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 Glorious Buddhism Magazine

大千世界停看聽 / 第 95 期 97 年 9 月 20 日出刊

長衫飄飄蓮花香

越南佛教參訪見聞(上)

歐噴邁勒

近代越南的佛教歷經天主教的相逼、共產黨的迫害,元氣一度大傷。如今慢慢復興,僧尼們以無比的信心和道心積極住持、宣揚正法,我們樂見這朵含苞的蓮花綻放……

契子一見聞覺知的開始


在參加這次「越南佛教巡禮」活動之前,我對越南佛教並不瞭解。去過中南半島的泰國、緬甸、柬埔寨,想當然爾地推斷越南是南傳佛教。直到活動發起人慈良法師、智真法師的推介,陸續讀了一些資料,再透過兩週的實地參訪,才明白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的越南,流傳的是漢傳的大乘信仰。
十四天的行程非常緊密,參訪的區域從南到北,包括胡志明市、大勒、番朗、歸仁、順化、河內、海防等地,參觀的對象除了佛教寺院、佛學院,也順道尋幽攬勝,走訪當地風土人情。以下即是所見所聞的記錄和心得。


越南小檔案


根據越南的傳說,越南民族的淵源可上溯到百越。今中國長江以南大半地區,幾乎都是百越族活動的範圍。
西元前214年,中國秦朝軍隊逐漸兼併了越人的領地,並向當地殖民,部分越人與遷徙而來的漢族融合,往南遷居至今日越南一帶,基本上仍在中國政權的統治之下。西元939年,吳權自中國五代十國的南漢政權取得獨立(吳朝)。西元968年,丁部領以武力征服越南境內,建立丁朝,之後接受中國宋太祖冊封為交趾郡王。從此,中國皇帝正式承認越南是中國的朝貢國或藩屬國。
西元1407至1428年間,中國明朝成祖趁著越南內亂,在越南北部,設郡縣、置交趾承宣布政使司,並且推動儒學。明成祖後,越南恢復獨立,但仍維持與中原政權的宗藩關係。
十九世紀中葉,法國入侵越南,並在西貢設立殖民政府;中國為確保對越南的宗主權,發動中法戰爭。中國戰敗,雙方簽訂中法新約,越南正式成為法國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佔領了越南。戰後,法國企圖重新控制越南,但最終失敗。日內瓦會議將越南分割成南北兩部分,並承諾將推行越南統一的選舉,但這選舉並未舉行。
越戰時,北越由蘇聯及中國支援,南越主要由美國支援。這場戰爭使得幾百萬名越南人死亡,美軍也傷亡慘重。1973年三月,美國撤退。1975年四月,西貢(今胡志明市)被北越軍隊佔領,戰爭結束。
統一後的十年間,越南赤貧,國內政治壓迫、國外經濟孤立。
1986年後,執政的越南共產黨開始改變經濟政策,以西方世界和亞洲四小龍(現在主要是中國大陸)為師,學習市場經濟的模式,使經濟有了穩健的成長,越南執政黨逐步舒緩了政治壓力。官方資料顯示,今日越南GDP年增長率為8.7%,為東亞第二,僅次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人預言越南將成為繼金磚四國之後的第五塊金磚。

越南人的信仰

雖然是共產國家,但不同於中國共產黨的無神論,越南的宗教信仰是自由的。八千七百萬的人口中約有兩千萬人信教,大部分人信佛教,約佔全國宗教人口53%,天主教徒約40%,道教、西寧省的高台教徒及安江省的和好教徒共約6%,基督教徒及回教徒約佔1%。
越南佛教,約在二世紀從中國傳入。越南南方的阮氏南國歷代崇佛。十七世紀中期,隨著滿清入關南下,中國廣東及廣西臨濟宗僧人避居廣南國,臨濟宗的禪法也傳入了越南,並且在越南中部和南部佔據了主導地位。
越南佛寺的建築與佛事禮儀與中國的佛寺基本相同,越僧誦讀的佛經也是漢文的,只不過用越語念誦而已。越南僧人也逐漸組成自己的僧團,形成了自己的派別,稱為「越僧宗」。越南佛教宗派,有滅喜禪派、無言通禪派、草堂禪派、竹林禪派、了觀禪派和禪淨合一的蓮宗派等。

