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四十二期/84年6月20日

缽中明咒

釋自惇


  晨光穿透森林,又是一天的開始,迦留陀夷披上袈裟,持著缽走向城去。

  迦留陀夷,這位膚色黝黑、身材高大的比丘,曾經是淨飯王的重臣,隨佛出家後卻因不守律儀、經常闖禍而受佛陀的呵責,但如今一切都已成過去,痛改前非而精進修行的他,已脫胎換骨成為聖者阿羅漢。

  陽光漸漸酷熱起來,他赤足走過滾燙的泥土,風塵僕僕地來到室羅伐城中一位婆羅門家前。像這樣日復一日穿梭在敬信三寶或不信佛法的人家堙A身體疲累、名利誘惑、語言屈辱,並未動搖他的心意,藉著拖缽隨緣說法,讓更多人也能去除煩惱,體驗到貪瞋痴止息的法樂。

  婆羅門男子備好車正要出門。他是位擅持咒語的祭司,每每以咒術驅使鬼神為他駕車出遊。他相信世界事物由諸神主宰,而通神的婆羅門祭司能藉著祭祀儀禮來支配宇宙萬象,並在死後得以生天。

  男子愛好咒術、不信三寶,但迦留陀夷清楚佛法對人的價值,更觀察到使這男子證悟真理的機緣。事實上佛陀曾在大眾中稱許:我的弟子中,最善於教化有情眾生,令他們證得聖果的就是迦留陀夷了。

  這一回,迦留陀夷要用什麼方法呢?

  趁著男子暫離小解之際,迦留陀夷用神通解開咒語。鬼神四散而去,車子不動了!男子歸來後持誦各種咒語,他試了又試終至無計可施。

  「你破解我的咒術,現在要誰來服侍我?」男子氣極敗壞地說。「這可以服侍你。」迦留陀夷取出缽說著。「這黑鐵缽怎麼可能服侍我?」「隨你要什麼,只要心念一動,東西會從缽中出現。」

  男子低頭看缽,又抬頭看迦留陀夷,心中充滿疑惑,姑且試試無妨,他憶念起吃過的各種美食,剎那間這些美食竟然真的充滿在缽中。

  「我從沒有見過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聖者,這麼深妙的奇術請惠施予我吧!」

  「我的明咒不輕易傳授,除非用相當的咒術交換或者拿珍寶財物供養,否則,這明咒我是死也不肯相傳的!」男子思惟半晌,決意要學到這神力廣大的咒語。

  「聖者,我既沒妙術可以交換,又沒珍財寶貝可供養,但還有這個身體,可以服侍您,供您使喚,請您讓我有幸學得這明咒吧!」「若誠心要學,你就依佛陀的教法出家,我答應教你這如意明咒。」

  為學習咒術,婆羅門男子果真出家了。他細心學習比丘的一切行持,請求迦留陀夷授給他缽中神咒。

  「仔細聽好,缽中的明咒是『諸行皆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真寂靜』。你必須善加思惟,日日夜夜精勤修習,如此必然會有應驗。」迦留陀夷告訴了他。

  為了冀求習咒成功,男子不論日夜一心思惟這三句法語的真義:世間一切現象,隨著眾多因緣條件的變化而改變。就像自己一直運用咒術使役鬼神駕車,但咒術能結就可能被解。又如自己因聖者的神咒由婆羅門祭司變成佛教比丘,世間有什麼變化是不可能的?肉體時刻在變化,心念更在快速閃動中,生命只是一個組合,內外一切現象交互作用,相依而生,沒有實體。

  那麼,長久以來所追求人間的幸福、天界的解脫又是怎麼一回事?從前以當佛弟子為苦,現在卻以之為樂,苦樂並不只依靠外境,也因看法而異,而心中的快樂又是瞬間生滅起落。如果明瞭所執對象的無我性,無謂的煩惱便止息了。

  他專心一志地深入觀照生命的實相,終於斷除煩惱,通解世間真理,而成為阿羅漢。

  每個人都有自己執持具有某種力量的咒語:或許是能力、知識、財富、名位、宗教信仰或上師,我們嘗試著增強咒語的力量來減低不安,滿足心中的願望。即使是聖者迦留陀夷也因從政的經歷、廣結的人緣以及勤於說法而練成善於度眾的「明咒」。但是請不要忘記缽中的明咒「諸行皆無常,一切法無我,涅槃真寂靜」,因為這是從徹見真理而能自依止的不二法門。



[回gaya首頁]   [香光莊嚴]   [香刊42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