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尼眾佛學院圖書館 利用指引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解題
更新日期:100.7.7

經名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著譯者唐玄奘譯
資料出處佛書解題(香光版)
解題
大般若波羅蜜多經,梵名為Maha-prajnaparamita-sutra,略稱《大般若經》,六百卷,收錄於《大正藏》第五、六、七冊,經號220。
「般若」,意譯為慧、智慧、明,是明見一切事物及道理的高深智慧。「波羅蜜多」,又作波羅蜜,意譯為彼岸、度無極、度、事究竟,即自生死迷界的此岸而至涅槃解脫的彼岸。「般若波羅蜜」,意即「通過智慧到達彼岸」。經中說菩薩為到達彼岸,必須修六種行(或十種行),亦即六波羅蜜(或十波羅蜜)。其中般若波羅蜜(智慧波羅蜜),為「諸佛之母」,是其他五波羅蜜的根本,居於最重要的地位。
漢譯大藏經中,般若部是最大部的經典,而《大般若經》在般若部中就佔了四分之三。在其成立的發展過程中,最先是竺佛朔與支婁迦讖共譯《般若道行品經》十卷,通稱《道行般若經》,相當於《大般若經》第四會,是《大般若經》別行本傳入中國的先端。而最早形成的卻似是八千頌般若,即相當於《大般若經》第四會的小品般若。另外朱士行西行求得二萬頌大品般若梵本,由無羅叉等譯成《放光般若波羅蜜經》二十卷這相當於《大般若經》第二會。
其後姚秦鳩摩羅什重譯出《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二十七卷(《大品》)、《摩訶般若波羅蜜經》十卷(《小品》)及新譯《金剛》等部般若,其弟子僧叡〈小品經序〉中即說般若經的梵本有十萬偈、大品、小品、六百偈本四種。之後宋翔公《濡首般若》、梁曼陀羅仙《文殊般若》、陳月婆首那《勝天王般若》等陸續譯出,於是出現八部般若之說,即十萬偈、二萬五千偈、一萬八千偈、八千偈、四千偈、二千五百偈、六百偈、三百偈本八種。由此顯示出這時對於般若部類之說,已續有擴展。
及至唐玄奘於663年在坊州玉華宮寺,集眾重譯,校合三種梵文原本,以嘉尚、大乘欽、大乘光、慧朗、窺基等法師任「筆受」之職,玄則、神昉等法師任「綴文」之職,慧貴、神泰、慧景等法師任「證義」之職,譯成全部《大般若經》十六會,共六百卷。玄奘不僅全譯出傳說的八部般若,而且還譯出前所未聞的好幾部般若,大大超越了當時佛教界有關般若部類的知見範圍,而使學人震驚於這部大經,文義的廣博,因而可知《大般若經》實為諸部般若總集大成的經典。
《大般若經》在印度甚為流行,其中第二會繁簡適中,流傳更廣。中觀派創始人龍樹曾疏釋此經而撰成《大智度論》,用以闡述此經所呈顯的性空實相之理。而瑜伽行派創始人之一的彌勒,相傳也總攝此經之義而撰成《現觀莊嚴論》,闡述此經所啟示的實踐行證之道。其後無著、世親又疏釋此經第九會,各自撰成《金剛般若經論》,陳那則依此經第四會撰成《佛母般若波羅蜜多圓集要義論》,綜述此經要旨。此外,龍樹、提婆所撰《中論》、《百論》、《十二門論》等論書,也都是發揮此經義旨,弘揚大乘般若性空教義的著作,由此可見此經在印度流行的盛況。
在中國,從《道行般若》、《大品般若》譯出之後,中經衛士度、帛法祚、支孝龍、康僧淵、支敏度、竺道潛、竺法溫、支遁等傳寫講述,般若之學逐漸流行。東晉道安在襄陽講《放光般若經》,並撰制注解文記,發揚此經奧義。當時弘揚般若的尚有於法開、竺法溫、竺曇壹、於道邃等。當時他們在玄學的影響下,形成所謂般若學的六家七宗。之後秦鳩摩羅什廣譯《大品》、《小品》、《金剛般若》及《大智度論》、《中論》、《百論》等,其弟子僧叡、僧肇等競造章疏,般若之學的研習達到高潮,成為魏晉南北朝時期佛教的基礎理論,並影響到隋唐有關的宗派。例如三論宗以《中論》、《百論》、《十二門論》為主要典籍,直接沿襲此經傳統;而經第九會〈金剛能斷分〉的異譯本《金剛般若》,成為禪宗傳心的法本;此外,天臺宗更以此經為觀法,在其化法四教中判為「通教」。如此可見此經在大乘佛教中,具有廣大深遠的影響。
本經為大乘佛教的基礎理論,亦為諸部般若經的集大成者。全經共有四處十六會(16次集會)。四處是指佛陀宣說本經之四個處所,即:王舍城鷲峰山、給孤獨園、他化自在天宮、王舍城竹林精舍。十六會中,第一、三、五、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等九會為玄奘大師新譯,共計四八一卷,其餘七會為重譯。其中前五會文異義同,都是對般若教義全面而有系統的敍述,第六會至第九會,撮取大部般若的精要,說無所得空的法門義理,第十會為佛對金剛手菩薩等說一切法甚深微妙般若理趣清淨法門等,帶有密教的色彩,最後六會,依次談六度(即六波羅蜜多)。全經文辭典雅暢達,是一部富有哲理的文學作品。
現行《大般若經》中,初會四百卷實為全經的主流。因此,以下將各會各品大意略加敘述。
第一會:卷1至卷400,共四百卷,七十九品。
此會說於鷲峰山,詳述般若觀之開闡與習行、菩薩之願行進趣、般若之甚深殊勝,並敘說諸大弟子、諸天、釋梵之供養讚歎因緣及受持一句之廣大功德,且由常啼、法涌二菩薩受持般若的因緣,說明聽聞般若波羅蜜甚為難得,實為全經的主流。
據《開元釋教錄》所載,此會梵本共有十三萬二千六百頌,相當於現存梵文十萬頌般若(Satasahasrika-prajnaparamita)。根據《大正藏》之校對,梵本原有六章七十二品,內缺〈常啼菩薩〉、〈法涌菩薩〉、〈結勸〉等三品,其餘諸品之開合與漢譯本相異處頗多;藏譯各版本亦多同於梵本,惟奈塘(藏Snar-than)版中具有〈常啼菩薩〉、〈法涌菩薩〉、〈結勸〉等三品,共計七十五品。
其中漢譯本各品大意如下:
緣起品第一︰卷1至2
記述佛在王舍城鷲峰山頂,放光照十方佛土,一切世界上首菩薩各以金色蓮花來獻,佛散花遍諸佛界,花台化佛說大般若,大眾歡喜,嘆未曾有。
學觀品第二︰卷3至4
佛知大眾都來集會,對舍利子說般若波羅蜜的學、修,當圓滿三十七品、三解脫門乃至大慈悲喜捨等無量佛法,以無所得為方便,而無住無著,世出世法、有漏無漏、有為無為等皆不可得。如是菩薩智慧超勝二乘,為真福田。
相應品第三︰卷4至7
佛又為舍利子說菩薩和一切法空、般若波羅蜜多相應,不著一切法有、空等,也不見有諸法和空相應等,如是菩薩不見有所修般若。
轉生品第四︰卷7至9
記敘說安住般若的菩薩轉生處所以及無量大苾芻眾聞已發心受記,又有無量有情發願往生十方淨土,也得受記。
讚勝德品第五︰卷10
舍利子等同讚菩薩般若,佛加以印可。
現舌相品第六︰卷10
佛現廣長舌相,放光照十方世界,十方菩薩和諸天來供養佛,無量有情得到受記。
教誡教授品第七︰卷11至36
佛令善現為諸菩薩說般若的相應法。佛又為說菩薩、般若但是假名,不可得;菩薩於一切法住無分別,能修六度等。又說不著色,乃至不著方便善巧,能著、所著、著處、著時皆不可得。並就菩薩、般若、一切法不可得、一切法無所見等義和善現相問答、印證。
勸學品第八︰卷36
善現向佛及舍利子說菩薩為成滿六度、遍知及修得一切佛法,當學般若。
無住品第九︰卷36至37
敘說諸法無所住,也非不住,諸法因緣假合,皆不可說,應以性空觀一切法,於諸法無所取,而能成辦一切事業。
般若行相品第十︰卷38至41
說菩薩修行般若,觀察一切法無所有、不可得,由內空乃至無性自性空。又般若及一切法離相,亦離自性,無所取,名於一切無所取著,三摩地,無得無為,名畢竟淨。
譬喻品第十一︰卷42至45
善現與如來問答,明一切法不異幻,幻不異一切法;一切法即幻,幻即一切法。若無方便善巧,不為善友之所攝受;聞說甚深般若,其心有驚恐怖。若以應一切智智心,觀一切法常無常相等不可得,是有方便善巧,其心不驚恐怖。次明善友之相。雖說一切法不可得,而勸依此法勤修善根,不令迴向二乘,唯令證得一切智智。若離應一切智智心,於修一切法有所得、有所恃,以有所得為方便故,聞說甚深般若,有驚恐怖。次明惡友之相。若教厭離般若等相應法,若不為說魔事魔過,是名惡友。應速遠離。
菩薩品第十二︰卷45至46
