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成佛妙法華】香光莊嚴八十六期/95年6月20日

汝等皆當作佛

《法華經》十個故事

編輯組
 

常不輕菩薩對著眾人恭敬禮拜:「我不敢輕慢你們,你們將來都會成佛!」
你我都會成佛?
一起來看「成佛的法華」說的是什麼故事!


   常不輕菩薩

威音王如來滅度後,正法逐漸消退,進入像法時期。在這個時代,有一些增上慢比丘不具威儀,在修行上也未開悟,卻懷有高傲自大的心,在僧團裡,聚結成很大的勢力。

當時,有位很特別的比丘,他不專門讀誦經典,只是專行禮拜,遠遠看到四眾,不管是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這位比丘都會向他們禮拜讚歎:「我深深地敬佩你們,不敢輕慢啊!你們的所作所為,都是菩薩道,將來都會成佛。」

眾人聽到這樣的話,議論紛紛,認為這位比丘故意諷刺他們,便以凶狠的口氣回應:「愚痴的比丘,你打那兒來?說什麼不敢看輕我們,還給我們授記,說我們都會成佛。我們並不需要這樣的虛妄授記。」

雖然被罵,但這位比丘並未生起瞋恨的心,還是禮拜四眾,並高聲讚歎:「我不敢輕視你們,你們將來都會成佛。」

聽到比丘還說一樣的話,罵他的人怒火燒得更旺,拿起木杖或瓦礫石頭來打他的頭或丟他的身體。比丘邊躲邊跑,到了稍遠的地方,還是高聲讚歎:「我不敢輕慢你們!你們將來都會成佛!」因為比丘總是高聲讚歎:「我不敢輕慢你們!你們將來都會成佛!」因此,便被人稱為「常不輕」。

儘管被罵被打,常不輕比丘還是禮拜四眾,不改初衷。在自知生命要走向終點前,他在虛空中清楚聽到威音王佛所說的《法華經》及二十千萬億偈,常不輕比丘完全受持無礙,立刻得到了眼、耳、鼻、舌、身、意清淨無垢。後,又得到大神通力,增加壽命二百萬億那由他歲,廣為人說《法華經》。而那些原本打罵輕視常不輕比丘的人,看見常不輕比丘顯現大神通力,身心柔和,語音輕妙,又能背誦《法華經》及二十千萬億偈頌,解說無礙,說法精妙,在聽聞他說《法華經》後,大眾都歡喜信受,跟隨常不輕菩薩一起修行。

這位修持忍辱,而因持誦《法華經》功德,能常遇佛聞法的常不輕菩薩是誰呢?正是釋迦牟尼佛的前身。(《法華經.常不輕菩薩品》)


 

修「慈心三昧」的彌勒菩薩

妙光是位智慧高深的菩薩,他有位弟子貪求名利,被稱為「求名」。

求名常到貴族家走動、攀交情。因為心思都放在名利上,對於老師所教授的經典,總是忘得比記得還多。

妙光菩薩講說《法華經》八十小劫,弟子們都認真聽講,背誦流利。唯獨求名背得結結巴巴。不是一再重覆,就是停頓愣在那裡。弟子們看不過去,請燃燈代大家問:「為什麼師父對求名這樣寬厚,還讓他留在僧團裡呢?」

妙光菩薩回答:「燃燈!求名只是一時被虛榮蒙蔽,終會雲開霧散。他知道恭敬供養諸佛,並且修持『慈心三昧』,將來必能成就佛道。只是他因膚淺的虛榮,浪費許多時光,成佛時間會比你晚億年以上。」

燃燈問:「師父怎麼知道求名修『慈心三昧』呢?」

妙光:「你注意到求名只吃素食嗎?」

燃燈:「對!他連淨肉也不吃。」

妙光:「求名發心修行已經好幾世了。初發心的那一世遇到洪水暴發,不能乞食,連著七天一粒米都沒得吃,生命垂危。這時有母子兩隻兔子,為護法久住,自己投入火中供養他。但他卻發誓『寧破骨髓出頭腦,絕不啖肉食眾生。』就這樣餓死了。」

