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八十一期/94年3月20日

最南端的日子 

  歐噴邁勒


「師父,你是少林寺來的嗎?你會飛嗎?」  「……」

海南省有南海明珠之稱,溫暖而祥和,尋常而自然,人文氣息濃重。

此地到底多有趣,讓我們跟著作者一起去瞧瞧。



       2005年元月,從高雄小港機場出發,途經香港。在飛往海南三亞的班機上,我一直貼窗俯視。愈往南飛,大陸冷氣團的寒凍漸漸式微,色調愈見明麗。

資料顯示:海南省北隔瓊州海峽與廣東省相望,其中包括海南島和南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的島礁及其領海。漢初設珠崖、儋耳二郡,三國時始有海南一稱,明設瓊州府,清分巡瓊崖道。1988年4月由廣東省析置海南省。

本省是一個海島型地區,有南海明珠之稱,屬熱帶季風氣候,長夏無冬,溫暖而祥和,尋常而自然。故中國當局強調這裡是大陸目前強力發展觀光,未受工業污染,且人文氣息濃厚的休閒所在。

眼見為憑,見微知著,瞧瞧去!


站在天涯海角

從三亞鳳凰機場入境,三亞在海南島最南端,是中國最南端的一座城市,素有“天涯海角”之稱。 面積 1887平方公里,人口370275人。其中,黎族占41.12%﹔苗族占0.7%﹔回族占1.33%。我所搭上的計程車,司機即是黎族回教徒。

由於是最南端的濱海城市,向來有中國後花園之稱。擁有潔淨的海水、空氣、 沙灘與陽光,以及眾多的人文景觀和得天獨厚的熱帶風光所構成的旅游資源。主要景點有:牙龍灣風景區、大東海浴場、天涯海角旅游區、大小洞天海山奇觀、鹿回頭公園以及崖州古城、盛德堂遺址、南山塔、瓊南唐宋穆斯林古墓群、落筆洞「三亞人」遺址、回輝清真寺等。南亞海嘯之後,這兒的旅客明顯增多。當地旅館業者說,農曆年前後,三亞成為內地的避寒、度假首選勝地,客房常是供不應求。

出發前,我上網選了一家位於大東海旅遊區的四星級酒店,標準房約130元人民幣。到了現場,完全不是那一回事。掛牌的標準間是600元,非假日打四折也要240元。詢問為何與網路上的不同,櫃檯小姐說整修後的住房要加價。經過一番「協商」,經理特別以200元讓我住臨海的別墅房。

之後到全省各地住宿,從70元的賓館到150元左右的市區三星酒店,全都要靠「討價還價」定案。原則是海邊旅遊區的酒店都很貴,市區比較便宜。盤算結果:住在市區撘公車既方便又省錢,同時也可以就近買菜自炊,兼顧深入民間的樂趣。唯一的缺點是環境嘈雜些。不過有一點值得肯定:在其他省分住宿時,半夜常會有小姐打電話來,用那種令人頭皮發麻的嬌聲嗲氣問:「你要洗腳嗎?」而在海南島,即使住簡陋小賓館也沒這困擾。(註:也可能因我是出家人,業者已先過濾。)

人說「壽比南山」,故特別在抵達的第二天前往南山寺。

大陸的寺院多由公司管理,比照商業觀光,一律要買門票才能進。但大多會對出家人優惠。據說國家投資60億元人民幣,要把南山發展為全國最大的的佛教資源文化中心,所以門票高達60多元。

來到入口摘下帽子,收票員還問:「有證件嗎?」

我比比僧服,他仍說要看戒牒。我只好指著頭頂戒疤說:「你認為有誰會為了省60塊錢剃光頭,燒戒疤?」他總算讓我進園了。

後來我去儋州的松濤水庫時,誤入水庫管理局,也遭守衛凌厲的驅逐:「去去,又是要化緣的假和尚!」既不具備辨別真假僧人的常識,也不理會我的解釋。同樣的,在寺院裡,僧人不被認同與尊重,對經營者來說,從五臺山禮請來的出家人,只是他們為了賺錢必須具備的門面象徵罷了。

所以,儘管南山是海南島南方最高的一座山,山容秀麗,四季祥和,異樹參花,尤以南山不老松「龍血樹」享負盛名;南山沿路有般若波羅密多心經的全經文書法石刻,以及趙樸初先生等書法石刻;山上有南山寺,金玉觀音,十八羅漢雕像,還有即將完工的亞洲最大的南海觀音像;以及山下有延綿的海灘等美景。但除了豪華氣派的自然景觀、燒香求平安的人潮和素齋部的擁擠食客外,偌大的寺院區感覺不到心靈的寧靜與暮鼓晨鐘的莊嚴,完全沒有佛法的精神和內涵。這樣的氛圍,如何福壽綿延?