佛又為解說菩薩的句義,及善、非善、有記、無記等,並說菩薩於如是自相空法不應執著,應以無二為方便,覺一切法。
摩訶薩品第十三︰卷47至49
廣說摩訶薩義,舍利子、善現、滿慈子也各說摩訶薩義。
大乘鎧品第十四︰卷49至51
說菩薩擐六度、十二禪、三十七品、二十空等大乘之鎧,遍照諸界令息諸苦,奉持佛法,而實皆如幻,作者不可得故。善現又述所領解義,並答滿慈子說一切法性無所有乃至性無淨,應勤修學一切無縛無解法門,乃至如是成熟菩提、嚴淨佛土。
辨大乘品第十五︰卷51至56
佛更為善現解說六度二十空等大乘相,及發趣大乘的十地的行業,觀一切法無所有,以無所得為方便,出三界生死,至一切智智,利樂有情至無盡際等。
讚大乘品第十六︰卷56至61
廣讚菩薩所住的大乘相,超勝一切世間。
隨順品第十七︰卷61
明大乘和般若無二無別義。
無所得品第十八︰卷61至70
善現說菩薩、般若都畢竟不生,無所有、不可得,菩薩但有假名,諸法也無自性,離畢竟不生,也無菩薩能行菩提等。更為舍利子廣加解說。
觀行品第十九︰卷70至74
善現又說菩薩修行般若,觀諸法時,無受、無取、無執、無著;又諸法性空,不生不滅,非二非不二等。又為舍利子廣釋菩薩、摩訶薩、般若,觀諸法及諸法不生、不滅、不二等義。
無生品第二十︰卷74至75
善現又說菩薩修行般若,觀我、人、諸法乃至如來法無生,畢竟淨故,並為舍利子廣解其義。
淨道品第二十一︰卷75至76
善現又說菩薩修行六度,須淨諸法乃至淨菩提道;又六度由有所得和無所得為方便而有世間,有出世間;般若為一切善法母,普能出生、攝受一切善法;菩薩聞般若心無疑惑,常不捨離一切有情大悲作意;此種作意無自性,故空無覺知等。佛加以讚印,三千大千世界震動,無量天人得忍發心。
天帝品第二十二︰卷77至81
述諸天來會,善現為帝釋說菩薩般若︰發菩提心、離聲聞地、以應一切智智心、用無所得為方便的思惟、觀、修,雖觀諸法而都無所見。又為舍利子說菩薩雖住般若,於一切法都無所住、亦非不住等。
諸天子品第二十三︰卷81至82
善現又為未理解所說的諸天子說般若離語言文字,應住無說無聽無解的甚深般若修學不捨,乃至欲為如幻夢有情說如幻夢法,幻夢事與一切法乃至涅槃無二無別。
受教品第二十四︰卷82至84
更為舍利子說甚深般若在住不退地菩薩和已見諦的聲聞等人能信受。般若教中廣說三乘法,於我、法等以無所得為方便,由內、外空故乃至無自性空故等義。
散花品第二十五︰卷84
述諸天聞法化花散供佛,善現和帝釋論說花不生、諸法不生,乃至無上乘亦不生等義。
學般若品第二十六︰卷85至89
又為帝釋說菩薩知諸法但是假名而不離法性,如是學般若時不於色等學、不於空學、不見若生若滅等而學般若,以無所學無所成辦為方便等。
求般若品第二十七︰卷89至98
說菩薩求般若當以如來為依處,亦非依處,但隨順世俗說為依處,非如來、真如、法性等可得,亦非如來與真如、法性等相應不相應,般若不應於一切法求、不應離一切法求等。
嘆眾德品第二十八︰卷98至99
稱嘆菩薩般若是大波羅蜜與無量、無邊波羅蜜。
攝受品第二十九︰卷88至103
諸天聞說稱善,佛也加以讚印,說菩薩以無所得為方便修學一切法,不離一切佛法。又述受持、讀誦、修習、思惟、演說、流布般若的功能,及般若能攝受一切善法、能滅諸惡。帝釋又讚般若調伏菩薩令不高心,行六度時以無所得為方便,能令迴向一切智智。佛更為說般若是一切咒王,於我及法雖無有所得,而能使自他得大饒益等。
校量功德品第三十︰卷103至168
分別校量般若的功德。以般若故有一切勝因勝果及菩薩,菩薩所有方便善巧皆以般若增長,依此成就一切功德勝利。時外道惡魔欲來尋求佛的過失,帝釋念誦般若使外魔退卻。佛又為慶喜說般若於一切法為尊為導,以無二無生無所得為方便修習六度等迴向一切智智。並說般若及般若供養乃至流布等功德,及較量書寫施他等種種功德,而勸以無所得慧和巧妙文義宣說六度,並分別有所得相似般若和無所得的真正般若行六度等的區別。更廣為較量功德而勸修學菩薩般若等。
隨喜迴向品第三十一︰卷168至172
彌勒與善現論說菩薩隨喜有情的福業,迴向菩提,以無得為方便,超勝異生、二乘,於所緣事及一切法皆不取相,而能發起隨喜迴向無上菩提。善現又承彌勒的意旨,為帝釋說新學菩薩修善根迴向,與隨喜行諸福業等的無得無相方便。彌勒又和善現問答菩薩不取相而能隨喜迴向等事。佛加以讚印,更為善現說菩薩無倒的隨喜迴向。
讚般若品第三十二︰卷172至181
舍利子廣讚般若,佛為說一切善法皆由般若出現。舍利子更為帝釋說般若殊勝,五度如盲,般若如導。佛更為舍利子說菩薩應引發般若,於一切法無所得故。更為善現說菩薩信般若則不信色等諸法,觀一切法不可得故。善現領解,因說菩薩般若名大波羅蜜等。
謗般若品第三十三︰卷181
佛又為舍利子說信解般若的人是從十方如來的法會來生、久發菩提心、常修六度的。又為善現說般若無能聞見者,也無所聞見。並說有菩薩初發心即能修學甚深般若,有菩薩不敬般若,造作惡業,墮三惡道,及愚癡人毀謗般若有四因緣等。
難信解品第三十四︰卷182至284
又為說不勤精進、未種善根、具不善根為惡知識所攝受的人,於甚深般若難信難解。由於諸法非解非縛,以無所有性為自性、諸法清淨與果清淨、般若清淨、一切智清淨乃至見清淨無二無別無壞無斷、無不淨不相應等。
讚清淨品第三十五︰卷285至287
又為舍利子說如是清淨的甚深意義,清淨般若於一切法無所執受等。又為善現廣說一切畢竟淨義。
著不著相品第三十六︰卷287至292
又為說菩薩以有所得為方便的不能證得實相般若,以無所得為方便的得證實相般若。善現又為舍利子及帝釋分別執著不執著相等,佛加以印可,更說其微細相,顯示般若甚深無性無作不可得等。善現又說般若修行甚難,如修虛空都無所有、無可施設等。又為帝釋說護持般若人如護虛空,菩薩修行般若雖知諸法如幻而亦不執為幻等。
說般若相品第三十七︰卷292至296
時三千大千世界諸天由佛的神力各見千佛宣說般若,各見請說的上首善現,問難的上首帝釋。佛又為善現說彌勒等當來諸佛宣說般若的行相,當證當說諸法畢竟淨等。善現又述讀誦、演說般若的功德,時諸天散華,佛又為解說般若轉法輪義。
波羅蜜多品第三十八︰卷296至297
善現更廣讚般若波羅蜜多的大、無邊等,佛一一加以印證。
難聞功德品第三十九︰卷297至302
這時帝釋心念般若殊勝難聞,舍利子也說聞已信解不信解由於夙因,佛為帝釋宣說一切智智皆從般若生故,菩薩應學般若。又菩薩修行般若,於五蘊乃至諸佛無上菩提等法不住不習、亦非住非不住、非習非不習、所住習諸法不可得等。又為舍利子說般若甚深無量。舍利子也說聞是般若信受修行,當是善根成熟,不久當受菩提記,如行曠野已近王都等,佛加以讚可。並為說菩薩的四攝,及離我法等見著修行般若、速得圓滿等。又般若是大寶聚、清淨聚,受持讀誦書寫宣說般若的功德,乃至佛滅度後般若當盛行於東南,漸傳至東北方等。
魔事品第四十︰卷303至304
佛為善現具說修行般若時的魔事留難等。
佛母品第四十一︰卷305至308
佛為善現說佛護念般若,如子護母,般若能示世間諸法實相,為諸佛母;般若雖能生諸佛、示世間相,而無所生、亦無所示,復能為諸佛示世間空相乃至無相、無願相等。
不思議等品第四十二︰卷308至310
善現又說甚深般若為大事故而現於世,為不可思議事,乃至無等等事而現於世。佛加以印可,並說諸法乃至諸佛無上菩提也不可思議乃至無等等。會中四眾各得法益,菩薩得忍受記。
辦事品第四十三︰卷310至311
佛為善現說般若能成辦六度、二十空等,佛以三乘法付囑般若,般若於五蘊乃至無上菩提無所取著、出現世間、能成辦一切事業,菩薩亦於諸法無所取著等。諸天並讚菩薩般若所成就忍。
眾喻品第四十四︰卷311至313
佛更為說信解修習般若的菩薩所從來處。菩薩若不攝受般若和方便善巧,從初發心,住我我所執修行施等,墮二乘地;若從初發心離我我所執修行施等,便能攝受一切善法,不墮二乘,疾證菩提。卷三一八至三二四
真善友品第四十五︰卷313至316
佛更為說初業菩薩應先親近真善知識,修行善法,普施有情,迴向無上菩提,勿於諸法而生貪愛,自性空故。又菩薩雖知一切法空,而為世間令得義利、安樂等故發趣菩提。
趣智品第四十六︰卷316至318
佛又為說於般若生信解的菩薩的性、相、狀、貌、所趣,並所擐的甲胄等。善現又述般若甚深無能修、所修、修處等,於此甚深義中無少法實法可得,如修虛空乃至修除遣,佛加以印可。又說於般若等不生執著是不退菩薩,不為貪瞋癡慢等雜染心所牽引,相續隨順趣向臨入一切智智等。
