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 Glorious Buddhism Magazine

We shall overcome / 第 91 期 96 年 9 月 20 日出刊

比丘尼傳承會議側記

釋見諦 釋見可

2007年七月,在德國漢堡舉行第一屆佛教國際大會,我們隨行悟師父一起參與這個全球佛教都關心的話題:比丘尼的授戒傳承。三天的會議過程,究竟有什麼樣的討論與結論呢?

主題

第一屆國際大會—佛教女性在僧團的角色:關於比丘尼戒及其授戒傳承,在七月十八日至廿日,於德國漢堡大學舉行。與會者共有四百多人,來自十九個國家。會中六十五篇論文,由佛教各傳承資深比丘、比丘尼與研戒學者發表,其主題分為七大類,分別是:(1)比丘尼僧團的基礎。(2)比丘尼戒的傳授。(3)比丘尼僧團的歷史。(4)各部派戒律的歷史。(5)傳統與現時代需求的抗衡:上座部佛教於斯里蘭卡、緬甸、泰國、孟加拉等國的探討。(6)大乘佛教的探討:中國、越南、韓國、西藏、泰國。(7)二部僧中授戒與戒律訓練復興的實例。

最後一天,七月廿日上午,先由德籍路德會的女牧師主講「女性與宗教:女性的宗教能力」。接著由達賴喇嘛主講「人權與女性在佛教中的地位」。下午展開由國際各系統比丘、比丘尼僧眾所組成的圓桌會議,探討藏傳佛教建立比丘尼傳承的作法。

緣起

此會議的主辦人為德國籍比丘尼Jampa Tsedroen及莫爾(Dr. Thea    ohr)博士。會議的緣起,大約與達賴喇嘛三十多年來,推動建立比丘尼傳戒的研究有關,著實在國際僧俗學者熱心的研究之下,比丘尼的傳承儼然有可能在藏傳佛教、以及在今日已失傳的佛教地區中恢復起來。能夠有僧俗學者,從各大洲及各個佛教流行的國家,前來參與這種性質的大會,尤其是上座部的東西方比丘長老,在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由於主題的關係,這次與會的人,不論是會前籌備、前來致辭、發表論文或聽講的人,女性佔了很大的比例。誠如達賴喇嘛在最後一天演講上所提到的:在教育與知識的普及下,智力上,女性與男性已是並駕齊驅了,過去靠體力、武力、強權豪奪之男性至上的現象,漸漸遠離了。

特點—學術與僧事結合

這次會議另一個特點,在於學術與僧事結合。所有論文的發表,都以學術會議的方式進行。發表人上台簡述自己的研究所得,對此主題感興趣的人就在台下聆聽。由於時間的限制,本次會議每場演講,都安排了將近八位發表人,每人僅有十五分鐘的發表時間,由一位學者為發表人作簡介及貫串。相關的問答,則統一在每晚七點到九點解答。出席這次會議的中國佛教在台灣的代表:出家眾比丘長老有:惠敏法師、盚磢k師。比丘尼長老有:悟師父、痦M法師、惟俊法師;居士學者有:李玉珍教授及張玉玲教授。惠敏法師介紹二部僧授戒的儀軌及其根據。盚磢k師介紹宣化上人的理念及其實踐。悟師父則從教團的完整、女性僧團教育機會均等的角度,力勸西藏的比丘們能為西藏尼師傳授比丘尼戒。痦M法師針對如何二部僧授比丘尼戒提供了具體作法的建議。惟俊法師討論的主題是關於比丘尼授戒的儀軌。

至於僧事,則是討論:藏傳佛教如何建立其比丘尼傳承,這純粹是出家人的事了。大會特別邀請到各佛教地區、各部派戒律持守者中,有學有德長老級的比丘及比丘尼,這些人在與達賴喇嘛會談之前,每天都開會以確定議程及進行要點。在七月廿日下午的圓桌會議中,這些長老比丘及比丘尼代表,在台上各坐達賴喇嘛的兩側,每人有三分鐘的發言時間。大眾共期會議不要節外生枝而能進行順利,讓整個會議有個肯定的、正面的答案出現。旁聽的人則坐於演講廳中,僧俗二眾以及媒體界大概近千人。