 

胡志明市


半睡半醒之間的悲情城市


西貢在1975年南越解放後改稱胡志明市,是越南最大的商業都市。十七世紀以前,胡志明市仍是一片湖泊沼澤和森林遍布,直到法國在這裡建立殖民地,填古運河、開發沼澤、闢建道路、規劃市區,成就了胡志明市的繁榮,無形中也展現出法式的城鎮風格,胡志明市因而被稱為「東方小巴黎」。
法國對胡志明市的影響是全面性的,從市容、生活到人們散發的氣息,都可感受到十足的法國味。法國人設計了放射狀街道,在道路兩旁種植樹木,有如巴黎般處處可見的林蔭大道。除了硬體建設,從路邊隨處可見的法國麵包攤,及三五步便是露天咖啡座,可得知法國人的飲食習慣深深地影響了越南人。
當然,隨著經濟發展,胡志明市的街道在這幾年也有急劇的變化,且持續變動著。高樓大廈年年增加,外國企業的廣告看板林立,合作經營的雅緻商店、餐廳也漸漸增多。整日車水馬龍,來來往往的人們精力旺盛,以市場經濟為中心的自由競爭,使街道看起來充滿活力。但是舊有的社會主義政權依然存在,空氣中仍有共產黨統治的森嚴氣氛,因這多元的因素,胡志明市散發出一股奇異的風情。
胡志明市佛寺眾多,第一站來到觀音寺。


觀音寺的第一餐

一路奔波,進了觀音寺,擺明是來趕齋的。
我在電視上看過傳統的越南菜以米飯為主食,此外便是肉類和海鮮,加上南洋香料,如檸檬草、薄荷、芹菜等,另外還有沾醬魚露。基本上,越南菜著重辣和酸。但是越南出家人吃什麼?據說越南佛教雖屬大乘佛教,但有些僧人一如南傳比丘出來托缽,葷素均食的。
且看這小小透天公寓式道場由一位尼師住持。午齋有菜湯、茄子和煎波羅蜜、水果、甜點、玉米,主人靦腆地忙著張羅,雖然沒說什麼話卻感覺很熱情。領隊淨覺法師則是親自下廚炒菜,高溫的天氣加上廚房的火熱,汗流浹背;我們也賣力吃這一餐,每個人都紅光滿面。

永嚴寺暨佛學院

永嚴寺由留日的清檢上人於1964創建,1971年落成,是具日本風格的七層佛寺,融合越南的傳統佛教建築與最新建築技術所建造。院區裡有比本寺還高四十公尺的七重塔、舍利塔、鐘樓,鐘樓中的和平之鐘是日本曹洞宗的寺廟所贈。寬廣的院區在佛教祭典的日子,總是會被朝拜的香客擠得水洩不通。
現任住持清峰法師為我們介紹本寺附設的高級佛學院:自1988年舉辦至今,運作上與寺院分開,目前有1300位學僧(出家眾才能讀佛學院,在家人只能讀函授學校),每位學僧需年繳一百萬的越幣作學費。寮房不夠,只提供永嚴寺的常住眾60位,其他學僧則是每天通勤。由於空間不足,男女眾分上、下午來上課。台灣廣心法師曾大力資助,擬蓋一棟五層樓的房子供學僧住宿,卻因故暫停。
教育學程方面:初級三年、中級四年、高級四年,之後考大學或唸弘法班(短期的弘化知能訓練)。
學院的世學師資,部分來自各大學,佛法課程則由教界長老大德擔任。佛學院的人事組織:設校長一人。副校長兩位,負責教務,一對內,一對外。秘書長和副秘書長、負責人事的主任、副主任各一人,總監事一人,管理男女眾的監事各一人
四周繞繞,發現竟有佛教書店,真是驚喜。

 