真如品第四十七︰卷318至324
時諸天散華禮佛讚嘆般若,並說般若經中說一切法即是一切智智,一切法即真如,皆一真如無二無別,佛加以印可,並說甚深般若即佛所證無上菩提,無能證、所證、證處、證時、非世間一切所能比度。菩薩若起我我所執,為攝取五蘊乃至一切佛法,或為棄捨諸法而行,即不能修六度證二十空等。善現又說隨順般若乃至三智等一切法,以無礙為相,一切法真如平等無二。善現更說一切法都無所有,諸隨生者或所隨生及隨生處皆不可得,舍利子也說五蘊乃至真如亦不可得,佛皆加以印可。會中苾芻、苾芻尼、菩薩多得法益,有六萬菩薩成阿羅漢。佛為舍利子說菩薩取聲聞果,由於遠離般若及方便善巧力的因緣,並說菩薩不應取相,不見有少法可得,以無得為方便修六度住二十空等。又為諸天說現覺一切法相證得菩提,而都不得勝義法相的能證、所證、證處、證時等可說,以一切畢竟空故。又善現、舍利子各述所解,佛均加以讚印。
菩薩住品第四十八︰卷324至325
善現又說菩薩欲得菩提,當於一切有情住平等心,起大慈等心乃至空、無相、無願心,自他共離十惡、修一切善,則於五蘊乃至一切佛法住無障礙等。
不退轉品第四十九︰卷325至327
佛為善現說不退轉菩薩以無得為方便,如實知異生、二乘、菩薩、佛地諸法真如無二無別,並為說不退轉菩薩的行相等。
巧方便品第五十︰卷328至330
佛又為說不退菩薩依深般若相應理趣、如應而住、如應而學,攝取廣大無數功德,共諸有情,迴向菩提;由此迴向巧方便力,證得無上菩提等。
願行品第五十一︰卷330至331
說菩薩修行施等,見有情苦,作願勤修六度等相。
殑伽天品第五十二︰卷331
述會中有一殑伽天女,發願修行六度成佛後也宣說般若,並散花供佛,蒙佛授記。
善學品第五十三︰卷331至335
佛為善現說行深般若的菩薩修習證入空等三三摩地等行相。又菩薩觀法空時,為學而觀,不為證而觀,不退六度二十空等,不證漏盡,不住於空,並廣說不退轉相及魔嬈亂相、傲慢的過患、真遠離行、真勝善友、菩薩應修的一切法相等,及般若以虛空為相、無相為相乃至性空為相、遠離為相等。又一切法空,由諸有情有我我所執而流轉生死,既有雜染亦有清淨。並廣說般若相應作意的功德等。
斷分別品第五十四︰卷335至336
說菩薩不離般若及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因皆自性空、遠離、無增、無減等。又非即般若或離般若能行般若,乃至非即諸法離諸法能行般若,並就諸法空虛、不實、即、離等義廣作問答。並及菩薩成無生忍、得不退地、證得菩提等問題。
巧便學品第五十五︰卷337至341
帝釋說於般若自修、教他至於菩提不雜餘心心所的功德成就,佛加以印可。又為阿難分別惡魔嬈亂的有無,乃至菩薩和菩薩間的共住。更為善現說菩薩學義,及一切法本性清淨,菩薩於中修學般若,離諸雜染復得清淨,並以善巧方便令諸有情證此清淨,不起慳貪執取心等。
願喻品第五十六︰卷341至342
時帝釋心念菩薩般若殊勝,佛又為說隨喜的福不可數量。又為善現說般若等法畢竟離,菩薩依止它能得無上菩提。善現又說菩薩所證的法義、能證的般若、證法、證者、證處、證時都不可得,如虛空、幻士等於一切法無分別。又為舍利子說一切法本無分別,但因有情顛倒造業感異熟果而有五趣差別及三乘聖位,菩薩應行如是無分別相的般若,得證無分別相所求的菩提。
堅等讚品第五十七︰卷342至346
善現又為舍利子說行般若為行無堅實法,也不見有無堅實和堅實可得。時諸天子心念菩薩知諸法及有情皆不可得,而發心擐功德鎧,度令究竟涅槃、心不沉沒,甚為希有。善現又說菩薩行深般若心不沉沒的因緣。佛說如是菩薩為釋梵乃至十方佛所護念,當令一切功德圓滿,乃至證得一切智智。並說諸法實性不可得,菩薩觀一切法空,如佛所化,安住真如精進修學、疾證菩提等。
囑累品第五十八︰卷346至3247
帝釋讚善現所說般若殊勝,諸天散花,六千苾芻得菩提記,佛以般若付囑慶喜,並為說般若行的要義,及般若於諸法中最勝,等如虛空無量無邊無盡。佛又出廣長舌相,顯示所說不虛,並說受持般若陀羅尼,即為總持一切佛法。
無盡品第五十九︰卷347至348
佛為善現宣說般若及一切法如虛空無盡,觀十二緣起等,遠離二邊,不見有法生、滅、有我、有情、常、無常乃至遠離、不遠離等,以無所得為方便,如是修行般若,魔不能嬈等。
相引攝品第六十︰卷349至350
佛為善現廣說六波羅蜜多互相引攝,乃至安住般若,引攝布施諸度等。
多問不二品第六十一︰卷351至363
善現與佛廣泛問答菩薩久已發心,善根無不圓滿;而般若照餘五度,最居先導;菩薩依諸法自性空,而為有情修行六度;又依世俗言說般若最勝,而實無勝劣差別。又般若於諸善法無有取捨,菩薩以般若無執著、無安住為方便,遍攝受善法,引發殊勝功德,為諸有情迴向菩提,乃至證得一切智智。又應勤學般若與略廣六度相應法,如實了知五蘊乃至無上菩提實際相法界相略廣相等。如是等法門,利根乃至不定根人能入,由此能證六度、二十空等。應當於般若無間地行、引、修,不起餘作意;般若及一切法不可施設,佛依世俗方便說法,假說諸法法性,以三乘法度脫有情,及三智與三乘道與涅槃的性相差別,菩薩修行般若及般若的名義和甚深義趣等。
實說品第六十二︰卷363至365
說菩薩雖不見有有情佛果,而為除有情我執顛倒、修滿六度、證得菩提。一切法、有情、佛、菩薩真如皆無異,菩薩圓滿修學真如,故名如來。又初心菩薩應思惟一切法以無性為性,乃至以無相為相,而常精勤成熟有情嚴淨佛土,以行般若為最勝方便,觀一切法非無非有,世俗、勝義也非有異,為愍有情分別諸法,令知非實有。
巧方便品第六十三︰卷365至366
說於五蘊乃至無為界空行菩薩行,於諸法中不作二相。又菩薩行深般若時,於諸法不為益、損、生、滅、染、淨,廣說善巧方便,修行六度及一切善法等。
遍學道品第六十四︰卷366至372
佛又為善現說菩薩於五蘊乃至無上菩提的無性自性無所動,離諸戲論,用菩薩道入正性離生,起一切淨道相智,以三十七品乃至三智、三乘道及因果安立有情,修此無相不著二邊等義。
三漸次品第六十五︰卷372至373
說菩薩行深般若,不住有無等想,無性即菩薩現觀;又如來昔修菩薩道時,無倒修行六度,入四靜慮,而無執著、無得、無分別。又於無性為自性法中,有漸次業、漸次學、漸次行,為趣菩提度有情等。
無相無得品第六十六︰卷373至378
說一切法無性故無得、無差別;為令有所得者離染著故,方便說有六度等差別相。菩薩修般若時,一心具攝一切佛法,以離相無漏心修行六度,圓滿一切佛法。
無雜法義品第六十七︰卷376至379
說菩薩安住如夢響等無性無相的諸法中修行六度、圓滿佛法。
諸功德相品第六十八︰卷379至383
說菩薩住畢竟無際二空,修行般若,而方便善巧撥濟有情,令修六度等一切佛法,令住三乘。又一切有情一切法和此等施設皆不可得,即由於內空乃至無自性空等都無所得,而能安立有情,住所應住,令解脫妄想顛倒執著,依世俗諦安立黑法白法、因果差別,於一切處皆得無礙等。
諸法平等品第六十九︰卷383至386
說菩薩善達諸法實相,於法性都無分別,知諸法如幻化,而安立有情於無漏法;當學般若,亦學靜慮,以方便善巧為諸有情施設名相等。
不可動品第七十︰卷386至390
說菩薩安立有情於實際中,令離顛倒,謂諸法性空,而亦不壞色等,無二無相,也無分別;於一切法及諸有情住本性空,而修諸功德令證菩提,這是依世俗說,不依勝義等。
成熟有情品第七十一︰卷390至393
說菩薩方便善巧修行六度,安住內空等,而為有情說法令得三乘。並廣說布施、淨戒及餘大菩提道等。
嚴淨佛土品第七十二︰卷393至394
說六度、三十七品、二十空等總一切法皆菩薩道。知諸法性空而常學無倦,及常清淨自他三業粗重,嚴淨佛土,令所化有情往生彼土、成就菩提等。
淨土方便品第七十三︰卷394至395
說菩薩住佛乘正定聚,但為利樂有情願生惡趣。又由觀空方便善巧引發神通自在、成熟有情、嚴淨佛土等。
無性自性品第七十四︰卷395至396
說菩薩法即是佛法,由般若證四諦平等性,即是涅槃,如實見一切法空,能入菩薩正性離生等。
勝義瑜伽品第七十五︰卷396至397