悟師父與西方尼僧

對悟師父來說,德國一行猶如開同學會一樣。早於1996年,在印度菩提伽耶為西方尼僧講解四分律比丘尼戒,當年見諦、見可,還有見晉法師,在悟師父率領下,曾參與盛會。這十一年來,再一次碰到當年同聚一堂大多數的學僧尼師們。

這麼多年來,這些西方尼僧仍在佛道上孜孜不倦地修學,並在各國盡心盡力住持佛法。她們看到悟師父,除了上前行禮之外,並紛紛報告她們目前的修學情形。甚至很多當年沒與會的西方尼僧,也前來感謝悟師父的教導與攝受。因為她們或依著師父的書,或依當年留下的錄音帶學習戒法。有的學僧說:她們聽戒非常受用。因為她們從漢系長老處所得到的鼓勵支持,尤其在道場的設立上,遠較從藏系大德處得來的多。因為她們需要楷範,有位上座部的比丘尼說:悟師父的教導,糾正了她對漢傳佛教的誤會。她們以前所聽聞的,是中國佛教不重視戒律,直到讀了悟師父那本有關戒律的英文著作(Choosing Simplicity),她才明白事實並非如此。有的尼僧則力邀悟師父前往美國,再為西方比丘尼僧說法。

對西方的尼僧來說,師父對她們的教導,直到目前儼然還未散會。這群西方尼僧在藏系出家,在漢系受比丘尼戒,卻在歐美地區修道弘法。看到這些尼僧,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仍然堅持她們的道心,師父對其過人的毅力與道心,感到很欣慰。

比丘尼授戒的探討

與會的學者,都從各方面把比丘尼授戒的歷史及其方法,探討得很深入,顯然關心這件事的人還真不少。甚至連上座部的比丘長老們,也都使出他們對巴利藏精通的本領,很認真誠懇地為各種作法,找到其聖典的根據。有位比丘特別強調,在巴利律藏裡,並沒有提到那一部派,更沒有提到那個國籍或傳統;有的只是:如何為師?如何為徒?和如何修學正法?所以在精神上,應該牢記這個態度,不應過份執著後來衍生出來的部派與傳承。總之,幾乎所有與會的人,不論來自那個傳承或國家,都支持:將比丘尼的傳承,引入藏傳佛教裡。

在會議第二天晚上,問答的時間裡,西藏尼師表達了她們強烈的心聲:她們希望受比丘尼戒;可是她們只要從根本說一切有部的比丘那兒受戒。她們的社會對藏系的傳承更具信心,對在藏系出家的西方比丘尼,以及別的傳承的比丘尼之接受度,還是不如她們對藏系的喇嘛那麼高。這一轉折,暴露了傳授比丘尼戒問題的困難點—藏系佛教教團本身,不論男眾或女眾,對此事保守的態度與堅持。看來所有西方尼僧的努力推動,以及來自於其他傳承湧進的支持,都只是一廂情願而已。他們教團裡仍有不少人是不認同的。

第三天早上有一場演講,分別由兩位宗教界的名人主講,一位是漢堡路德會第一位女性牧師,另一位當然是達賴喇嘛。這兩位都一致肯定:在靈修上的潛力、在領導教會的才能上,女性與男性是相等的。前者直接就是例證。達賴喇嘛甚至開玩笑地說,這個世界若由女人來統治,一定跟現在由男人統治的情形很不同。女性雖然體力不如男眾,可是透過教育,女性的智力與男眾就沒有明顯的優劣差別。可是不幸地,現今很多的問題,卻源自於智力的錯用。可見,單單靠智力教育仍是不足的,人還需要培養善良的心。就善心來說,女性天賦上就佔了優勢。善良的心,才是體力與智力的指標;若缺少一顆善心,體力與智力都可能用在破壞性,而非建設性這一方面。