妙光接著說:「因為他一開始學佛就抱持這樣的慈心,所以總能遇到善知識。我們應該護持他的善行,讓他繼續在佛道上前進。」

經由善知識引導及大眾的護持,求名漸漸去除惡習並修持六度法門。發願:「懺悔一切罪,隨喜諸善根,敬禮一切佛,願得大智慧。」

有一回,在佛陀講說法華的會場上,文殊菩薩說出過去生的因緣:「求名就是現今的彌勒菩薩,而妙光就是我啊!」

彌勒菩薩聽了既慚愧又感恩。於是,在殊勝的法華會上認真聽講,勇於發問,再三請佛說法。佛陀因彌勒菩薩所請,將不可思議微妙之法,源源流出不斷。(《法華經.序品》)


 

提婆達多得佛授記成佛

提婆達多是佛陀的堂兄弟,為人機智聰明,富有才幹。出家後,卻一直懷有野心,至佛陀晚年,還做出了出佛身血與破僧的惡行。但在《法華經》中卻有佛陀為提婆達多授記成佛的記載。

有個阿私仙人,他四處遊歷,想找位「法器」來傳承大乘經典。

這天經過一個大國,看到國王親自打大鼓向人民大聲宣布:「現在國家交由太子管理,我要到四方求法。那一位有道德的人能為我說大乘法,我願意侍奉他、供養他、追隨他,當他的奴僕。」

仙人非常高興遇到這麼虔誠求法的人,又擔心他身為國王,不知能否承受修行的艱苦,就對國王說:「我有最高、最微妙的法,是部大乘經典,名叫《妙法蓮華經》。是非常稀有珍貴的妙法,假使你不違背我的教誨,跟隨我修行,就為你宣說。」

國王毫不猶豫就答應了,換下華服跟隨仙人修行。仙人先叫國王去找食物,國王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向來都有僕役準備好齋食。仙人便帶他到山上採果、挑水、砍柴,還教他如何下廚煮飯、炒菜。

國王放下從前一呼百諾的威嚴,很快學會僕役的工作,隨時恭敬侍候仙人。仙人疲累需要床座休息時,甚至用自己的身體充當床座,讓仙人坐或躺在他身體上。一千年來國王用心恭敬地供養仙人,沒有任何懈怠、疲倦,也沒有任何怨言。

仙人忍不住問:「當國王多麼威風神氣,眾生求也求不到這麼好的地位,你為什麼要放棄,跟著我過艱辛清貧的修行生活呢?」

國王回答:「我一直想著如何幫助眾生?在國王的位置上,最多能照顧本國及鄰近國家人民生活上的富足;但修成大法,就可從根本上救助六道眾生斷除煩惱、脫離苦海,得到真實的清淨智慧。這就是我選擇出家修道的原因。」

仙人非常高興找到了可以信託的大法器,而將《妙法蓮華經》完全傾囊相授。

這位國王就是佛陀,而這位阿私陀仙人就是提婆達多。提婆達多因過去曾經助佛修道,並以宣說《法華經》的無上功德,得佛授記,無量劫後,提婆達多將善根成熟,精進修行而成無上佛道,佛號天王。(《法華經.提婆達多品》)


 

多寶如來的大願

多寶如來發心護持《法華經》。在行菩薩道時立下大願:即使入涅槃,也要出席法華會場,聽經聞法。

於是,當釋迦牟尼佛在娑婆世界準備宣說《法華經》時,突然傳來很大的讚歎聲:「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世尊,能用平等的大智慧教授菩薩法,以佛所護念的《妙法蓮華經》為大眾說法。如是!如是!釋迦牟尼世尊所教授的法,都是真實的。」

伴隨聲音出現的是一座高五百由旬、寬二百五十由旬的寶塔。塔外有用金、銀、琉璃等七寶合成的幢旛裝飾,塔上懸垂著萬億種瓔珞、寶鈴等等的寶物。

這應是供養大德舍利的高塔,怎會出現在這裡,還從塔內發出聲音呢?在場的佛弟子驚異無比,但還是趕緊禮拜:三十三天降下曼陀羅花雨;還未修成神通的人及非人,則用香花、瓔珞、旛蓋、音樂、舞蹈等來供養寶塔。

