整的菩薩理論,是趨進實踐菩薩道,而能獲得安身立命的寶典。

(二)法華經群

  《法華經》譯出後三、四十年左右,南朝.宋文帝時代,曇摩蜜多譯出《觀普賢經》一卷。在此四、五十年之後,南朝.齊高帝時代,曇摩伽陀耶譯《無量義經》一卷。同時,法獻入高昌持回〈提婆達多品〉,之後世人把《無量義經》當做開經、《觀普賢菩薩行法經》為結經,與《法華經》合稱「法華三部經」,此乃宋齊時代傳下來的(註3)。為何《無量義經》、《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會成為《法華經》的開經、結經呢?

  《無量義經》現行譯本,是南朝蕭齊.曇摩伽耶舍,於建元三年(西元481)所譯,一卷。《無量義經》的內容分為德行、說法、功德等三品。其主旨是佛陀因眾生「性欲無量故,說法無量;說法無量,義亦無量;無量義者,從一法生,其一法者,即無相也。」因此而得名。

  若依《法華經》序品上說:「說大乘經,名曰無量義,教菩薩法,佛所護念。說此經已,即大眾中結跏趺坐,入無量義處三昧,身心不動。」如何可推定此經的說法時間,是在《法華經》之前。而且〈說法品〉中說:「種種說法以方便力,四十餘年未顯的真實,是故眾生得道差別,不得疾成無上菩提。」所以可斷定本經之前的說法為方便說;本經之後的說法,也就是法華的說法為真實說。

  所以本經是由法華之前的方便經(權經),轉而成為法華真實經(實經)的先序,它占有開權顯實的樞紐地位,及法華權實的依據。這是它成為《法華經》開經的原因。

  《佛說觀普賢菩薩行法經》,有三譯,現存一卷譯本為劉宋元嘉年中,罽賓沙門曇摩蜜多所譯。本經之所以成為法華的結經,是依據《法華經》最後的〈普賢菩薩勸發品〉中,說觀普賢菩薩的方法與功德,勸進、受持、讀誦以及流傳大乘經典而來。

  本經一貫的思想是在普賢觀,是依據大乘經典的受持讀誦,使六根懺悔清淨,這是本經的特色;進而本經以說《法華經》的實踐修行,被認為具有特殊意義。但,本經在教法上所占的地位,不及開經《無量義經》重要。

  屬於《法華經》類的經典,還有《大法鼓經》、《不退轉法輪經》、《佛說濟諸方等學經》等,其內容上,或多或少,都與《法華經》的開會思想有關。

三、《法華經》的漢譯本

  《法華經》的漢譯,以吳支謙在孫權黃武二年至孫亮建興二年(西元223-253)這段期間,翻譯「譬喻品」的別譯「佛以三車喚經」(缺本)為嚆矢,其後陸續有六次的全譯,及數次的部份翻譯。據《開元釋教錄》卷十一、十四,本經先後六譯,有三存三佚,若依翻譯年代順序,即(註4):

(一)《法華三昧經》六卷 吳.支疆梁接(Kalasivi,正無畏)於孫亮五鳳二年(西元255)譯。
(二)《薩芸芬陀利經》六卷 西晉.竺法護於秦始元年(西元265)譯(前譯)。
(三)《正法華經》十卷 西晉.竺法護於西晉武帝太康七年(西元286)譯(後譯)。
(四)《方等法華經》五卷 東晉.沙門支道根於咸亨元年(西元335)譯。
(五)《妙法蓮華經》七卷(後世改八卷) 姚秦.鳩摩羅什於弘始八年(西元406)譯。
(六)《添品妙法蓮華經》七卷 隋.闍那崛多、達摩笈多於仁壽元年(西元601)譯。

  以上譯本中,現存的只有竺法護(後譯)、羅什、闍那崛多等三譯。這三個譯本中,《正法華經》,又名《方等正法華經》,有十卷、二十七品,是現存三個譯本中最早譯出的。其次譯出的是鳩摩羅什所譯的《妙法蓮華經》(簡稱《妙法華經》),有八卷、二十七品;繼之再譯出的是《添品妙法蓮華經》。