說一切法平等性是清淨法,是依世俗說,勝義諦中無分別無戲論,菩薩於一切法不取為有為無,知皆如夢等。佛於無相中方便善巧,建立佛法差別,而於平等法性都無所動。
無動法性品第七十六︰卷397
說菩薩不動於法性空,而令有情離妄想顛倒,住無為界,脫生死苦。又一切法皆如化,即自性空,無生無滅無一非化等。
常啼菩薩品第七十七︰卷398至399
說初業菩薩當信解諸法自性畢竟皆空的方軌,欲求般若當如常啼菩薩不惜賣血、髓、心,欲從法涌菩薩求受般若的故事。
法涌菩薩品第七十八︰卷399至400
繼說法涌為常啼演說般若法義,乃至常啼以血灑地供養、獲得法益等。
結勸品第七十九︰卷400
佛告善現,結勸菩薩應學習聞思讀誦書寫流布般若,更以此法付囑慶喜。
第二會:卷四○一至卷四七八,共有七十八卷,八十五品。
此會說於鷲峰山,內容大同於初會,而品名的開合稍有差別,文字亦比初會簡略,且無有最後的常啼、法涌、結勸三品。相當於現存的梵文二萬五千頌般若(Pancavimsatisa=hasrika-prajnaparamita),《開元釋教錄》亦載其梵本有二萬五千頌。西藏譯本分為七十品,內有〈常啼品〉等。西晉無羅叉譯《放光般若經》二十卷,竺法護譯《光讚經》十卷(缺後半)、姚秦鳩摩羅什譯《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二十七卷(《大品》)等諸經,皆為此會之同本異譯。
緣起品第一:卷401
佛住鷲峰山。與五千苾芻,五百苾芻尼等俱。並如初分中說。
歡喜品第二:卷402
佛知有緣眾一切來集,告舍利子言:菩薩欲於一切法,等覺一切相,當學般若。舍利子歡喜禮問。佛言:應以無住而為方便,安住般若。所住、能住、不可得故。復以無所得而為方便,應修習四念住,乃至無量無邊佛法。如是諸法,不可得故。復次、欲疾證一切智智,乃至成就無量功德,當學般若。若修行般若,天人歡喜。
舍利子問:菩薩決有父母妻子等耶?佛言:或有、或無;或示受五欲,厭捨出家。
觀照品第三:卷402至405
舍利子問:云何修行般若?佛言:應如是觀:不見菩薩,不見菩薩名;不見般若,不見般若名;不見行,不見不行。何以故?菩薩自性空,菩薩名空,色等自性空,不由空故,色等空,非色等;色等不離空,空不離色等;色等即是空,空即是色等。如是自性,無生無滅,無染無淨。不見生滅染淨故,不生執著。觀一切法,但有名,實不可得。如是修行般若,除諸佛慧,二乘等慧所不能及。以不可得空故。
舍利子問:三乘般若差別既不可得,云何說菩薩所修般若、二乘所不能及?佛言:菩薩皆作是念:我當修行六度,成熟有情,嚴淨佛土;滿佛十力等法,度無量眾。譬如日光,照無不遍。二乘如螢,無如是念。依菩薩故,一切善法出現世間,便有人天三乘。
又問:與何法相應故,言與般若相應?佛言:與色等空相應故,不見色等若相應若不相應,若生若滅,若染若淨,無有少法與法合者,以本性空故。復次、入一切法自相空已,不觀一切法若合若散。復次、不著色等有性無性、常無常,乃至無願有願。不作是念:我行般若,不行般若;亦行亦不行般若,非行非不行般若;不為布施,乃至不為平等性故,修行般若;以不見諸法性差別故。如是與般若相應,則能安立無量有情於涅槃界,魔不得便。佛菩薩皆護念,諸天擁護。苦報轉輕,常不離佛。是菩薩,不見諸法與空相應,亦不見空與諸法相應,是為第一與空相應,普能引發十力等佛法,畢竟不起慳貪、犯戒等心。
舍利子問:與般若相應菩薩,從何處來生,從此生何處?佛言:有從餘佛土來,有從睹史天來,有從人中來。從此間沒,生餘佛土,常得值佛。
次廣分別無方便善巧、有方便善巧、種種差別之相。乃至淨五眼,發六通,不自高舉。於著不著,俱無所著。說此修行般若勝利時,三百苾芻,以衣奉佛,發無上心。佛授其記。一萬有情,各隨願力,生萬佛土。
無等等品第四:卷405
舍利子、大目連、善現、大飲光、滿慈子等,同讚菩薩般若,佛印成之。
舌根相品第五:卷405
世尊現舌根相,量等大千,出無數光,照十方界。十方無量菩薩,皆來供養。諸天亦來供養。佛令供具合成台蓋、量等大千。百千俱胝那庾多眾,悟無生忍。佛授其記。
善現品第六:卷406至408
佛告善現:汝以辯才,為菩薩宣說般若。善現白佛:我都不見有一法可名菩薩,可名般若;云何令我為菩薩宣說般若?佛言:菩薩唯有名,般若唯有名;如是二名,亦唯有名。不生不滅,唯假施設,不在內外兩間,不可得故。如世間我等、色等,唯有假名。如是假名,不生不滅。唯假施設謂唯我等。菩薩於一切法,名假,法假,方便假,應正修學。不應觀色名若常無常、樂苦、我無我、淨不淨、空不空、有相無相、有願無願、寂靜不寂靜、遠離不遠離、雜染、清淨、生滅,乃至意觸為緣、所生諸受。名亦如是。若菩薩,若菩薩名;若般若,若般若名;皆不見在有為界中,亦不見在無為界中。於一切法不作分別,能修布施等,能住內空等,善達實相。於名法假如實覺已,不執著一切法;增益六度,趣入正性離生,見佛聞法。一切陀羅尼門,三摩地門,皆得自在。
復次、即色等是菩薩不?離色等有菩薩不?善現一一答言:不也。佛言:善哉!若菩提,若薩埵,若色等法,不可得故,菩薩及所行般若,亦不可得。菩薩應如是學。
復次、即色等真如是菩薩不?離色等真如有菩薩不?善現一一答言:不也。佛言:善哉!色等法不可得故,色等真如亦不可得,菩薩及般若亦不可得。應如是學。
復次、色等增語,色等常無常等增語,是菩薩不?善現一一答言:不也。佛言:善哉!色等法及常無常等不可得故,增語亦不可得。菩薩及般若亦不可得,應如是學。復次、諸法不見諸法,諸法不見法界,法界不見諸法,法界不見法界;有為界不見無為界,無為界不見有為界;非離有為施設無為,非離無為施設有為。菩薩於一切法都無所見,其心不驚恐怖沉沒憂悔。應如是教誡教授諸菩薩,令於般若皆得成辦。
入離生品第七:卷408
善現白佛:菩薩欲圓滿六度,欲遍知一切法,欲斷一切惡修一切善,得一切佛法,滿一切有情心願等,當學般若。
舍利子問:何名頂墮?善現答言:無方便善巧而行六度,住三脫門,退墮二乘地,是名頂墮。若不見空,依空觀空,如實知色等不應執,知心本性清淨,無變異,無分別;一切法亦無變異,無分別。能如是學,住不退地,則為遍學三乘諸法。
勝軍品第八:卷408至409
善現白佛:我於菩薩及般若,皆不知不得,云何令我以般若相應法教菩薩?我於色等一切法,若增若減,不知不得;如何可言此是色等?是色等名,皆無所住,亦非不住。是色等義,無所有故。我於菩薩及般若,若義、若名,不知不得。若以是法教諸菩薩,我當有悔。若菩薩聞如是說,心不沉沒憂悔,不驚恐怖,決定已住不退,以無所住方便而住。若無方便善巧,我我所執所纏擾故,心住色等,於色等作加行,不能攝受修學圓滿般若,不能成辦一切智智。何以故?色等不應攝受,便非色等,本性空故。乃至其所攝受修學圓滿甚深般若,亦不應攝受,便非般若。本性空故。以本性空,觀一切法,心無行處,是名無所攝受三摩地,不共二乘。其所成辦一切智智,亦不應攝受,便非一切智,以內空故,乃至無性自性空故。非取相修得,諸取相皆是煩惱。若取相修得一切智智者,勝軍梵志於一切智智不應信解。彼生淨信,由勝解力,思察一切智智,不以相為方便,亦不以非相為方便,亦不以非相為方便,以相非相俱不可取故。雖名隨信行,而能以本性空悟入一切智智,不取諸相。乃至涅槃亦不取著。菩薩雖於一切皆無所取,而以本願所行未滿所證未辦,終不涅槃。雖能圓滿所行,成辦所證,而不見四念住,乃至十八不共法。以四念處,即非四念住;乃至十八不共法,即非十八不共法。以一切法,非法、非非法故。是菩薩、雖不取著一切法,而能成辦一切事業。
行相品第九:卷409至410
善現白佛:菩薩無方便善巧,若行色等,是行其相;若行常無常等,是行其相,非行般若。又謂舍利子言:若於色等住想勝解,則作加行,不能解脫。尚不能證二乘,況證菩提?此名無方便善巧者。若不行色等,不行色等相;不行常無常等,不行常無常等相;有方便善巧故,能證菩提。是菩薩不取行,不取不行,不取亦行亦不行;不取非行非不行;於不取亦不取。於不取亦不取。由般若以無性為自性故。是名無所取著三摩地,不共二乘。若菩薩於是勝三摩地,恆住不捨,速證菩提。復有健行三摩地等,略舉一百十五名,及餘無量無數三摩地門,陀羅尼門,若能恆善修學,亦令速證菩提。菩薩雖依一切法平等性,證入如是等持,而於平等性及諸等持,不作想解。以無所有中,分別想解無容起故。佛讚印云:菩薩應如是學於一切法,都無所學。