大樂說菩薩代大眾問佛陀:「什麼樣的因緣,這座寶塔會從地涌出,還發出聲音呢?」

佛陀回答:「這是多寶佛的寶塔來參加我們法華盛會。多寶佛雖已涅槃,但他在滅度前,曾交待弟子:『起造一座大塔來供養我的全身舍利。今後十方國土,只要有宣說《法華經》的地方,我的廟塔就會涌現,並在塔中讚歎:「善哉!善哉!」』這就是我們眼前所見到的多寶佛塔。」

大樂說菩薩又問:「世尊!能否用您的神通力讓我們見到多寶佛身?」

佛陀回答:「多寶佛有深重大願:『如果有佛弟子想見到我的全身,必須請講《法華經》的這位如來,集合在其他地方說法的分身,然後,我的全身才會顯現。』」

大樂說菩薩:「我們也希望見到世尊的分身,並加以禮拜供養!」

佛陀點點頭:「大樂說!我在十方世界說法的分身,現在也該集合一處了!」

於是,佛陀放出白毫般的光束,大眾從光束中,看到釋迦牟尼的分身滿布百千萬億那由他恆河沙數國土,正在演說妙法。此時,諸佛告訴眾菩薩:「我現在要去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的處所,供養多寶如來的寶塔。」

到了娑婆世界,諸佛派遣大菩薩以寶花供養並問候釋迦牟尼佛:「少病少煩惱嗎?身心安樂嗎?」又說:「我們的世尊也希望能見到多寶佛身!」

話說畢,一時,娑婆世界變得清淨美妙,沒有地獄、惡鬼、畜生等惡道。琉璃為地,寶樹莊嚴。

釋迦牟尼佛的分身諸佛都到齊了,各各坐在師子座上,聽說要一同開寶塔,就從座中起來,安住在虛空中。

弟子們起立合掌,專注地看著佛陀。

釋迦牟尼佛以右手指開啟七寶塔的門,大眾看見多寶如來坐在寶塔中師子座上,全身不散,就像入禪定一般。多寶如來說:「善哉!善哉!釋迦牟尼佛,趕快宣說《法華經》吧!我可是為了聽聞《法華經》,才到這裡來的。」又分出半個座位,說:「釋迦牟尼佛,來這裡一起坐吧!」

釋迦牟尼佛就進入寶塔,坐在多寶佛旁邊。

大眾仰望兩位如來同在寶塔中的師子座上盤坐,又見到釋迦牟尼無量無邊的分身安住虛空中,都希望能升到虛空,好看清楚佛的相貌,及聽聞佛陀說法。釋迦牟尼佛了解大眾的心意,便以神通力讓大眾升上虛空。

釋迦牟尼佛大聲地告訴弟子:「我即將進入涅槃,這部《妙法蓮華經》付囑在場的大眾。在我滅後,能受持讀誦,並深入思惟這部經典,是很困難的。大家應當發願護法,令法久住,才是真正的佛弟子,才是真正地供養我及多寶佛。」(《法華經.見寶塔品》)


 

從地涌出的菩薩們

佛陀說了微妙的《法華經》之後,他方國土的諸大菩薩起身表示:願意護持受持《法華經》的行者,令此經永遠流傳。

佛陀微笑回答:「多謝您們的好意,不過我這裡不勞各位費心,娑婆世界自有六萬恆河沙的菩薩及其眷屬,在我滅度之後,會來護持《法華經》的流通。」

釋迦佛話一說完,娑婆世界的國土,大地震裂,竟從地涌出無量千萬億菩薩,他們皆是住在娑婆世界之下,此界的虛空中。在聽到了佛陀的聲音後,便來到此處,向釋迦佛及多寶佛請安,並且讚歎佛陀無量功德。

釋迦佛很是開心地說:「這些菩薩及其眷屬,於過去諸佛種諸善根,世世也都跟著我學習如來甚深智慧。」

在場大眾看得都傻愣住了,怎麼從沒聽過佛陀去哪度了這麼多的大菩薩,一會兒全從地底涌出,這也太難相信了。

彌勒菩薩知道大家心中的疑惑,他自己也不甚明白,便合掌向佛陀請問:「世尊!這麼多位大菩薩,還有他們的眷屬,以前怎麼都沒聽您提過。而他們的名號,我也沒聽聞過。他們無量的智慧功德,到底是跟著誰學習?突然之間,就從地底涌出,我卻一個也不認識,希望佛陀慈悲,為我們大眾說個明白。」