福和尼眾初級佛學院

這個尼眾佛學院,成立約十年。一個年級招生50人,年年招生,所收多為年輕尼眾,感覺充滿活力。他們正屏氣凝神練書法,看到熟悉的漢字,格外親切。


慧光修院翻譯班

翻譯班已有十年歷史,由住持明鏡長老主辦,目的在培養翻譯人才。現有的成果是將佛光大辭典譯為適合越南人閱讀的慧光大辭典。
每次招生約有兩百人報考,錄取三十位,大多是高級佛學院的畢業生來考。課程訓練的方向則為:中文古文基礎、中文白話文、越南辭章,此外並須兼研三藏。目前的困難是中文師資聘任不易;另外,由於土地重劃,修院必須重建,所需美金三十萬亦尚未有著落。

興平郡覺林寺古蹟

此寺建於1744年,是胡志明寺最古老的寺院,也是嘉定和南部地區僧侶接受經典、戒律教育的第一個中心。經歷兩次整修,寺內仍保留很多訴說歷史的佛像或傢俱,1998年被列為國家歷史文化遺跡。
一踏進寺內,就會看到古像系列,標誌著越人到新開發地的首次移民。該寺118尊佛像中,多為木雕和銅雕,具代表性的是羅漢像、十殿像和五位像。初期塑造的羅漢深受中國雕塑的影響,至十九世紀初這種影響已經淡化,羅漢像帶有越南人的民族特徵:臉龐圓滿、欣喜快活、體格壯健、胸腹發達,服裝不同於中國風格。五位像包括釋迦牟尼和四位菩薩,是南部的獨創。覺林寺的壁雕、橫匾、浮雕、對聯等線條逼真、技術精湛。歷代僧侶的肖像畫,數量也頗多。
隨意擺設的大理石椅子是四百年的古物,木製桌子則有兩百年的歷史,柱子上也雕刻著古老的越南文字,整體感覺很像台北龍山寺。

慈嚴寺

當家智海法師和副寺如春法師接待我們。此寺由男眾開山後,交給女眾住持。我們隨喜參加擠滿共修居士的晚課,還看到已往生的尼眾領導人遺像和摩耶夫人畫像。
下個月此處要協助佛教會辦三年一次的三壇大戒,屆時將有八百名戒子,戒期三天的儀式典禮。
言談中,當家師感慨地說目前越南經濟好轉,但佛教界的情況並沒有以前好,唯本寺因規矩嚴,大體上還算上軌道。不同於其他寺院隱隱約約的財務化緣,慈嚴寺希望的是請一套大正藏。

萬行大學高等佛學院


這裡是全越的僧教育總會。新的學院由廣心法師斥資興建,規模不小。佛學院自1984年成立以來已辦四期,第一期學僧30人,第二期100人,第三期200人。
課程方面以佛法為主兼授世學,南北傳經典皆開設;語文方面含攝梵文、巴利文、中文和英文。行持安排:每週有兩小時修行課程,由院長親授。畢業的學僧有的回常住,有的留學印度、斯里蘭卡、台灣深造,經費大多是信眾資助,少數是交換學生。談到學校與國際間的交流,因政治因素,尚不普遍。統一後,交流對象以台灣為主。
座中智海比丘尼是一通曉多國外語的教育工作者(出身王室,現為萬行大學教師,精通英、法文),對法師們提出的男女平權問題表示:看到台灣女眾的活躍很敬佩,她也曾到台灣參觀證嚴法師的慈善事業深受感動,返國後亦效法之。但在越南,比丘還是主導,尼眾尚不敢為男眾授課。
隨後禮座八十餘歲的創辦人明珠長老,他雙手顫抖、口不能言,顯然健康情況不佳。


藥師寺尼眾佛學院

寂士派(托缽、素食、親共)的比丘帶我們前往專精研戒的藥師寺拜訪。住持如德法師修得慈眉善目,她說1930年建寺以來,陸續來共住求學的從六十多人增到一百餘人,畢業的學僧可上萬行大學。

