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四十九期/86年3月20日

橄欖子

釋見菡


每個人的價值判斷都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改變,

因此當你在面臨一項抉擇時,常要跳離現象來看,

而且要非常清楚--我現在的「橄欖子」是什麼?



  夕陽餘暉輕灑在歸程的車廂上,向車窗外望去,一群飛鳥掠過田間,新割的稻桿一簇簇排列在田埂邊,農人正忙著燃燒稻桿根部以作為下季耕作的肥料。「都秋收了!」我心裡想著。收回視線,「ㄎㄜ!」猛然地,一聲清脆的聲響傳來,原來是置於車座前的橄欖子因震動滾落下來。

  「小時侯,我常常為了一顆橄欖子和弟弟又吵又打。」師父俯身撿起橄欖子,逕自說將起來。

  「台灣光復那年,我剛上小學。那時候,社會經濟不景氣,家堥S有多餘的錢買玩具,龍眼子或橄欖子就是我們最好的玩具。那時,我收集了好多大大小小的橄欖子,裝了滿滿一罐,深怕有人知道,常把它當寶貝似的藏在床底下,每次玩的時候,再鑽到床下把它拿出來。」

  「師父,橄欖子有什麼好玩呢?」我好奇地問。

  「好玩啊!橄欖子乾淨又俐落,哪!你看!一點也不黏手,玩的時候就像打彈珠一樣,聲音很清脆,好聽極了!」師父順手拿起兩顆橄欖子,對著它們鼓鼓的肚子敲擊起來。

  「那是個炎熱的下午,」師父接著說:「我午睡醒來,突然發現,我的橄欖子不見了!我急忙到處尋找,出了房門,只見弟弟蹲在地上玩得正起勁,抓到他,我狠狠地揍了他一頓。他也不甘示弱地回打我,於是兩人就揪打在一塊兒。正打得不可開交時,媽媽聞聲趕了過來,『姊姊怎麼可以這樣打弟弟!』說著便用力把我們拉開。『小孩子不能寵,偷了東西就要處罰,她打他是對的。』爸爸聽到爭吵也趕了過來。

  陽光火辣辣的照著,爸媽的爭辯聲愈提愈高,後來竟出手互打起來……。站在一旁的我愣住了!『你們不要打了!橄欖子我不要了!』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氣,我大聲喊著。

  「到現在我還常常在想:我是在爭那顆橄欖子?還是那只是一件事?」絢爛的夕陽漸漸地暗淡下來,師父的眼神從童年世界轉到遠處的山谷,陷入沉思。

  「師父!如果是爭橄欖子的話呢?」

  「那是一種佔有欲。」

  「只為佔有幾顆橄欖子?」我不解地問。

  「是啊!橄欖子原是路邊撿的,但是對當時的我來說,它比什麼都重要。」

  「師父!人生如果只是不同橄欖子的轉換,不就沒有真正的價值,值得我們追求嗎?」

  「其實仔細回想起來,爸、媽、我三個人都沒有錯,因為那不是絕對的價值判斷,每個人的價值判斷都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改變,但它永遠不會消失。因此當你在面臨一項抉擇時,常要跳離現象來看,而且要非常清楚——我現在的『橄欖子』是什麼?」師父說。

  回香光寺的路上,帶點甜辣的橄欖子愈來愈少了,一顆顆尖削的橄欖子被放在原來裝它的袋子裡,有一兩顆被丟出窗外,滾向路邊,似乎正有一個小孩大叫:「我的,我的橄欖子!」



[回gaya首頁]   [香光莊嚴]   [香刊49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