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五十二期/86年12月20日

舍利弗的一生(下)

尚智尊者 著
香光書鄉編譯組 譯


舍利弗尊者右脅而臥,次第、往返進出九次第定,

在他入第四禪時,就如太陽升到山頂出現於地平線上一般,

沒有任何執著地、完完全全地進入了涅槃。



彼岸

〔償還最後的債〕

  佛陀將入涅槃的這一年,在毘舍離附近的橡樹村(1)中結夏安居,安居圓滿後,就順著原路回到舍衛國的祇園精舍。

  「佛法護衛」(Dhamma-senapati)舍利弗禮拜佛陀後,就回到自己的茅篷,在弟子們向他禮敬離開後,就清掃茅篷舖開墊子,並且洗足盤腿而坐,進入四禪定中。

  舍利弗依他預定的時間出定,出定後他思索著:「過去諸佛是先弟子入涅槃,還是他的大弟子先入涅槃?」然後他發現是大弟子先入涅槃。因此,他想到自己的生命就只剩下一星期了。

  接著他思索著:「我該在那裡入涅槃呢?羅●羅在三十三天入滅,憍陳如尊者在六色湖( Chadanta Lake )(2)圓寂,而那裡是我入滅的地方呢?」

  當尊者再三思索這個問題時,想起自己的母親,並且想到:「雖然她是七位阿羅漢的母親(3),但對佛、法、僧三寶還未生起信心,不知有否因緣可以使她生信?」

  在觀察種種因緣後,尊者發現她有因緣可以現證初果,因此自問:「誰能教導她證悟真理呢?」

  接著他了解到唯有經由自己教導母親佛法,才能成就這件事,他進而想到:「如果我現在還漠不關心,將來人們會說:『舍利弗樂於助人,譬如他在為等心天說法時,有許多天神證阿羅漢果,而且還有更多人證得初果、二果和三果,而在其他的場合也有許多天神證入初果,並且數以千計的家庭在聽了舍利弗尊者說法後,對三寶生起歡喜的信心,並往生諸天中,但是他卻無法去除他母親的邪見。』因此我必須幫助母親去除邪見,並且就在我出生的房間中入滅。」

  下定決心後,他想:「今天就應該請求佛陀答應我圓寂,然後再前往那羅村。」他告訴侍者純陀尊者:「我友純陀,請您告訴那五百比丘帶著他們的衣缽,因為我想去那羅村。」純陀尊者就照著他的吩咐去做。

  比丘們將住處收拾妥當之後,帶著衣缽來到舍利弗尊者跟前,舍利弗把每天所用的地方清掃乾淨,並整理好房間後,站在門口,回頭看看自己的房間,心裡想著:「這是我最後一次看它,不會再回來了。」

◎請求佛陀允許自己入涅槃
  然後,尊者和五百比丘就到佛陀那裡,禮拜後,尊者說:

世尊!可否同意我入滅,
我的生命已盡。
世尊,至聖者!
不久我將得解脫,
不再輪迴,
這是我最後一次禮拜您;
我的餘生無多,
從今天起只剩七日,
我的色身會倒下,
捨諸重擔而入滅。
世尊!請允許我,
最後涅槃已降臨,
我已無意再輪迴。


  據經典記載,如果佛陀回答:「您可以入滅。」那外道就會說佛陀讚美死亡;而如果佛陀回答:「您不要入滅。」外道又會說佛陀讚美生死輪迴,因此佛陀並沒有以上述兩種方式回答,而是問道:

  您將在那裡入滅?

  舍利弗尊者回答:

  我將在摩揭陀國的那羅村,出生的小屋中入滅。

  佛陀說:

  舍利弗!就以您所想的適當時機去做吧!但僧團中的兄弟們將不再有機會見到像您這樣的比丘,請再次對他們開示法義吧!