在眾人的期待與在媒體熱切的關注下,達賴喇嘛說:凡在法藏部得比丘尼戒的尼眾,就是比丘尼,沒有任何人可以否認這個事實。不過,「藏系佛教,如何建立比丘尼傳承?」不是他一個人可以決定的事。總之,此次會議,並沒有得到預期的肯定結果。

會後,不少在這件事上長年努力的尼師們,傷心激動地相擁而泣,很多人甚至表示灰心,不想再參與這種永無止境的延宕遊戲。比較冷靜的人則說:這個結果,早就是意料中事;達賴喇嘛一個人,是不能作此決定的,期待從他口中得到認可,尤其在沒有其他同系長老支持的情況下,是不可能的。會議在第三天下午圓桌會議後結束。可是無數的圓桌會議,卻因此展開了。

達賴喇嘛的鼓勵

次日清晨,達賴喇嘛突然召集這次大會的長老比丘、比丘尼開會,這時沒有媒體在場,有些比丘、比丘尼已離去。會上他說了兩點:第一、應該在印度再召開一次這樣的會議,會上應邀請上座部佛教國家的僧王參與,或至少有其書信,正式支持恢復比丘尼傳承。第二、要邀請藏傳各大學派的領袖及各大寺院的住持參與,這一回會議上所提出的,關於傳比丘尼戒的論點,應再度提出,供與會的人討論。他表示:目前,要讓藏系教團的人形成一種共識,認同建立比丘尼傳承的必要性與重要性,仍舊是個困難。

見諦在機場碰到一位寧瑪派,前來聽達賴喇嘛在大會後演講的比丘,他說:雖然達賴喇嘛是個慈悲、智慧功德俱全的人,可是他絕對不可以不依經典而行事。否則十五世達賴來個自創,十六世也來個自創,藏傳佛教就會因此變得一片混亂。所以這件事一定要小心謹慎。這位比丘透露出:保守態度背後的一些想法,看來依經典而行事,應是最有力的根據。

最後,達賴喇嘛鼓勵已在漢系佛教求得比丘尼戒法的藏系行者,應將相關戒法譯為藏文,並按著律藏而修比丘尼應作的各種法。

廣宣成功

第一屆比丘尼的國際會議,竟然不在佛教的發源地—印度—舉行,也不在任何佛教國家舉行,卻在改革基督教的國家—德國漢堡—舉行,這真是一件很特別的事。由於達賴喇嘛與會的關係,這個會議得到不少媒體的注目,連路人在街頭碰到佛教僧人的時候,都會大叫:「達賴喇嘛!達賴喇嘛!」

回程時,有位飛機上的乘客問見諦:是不是來參加這次比丘尼會議?之後,她同情地說:會議好像不太成功。見諦突然明白:這個會議實在不能說不成功。因為,就建立比丘尼傳承的廣宣來說,這個會議,竟然讓普通的老百姓,都覺知並認識到這件宗教界的問題。有什麼樣的廣告,能達到這般普及的效果呢?如果,從醞釀一個時勢來講:這次的會議,是佛教在當今時空中,難得一見的大團結。

雖然很多人滿懷著希望而來,卻失望地歸去。可是經過這個會議,大家都意識到:藏傳教團本身,需要再努力。不但要遊說其男眾,開放心胸去接受比丘尼;更要鼓勵其女眾希求作比丘尼。這些都必須透過教育來達成。達賴喇嘛的弟妹Rinchen Khandochogyal說:「請大家務必把訊息傳回各自的地區。各位所有的努力,完全沒有白費,千萬不要氣餒。大家仍應振奮,提起為菩提心所攝持的勇氣,繼續合作,為佛法、為眾生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