古芝地道

從胡志明市往西北約三十五公里,可到達古芝,離古芝約三十公里遠的地方就是舉世聞名的古芝隧道。越南戰爭時,這個區域被當作解放戰線的陣營,俗稱鐵三角,十分難攻克。美軍曾數度空投炸彈、噴灑枯葉劑,解放戰線就向下挖隧道,繼續進行游擊戰。當時留下這一條長約250公里的隧道,呈現出抵抗外來勢力的血汗歷史。當然,美軍也知道這一條隧道的存在,但是由於隧道結構複雜,無法正確掌握軍隊行蹤,最後仍然無法攻下。
我們走到一個小洞旁,旁邊站著一個穿著軍服的瘦小男子,不一會他就跳進洞裡,把身子整個鑽躲進去,一個人就這樣如鬼魅般消失在森林中。這種小洞肯定得瘦子或練過軟骨功的人才進得去,看看越南人,果然看不到一個胖子。這也難怪身材壯碩的老美會被打得落花流水,就算發現這些老鼠洞其實是地道出入口,裡頭如迷宮般蜿蜒窄小的路,也讓他們永遠找不到出口。
我們試鑽了兩條地道,地下隧道內整理得很好,有一部分為了觀光而拓寬,三公尺、六公尺、八公尺,三層構造的隧道內除了有會議室、參謀室之外,廚房、臥室,甚至連醫院都有。隧道內的土牆出乎意外的硬,彎下腰進入裡面,狹窄再加上有叉路,很容易就會迷路。
越戰期間,地面坦克來來往往、炸彈飛來飛去,古芝地道承受如此重量及打擊,堅如銅牆,屢攻不破,歷經半個世紀仍保存良好,表現出越南人的堅強意志、聰明智慧及在困苦中求生的技能。
出了地道,我們被帶到一個桌子前,上面擺著一條條白白的東西,旁邊還有紅紅的沾醬。這個有點像馬鈴薯的東西叫「樹薯」,是打仗時越南人每天吃的東西。導遊說:打仗時一天只吃一餐,十五年來都一樣!
大家拿著樹薯、配著熱茶細細地嚼著。環視四周的戰場,想到剛剛在地道裡的經驗:戰爭製造的許多苦難及難以抹滅的創傷,相較之下,這一代的台灣人真是太幸福了。

大勒

越南的桃花源

從胡志明市往北走,抵大勒。
大勒,1893年間,首由法國亞力山大、逸仙醫學博士所發現的世外桃源。1912年建成市鎮,歐式別墅大量出現之後,成為南越最著名的避暑勝地。這座位在海拔1500公尺高,屬於林桐省境的林園高原上的山城,面積417平方公里,人口十二萬人,其中山地少數民族約五千人。此地空氣清新而涼爽,再加上水質澄淨的湖泊,稀有的三葉松林及翠麗的花草,天然組成的湖光山色,是大勒吸引遊客的最大魅力。

竹林禪院

前往竹林禪院途中,看到河上有許多小房子,居民以捕魚為業,據說是來自柬、緬的越裔,就在河上漂遊為生。
我們還停留在一個攤子吃榴槤和波羅蜜,並遇到一個比丘從遠方來此賣香,於是悉數買下香品並送他一程,邀共進午餐。看到出家人為三餐奔波,很教人鼻酸。
到了竹林禪院,眼光立刻為山水美景所吸引,感覺與胡志明市區的寺院極不同。因住持清慈長老不在,故由當家通流法師接待。清慈長老是越南國寶級的禪師,與著名的一行法師,同為當今越南佛教界所尊敬的高僧。禪師所傳授的禪法以禪宗二祖慧可的「安心法要」,及六祖惠能的「不思善、不思惡」為主要方法。
此寺1993年五月動土,1994年八月落成。此寺之創建淵源,是由於長老有一年來此靜養,很喜歡這兒的靈氣,遂發願有機會要來開山。之後向政府提出申請,政府撥了廿四英畝的地給他。
寺中分內院和外院,外院供參觀,內院分男女二眾兩區,共150位學眾在此禪修。竹林禪院分支道場遍布越南各省及澳洲、美國、加拿大和歐洲各地,總數達一百多處,男女眾出家弟子超過七百人。
禪修課程一天有三個固定時段打坐,所用的是提起正念的方法,中間空檔要勞動服務,信眾則教以觀呼吸。僧眾若欲來此共住須肯定出家、具精進力和能吃苦。
禪修師資由長老、大弟子及資深者擔任;若要加行用功可申請閉關,時間最長四十九天至三個月,採輪流制。每月農曆十四、廿九長老開示兩小時,每週四並有知眾授課,以禪論、語錄為主。