舍利子問:若爾,諸法如何而有?佛言:諸法如無所有,如是而有。若於如是無所有法不能了達,說名無明。由明及愛勢力,分別執著斷常二邊,於諸法不知不見,不能出離三界。於三乘法,不能成辦。若以無所得為方便,速能成辦一切智智。
幻喻品第十:卷410
善現白佛:設有問言:幻士能學般若,能成辦一切智智不?當云何答?佛言:色等與幻有異不?答言:色等不異幻,幻不異色等;色等即是幻,幻即是色等。佛言:幻有染淨生滅不?答言:不也。佛言:無染淨生滅法,能學般若,成辦一切智智不?答言:不也。佛言:於五蘊中起想等想,施設言說,假名菩薩不?答言:如是。佛言:假建立者,有生滅染淨不?答言:不也。佛言:無想無等想、無施設、無言說、無假名,無身、身業,語、語業,意、意業,無染淨生滅法,能學般若,成辦一切智智不?答言:不也。佛言:菩薩以無所得而為方便,修學如是甚深般若,速成一切智智。乃至若無方便善巧,不為善友所攝受者,聞說是法,心驚恐怖。有方便善巧者,其心不驚恐怖。次更分別善友惡友之相。
譬喻品第十一:卷411
佛答善現:無句義是菩薩句義。如空中鳥跡等。次釋善不善法等。次釋摩訶薩義。
斷諸見品第十二:卷411
舍利子亦說摩訶薩義。以能說法,令斷諸見故。善現亦說摩訶薩義。發菩提心,不取著故。
六到彼岸品第十三:卷411至412
滿慈子亦說摩訶薩義。普為利樂一切有情,修行六度,於一一度,皆修六度,令得圓滿,是名被大功德鎧故。
乘大乘品第十四:卷412
舍利子問:云何菩薩乘於大乘?滿慈子答:以一切智智相應作意,大悲為首,用無所得而為方便,雖行六度等,而不得六度等,如實觀察一切,但有假名,施設言說不可得故。
無縛解品第十五:卷413
善現白佛:云何菩薩被大乘鎧?佛言:六度、三十七品等,雖有所為,而無其實。諸法性相皆如幻故。善現言:不被功德鎧。當知是為被大乘鎧。以一切法自相空故。佛言:一切智智無造無作,一切有情亦無造無作。菩薩為此事故,被大乘鎧,由諸作者不可得故。
善現言:色等無縛無解。滿慈子問:何等色無縛無解?答言:如夢、如響等色,去來現在、善不善無記等色,一切無縛無解。以一切法無所有故,遠離故,寂靜故,無生滅染淨故。
三摩地品第十六:413至414
善現白佛:何等是大乘相?齊何當知發趣大乘?從何處出,至何處住?為何所住?誰乘而出?佛言:六度是大乘相,二十空,百千三摩地,是大乘相。
念住等品第十七:卷414至415
復次、四念住等,三十七品,(於中身念住觀最詳。)三解脫門,十一智,三無漏根,三三摩地,十隨念,四靜慮等,十力,四無所畏,四無礙解,十八不共法,入諸字門,得二十種功德,是大乘相。
修治地品第十八:卷415至416
答齊何當知大乘之問。明初地修治十勝業等。
出住品第十九:卷416至417
答從何處出、至何處住之問。謂從三界中出,至一切智智中住。然以無二為方便故,無出無住。
又答誰乘而出之問。都無乘是大乘出者。以若所,若能,若時,若處,皆不可得故。菩薩修行般若,雖觀諸法皆無所有,畢竟淨故,無乘大乘而出住者。然無所得而為方便,乘於大乘,從生死中出,至一切智智中住。盡未來際,利樂有情。
超勝品第二十:卷417至418
善現讚大乘超勝,佛廣明之。
無所有品第二十一:卷418至420
廣明大乘與虛空等,普能容受。無來無去,無住可見。前中後際皆不可得。三世平等,超出三世,故名大乘。菩薩修行般若時,住此三際平等性中,精勤修學一切相智,無所取著,速得圓滿。
隨順品第二十二:卷420
滿慈子問:如來令善現說般若,今何故說大乘?佛言:般若、大乘二名,義無異故。
無邊際品第二十三:卷420至423
善現明三際菩薩皆不可得。一切法無邊際故,菩薩亦無邊際。即一切法,離一切法,菩薩不可得。諸法畢竟不生,但有假名,都無自性。舍利子 一一重問,善現廣答。次白佛言:菩薩修行般若,觀察諸法無受、無取、無住、無著,亦不施設為我。以不見一切法故。以一切法性空,無生滅故。一切法不生不滅,即非一切法。以一切法與不生不滅,無二無處。不生不滅法,非一非二,非多非別故,一切法入無二法數。
遠離品第二十四:卷423至424
舍利子問:云何菩薩?云何般若?云何觀察諸法?善現對曰:勤求菩提,利樂有情,名菩薩。具如實覺,遍知一切法相而無所執,名摩訶薩。有勝妙慧,遠有所離,遠有所到,名般若。觀一切法,非常無常等,名觀察諸法。
次白佛言:菩薩見一切法無生,畢竟淨故。舍利子言:六趣應無差別,三乘不應得果?善現對曰:非勝義中有三乘六趣等。
次明諸法不生,都無所依。次明應淨菩提道,有世出世二種六度。次明大功德聚,皆由般若所辦。般若為善法母,三乘從此生故。
舍利子言:若菩薩住如是住,恆不捨離,成就大悲相應作意者,則一切有情亦應成就菩薩。以一切有情亦於此住,及此作意,常不捨離。則菩薩與有情,應無差別。善現報言:善哉!能如實知我所說意。雖似難我,而成我意。何以故?有情非有故,無實故,無性故,遠離故,寂靜故,無覺知故。當知如是住及作意,亦非有,乃至無覺知,歷一切法,廣說亦爾。由此因緣,菩薩於如是住及此作意,常不捨離。與諸有情,亦無差別。以一切法無差別故。佛讚印之。大千震動,佛笑顯益。
帝釋品第二十五:卷425至426
諸天來集,佛光赫奕。帝釋重問:何謂般若?云何應住、應學?善現先勸諸天發心,次示以無所得而為方便,思惟世間法皆無常苦等。佛讚印之。善現白言:為報恩故。水為帝釋說如所應住不應住相。舍利子念言:若一切法不應住,云何應住般若?善現謂言:同諸如來,於一切法都無所住,亦非不住。以色等法無二相故。
天子作念:咒句猶可了知,般若竟不能解。善現告言:我曾不說一字,汝亦不聞,當何所解?如化、如夢、谷響、幻事,說聽及解,都不可得。天子復念轉深轉妙。善現告言:色等非深非妙,色等自性非深非妙。天子復念:善現所說,不施設色等。善現告言:從初發心,應住無說、無聽、無解、甚深般若。
信受品第二十六:卷426
天子作念:善現欲為何等有情,樂說何法?善現告言:欲為如幻化夢有情,樂說如幻化夢之法。諸聲聞及菩薩同問:誰能信受?阿難答以有能信受。善現告諸天子:其中實無能信受者。舍利子問:豈不於中說三乘法,乃至令得最勝妙辨?善現答言:誠如所說。此般若中,以無所得而為方便,說三乘法等,由內空等故。
散華品第二十七:卷426至427
諸天化華散供,佛令合成華台,善現念為從心化出。帝釋言:但變現耳。善現言:既非生法,則不名華。乃至一切法亦如是。佛答帝釋:善現不違色等假名,而說法性。善現謂言:菩薩知一切法但假名已,應學般若,不於色等學,不見色等可於中學故。舍利子問:何故不為攝受色等、亦不為壞滅色等故學?善現對曰:不見有色等可攝受、可壞滅:亦不見有能攝受及壞滅者。若能、若所,內外空故。以無所學無所成辦為方便故,而學般若,則能成辦一切智智。
次明諸法皆無依持,隨順世俗說依佛力。次答菩薩所學般若,不應於色等求,不應離色等求。帝釋歎般若大,無量無邊。善現印之。
授記品第二十八:卷427
天仙三返唱善,佛述見然燈佛得授記事。預命帝釋,勤加守護。
攝受品第二十九:卷427至428
佛為帝釋說現法當來功德勝利。
窣堵波品第三十:卷428
佛明修般若者,能降自他貪等刀戰,是大明咒等。書經功德,勝於供設利羅。
福生品第三十一:卷429
佛印帝釋歎經功德。
功德品第三十二:卷429
諸天及佛,皆勸帝釋受持般若。
外道品第三十三:卷429
外道來求佛過,帝釋念般若退之。魔軍亦爾。
天來品第三十四:卷429至430
慶喜白佛:何緣但讚般若?佛言:般若盤為尊為導故。帝釋更說功德,佛又廣說功德,并明諸天龍神來禮般若之相。是故經典隨所在處,應周匝除穢,掃拭塗治,香水散灑,寶座安措,香華珍寶莊嚴供養。
設利羅品第三十五:卷430
帝釋答佛:於設利羅寧取般若。以諸佛身皆依般若生故。
經文品第三十六:卷431至432
佛為帝釋展轉較顯書經功德。帝釋白佛:應以種種巧妙文義,為他演說。佛又較顯功德。并明說相似法、真正法、不同之義。
隨喜迴向品第三十七:卷432至433
慈氏菩薩,與善現酬唱隨喜迴向之法。諸天讚美。
大師品第三十八:卷434
舍利子向佛廣讚般若,佛言:般若即是大師。善現亦歎般若是大波羅密多。
地獄品第三十九:卷434至435
舍利子問:能信解者,從何處來;乃至修習為已久如?佛言:從十方法會來,乃至信解甚久。又為善現分別修學久近之相。并說謗般若者墮三塗相。