佛陀沈吟一會兒,便朗聲說道:「彌勒菩薩,您問得很好!我今在此向大眾宣告,這些從地湧出的菩薩,都是我在娑婆世界成道後,所度化來的。」

現場大眾一聽,大家議論紛紛:「什麼?世尊成道至今也不過四十餘年,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怎麼可能教化如是無量的大菩薩?」

彌勒菩薩馬上提出疑惑:「世尊!這怎麼可能?您成道以來,才多久的時間!現在這種情況,就好像一個25歲的美少年,指著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說那是他的兒子;老人家也說這個年輕人是他爸爸。世尊!這些菩薩都是久修梵行,人中之寶,怎麼會是世尊您得佛道後,令他們初發心、修學的呢?」

佛陀回答:「你們千萬要相信如來所說,皆是真實之語啊!」佛陀連說了三次。「希望佛陀為我們解說,我們一定會信受不疑。」彌勒菩薩以及所有大眾也合掌回答三次。

之後,佛陀便開口道:「你們仔細聽了!所有的人都說我是在四十年前,才從王宮裡逃出,經過數年的修行,然後在菩提樹下成佛。然而,事實是:我自無量無邊百千萬億那由他劫來,早就已經成佛了!在這段時間,我以各種方便善巧,在娑婆世界度化眾生,從沒休息過。佛的壽命無量,所作佛事,也未曾暫廢啊!

我之所以會說之前有燃燈佛等佛出世、涅槃,或者說我即將滅度,這都是為了度化眾生啊!因為有些眾生,若知道佛久住於世,便不會生起珍惜、恭敬的心,也不覺得遇到佛有什麼特別,這對修行是很大的障礙。所以,我便殷勤叮囑:『如來是難可得見的,要好好把握啊!』如此,他們就會生起渴仰的心,努力修學。

如來從來不說不實的話,但會這麼說,也是為了大家好。

我給大家說個譬喻。這就像一個好醫生,他的孩子生病了,拿了藥給他們吃,好說歹說,也包個糖衣,有的孩子聽話吃了,病就好了。有的因為毒氣攻心,迷亂本性,好吃的藥說不好吃,硬是不吃。怎麼辦呢?

這個醫生只好謊稱要去外地,留下藥,跟孩子們交代:這藥吃了,病一定會好。到了外地之後,便傳訊息回來,說醫生已意外往生了。他的孩子們聽到父親往生,心裡非常苦惱難過,唯一的依靠已經離開世間,成了孤兒,還能靠誰?因為心懷悲感,於是毒氣化開,心便醒悟了,方知父親留的是靈丹妙藥,一服用,病就好了。

大家聽了這個譬喻,我們能夠說這個醫生犯了妄語罪嗎?」

大眾聽了,搖搖頭。

佛陀點頭又說:「我何嘗不是這般用心嗎?有些眾生老仗恃著我還活著,不用心修行,我只好說如來也會滅度,激發他們珍惜的心,但誰能夠說我犯了妄語罪呢?」

現場大眾,聞佛壽命劫數長遠如是,無量無邊的眾生,對如來的功德信力,更增百倍,而得無量的利益。(《法華經.從地踊出品》、《法華經.如來壽量品》)


 

文殊菩薩與龍女

文殊菩薩是諸佛導師,因為娑婆眾生難度,他要協助佛陀教化眾生,所以居釋迦牟尼佛座下。文殊菩薩在無量劫前,已從日月燈明佛處受持《法華經》。而且在日月燈明佛涅槃後,菩薩還講說《法華經》八十小劫,度化門下八位王子,修成佛果。

