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五十四期/87年6月20日

【讀者來函】


您好:

  敝人是因案在苗栗看守所待執行之受刑人,在一偶得的機緣堭o閱《香光莊嚴》這份季刊,對於內容甚為欣喜,尤以謝大寧副教授主講「勝鬘經講記」之連載,讓我對佛教中許多名詞有茅塞頓開的感覺,可惜的是手邊僅有第五十一、五十二兩期〔亦即「講記」(六)、(七)〕而已,不知能否請閱之前數期,以便能完整有系統地閱讀「講記」之內容?不情之請,尚祈不吝賜閱,另自第五十三期出刊時亦請逐期郵寄,以供拜讀。

                       胡××敬上

悟因方丈道鑑:

  頃收悉「香光莊嚴」季刊第五十三期「法的學習」,得悉困擾香光寺一年多的事件,終於「法在說法」,使事件告一段落,回歸香光寺原有的清淨,誠令人欣慰。

  在此段期間,法師們承受世間的無謂騷擾、詆毀、暴力,甚至訴訟;幸好法師們在您的帶領下呈現忍耐與寬恕、慈悲與體諒的佛陀精神,克服難關,俾使弘法偉業,得以持續進行,謹此略表慰問之意,併請代向諸位法師問安。

                       林哲生合十

明迦師父:

  前陣子敬領了「與宗教對話」、「法的堅持」、「動態的智慧」、「無我的實踐」、「探訪中觀」等五本季刊,最近又拜讀了「法的學習」,受益良多。

  在法律上,今日的香光寺事件算是塵埃落定了。回想事件初發時的火爆緊張,眾所囑目!不明內情者,光從媒體報導,根本不清楚孰是孰非!有人由「一個巴掌拍不響」的慣性推理裡,認為香光寺出家人也有錯吧?也有不少人抱著看熱鬧的心情在注意「劇情」發展,引為茶餘飯後的話題!

  是八十六年二月十八日吧?那晚五時許,宏法寺黃師姐來電,說當晚開證長老要帶領護僧協會趕到香光寺,因為聽說對方要來鬧事。我很想去,但是因為隔日一早已與人約好清晨四時會合出發到雲林,去參加一位好友母親的公祭,分身乏術,無法隨行。

  隔天,從媒體上看到「鬧事」的情形。對方步步逼人,以鑼鼓、鞭炮、吼聲……肆虐香光寺!卻看到師父們迎以穩若磐石的靜坐威儀,我想到了經上描述的,妖魔鬼怪在即將成佛的釋迦如來前,張牙舞爪,極盡騷擾能事的情節……。有著不忍,但更多的是感動與敬佩!

  處茲標榜功利的社會,遭誣蔑,難以避免。但衍生為法律糾紛,孰是孰非,認定卻全靠證據。要保留完整的證據資料,也要會用這些證據資料。香光寺呈院反駁對方誣控的證據資料很齊全,來龍去脈都有文件可憑,在情理法上都明顯較對方優勝,所以官司贏了,讓關心者感到非常高興!

  尤其師父的果斷與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更樹立了出家人處理寺產紛爭的正面典範。通過烈火淬礪,若再有磨難,哈,都是「小兒科」了!

                       吳小燕頂禮



[回gaya首頁]   [香光莊嚴]   [香刊54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