清淨品第四十:卷436
佛與舍利子明一切法畢竟淨故。是法清淨,最為甚深。善現答帝釋問所起執著。佛又為說微細執著。
無標幟品第四十一:卷436至437
善現問:云何應行般若?佛言:不行色等若常若無常等。善現白佛:菩薩如為虛空擐功德鎧。會中有一苾芻作念:般若微妙難測。雖非有法,而亦非無。佛讚印之。善現答天帝釋:若欲守護修般若者,不異守護虛空幻夢化等。諸天以佛神力,見十方各有千佛同說般若。佛告善現:慈氏證菩提時,亦於此處宣說般若。乃至諸天慶慰唱言:今見第二轉妙法輪。佛告善現:如是法輪,非第一轉,亦非第二。於一切法不為轉故、還故、出現世間。但以無性自性空故,標幟名言,皆不可得,是故名大波羅密多。
不可得品第四十二:卷437
善現廣歎,佛為釋成。
東北方品第四十三:卷438至440
帝釋念聞經善根。舍利子讚信解功德。佛答帝釋云何住習之問。又印舍利子甚深等讚。舍利子又說王都前相等喻,佛讚印之。又印善現甚深等讚。次為舍利子說:此經從東南方,乃至最後於東北方興盛。
魔事品四十四:卷440
佛為善現說修行時留難魔事。
不和合品第四十五:卷440至441
次說學法與持法者,種種兩不和合,皆為魔事。及說惡魔所化作事。
佛母品第四十六:卷441至442
佛告善現:佛觀般若,如子護母。
示相品第四十七:卷442至443
諸天問:般若以何為相?佛言:以空無相無願等為相。依世俗說,不依勝義。當知般若遠離眾相,不應問言以何為相。乃至一切法相,如來如實覺為無相。般若不見色等故,名示色等相。能為如來顯色等世間空,示色等世間遠離寂靜等,由是能示世間實相,名如來母,能生如來。又、色等皆不可思議,不可稱量,無數量,無等等。以不可得故。於是四眾得益,菩薩得記。
成辦品第四十八:卷444
佛答善現:般若能辦六度十八空等。信解般若菩薩,從人中來,或從他方佛處來,或從睹史多天來。
船等喻品第四十九:卷444至445
佛為善現說海船破喻,不取所依,則溺死;能取所依,則至岸。菩薩亦爾。不依般若,則退入二乘;能依般若,則定證菩提。及說度曠野等諸喻。
初業品第五十:卷445至446
佛答善現:初業菩薩應親近真淨善友。
調伏貪等品第五十一:卷446
善現白佛:誰於般若能生淨信勝解?若生信解心,何性何相,何狀何貌?佛言:心心調伏貪瞋痴等,為性相狀貌。
真如品第五十二:卷446至448
諸天散華禮讚,佛印述之。又讚善現隨如來生,善現答之。大千震動,天又散華。善現復說真如相義。眾生獲益,六千菩薩成阿羅漢。佛告舍利子,此由不攝受般若,遠離方便善巧,如大鳥無翅故。
次諸天謂菩提極難信解證得,善現謂極易信解證得。舍利子謂:若暢信解證得,不應有退屈者。善現問:色等有退屈不?色等真如有退屈不?離色等及色等真如有法有退屈不?舍利子一一答言:不也。然佛何故說三種乘?滿慈子令問:為許有一菩薩乘不?善現以真如義反徵辯竟,結云:若菩薩,聞說諸法真如不可得相,心不驚恐怖等,速證菩提,定無退屈。佛讚印之。
善現請問:菩薩欲疾成辦菩提,當於何住?應云何住?佛廣答之。二千菩薩得無生忍。
不退轉品第五十三:卷448
佛為善現說不退轉菩薩諸行狀相,乃至常得身語意淨,魔不能惑。
轉不轉品第五十四:卷449
佛答善現:不退轉菩薩,既名不退轉,亦得名退轉,於色等想有退轉故。復次、不退轉菩薩,當生上士,不作下士。常不遠離念佛作意,聞法作意。生生之處,常不離佛,恆聞正法。
甚深義品第五十五:卷449至450
善現白佛:惟願復為菩薩說甚深義,令住其中,能修施等,令速圓滿!佛言:種種增語,皆顯涅槃為甚深義。乃至色等亦名甚深,色等真如甚深故。色等真如,非即色等,非離色等,是故甚深。
次較顯如教住、如說學之功德。又較顯隨喜迴向功德。又答無數無量無邊之義。又明依止無增減無所有為方便,修行般若。由此為門,集諸功德,便證菩提,如焰燋紸,非初非後,不離初後。
夢行品第五十六:卷451
舍利子問:夢中行此三三摩地,於深般若有增益不?善現答言:晝行有增益者,夢行亦有增益。次與彌勒菩薩問答。
願行品第五十七:卷451
佛告善現:菩薩修行施等,為諸有情發大願行。
殑伽天品第五十八:卷451
授天女記。
習近品第五十九:卷452
佛答善現:觀色等空,不令心亂,則不見法、不作證。未入定位,繫心於所緣,已入定時,不繫心於境。不退施等,不證漏盡。如壯士過曠野,如堅翅翔虛空等。
增上慢品第六十:卷452至454
佛為善現說菩薩不退轉相,及說增上慢相。次明菩薩欲證菩提,應常親近真善知識。次說般若妙相。次較說經功德。
同學品第六十一:卷454至455
帝釋歎持說者非少善根所能。佛為較顯勝德。帝釋復為一苾芻廣明勝德,兼為慶喜明仗佛力。佛又為慶喜分別有惱亂不惱亂之所由。次明菩薩與菩薩共住,相視應如大師。
同性品第六十二:卷455至456
佛答善現:內空等是菩薩同性。住此中學,名為同學。又問:若一切法本性清淨,菩薩云何復於妙法而得清淨?佛言:於性淨中,精勤修學甚深般若,如實通達,遠離煩惱染著,故說復得清淨。復次、方便善巧威德力故,攝持增長導引一切波羅密多。如薩伽耶見,如命根。
無分別品第六十三:卷456
帝釋散華發願,問隨喜福,佛為較顯。善現問:如幻心,云何能證菩提?佛為徵釋。并歎菩薩能為難事。善現復言:不應說彼能為難事。以所證、能證、證法、證者、證處、證時、都不可得。如幻、如影,乃至如化,如機關等,無分別故。舍利子言:若一切法皆無分別,云何分別五趣三乘?善現答言:有情顛倒惑業因緣,施設五趣差別。無分別故,施設三乘聖者,三世如來,皆由分別斷故,可施設有種種差別。菩薩應行無所分別甚深般若,便能證得無所分別微妙菩提。覺一切法無分別性,盡未來際利樂有情。
堅非堅品第六十四:卷456至457
善現答舍利子:菩薩修行般若,行非堅法,不行堅法。又為諸天明希有事。如欲調伏虛空。當知:色等離故,即施等離。又答佛不沉不沒之問。次問何等菩薩為佛讚歎?佛言:住不退轉位者。又、隨不動佛為菩薩時所行而學者。又、隨寶幢、頂髻二菩薩所行而學者。
實語品第六十五:卷457至458
佛為帝釋歎善現住於勝住,然猶不及菩薩所住甚深行住。六百苾芻發菩提願,佛授其記。次以般若付囑慶喜,并現不動佛國,令大眾見。又出舌相,再囑慶喜。
無盡品第六十六:卷458
佛答善現:般若菩提、皆如虛空,不可盡故。應觀色等無盡故,引發般若。乃至魔皆愁苦。
相攝品第六十七:卷459
佛答善現,六度互相攝取之相。
巧便品第六十八:卷460至463
佛答善現:菩薩成就巧方便者,發心甚久,乃至善根甚多。又、般若雖於五度最為前導,而無分別作用真實自體。菩薩為有情故,勤行六度。前五攝在般若,性無差別。為度有情,假說差別。又、般若於一切法,都無所捨。若不思惟色等,便能增長善根,圓滿六度,證得菩提。乃至著無所有不可取法,則離般若。般若如轉輪王,一切善法,隨行隨至。又能示現道非道相。又、如實觀色等非相應非不相應,是能與六度常共相應,不相捨離。又、般若是諸善法所趣向門,如水趣海。又、應於諸法如實了知略廣之相。又、應觀色等彫落故,破壞故,乃至性虛偽故,行深般若。如引虛空,修深般若。破壞諸法,修深般若。從初發心,至菩提座,應行、應引、應修。無容橫起諸餘作意。又、應學一切法皆不可施設而趣菩提。都無所行,是行般若。從初發心,常學無所得而為方便,應修布施等,應住內空等。諸有二者,名有所得;諸無二者,名無所得。雖於諸法常樂決擇,而不得色等。以無為無作而為方便,行深般若。佛以淨五眼,求色等不可得。雖證一切智智,不住有為界,亦不住無為界。如變化者,度化有情。如來與變化佛,俱為真淨福田,諸法法性為定量故。又、一切法但有名相。唯假施設,名相性空。有情執著,沉淪生死。菩薩悲愍,發心行行,證得一切智智,拔濟令出。然諸名相,無生無滅,亦無住異施設可得。又、前際後際俱不可得。達一切法自相空已,應行般若,無所執著。次釋般若不與諸法為義非義。
樹喻品第六十九:卷463
善現以空中種樹喻菩薩能為難事,佛以良田種樹之喻答釋之。次釋菩薩當知如佛。並較發心不退,乃至如來功德,展轉增勝。又答初發心菩薩,恆正思惟一切智智,信解一切法,皆無性為性。
菩薩行品第七十:卷464
佛答善現:當於色等空,行菩薩行。不以二故,攝受修行六度,乃至證得一切智智,恆時增長一切善法。
親近品第七十一:卷464
佛答善現:若不親近諸佛,圓滿善根,承事善友,尚不名菩薩,豈能證一切智智?