因此,當曼陀花雨從天而降,大地六種震動,釋迦佛白毫大放光明。大眾都不知怎麼回事,只有文殊知道,佛陀現此瑞象,必定是要演說《法華經》。

多寶佛的寶塔從地湧出聽聞《法華經》時,文殊菩薩正好出外度眾。在佛陀說法暫告一段落,多寶佛的隨侍智積菩薩向釋迦佛告辭,準備離去。

釋迦牟尼佛:「智積!請等一下!我座下有位文殊師利,現在龍宮說法,一會兒就回來了。跟他見個面,談論法義再回去吧!」

才剛說完,文殊菩薩就從龍宮涌現,住虛空中。

智積對文殊說:「辛苦您了!這段時間,您度化了多少眾生呢?」

文殊:「太多了,說不清。等會兒 他們要來,您就可以見到了。」

話還沒說完,無數菩薩乘坐大寶蓮花從海湧出住虛空中,在兩位佛陀面前頂禮問訊。他們全都是聽聞文殊菩薩講《法華經》所度化來的。

智積讚歎:「《法華經》真是不可思議!但是,有沒有眾生是因修行此經,速成佛道的呢?」

文殊菩薩回答:「有位娑竭羅龍女才八歲,功德具足,很快就可成佛。」

智積菩薩搖搖頭說:「我見釋迦佛無量劫來積功累德,才成就佛道。我不信此女在短短時間內能成佛?」

一旁的舍利弗也附和:「是啊!更何況女身有五障,其中之一就是成佛,怎麼可能當生就成佛?」

文殊菩薩望向龍女,龍女也不多說什麼。便從衣裡拿出一價值非凡的寶珠,供養釋迦佛,佛陀含笑收下。龍女回頭對智積菩薩及舍利弗說:「我獻寶珠,世尊納受,這件事很快吧?」

「是的,很快!」

「我成佛的速度,比這件事還快!」話一說罷,龍女忽然變成男子,具足菩薩行,前往南方無垢世界,成等正覺,演說妙法。現場大眾見到龍女成佛,更深信《法華經》功德不可思議,而發菩提心,得佛授記。(《法華經.提婆達多品》)


 

妙莊嚴王的學佛歷程

  雲雷音宿王華智佛的佛土中,有個國家叫光明莊嚴國,由妙莊嚴王統治。妙莊嚴王深信外道婆羅門,不接受佛法。但國王的兩位王子,卻是長久以來一直修學佛法,福德智慧累積地相當深厚。

當時,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正在講說《法華經》。兩位王子對母親說:「母后,能值佛遇佛,比單眼龜找到水面浮木的小孔還要困難。現在雲雷音宿王華智佛正在講《法華經》,我們想去聽經聞法,並成為佛陀的侍從。」

王后回答:「正如你們所說的,機會是稀有難得,所以,我希望你們能說服父王,我們一起去。只是如何說服國王呢?國王向來信受外道,如果你們顯現神通,應該可以感化你們的父王。」

兩位王子到國王面前,升到虛空變化神通。有時上身出水,下身出火;有時下身出水,上身出火;身體一下變大,一下縮小。在虛空中行住坐臥,變化快速。

國王看得目眩神馳,問:「是誰教你們的呢?你們的老師是誰?」

王子回答:「是雲雷音宿王華智佛!他正在七寶菩提樹下法座上講說《法華經》。」

國王:「你們老師的神通一定比你們更厲害,走!我跟你們一起去見佛陀。」

隔天,妙莊嚴王夫婦及王子便一起去禮佛。國王見佛陀身相莊嚴,很真誠地解下脖子上的真珠瓔珞來供養。佛陀為大眾演說妙法,國王夫婦及兩位王子深受法益,決心隨佛出家。將國家交由王弟統治。

妙莊嚴王出家後,精進修行,過了八萬四千年後,得「一切淨功德莊嚴三昧」。以三昧力,妙莊嚴王升上虛空,對佛陀說:「世尊,我非常感恩那兩位領我進門的兒子,他們二人是我的善知識,是為了度化我而來投生我家的。」

雲雷音宿王華智佛回答:「確實如此,若人種善根,世世將能得到善知識的引領化導。而他們二人受持《法華經》後,久遠來都發願,要讓邪見眾生,改邪歸正。」

當釋迦佛在法華會上向大眾說了這段傳播《法華經》的功德後,又補充說到,妙莊嚴王即今日的華德菩薩,那兩位王子就是現今的藥王、藥上菩薩。(《法華經.妙莊嚴王本事品》)


 

燃身供佛的藥王菩薩

藥王菩薩身相莊嚴,發願救護一切眾生。見眾生有疾病,一定設法為對方解除痛苦,眾生都歡喜見到他,所以被稱為「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在日月淨明德如來的國土修行。他歡喜修持艱難的苦行,多次進出娑婆穢土,解除此地眾生的苦痛。