  《法華經》之所以有上述譯本品卷的差別,主要是各自依據的底本不同。《正法華經》是根據梵文貝葉經翻譯的,而《妙法蓮華經》則是根據西域的龜茲文本翻譯的。隋仁壽元年(西元601),闍那崛多、達摩笈多二人根據從印度傳來的梵文貝葉經,對羅什所譯的《妙法華經》重新作了校訂,即是後來的《添品妙法蓮華經》。這三種譯名之所以不同,是因為《法華經》的梵名為「薩達摩芬陀利迦蘇多覽」,其中「薩」有種種意義,竺法護取「正」的意思,鳩摩羅什及闍那崛多取「妙」的意思,而所謂「添品」只是增補的意思。依據「添品」的序所敘述:羅什的譯本中,缺了最初的〈藥草喻品〉前半、〈法師品〉最初部份,及〈提婆品〉、〈普門品〉的偈頌,因此闍那崛多依據請來的貝葉本,加以增補,故稱為《添品妙法蓮華經》。

  現存三譯的內容,互有出入,妙本最簡,添品其次,正本最為詳盡。此三種譯本,流傳於日本、中國者,以羅什的《妙法蓮華經》為主,除因為羅什的譯本較為流暢外,也因羅什的門下弟子,如僧叡等,爭相講說此經;之後又有法雲、智者、吉藏等諸哲,加以注釋的關係。而其他二譯,只不過是作為比較的研究資料而已。(註5

四、《法華經》在中國的注釋

  《法華經》在中國譯出後,歷代都有高僧研究,例如早期法雲的《法華經注》,吉藏更有玄論、統略、義疏,連唯識宗的窺基,也有關於《法華經》的注疏。到了宋明時期,又因為當時佛教界宣揚三教合一、各宗融合,所以這些思想也表現於《法華經》的註解中。

  其中智者大師的《法華玄義》、《法華文句》更受矚目,智者大師並因此建立天台宗、開演天台宗的哲學理論體系,使得這些註解更形重要。

  現存中國撰述的《法華經》相關著作,收在《大正藏》及《卍續藏》的有近八十多本(註6);而比較重要的注疏,有以下幾本:

1. (劉)宋.竺道生 法華經疏 二卷 《卍續藏》第一五○冊No.1661
2. 梁.法雲 法華經義記 八卷 《大正藏》第三三冊No.1715;《卍續藏》第四二冊No.472
3. 陳.慧思 法華經安樂行義 一卷 《大正藏》第四六冊No.1926
4. 隋.智顗 妙法蓮華經玄義 二十卷 《大正藏》第三三冊No.1716
5. 隋.智顗 妙法蓮華經文句 二十卷 《大正藏》第三四冊No.1718
6. 隋.智顗 摩訶止觀 二十卷 《大正藏》第四六冊No.1911
7. 隋.吉藏 法華玄論 十卷 《大正藏》第三四冊No.1720
8. 隋.吉藏 法華義疏 十二卷 《大正藏》第三四冊No.1721
9. 隋.吉藏 法華遊意 一卷 《大正藏》第三四冊No.1722
10. 隋.吉藏 法華經統略 六卷 《卍續藏》第四三冊No.476
11. 隋.吉藏 法華論疏 三卷 《大正藏》第四十冊No.1818
12. 唐.窺基 妙法蓮華經玄贊 二十卷 《大正藏》第三四冊No.1723
13. 唐.窺基 法華經玄贊 十卷 《卍續藏》第五二冊No.519
14. 唐.湛然 法華五百問論 三卷 《卍續藏》第一○○冊No.933
15. 宋.戒環 法華經要解 二十卷 《卍續藏》第四七冊No.497
16. 明.智旭 法華經論貫 一卷 《卍續藏》第五○冊No.509

  以上注釋書,分別代表南北朝、隋、唐,及入宋以後,佛教界對於《法華經》的看法;現依時間的先後,分別敘述其研究的重點。

(一)智者大師以前對《法華經》的研究

  自弘始八年(西元406)鳩摩羅什譯出《妙法蓮華經》七卷、二十七品後,中國就開啟《法華經》的全盛時代。從羅什三藏至智者大師止,前後五十年,研究《法華經》有七十餘人;也就是六朝(晉、宋、齊、梁、周、隋)的佛教徒競相對《法華經》作注疏。七十餘人中,最有名的法華研究家,除了僧叡、竺道生、慧觀外,又以光宅寺法雲的《法華經義記》最為著名。

1. 僧叡

  僧叡(西元?-421),曾與僧肇等共同參訂羅什的譯經。當羅什譯《法華經》至〈五百弟子授記品〉時,為「天見人,人見天」一語的漢譯,頗費思量,當時僧叡建議改譯為「人天交接,兩得相見」,羅什甚為喜悅,一時傳為佳話。僧叡曾自書〈法華經後序〉與〈小品經序〉,論述法華與般若的關係,認為此二者是相待的,說明法華是終極一乘(註7)。這二篇序文收錄在《出三藏記集》中。