  於是尊者就向大眾開示,展現他無礙的辯才,從最勝義諦說到世俗諦,又再從世俗諦說到第一義諦,他直接說出法的義理,也善用譬喻。說法後,尊者頂禮佛陀的雙足,說:

  經歷無量百千萬劫我才證得阿羅漢,所以我應該頂禮佛的雙足。

  他想:「我的心願已完成,從此以後我們將不再相會,我們將斬斷親密的關係,而我 將進入不老、不滅、寧靜、安詳、解脫痛苦又安全無虞的涅槃城,這是數以千計的諸佛所 共證的涅槃城。」

  舍利弗尊者說:

  世尊啊!如果我過去的言語、行為有讓您不悅的地方,請原諒我!現在是我應該離開的時候了。

  佛陀如以往回答類似的問題般說道:

  舍利弗!你並沒有說出或做出任何不當、應該受責備的言語或行為,因為您是博學、有大智慧、心胸寬大、敏銳又有洞見的智者。(4)

  這次,佛陀也說了同樣的話:

  舍利弗!我原諒您,但您並沒有任何行為或言詞觸惱我。舍利弗!去做吧!在您覺得合適的時候就去做吧!

  從這裡我們可以知道,佛陀似乎會責備他的大弟子,但那並不是因為佛陀被他的言語、行為所觸惱,而是要指出處理事情的另一種可能途徑,或面對問題的另一種思考角度。

  就在佛陀應許,舍利弗尊者頂禮佛足的當下,大地哭泣、震動直到海界,這情景就好像大地想說:「雖然我能擔負鐵圍山和須彌山,卻無法承受今天這麼大的功德。」同時雷聲大作,烏雲密佈,大雨也傾盆而下。

  那時佛陀想:「現在應該讓這位佛法的護衛離開了!」佛陀就從法座起身,到他個人獨修設有金剛座的馨香房(Perfumed Cell)裡,舍利弗尊者遶此小屋三匝,站在小屋的左邊,向四方禮拜,心想:「無量百千劫前,我皈依在高見佛(Anomadassi)的座下,期望能見到您,我實現了這個願望,第一次集會是我初次見到您,現在是最後一次,未來不再有任何機會了。」尊者合掌作禮後就倒退而走,直到看不到世尊為止。大地再一次感到無以承受,震動直到海界。

  佛陀對圍繞在身邊的比丘說:

  比丘們!去吧!陪陪您們的長老兄弟。

  聽到這話後,所有四眾弟子立即起身,走出祇園。而舍衛國的居民在聽到這消息後也走出城來,無以數計的人手上拿著花和香,以及頂著濕透的頭髮(表示悲傷),他們悲歎哭泣地跟隨著舍利弗尊者。

  舍利弗尊者便對大眾說:

  這是誰都不可避免的路。

  並且要大家回去,又對陪著他的比丘們說:

  現在您們可以回去了,不要忘了佛陀還在那裡。

  舍利弗要大家離開後,就只有他的徒弟跟著他繼續往前走,但仍然有些人追隨他,悲歎道:

  以前我們的尊者弘化後都會回來,但這將是一次沒有歸程的旅行。

  尊者就對他們說:

  朋友們啊!應當了知這是世間的實相,所有的事物確實都是因緣和合而成的。

  說完便請他們回家。

◎度母親證得初果
  舍利弗尊者在每個停留的地方都住宿一晚,讓許多人見他最後一面,因而花了一個星期的時間。當到達那羅村時已是傍晚,他站在村莊入口的一棵榕樹下,恰巧尊者的姪子優婆離婆多(Uparevata)從村莊外回來,看到舍利弗尊者在那兒,就走向前向尊者禮敬後站在一旁。

  尊者就問他:

  您的嬸婆(按:指舍利弗的母親)在家嗎?

  他回答:

  在!尊者!

  尊者就說:「麻煩您告訴她我們回來了,如果她問我為什麼會回來,就說我將在村中住一天,並請她準備我出生時住的小房間及五百位比丘的住處。」

  優婆離婆多就到他嬸婆那兒,說:

  嬸婆,我叔叔回來了。

  她問:

  現在在那裡?