日月淨明德如來為國土裡的佛弟子講說《妙法蓮華經》。一切眾生喜見菩薩總是認真地聞、思、修,在佛道上精進不懈。一萬二千年後,修得「現一切色身三昧」:能依不同的需求,變現不同色身去親近並教化一切眾生。

菩薩滿心歡喜與感恩。心想:「因為聽聞《法華經》,我才能修成三昧,應當供養佛陀及《妙法蓮華經》。」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立刻進入三昧,將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及高貴的堅黑栴檀細末佈滿虛空,讓它像濃雲般降落在佛身四周。

以花香供佛後,菩薩從三昧起身,又想:「用神通力供佛,還不夠虔敬;應該用自己最珍愛的身體來供養,才足以報答佛恩。」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便開始飲服各種高貴香油,使五臟六腑清淨。飲服了一千二百年後,全身各毛孔都散出香氣。又將香油塗在自己的身上,在日月淨明德佛的座前,穿上天寶衣,將香油倒在天衣上,以神通願力,讓身體燃燒。

菩薩燃身所放的光明遍照八十億琲e沙數世界。這些世界的諸佛齊聲讚歎:「善哉!善哉!善男子!這是真正的精進,真誠的供養!是第一布施!因為你已去除根本煩惱,以自己所修證的福德智慧光明,來迴向如來。是真誠地用法來供養如來啊!」

菩薩的身體歷經一千二百年後,才燃燒完盡。

因燃身供佛的功德,一切眾生喜見菩薩立刻化生日月淨明德如來國土中的淨德王家,以王子的身分請求到佛陀住所去親近禮拜。

菩薩五體投地恭敬禮佛,向佛問訊:「真高興還能見到如來您光明的容顏!」

如來對菩薩說:「善男子!你來的正好,今晚夜半,我就要入涅槃了。我把所有的佛法、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三千大千七寶世界、弟子及侍者都交付給你。我滅度後的舍利子,也請你費心建造千座寶塔來流布、供養。」

於是,日月淨明德佛便入涅槃。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取用了最名貴的栴檀為薪木,焚化佛的遺體。之後,又收取舍利八萬四千寶瓶,建造了八萬四千寶塔供養佛陀舍利。

一切眾生喜見菩薩對佛陀非常戀慕,前世燃身供佛,仍覺不足以報答佛恩。今生還應以身供養佛陀舍利。但想到如來的託付,實不宜再將全身燃盡。於是便招集諸菩薩、大弟子等,對他們說:「你們應當專注心念,我現在要供養日月淨明德如來的舍利。」說完便在八萬四千寶塔前,燃燒自身的百福莊嚴臂作為供養。這又經過了七萬二千年才燃燒完盡。

菩薩、天、人、阿修羅等見到一切眾生喜見菩薩燃身供佛,非常景仰,也引發其向道、供養的心。但想到一切眾生喜見菩薩沒有了雙臂,又憂惱悲哀地說:「教我們修持佛法的師父燒臂供佛,而今身相已經不圓滿了。」

菩薩不忍見大眾苦惱,便說:「今日我燃燒兩臂供佛,將來必能修得佛的金色之身。」又說:「若我所說的話是真實無誤,就讓我兩臂恢復原狀。」

果然,菩薩兩臂又回復完整。眾人對其深厚的福德智慧驚異、感動不已。三千大千世界起了六種震動,無數寶花從天而降。(《法華經.藥王菩薩本事品》)


 

擁護法師的鬼子母

鬼子母有一千個小孩,每個她都非常疼愛。但她卻專吃人類的小孩,每天抓一個小孩來吃。她的小孩都是鬼王,每個後面至少跟了一萬個鬼,勢力龐大。天神雖然聽到人類的祈求,同情人們的痛苦,卻束手無策。

阿難托缽時聽到這件事,便請佛陀設法。佛陀在鬼子母外出時,顯神通將鬼子母最小的兒子抱走。鬼子母不見小兒子,心急如焚,到處呼喊、尋找。十天後,聲嘶力竭,身心憔悴,痛苦到幾近瘋狂。但是大家都怕她,避之唯恐不及,沒人願意幫她。後來才有個佛弟子告訴她,請她去找佛陀幫忙。