2. 竺道生

  竺道生(西元355-434)是彰顯法華最大功績者。所著《法華經疏》二卷,是現存《法華經》疏中最古的注釋書。他確信大小乘修道的宗旨是一致的,以忘象得意的態度,對六卷《泥洹經》中提到一闡提不能成佛,而主張眾生皆有佛性,都能成佛,並以此見解來解釋《法華經》(註8)。

  竺道生與僧叡的看法一致,認為《法華經》的經題中,「芬陀利」是蓮華中最高貴的,以此譬喻法華,主張法華是平等大慧之經,是最高、真實一乘。

3. 慧觀

  慧觀(西元?-436)最初在廬山與慧遠學習,又至長安於羅什處受學《法華經》,後至建康的南朝,成為宋代佛教的指導人物。慧觀在長安時,摘示法華要義,寫了一篇〈法華宗要序〉,收在《出三藏記集》中。

  慧觀把釋迦如來一代的教法,分為頓、漸二教;以華嚴經為頓教、漸教內開:三乘別教、三乘通教、抑揚教、同歸教、常住教;此為中國判教的嚆矢,後來,南地教判都以它為根底。而在判教中,慧觀把《法華經》列為同歸教,使《法華經》在中國影響更為廣大。

4. 法雲

  梁.法雲(西元467-529)是研究《涅槃經》的學者,前後講《法華經》百遍,留下《法華義記》八卷,此乃天台大師之前,研究《法華經》的指南。本書為《妙法蓮華經》的注釋書,初釋經題,次論宗旨,最後揭舉經文,有序分、正宗分、流通分等三重三段之分科。但是書中並無有關〈提婆達多品〉及〈普門品〉重頌的解釋,這是因為當時經本中尚無〈提婆達多品〉等。本書是我國現存《法華經》注釋書中,僅次於竺道生所撰《法華經疏》的古本。而智顗、吉藏等的法華疏,也多少受此書影響。《法華經義記》的說法頗受當代重視,它以一乘之因果、萬善同歸作為《法華經》的特色。

(二)智者大師的《法華經》三大部

  天台思想是肇因於智顗大師將自內證的功夫,基於法華經的精神,宣講三大部,而得以鞏固天台教學的基礎。所謂三大部,即《法華文句》十卷、《法華玄義》十卷、《摩訶止觀》十卷。《法華文句》是屬於經典解釋門,《法華玄義》是哲學理論門,《摩訶止觀》是禪學的實踐門。

  《法華文句》是智顗大師將《法華經》二十八品,分為「本、癒v二門,前十四品「序品至安樂行品」為穠龤A後十四品「湧出品至觀普賢菩薩品」為本門,並應用天台四釋(因緣釋、約教釋、本薩嚏B觀心釋)來解說《法華經》,讓法華的教義,透過智顗大師自內證的解說,而顯現法華的殊勝。如:〈見寶塔品〉多寶佛塔的湧出大地,一般都認為是奇蹟現象而已,但大師發現多寶塔的出現,乃象徵自心脫離無明煩惱的境界,是與實相真理相互觀照為旨趣。(註9

  《法華玄義》是智者大師在玉泉寺所宣說,屬於《法華經》思想的理論門。智者大師把《法華經》的經題以釋名、辨體、明宗、論用、判教的五重玄義來解釋,如此可以看出《法華經》的理論架構體系。從經題解釋《法華經》本瞻G門之妙意,闡明諸法實相是本經之體相,強調一佛乘為本經的宗旨,以斷疑生信、增道損生為用,尊法華為純圓獨妙之圓教。後世研究《法華玄義》者,皆以湛然的《法華玄義釋籤》為指南。

  《摩訶止觀》闡述智者大師獨特的宗教體驗與實踐,是天台三種止觀中的圓頓止觀。《法華經》方便與真實的教義,智者大師善巧地把它應用在實際的觀行上。《法華經》的方便,是〈方便品〉中,佛陀為一大事因緣出現於世,為令眾生開、示、悟、入佛的知見,並以三乘法引導眾生,入一佛乘。而法華的真實,意指諸法的實相,即〈如來壽量品〉的佛身觀。在《摩訶止觀》中,以「二十五方便」顯示方便行,以正修行的四種三昧、十境、十乘觀法進入圓頓止觀的真實。本書的注解書頗多,有湛然大師《止觀輔行傳弘決》二十卷、《止觀義例》二卷、《止觀大意》一卷,梁肅《刪定止觀》三卷等。