  優婆離婆多說:

  在村莊的入口。

  她又問:

  是他一人或與其他人在一起?

  優婆離婆多回答:

  他和五百比丘在一起。

  她又問起:「他為什麼回來?」他依照尊者告訴他的回答,然後她思索著:「為什麼他要我準備這麼多人的住處?他從年輕就出家了,難道他想在晚年還俗嗎?」但她還是整理了尊者出生時住的小房間和比丘們的住處,然後燃起火炬,派人來迎接尊者。

  舍利弗尊者在比丘們陪伴下踏進家門並進入出生時住的房中,尊者坐定後,便請比丘們回房去。就在比丘都離去後,尊者嚴重地下瀉,而且覺得非常疼痛,當一桶排泄物提出時,倒乾淨的桶子一提進後,馬上又再提出,身為婆羅門女的母親靠在自己的房門,心想:「我兒子的情況似乎很糟!」

  經典告訴我們,此時四大天王自問:「『佛法護衛』現在住在那裡?」然後他們發現尊者住在那羅村他出生時住的小房間裡,躺在床上等著入滅。他們說:「我們去見他最後一面吧!」

  當他們走到這小房間時,向尊者致敬後站在一旁。

  尊者問:

  你們是誰?

  四大天王回答:

  尊者!我們是四大天王。

  尊者問:

  為什麼來這兒?

  四大天王回答:

  我們想在您生病時照顧您。

  舍利弗尊者說:

  順其自然吧!我已經有一位侍者在這裡,你們可以走了。

  當他們離去後,諸天之王的帝釋也以同樣的原因來了,在帝釋之後大梵天也來了,而尊者也以相同的方式請他們回去。

  這婆羅門女(按:指舍利弗的母親)看見這些來來去去的天神,她自忖道:「他們會是誰呢?是誰來向我兒子致意又離開呢?」然後她就到尊者的房間詢問純陀尊者有關舍利弗尊者的情形,純陀將這些問題轉告舍利弗,並告訴他:

  大優婆夷來了。

  舍利弗尊者問她:

  為什麼您在這不尋常的時刻來這裡?

  她回答:

  親愛的!我來看你。告訴我,剛才最先來見你的是誰?

  舍利弗尊者說:

  優婆夷!是四大天王。

  她問道:

  那你比四大天王偉大嗎?

  尊者說:

  他們是寺院的護法。自從佛陀誕生時,他們就手持寶劍守護佛陀。

  她問道:

  親愛的!他們走後接著來的是誰?

  尊者說:

  是諸天之王的帝釋。

  她再問道:

  親愛的!那麼你比諸天之王的帝釋偉大嗎?

  尊者回答:

  帝釋像是幫比丘攜帶所有物品的沙彌,當佛陀從三十三天回來時,他就拿著衣和缽,和佛陀一起下來。

  她又問道:

  當帝釋走後,隨後而來,光芒照滿房間的是誰?

  尊者說:

  優婆夷,那是您所信仰的主神——大梵天。

  她又問道:

  我兒!所以你甚至比我的主神大梵天更偉大?

  尊者說:

  是的,優婆夷!當我們的佛陀出生時,據說大梵天以金網迎接這位偉人。

  聽到這些話後,這位婆羅門女想到:「如果我兒子的力量是如此大,那我兒子的老師(指佛陀)又將是多麼地偉大呢!」當她如此想時,頓時生起五種的喜悅,遍佈全身。

  尊者心想:「母親已生喜樂,現在是對她說法的時候了!」於是他說:

  優婆夷!您在想什麼?

  她回答:

  我正在想:如果我兒子有這般的修行,那他的老師(佛陀)又將會具足怎樣的修行呢?

  舍利弗尊者回答:

  我的老師出生、出家、證悟及初轉法輪時,數以萬計的世間震動,沒有人能在戒、定、慧、解脫及解脫知見上與之匹敵。

  然後他以恭敬的言語向她詳細解說「世尊確實是如此……」,接著又根據世尊的德行,解說種種的法義給她聽。

  當她親愛的兒子說完法義後,婆羅門女證得初果。她說:

  優婆提沙啊!你為何會那樣做,為什麼這些年裡都不教我這不死的智慧( Ambrosia )呢?

