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 Glorious Buddhism Magazine

雲水天涯 / 第 93 期 97 年 3 月 20 日出刊

絲路古道

釋自晟

絲路古道的戈壁灘與天際相連,已驅車三小時了,在顛簸的道路上,仍不見一間民房,一棵綠樹,一彎流水。天地蒼茫,悠悠無限,除了「為家忘一人」的商旅,「為身忘世間」的僧侶,還有誰會來這個地方啊!

來此邊地,烈日下的古道,大漠漫漫的天際,彷若響著千古駝鈴;古聖先賢的願行,似乎也從未離開過這片黃沙,堅定的誓願-寧向西天一步死,不向東土一步生;安忍的耐力-路遙碧天惟冷結,沙河遮障力疲殫,千年來震撼著芸芸眾生的心靈,福蔭了滄桑的人世,也鼓舞了我渺小的生命,仰望著難以思議的願行。

跋涉了萬里長沙,在一陣雨中,我們來到了絲路的要站-敦煌。當地人好雀躍,「下雨了!下雨了!」驚喜地說:「這好似六年來最大的一場雨!」隔日清晨,我們來到想望已久的「莫高窟」,在淡霧中,思古幽情緲緲升起。地陪先生一直說:「真奇!帶團無數次,從沒見過霧中的莫高窟,好靜!」確實,那外觀無一物的黃土石窟,真寂靜!千年來,不變的靜立,靜聽著:石窟外的世間繁華,兵家相戰……;靜觀著:雕塑者、膜拜者、還願者的虔敬,括取者、研究者、販賣者的追逐……。望盡了天下得失成敗,依舊是一片寂靜。

進入「莫高窟」的石窟內,剎那間,只覺得洞窟內迴盪著安詳的氛圍,這安詳的氛圍,叫人不禁環顧四週。只見四周圍,溫藹垂眸的佛容、輕盈衣袂的飛天、細微彩繪的藻井……一一融在淚眼堙C我竟收到了一種遙遠莊嚴的供養,成千上萬不知名的佛子供養,日日月月一筆一畫的虔敬,歲歲年年不計辛勞的雕琢,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顆心啊!亙古恆今,感動著我。此刻,似乎唯有「將此深心奉塵剎」,方能與天地間的供養相應。走出洞窟,在靜謐的午後,我們唱誦「三皈依文」,祈願正法永遠滋潤人間;也祈願眾生,以三寶為依歸,生命享有真正的安詳、自在。

一脈傳千年的絲路古道,沙漠的盡頭有藍天,綠洲還在藍天外。佛菩薩的行願,無名佛子的供養,重重疊疊在星月之中,似乎告訴著我:「馬腳車塵世路不知何處盡;巖花澗月禪心恰自此中生。」我還是要從離海最遠的烏魯木齊,再歸向四周環海的台灣島。就在這塊養我育我的土地上,珍惜修法、弘法的環境與時節因緣,守護著佛教,憫念著眾生,猶如千佛的寂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