(三)智者大師之後的《法華經》研究

  天台內部,自智者大師歿後,以《法華經》哲學風靡一時的光彩,就漸漸黯淡了;到天台九祖湛然大師,接續智者大師的著述,為三大部作詮釋,即《法華玄義釋籤》十卷、《法華文句記》十卷、《止觀輔行》十卷。這三部,一來接續大師的思想,二來使《法華經》的思想,再度興盛起來。到明代智旭,也對《法華經》作《法華經會義》十五卷之後,天台宗門對《法華經》似乎已無較傑出的注釋了。此外,時三論宗的吉藏大師、唯識宗的窺基大師,乃至宋朝的戒環,他們對《法華經》的研究,也是值得參考的重要注疏。

1. 嘉祥吉藏

  吉藏大師有關《法華經》的著作,有《法華玄論》十卷、《法華義疏》十二卷、《法華遊意》一卷、《法華經統略》六卷、《法華論疏》三卷等五本。吉藏大師以「開方便門,示真實相」來解說《法華經》。方便分是指乘方便與身方便。乘方便,是指法華以外的經典,乃「四十年未顯的真實」;身方便,則指藥師佛、彌陀佛的度眾。真實分有乘真實與身真實。乘真實,指一佛乘;身真實,則是佛的法身。吉藏大師是在人生觀、宇宙觀、佛陀觀上,開方便門,顯真實相。

  以下簡介他的重要著述:

(1) 法華義疏

  吉藏為三論宗之集大成者,也常講《大智度論》、《法華經》,且引用多數經律論疏加以注釋。本書是吉藏以三論宗的立場注釋《法華經》。它先立部類不同、品次差別、科經分齊等三義,概說《法華經》大要,接著則解釋序品以下二十八品的文義。吉藏雖基於三論宗之立場,然仍予《法華經》甚高之評價,是研究法華不可或缺的文獻(註10)。

(2) 法華玄論

  本書乃吉藏依三論教旨,而闡釋《法華經》的要義。內容包括:(一)弘經方法,闡明弘傳《法華經》的方法。(二)大意,說明佛說《法華經》的十六種因緣。(三)釋名,解釋經題「妙法蓮華」之義。(四)立宗,闡明《法華經》之宗旨。(五)決疑,論般若、淨名、法華三經之異同等。(六)隨文釋義,次第論釋《法華經》二十八品之大綱。書中博引僧叡、慧觀、道朗、劉痋B鳩摩羅什、僧肇、求那跋摩、道生、慧遠、菩提流支等諸師之說(註11)。

(3) 法華論疏

  這是吉藏為世親所造《法華經論》的注疏,對於教理史的影響極大。(註12)吉藏著有諸多有關《法華經》的注釋書,其立場深受《法華經論》的影響,本書即為其中之一。書中指出南北朝時代,四宗、五時等教判對《法華經》文意的歪曲,例如:貶低《法華經》為無常教;以為《華嚴經》未有根本一佛乘的真實義,《涅槃經》無佛性常住義等。由此可知,吉藏乃立於三論宗之立場,力說法華一乘之旨,以闡明法華之經意。

2. 窺基

  窺基大師(西元632-682)所撰的《法華經玄贊》十卷,是從唯識學的立場來解釋《法華經》。他依據《攝大乘論》等說法,從一乘方便、三乘真實的立場,批判天台、華嚴宗之說,文中引用世親之《法華經論》、劉虯之法華經注、慧表之無量義經注等甚多。書中內容首先敘述《法華經》興起之因,其次闡明本經宗旨,解釋經品之得名,以彰顯經品之廢立、經品之次第,其次再解釋全經正文。

  本書有藏文譯本,題為妙法蓮華經注,收錄於《西藏大藏經》中。本書之注釋書有《法華玄贊義決》一卷、《法華玄贊攝釋》四卷、《法華玄贊決擇記》八卷等。

3. 湛然

  唐代湛然(西元711-782)所著的《法華經五百問論》三卷,是中唐時期《法華經》的注釋書。此書是針對慈恩大師《法華玄贊》的說法,而以天台宗的立場斥難之。全書採問答形式,總數約有五百,故名《五百問論》。內容為天台一乘家、法相五姓家之論諍,主要論點以定姓二乘成不成佛問題、一乘三乘之權實問題為主幹,網羅三車、四車論及《法華經論》之四種聲聞、《攝大乘論》之四意趣、《法華經.壽量品》之正宗流通論等。此書主要是論議天台、慈恩兩家見解不同之處。