  舍利弗尊者想到:「現在我已經報答這位舍利婆羅門女養育之恩了,這已足夠了。」所以他就告訴她:

  優婆夷!您現在可以離開了。

〔入滅與荼毘〕

  當他母親走後,尊者問:

  純陀!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純陀回答:

  尊者!是清晨了。

  尊者說:

  請集合比丘們。

  當比丘聚集後,他對純陀說:

  純陀!扶我坐起來。

  然後尊者就對比丘們說:

  兄弟們!我和您們共住、遊行四十四年,如果我在行為和言語上有觸犯您們,請原諒我。

  比丘們回答:

  尊者!您一點也沒有觸惱我們,我們一直是形影不離地跟隨您,尊者請寬恕我們的錯!

  之後尊者以大衣包裹身體,蓋著臉龐,然後右脅而臥,如同佛陀入大涅槃時所做的一般,他次第、往返進出九次第定,從初禪到第四禪,就在他進入第四禪時,就如太陽升到山頂出現於地平線上一般,沒有任何執著地、完完全全地進入了涅槃。當時正是迦底迦(kattika)月,也就是陽曆十月到十一月間的月圓日。

  婆羅門女在她房中心想:「不知我兒子怎麼樣了?他什麼都沒說。」然後就起身到尊者的房裡,搓摩他的雙腳,卻發現尊者已經入滅,她跌坐在他的腳旁,大聲悲歎地說:

  親愛的兒啊!在此之前,我並不知道你的德行,因此沒去拿在屋埵w置好的床座,並且供養五百位比丘們,也沒得到以財富建寺院的功德。

  她如此悲歎直到太陽下山。

  隔天早上,她找來金匠,打開藏寶室,秤上秤滿黃金,然後拿黃金請金匠打造一具金棺木,他們豎起圓柱和拱門,她又在村子的中心蓋了間木心的大帳蓬,在帳蓬的中間以一人字形的大型木板做結構,並以黃金塗飾的拱門和圓柱做欄干圍在四周,然後就舉行天、人共同參與的莊嚴隆重的葬禮。

  大眾舉行一整個星期的法事後,他們用許多種香木堆成一火葬用的柴堆,然後把舍利弗的遺體放到柴堆上,並用一束香根草點燃木材,經過整夜的焚燒,大眾聆聽法義的開示之後,阿那律(Anuruddha)尊者以充滿香味的水澆熄柴堆上的火苗,純陀尊者就撿拾舍利骨放在布上。

  純陀長者想到:「我不能在這裡逗留,必須向佛陀稟報『佛法護衛』舍利弗尊者入滅的事。」因此他帶著裝有舍利骨的布包和舍利弗尊者的衣缽,趕往舍衛國,在旅程的每個驛站他都只住一晚。這是《念住相應.純陀經》的釋論記載的故事,另外加上《大般涅槃經》的釋論中相同的經文。所摘錄的《純陀經》(Cunda Sutta)(5)原文如下:

◎《純陀經》的記載
  那時佛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舍利弗尊者住在摩揭陀國的那羅村裡,病得很重,純陀沙彌(6)是他的侍者。

  後來舍利弗尊者就因此病圓寂了,純陀就帶著舍利弗尊者的衣缽到舍衛國衹樹給孤獨園,他來到阿難尊者前,禮拜尊者後,坐在一旁,然後向阿難說:

  尊者!舍利弗尊者已經圓寂,這是他的衣和缽。

  阿難說︰

  純陀!關於這件事,我們應該去見佛陀。純陀!我們走吧!見到世尊後,再把這件事稟告世尊。

  純陀回答:

  好的,尊者。

  他倆就去見佛陀,向佛陀禮敬後,坐在一旁,然後,阿難尊者就向佛陀報告說:

  世尊!純陀沙彌告訴我,舍利弗尊者已經圓寂,這是他的衣和缽。世尊!當我聽到舍利弗尊者圓寂的消息時,我的身體就如著生的植物失去依附般地枯萎了,所有的東西也變得糢糊不清。

  佛陀說:

  阿難!怎麼會這樣呢?當舍利弗圓寂時,他帶走你部分的戒、定、慧、解脫和解脫知見嗎?