遍學品第七十二:卷464至465
佛答善現:菩薩成就最勝覺慧,雖能受行清淨深法,而不攝受殊勝果報。於法自性能不動故。次明離四句,而有得、有現觀,以一切法常無常等為戲論。應離諸戲論,行深般若,遍學諸道。由菩薩道,得入正性離生。於聖法毗奈耶中,應如是學甚深般若,修除遣一切法。若一切有二想者,定無布施等。下至順忍,彼尚非有,況能遍知一切法,況能得一切智智?
漸次品第七十三:卷465至466
佛答善現:住無想者,亦無順忍。菩薩於一切法皆無有想,亦無無想。以無性為聖道,以無性為現觀。若一切法有少自性,或復他性為自性者,佛不應通達一切法無性為性已,入四禪,起五通,證菩提,度有情。菩薩初發心位,聞一色法及諸有情皆以無性為性;證得此故,說名為佛。乃至預流深信此故,名賢善士。故我定應發趣菩提。普為有情得涅槃故,作漸次業,修漸次學,行漸次行,所謂六度、六念,乃至一切相智。
無相品第七十四:卷466至467
佛答善現:以一切法皆以無性為性,諸有情類,具斷常見,住有所得,難可解脫。若無所得,即是得,即是現觀,即是菩提。以不壞法界相故,由此故得有初地,乃至十地,得有異熟神通六度等法。由離諸相無漏心力,能於無相無作法中,圓滿一切功德。
無雜品第七十五:卷467至468
佛答善現:安住如夢等五取蘊中,為諸有情:布施、持戒、安忍、精進、修定、學慧。如實了知如夢等五蘊,皆同一相,所謂無相。若如是知而行施等,則能圓滿一切善法。
眾德相品第七十六:卷468至471
佛答善現:愚夫異生,於夢得夢,得見夢者;乃至於化得化,得見化者。顛倒執著,造三業行,往來生死。菩薩以二種空,觀察諸法,一、畢竟空,二、無際空。安住二空,為說正法,色等是空,離我我所,如夢、如化、都無自性。又以方便神力,拔濟令出,得三乘果。
次明菩薩甚奇希有之法,安住異熟六度五通等,隨應攝受有情,布施、愛語、利語、利行、同事,財施、法施,說三十七品,乃至相好等法,四十二字母等,不壞諸法,無二分別。為諸有情,如實宣說。令離妄想顛倒執著,趣三乘果。譬如化佛,教所化眾。又、一切法,不異真法界等,而依世俗,施設因果差別。菩薩於諸法中,自無執著,教他無執。善達諸法如實相故。
善達品第七十七:卷471至473
佛答善現:如所變化,於一切法都無所行,是為善達諸法實相。以諸法但有假之名相,是故菩薩於諸善法,能自增進,亦能令他增進。又、如實知色等相,色等生滅,色等真如,是為能學三解脫門,則能學一切法。又、欲學法界,當於一切法學。知一切法,即真法界。初中後際,常無差別。
實際品第七十八:卷473至474
佛答善現:菩薩但以實際為量,行深般若。由方便善巧力故,安立有情,令住施等,而不執著。觀本性空,都無所得。為度執有情想及法想故,行道相智,得三乘道,趣證無上菩提,佛眼常無斷壞。
無闕品第七十九:卷474至475
佛答善現:菩薩具足殊勝方便善巧,修行施等,不得施等,亦不遠離施等,修菩提道。次答舍利子:不和合一切法,不離散一切法,諸法皆無自性可離合散故。如實了知一切法性,皆不可取。於一切法得無障礙。安住二諦,宣說正法。如化食施化眾等。又答善現:修行施等,及餘大菩提道,皆能成熟有情。
道士品第八十:卷476
佛告善現:總一切法,皆菩薩道。不學一切法,定不能得一切智智。審察諸法皆畢竟空,不應執著。而於諸法,學無厭倦。觀諸有情心行差別,如實了知,但行虛妄所執,方便善巧,教令遠離所執,修諸善行。然勿恃此而生憍逸。次明清淨自他三種麤重,能淨佛土。
正定品第八十一:卷477
佛答善現:是菩薩從初發心,至最後有,皆住菩薩正性定聚。次釋如來本生之疑。次明一切善法皆是菩提資糧。
佛法品第八十二:卷477
佛答善現:即菩薩法,亦是佛法。由位有異,法性非異。
無事品第八十三:卷478
佛答善現:無性法中,無業無果,亦無作用。愚夫不了,顛倒發業,受三界身。為拔濟故,施設聖法,及毗奈耶分位差別。廣說夢、像、響、燄、影、幻、變化、尋香城喻。
實說品第八十四:卷478
佛答善現:我說一切法平等性為清淨法。菩薩知一切法不可取已,為饒益彼諸有情故,求趣菩提。不為己身,非為餘事。乃至依世俗故,說得菩提。若執有二,不能得果,亦無現觀。執無二者亦復如是。法平等性,非佛所行。以與佛無別故。又復、法平等性,非即一切,非離一切,說名勝義。菩薩行深般若,不動勝義而行菩薩行。成熟有情,嚴淨佛土,證得菩提,說法度眾。
空性品第八十五:卷4778
佛答善現:若有情自知諸法皆本性空,則佛菩薩不現神通作希有事。又、一切世出世法,無非是化。然、有聲聞化,有獨覺化,有菩薩化,有如來化,有煩惱化,有諸業化。乃至非有實法名為涅槃,是故可說涅槃非化。又、一切法,先既非有,後亦非無。自性常空,不應驚怖。
第三會:卷四七九至卷五三七,共五十九卷,三十一品。
說於鷲峰山,其旨趣雖與前兩會相近,而諸品之開合不同,亦缺〈常啼〉、〈法涌〉〈結勸〉等三品。據《開元釋教錄》記載,第三會梵本有一萬八千頌,相當於西藏譯一萬八千頌般若,西藏譯本共分八十七品,具有〈常啼菩薩品〉等。
緣起品第一
佛住鷲峰,與五億苾芻等俱。餘並同初二分,而九方文略。
舍利子品第二 
與初分學觀品至現舌相品同,而文較第二分又稍略。
善現品第三 
與初分教誡教授品至淨道品同。
天帝品第四 
與初分天帝品至歎眾德品同。
現窣堵波品第五 
與初分攝受品同。
稱揚功德品第六
佛設利羅品第七
福聚品第八
隨喜迴向品第九
地獄品第十
歎淨品第十一
讚德品第十二
陀羅尼品第十三
魔事品第十四
現世間品第十五
此品與初分佛母品同。
不可思議等品第十六
譬喻品第十七
此品與初分辦事品等同。
善友品第十八
真如品第十九
不退相品第二十
空相品第二十一
殑天品第二十二
巧便品第二十三
學時品第二十四
見不動品第二十五
此品即初分願喻品等。
方便善巧品第二十六
此品即初分無盡品等。
慧到彼岸品第二十七
妙相品第二十八
施等品第二十九
佛國品第三十
宣化品第三十一
第四會:卷五三八至卷五五五,共有十八卷,二十九品。
說於鷲峰山,其大旨雖與前三會相同,文字則頗見省略。據《開元釋教錄》所載,梵本共有八千頌,相當於現存梵文八千頌般若(Astasahasrika-prajnaparamita)。後漢支婁迦讖《道行般若經》十卷、吳支謙《大明度經》六卷、後秦鳩摩羅什《小品般若波羅蜜經》十卷、前秦曇摩蜱《摩訶般若波羅蜜多鈔經》五卷、北宋施護《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多經》二十五卷等諸經,皆為此會之同本異譯。
其中〈妙行品〉即善現教誡品,而〈深功德品〉談夢覺義,較前三分更明暢。
第五會:卷五五六至卷五六五,共有十卷,二十四品。
說於鷲峰山,所說較第四會尤為簡略,《開元釋教錄》記載其梵本為四千頌。
第六會:卷五六六至卷五七三,有八卷,十七品。
亦說於鷲峰山,此會乃佛對最勝天王說般若及其修習之法。《開元釋教錄》記其梵本共有二千五百頌。月婆首那《勝天王般若波羅蜜經》七卷為其同本。
緣起品第一:卷566
佛住鷲峰,與四萬二千苾芻,七萬二千菩薩,及天龍鬼神眾俱。面門放光,照無邊界,還歸面門。東方普光佛所,離障菩薩;南方日光佛所,日藏菩薩;西方功德光照佛所,功德藏菩薩;北方自在王佛所,廣聞菩薩;東南方甘露王佛所,不退轉菩薩;西南方智炬佛所,大慧菩薩;西北方妙音王佛所,功德聚菩薩;東北方智上佛所,常喜菩薩;上方金剛相佛所,寶幢菩薩;下方金剛寶莊嚴王佛所,寶信菩薩;皆
來集會。
通達品第二:卷566
最勝天王請問:云何菩薩修學一切法,能通達一切法?佛答以修學般若,能達十波羅密。
顯相品第三:卷567
佛答最勝:如地水火風空等相;甚深般若,亦復如是。