鬼子母披頭散髮、滿臉淚痕地來到釋迦牟尼佛面前。

佛陀問她:「為何哭得這麼悲傷?」

鬼子母回答:「我最小的孩子不見了。」

佛陀:「你丟了一個孩子就這麼痛苦,別人家的孩子被你吃掉,豈不是更加痛苦?」

鬼子母點點頭,她現在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泣不成聲地說:「我一定要找回孩子!」

佛陀:「如果妳和妳的孩子都受三皈五戒,那麼你最小的孩子就會回家去。」

鬼子母答應了,受持三皈五戒,成為佛弟子。從此母子嚴持五戒,不再殺生,潛心學佛,發願護持三寶。

這回,鬼子母和羅剎女及其眷屬,也一起來參加法華盛會,聆聽妙法。他們以香花、油燈、瓔珞及音樂舞蹈等等,來供養經卷及佛陀。並發願護持《法華經》。

鬼子母和羅剎女等眾同聲對佛陀說:「所有讀誦、解說、書寫、受持《法華經》的行者皆可稱作法師,我們願意擁護他們,令他們得到安樂,遠離一切禍患。我們會阻擋魔鬼去擾亂法師。假使有惡鬼去干擾受持《法華經》的法師,即使是在夢中困擾,那惡鬼的頭就會分裂成七片掉落地上,還會立刻墮落到無間地獄。」

釋迦牟尼佛聽了他們的大願,讚歎說:「善哉!善哉!你們用香花等等供養《法華經》已是功德無量;還發願要擁護受持《法華經》的法師,功德真是不可思議,福報更是無量無邊。大家應當向你們學習:發願護持經典,擁護法師!」(《法華經.陀羅尼品》)


 

靈感觀世音

爾時,無盡意菩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觀世音菩薩,以何因緣名觀世音?」佛告無盡意菩薩:「善男子!若有無量百千萬億眾生,受諸苦惱,聞是觀世音菩薩,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即時觀其音聲,皆得解脫!」

為了求法,玄奘大師毅然踏上西行之路。政府明令人民不許私自出國,各主要道路關隘嚴格稽查。但玄奘法師仍意志堅決,不顧禁令,晝伏夜行,終於偷出國門。面對未知的土地、未知的命運,法師立誓:「寧向西天一步死,不回東土一步生。」冒險橫越戈壁大沙漠。

玄奘大師獨自前行,深信佛菩薩在四周護持,不斷默念《心經》,玄奘大師觀想佛菩薩的聖像,感到佛菩薩都在期勉自己繼續向西。

莫賀延沙漠是最艱難的一段。走了八百多里路都沒遇到水源,五天四夜滴水未進。玄奘大師不失正念,告訴自己:這正是考驗信仰是否堅定的時刻!一心稱念菩薩名號的玄奘大師,並默禱:「觀世音菩薩!我這回西行,不為財利也不求名聲,只願求得無上正法,讓中土眾生同享法益。菩薩您慈念群生,救苦救難。我現在正需要您的救助。因乾渴而喪命是小事;不能讓中土眾生見到無上正法,釐清經典模糊難明的地方,才是最大的遺憾!菩薩您知道我的痛苦嗎?了解我的心意嗎?」

禱告之後,忽然一陣涼風吹來,解除頭昏眼花的困境,全身舒暢,又能提振精神繼續前進。走了十多里,竟看見數畝青草圍繞著水池。池水清涼,解除了全身的乾渴。然而卻不見其他居民或商旅前來飲用?到了高昌國後,也沒有人知道那個綠州。當下,玄奘大師了然於心,深信那是觀音菩薩慈悲變現的。

在《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裡,無盡意菩薩代大眾詢問觀世音菩薩所發的深廣大願,觀世音菩薩為了救濟眾生,能變現33種化身,雲遊諸國,化眾生苦厄。若人能虔誠稱念觀世音聖號,便能得觀音菩薩的接引救渡。正如經文所說:「觀世音淨聖,於苦惱死厄,能為作依怙,具一切功德,慈眼視眾生。福聚海無量,是故應頂禮。」(《法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香光資訊網] [香光莊嚴][香刊86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