  阿難尊者說:

  世尊!不是這樣,舍利弗圓寂時並沒帶走我任何的戒、定、慧、解脫及解脫知見,但是,世尊!舍利弗是我修學的顧問、老師及教導者,他孜孜不倦地說法,啟發、鼓勵、教導我們,是我輩僧人的善知識,我們會記得他的教學是多麼生動活潑、有趣又實用。

  佛陀說:

  阿難!我以前不是教過你嗎?這是萬事萬物的本質,我們必須承受與身邊最親密的人離別、分散之苦,凡是有生、住,由因緣和合而成的事物,就會有消散的時候,怎麼可以說它不會分離呢?事實上,那是不可能的。阿難!即使是從強而有力的樹幹中長出的樹枝,也有斷枝的時候,所以舍利弗現在也從偉大而健壯的比丘僧團中圓寂。

  事實上,阿難!凡是有生、住,由因緣和合而成的事物,就會有消散的時候,怎能說不會分離呢?這確確實實是不可能的。

  因此,阿難!以自己為依怙,作自己的庇護所,不要找外在的庇護;以法為島嶼,以法為依皈,不要以其他事物為依皈。


  釋論中提到:佛陀伸出手,接過舍利弗的骨灰包,把它放在手掌,對比丘說:

  比丘們啊!這是前不久請求入滅的比丘其色澤如貝的舍利骨,就是這位比丘,他經歷無數世及百千萬劫,終於證得阿羅漢;就是這位比丘,他幫我推轉首次的法輪;就是這位比丘,得到僅次於我的果位;就是這位比丘,在大千世界中,除了我以外,沒有人像他一樣具足智慧;就是這位比丘,具有崇高、廣博、明利、敏銳以及洞徹的智慧,就是這位比丘,少欲知足,喜歡獨處,不愛成群結黨,充滿活力,是同修者的善知識,而且譴責惡行;就是這位比丘,拋棄了五百世修得的財富;就是這位比丘,他受持法規,忍耐力有如大地;就是這位比丘,他不傷害他人,有如去角的公牛;就是這位比丘,具有謙虛的心,如恰達拉地(Candala)的男孩。

  諸比丘!看哪!這就是大智慧者的遺骨,他少欲知足,喜歡獨處,不愛成群結黨,充滿活力。看哪!他是同修者的善知識,他譴責惡行,這就是他的遺骨!


  接著的偈頌是佛陀讚揚這位大弟子:

  獻給這位五百世中,毅然出家,捨棄心中欲樂,解脫情欲,而守護六根者,現在向圓寂的舍利弗致敬!獻給這位堅忍耐力有如大地,心地完全調伏的他,慈悲、親切又安詳,且堅穩有如大地,現在向圓寂的舍利弗致敬!他,有如謙卑的流浪兒,進入城鎮,慢慢地走著,挨家挨戶托缽乞食,這就是舍利弗,現在向圓寂的舍利弗致敬!不論住在城中或叢林裡,就像去角的公牛般,從不傷人,這就是舍利弗,是能主宰自己的人,現在向圓寂的舍利弗致敬!