法界品第四:卷567至568
佛答最勝:菩薩學深般若,有妙慧故,通達法界即是不虛妄性,不變異性。諸法真如,但可智知,非言能說。於是大千變動,菩薩脫衣敷座,諸天散華奏樂,龍澍香雨。十方佛放眉間光,遍照此土,還歸佛頂。眾會獲益。最勝復問:甚深般若既絕語言,離諸文字;云何菩薩為諸有情說法,隨順甚深法相,不違世俗?佛言:具大方便善巧力故。謂大慈非喜捨。又問:云何為度有情,示現諸相?佛言:相不可得。但由方便善巧威力,示現入胎乃至涅槃種種化相。
念住品第五:卷568
佛答最勝:菩薩行深般若,心正無亂;善修身受心法念住,及說如來功德大威神相。
法性品第六:卷569
佛答最勝:如來法性,不可思議;如無價珠墮在淤泥,不為所染。依此法性修習善根,具足方便大悲願力,不捨有情,遠離一切虛妄分別心得清淨,深如大海;一一行中具眾行故。生淨佛土,不為胎汙。於是舊住天神,空中讚歎,並為光德天子現淨土相。
平等品第七:卷570
佛答最勝法性平等之義,並為授記。
現相品第八:卷570
舍利子問先現苦行等事,最勝答之。
無所得品第九:卷571
善思菩薩問最勝得受記耶?答言:我雖受記,而猶夢等。乃至重重問答,令眾獲益。最勝問佛:云何未發心者,即能發心,皆悉成就,得不退轉?佛言:以純淨意,發菩提心,親近賢聖,樂聞正法,遠離慳嫉,正信業果;設為耳命,終不作惡。乃至佛為破四見故,說無常、苦、無我、涅槃寂靜四法。次說神咒。
證勸品第十:卷571
佛為最勝說過去功德寶王佛時,治世輪王,問深正法,成然燈佛。彼時千子,即是賢劫千佛。最勝又問:云何修行,速成大道?佛言:一切善法無不修滿。又問:現何色像?佛言:如鏡隨現。又、般若猶如虛空,無有一法可為譬喻。
顯功德品第十一:卷572
佛答曼殊室利:過去多聞佛時,精進力菩薩,即今最勝天王。又答云何護持正法,云何能調伏心等問。
現化品第十二:卷572
最勝答善思問:佛所化身,更能化作無量化佛,往昔願力清淨故。及答護正法問。又有賢德天子,相與問答。
陀羅尼品第十三:卷572
曼殊室切及寂靜慧菩薩,共說眾法不入陀羅尼功德。大千震動,天雨妙華。佛說過去寶月佛時,寶功德菩薩,有大辨才,即今寂靜慧是。
勸誡品第十四:卷572至五573
佛答曼殊室利,具明信受福聚,毀謗罪過。
二行品第十五:卷573
佛為曼殊室利說化他自行二種般若。及說五事不可思議,三十二相,八十隨好。
讚歎品第十六:卷573
曼殊室利,妙色天子,善名天子,大梵天王,各以頌讚。佛印成之。
付囑品第十七:卷573
佛以十法付囑阿難:一、書寫,二、供養,三、施他,四、諦聽,五、披讀,六、受持、七、廣說,八、諷誦,九、思惟,十、修習。及為持髻梵天,說佛讚三事最為無上:一、發菩提心,二、護持正法,三、如教修行。
第七會:曼殊利分,卷574至575,共二卷。
說於給孤獨園,相當於梵文七百頌般若(Saptasstika-prajnaramita),不另立品名。《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共有四百頌。
敘述曼殊室利及佛有關如來、有情界之一相不可得、福田相不可思議、一相莊嚴三摩地等之說法。此會與梁代曼陀羅仙譯之《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二卷(收載於《大寶積經》第四十六會)、僧伽婆羅譯之《文殊師利所說摩訶般若波羅蜜經》一卷為同本。
第八會:那伽室利分,卷576,一卷。
亦說於給孤獨園,《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共有四百頌。
敘述妙吉祥菩薩有關一切法非實如幻夢及無上法食等之說法,與宋代翔公譯之《濡首菩薩無上清淨分衛經》二卷為同本。
第九會:能斷金剛分,卷577,一卷。
亦說於給孤獨園,相當於梵文金剛能斷般若波羅蜜多(Vajracchedika-pr=ajnaparamita) ,《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有三百頌。
乃佛陀對善現尊者說菩薩乘之發趣、般若之修行及心之攝伏等。此會與後秦鳩摩羅什、元魏菩提流支、陳真諦譯之《金剛般若波羅蜜經》各一卷,及隋代笈多譯之《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唐代義淨譯之《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多經》一卷、唐代玄奘《能斷金剛般若波羅蜜經》一卷等皆屬同本。
第十會:般若理趣,卷578,一卷。
說於他化自在天宮,相當於梵文般若理趣百五十頌(Prajnaparamita-naya-s=atapancasatika)。《開元釋教錄》載其梵本凡三百頌,《至元法寶勘同總錄》卷一則說此會與現存梵本相同,皆為一百五十頌。
乃佛陀為諸菩薩說一切法甚深微妙般若理趣清淨法門等。唐代菩提流志譯之《實相般若波羅蜜經》、金剛智譯之《金剛頂瑜伽理趣般若經》、不空譯之《大樂金剛不空真實三摩耶經》、宋代施護譯之《遍照般若波羅蜜經》各一卷、北宋法賢《最上根本大樂金剛不空三昧大教王經》,皆與此會為同本。密部之理趣經與此同本,而咒不同。
第十一會:布施波羅蜜多分,卷579至583,共五卷。
說於給孤獨園,《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有二千頌。由此以下至第十五會,相當於藏譯ha-rol-tu-phyin-palna-bstan-pa。
舍利子為諸菩薩述說以大悲心行布施,則得攝受一切智智,證無上菩提等。佛陀對滿慈子闡明一切法非實有,無捨得損益之義,並以神力令大眾見十方世界無量菩薩之布施行,並宣說發心乃至菩提之差別、發心求一切智智之功德、一切智智相應作意之發起等。
第十二會:淨戒波羅蜜多分,卷584至588,共五卷。
亦說於給孤獨園,《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有二千頌。
舍利子承佛神力而廣說淨戒之真義,闡明持守淨戒與非持淨戒之一一戒條,如發二乘心為犯戒,趣向無上正等菩提為持戒,味著師相、分別諸法、遠離一切智為犯戒。
第十三會:安忍波羅蜜多分,卷589,一卷。
亦說於給孤獨園,《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有四百頌。
滿慈子與舍利弗之間,闡明安忍無上菩提之法,即以慚愧心作空觀,則止息鬥心而得安穩。
第十四會:精進波羅蜜多分,卷590,一卷。
亦說於給孤獨園,《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有四百頌,《法苑珠林》則謂十四會梵本為八百頌。
佛陀對滿慈子視住於般若,止息六情,精勤三學,完成菩薩之道。
第十五會:靜慮波羅蜜多分,卷591至592,二卷。
說於鷲峰山,《開元釋教錄》說其梵本有八百頌。
佛陀在靈山會中對舍利子、滿慈子解說四禪、八解脫、九次第定等一切定,並說空般若三昧。
第十六會:般若波羅蜜多分,卷593至600,八卷。
說於竹林精舍白鷺池之側。《開元釋教錄》載其梵本為二千五百頌,相當於現存梵文Suvikrantavikrami-pariprccha,西藏譯分為七章。
佛陀於王舍城竹林會中對善勇猛菩薩遍說般若無所得解脫。

(香光尼眾佛學院圖書館整理)
top
圖書館服務 圖書館服務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