倒是可以看看西部的大小洞天。這處海濱有奇特秀麗的海景、山景和石景,海岸遍地是神工鬼斧的大小石群,山海之間宛若一幅古樸優美的長卷書畫。

遊覽區內有歷史悠久的名人勝跡。唐代高僧鑒真率日本留學僧榮睿、普照及弟子祥彥、思托等一行,於唐代天寶七年(西元748年)第五次東渡日本,海上遇颱風漂流萬里至此登岸,在這裡修繕大雲寺,傳播佛教文化,留下千秋佳話。如今鑒真和尚及其弟子的大型花崗岩群雕已落成,也值得憑弔。

次日搭中巴到崖城鎮。

此地位於三亞市西40多公里處。自南北朝起建制崖州,宋朝以來歷代的州、郡、縣均設在這裡。以其悠久的歷史和名勝古跡繁多而成為海南旅遊勝地。

下車後,徒步走過人聲鼎沸、髒兮兮、濕答答的市集,轉個彎之後所看到規模不小的一座城門。門廊下堆滿垃圾,牆面污黑不堪,還被噴漆塗鴉,牆腳甚至發出陣陣尿騷味,顯然地,已淪為男性公廁。

實在是無法再待下去。返回市集,買了一些水果和生菜,即告別崖城。


苦丁茶的滋味

苦丁茶為五指山的特產之一,又名雲霧茶;只用一片茶葉便可沏茶一壺,所以又稱為一葉茶。茶的味道先苦後甘,生津解渴,可解暑毒,降低酷熱。

週日,興沖沖要登享譽國際的海南第一高山—五指山。

開車的王師傅說:「五指山叫好不叫座,難得有人會來!」

真的耶,從市區到山下要40分鐘車程,園內沒甚麼公共設施,連衛生間也無,卻仍收門票10元。

登山口有一戶人家,門前兩株白梅花正綻放。雖然是假日,但不見一個人影。時為上午11點,據說攻頂要五個小時,我請司機自由去跑生意,約好下午4點再來接我。

路只有一條,不怕迷途。但是泥土路面泥濘狹小,兩旁的樹木草叢卻相當深密。走了一會兒開始爬坡,汗水開始沁出。

半個鐘頭過去,除了鳥叫聲之外,只有一兩座土墳衕I「人氣」。我坐在倒下的樹幹上啃點麵包,剝了一顆橘子吃,然後再繼續上路。

12點多,仍是前面不見過來人,後面等嘸人。而霧氣山嵐卻像一條透明的紗巾,環繞在深深綠谷之間,輕輕地飄蕩湧來。擔心山路被雲霧遮斷,何況下山路滑難行,而且書上說五指山是珍禽異獸的王國,山裡的動物有兩棲類、爬行類、鳥類、獸類等等……我除了持咒念佛,手無寸鐵,故決定回頭了。

幸運的是,司機在入口處等我。他說去市區不一定有生意,反而會浪費石油(海南省全境道路不設收費站,但把費用加在油費中),所以乾脆在原處等。

其實,之後他透露:他是留在車內研究「明牌」。

他來自遼寧。現在東北重工業沒落,他隻身來海南討生活。

現在整個大陸瘋彩券,海南島也不例外,每到開獎前夕,大街小巷,處處有一簇簇人群聚集,交換情報(本來我還以為是打拳賣膏藥者招徠人氣的廣告噱頭)。偶然一塊錢簽注得了60元之後,他陷下去了。一週三次的投注,花光他的所得,還欠下萬元的債務,愈輸愈不甘心,他說得等翻本才收手。

我以親人的實例勸他:這是一條不歸路,要趕快罷手,只有自己以血汗換來的才是牢穩的。回台之後,寫了一封信去鼓勵他,不知他是否會轉念?

爬五指山不成,下午前往五指山第一村。此處原名通什度假村,因江澤民和朱鎔基曾下榻于此,故更名。

沿途一邊是蜿蜒的石階,一邊是清澈的河流,溪水淙淙,洗去登山的塵勞。

來了一批衛生學校的高中生。「你好!」來海南,首次有人主動向我打招呼。其中兩個女學生拿出水果請我,還要求與她們合照。當然她們一定會問:「你是少林寺來的嗎?你會飛嗎?」

接下來是往太平水庫的旅程,就在跟他們分享、介紹佛法的當中完成。

這就是我到五指山的經歷,像不像喝苦丁茶?

 


[香光資訊網] [香光莊嚴][香刊81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