  當世尊讚揚舍利弗的功德後,要求為舍利弗的舍利骨建造寶塔。之後,世尊告訴阿難尊者,他想去王舍城,阿難就通知比丘們,佛陀與比丘們一起到王舍城。在佛陀到達時,目犍連尊者也已經圓寂。世尊以相同的方式接受了他的舍利骨,而且為他們二人建造寶塔。

  佛陀離開王舍城後就往恆河行進,直到抵達支羅(ukkacela),他走到恆河岸邊,和眾弟子席地而坐,然後宣說《支羅經》(Ukkacela Sutta)(7),內容主要是說舍利弗和目犍連圓寂的事。

◎《支羅經》的記載
  那時佛住在跋耆國恆河岸旁的支羅村中,舍利弗和摩訶目犍連剛入滅不久,佛陀露天而坐,比丘們圍繞在他的身旁。

  佛陀觀察沈默群集的比丘後,對他們說:

  比丘們啊!這集會對我而言,似乎是空的,舍利弗和目犍連已經入滅了,對我而言,不僅集會是空的,也無須再設舍利弗和目犍連的座位了。

  過去已成佛、圓滿正覺的諸佛,也和我有舍利弗與目犍連兩位優秀的弟子一般;未來將成佛、圓滿正覺的諸佛,也和我有舍利弗和目犍連一樣,將有兩位優秀的弟子。

  比丘們!真是不可思議,真是奇妙啊!那些依佛陀律法而行持的人,就會依佛陀言教而行,他們將得到四眾弟子的敬愛和尊重。比丘們啊!真是不可思議,真是奇妙啊!那些正覺者,在他的兩位優秀弟子入滅後,卻沒有悲傷和難過。

  因為那些有生、住,由因緣和合而成的事物,終將歸於消散,要它不分離怎麼可能呢?因此,比丘們啊!以自己作為自己的島嶼,作為自己的庇護所,不要尋求外在的庇護,以法為島嶼,以法為庇護所,不要尋求外在的庇護。


  佛陀的大弟子舍利弗,也是為人所敬愛的「佛法護衛」的故事,就在如此深刻感人的開示中結束了。

  佛陀一再宣講此經直到圓寂。舍利弗尊者入滅於迦底迦月(指陽曆十月起到十一月底)的月圓日,而摩訶目犍連是在半個月後新月的布薩日入滅,根據傳說,佛陀則在半年後般涅槃。

  受人、天讚歎,有大成就的三位偉人,如此的組合,難道純然只是巧合?我們可在彌蘭陀王問那先比丘的問題中(8)找到答案:

  在百千世中,舍利弗是佛陀的父親、祖父、伯叔、兄弟、兒子、侄子和朋友(9)。生死輪迴,使他們同時連結在一起,最後輪迴止息,他們使只不過是一連串瞬間即逝的時間變成永恆,且以不生、不滅的不朽取代了生死輪迴,他們在最後一世點亮榮耀,照亮這個世間,願此慧命常在!

【註】

(1) 見《大般涅槃經》(Maha pari-nibbana Sutta)第二品,佛陀最後的日子(《法輪雜誌》,Last Days of the Buddha, WHEEL, No.67/69, p.26),佛陀就是住在橡樹村時生重病的。

(2) 在喜馬拉雅山中。譯者註:原書將Chadanta誤作Chaddanta。

(3) 舍利弗的弟妹已在前文中提過。

(4) 《婆耆沙長老相應》(Vangisi Samyutta No.7), (《漢譯南傳》第十三冊,三二○頁)。

(5) 《純陀經》是《念住相應》二三經,(Satipatthana Sammyutta, No.23.《漢譯南傳》第十七冊,三四六頁)。

(6) 《純陀經》的釋論說:純陀是舍利弗尊者最小的弟弟,在他未受比丘戒前,比丘們習慣叫他「純陀沙彌」,甚至在他是位長老時,大家還是這樣稱呼他。

(7) 《支羅經》出自《念住相應》(Satipatthana Samyutta, No.24.《漢譯南傳》)第十七冊,三四九頁)。

(8) 這是根據《支羅經》的釋論所記載的。

(9) 見艾.米.何娜(I. B. Honer)所編輯的《彌蘭陀所問經》(Milinda's Questions )第一冊,二九五頁;並見本書第五章所提到的〈《本生經〉裡的舍利弗〉一文。

編者按:本文摘譯自《舍利弗的一生》(The Life of Sariputta)。文內部分標題為譯者所加。



[回gaya首頁]   [香光莊嚴]   [香刊52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