4. 戒環

  宋代僧,越(浙江紹興)人,因住溫陵開元寺,世稱溫陵大師,是會通華嚴、天台、法相、禪宗的高僧,他精通法藏賢首的華嚴教旨,但在著作、講說時,也廣泛引用天台、法相及《圓覺》、《楞嚴》等觀點。宣和年間,戒環撰《妙法蓮華經解》二十卷,以闡揚天台奧意。研讀他的注釋,可以了解宋朝佛教,已漸走向以「如來藏系」唯心論為中心的思想線,且具有各宗融合、儒道釋三教合一的濃厚色彩。

5. 智旭

  明代智旭(西元1599-1655)的《法華經會義》十六卷,是天台諸家對《法華經》釋義的會合。前灌頂大師的記述,過於古樸,難以瞭解;湛然大師的解釋,雖精細,但留有六朝之風,致使初學者難以體會。智旭大師有鑑於此,在不失智者大師的理念下,加入湛然大師的本意,再附上自己的看法,使此書的組織,前後整然一貫,是最具有價值的好書。凡是研究天台教學者,不可不讀。(註13

(四)其他

  近代,雖有長老大德,對《法華經》的相關注疏,重新作校訂、出版,便於閱讀、流通,但缺乏學術性的論作。中華佛學研究所的李志夫教授,經過兩年研究、彙編,並透過慧嶽法師所主持的「中華佛教文獻編撰社」印行的《妙法蓮華經玄義研究》,是最近對《法華經》的新論著。

  《法華玄義》將近二十萬字,篇幅既大,文字又深奧,加上是隋代的作品,與現代白話文相去甚遠,所以一般人難以閱讀。何況一千多年來語言思想的變化很大,因此想要瞭解其中的用詞也很困難。李教授針對此書,重新加以分段、標點、說明。此外,書中還針對集註部份,將歷代重要的註解加以分類、重置。由於整理了眾多的參考文獻,讀者就不必到處蒐集參考書,確實為後來的研究者帶來許多方便。而且,歷代註解因為缺乏學術上的做法,所以對名相、背景說明、註解的出處並未加以標示。因而此書中,詳列引用經典之出處,對讀者來說,是非常方便的。

  此外本書的另一大特色是表解的部份,這些表解可以將紛雜的思想線索做提綱挈領的整理,讓讀者一目瞭然,是很重要的工具書(註14)。

五、結語

  佛教東傳二千年,譯出經典數以千計,所謂浩如煙海、汗牛充棟。而真正引起中國人關注,並產生巨大影響的經典,不過十來部,《妙法蓮華經》就是其中之一。也因為不同時代的研究者,按照每個時代,提出新的課題,不斷對《法華經》進行研究與注釋,並在研究與注釋中,不斷發展它的思想,從而使《法華經》歷時彌久,與時俱新。此外,敦煌遺書中,也發現保存了33種與《法華經》有關的注疏等文獻,為我們進一步研究《法華經》在各個時代的作用,提供了豐富的資料(註15)。

  《法華經》在宗教信仰上,向來為信徒與研究者所青睞,尤其是一些特別的品數,例如〈觀世音菩薩普門品〉,是很多信徒早晚課誦的功課,而〈藥王菩薩品〉裡,所讚歎的燃指、燃臂供佛等現象,也仍在佛教界出現。由此可見《法華經》的存在意義,以及它的重要性。

【附註】

註1:參閱《文殊大藏經:法華部(全)》,(台北市:文殊,1988),頁3。
註2:參閱《文殊大藏經:法華部(全)》,相關論文目錄A01~A84(台北市:文殊,1988)
註3:橫超慧日,《法華思想》,(日本京都市:平樂寺書店,1986),頁234。
註4:同註1,頁2。
註5:同註1,頁2。
註6:參閱《大正藏》、《卍續藏》、《文殊大藏經》之目錄。
註7:同註3,頁227-228。
註8:同註3,頁229。
註9:慧嶽,《天台教學史》,(台北縣:中華佛教文獻編撰社,1995),頁2。
註10:參閱《佛光大辭典》光碟版,(第三版,高雄縣:佛光出版社,2003)。
註11:同上註。
註12:同註10。
註13:同註9,頁317。
註14:參閱李志夫,《妙法蓮華經玄義研究》,(台北縣:中華佛教文獻編撰社,1997);及楊惠南,〈對《妙法蓮華經玄義研究》的看法〉,《中華佛學學報》第11期(1998年7月),頁535-538。
註15:方廣恁A〈敦煌遺書中的《妙法蓮華經》及有關文獻〉,《中華佛學學報》第10期(1997年7月),頁211-232。



[gaya首頁]   [圖書館服務]   [佛教圖書館館訊]   [館訊39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