靈山寺

此寺在山腰上,住持滿慈長老,辦有初、中、高三級佛學院,共210位學僧。有幾位想留學,希望本團贊助,囿於能力,我們只提供資訊。住持說修行不需遠求,留學是要瞭解他國情況來增益本邦佛教。

番朗

越南的吐魯番

前往番朗中途,沿街兜售的兒童蜂擁而來,淨覺法師為他們說五戒。小朋友很歡喜,說下輩子要出家;法師說這輩子就可以。
番朗是阮文紹的出生地,也是淨覺法師的故鄉,位於順海省的半沙漠地帶。氣候又乾又熱,加上狂風沙,相當悶熱。在如荒原似的土地上只有生長一些乾旱植物,是這塊土地上特殊的植物景觀。

廣山寺

這寺由淨覺法師等贊助。附近有梵諦崗贊助三十萬美金蓋的天主教教堂,佛寺的建立不易,但法師仍鼓勵他們要發心(居士道場)。另外,這兒和天興寺、禪林寺都有佛子家庭,佛教兒童和青少年從小即接受佛教教育。

禪林寺

天氣很乾熱,禪林寺有椰汁喝真好。這寺歷史悠久,一派古樸。

天興寺

午齋在天興寺用,飯後住持行妙法師慈悲開示。法師善於辯論,對當局敢抗衡。他說越南佛教與人民的生活文化很貼近,如果有違反佛教的活動必不得民心。如最近有學者在佛學院教學,說佛教是唯心論,即引起反駁和論諍。他並指出共產主義餘毒的滲透,可能致使佛教變質,這是佛教表面盛行興學下的最大隱憂。

番朗佛教會與中級佛學院

院長洞心法師介紹:目前有65位學僧,其中有40位在此常住,全為沙彌。行政和教學人員共12人。課程均依中央指示來安排,佛學院屬於佛教會,經費則由全省所有寺院聯合提供。

芽莊

海洋城市

離開熱呼呼的番朗,來到海天一色的芽莊。
芽莊位於越南中部金蘭灣旁,是越南慶和省的省會。芽莊歷史上屬占婆國,市區北面有占婆遺址,市區東側的海岸綿延五公里長,白色的海灘和綠色的椰子樹給人悠閒的感覺,被世界各地的人們當作度假的天堂。清晨五點,海灘在當地人的歡鬧聲中醒來。夏季的太陽很毒,所以人們多在清晨去海邊游泳。海水反射出太陽的金光格外耀眼,孩子們尖叫著在金色的大海裡嬉戲。
除了酒店以外,城奡X乎沒有高層建築,街道兩邊是粉刷得很漂亮的三、四層小樓,一幢幢緊緊地挨著。也許生活還不是很富裕,但是從這些顏色鮮豔的小房子和種滿鮮花的陽臺,可以感覺到主人的生活頗快樂自在。


妙光尼院

參加妙光尼院的晚課,他們的唱誦很整齊,法器的打法與台灣不同(如大磬磬槌也用來像木魚般打節拍)。整場晚課的氣氛很神聖,信眾也虔誠。住寺院預備出家的小孩會留一撮頭髮,直到成年才剃除。


菩提學校

所謂菩提學校即是佛教辦的私立小學。此地的學生約有十餘人,均為孤兒或貧戶兒童。學校由一精通古文的尼師主辦,現在政府已承認其學籍。


龍山佛教會男眾佛學院

接待的法師留學日本,且曾參訪過圓光佛學院。他說1981年越南成立統一佛教會,1982年芽莊各宗派統一(不分南北傳),1990年此會辦佛學院,初級為四年,目前才剛收三屆男女學僧。
 學院經費靠信徒樂捐,常住在此的僧眾有五十人。留學歸國的可在本院駐任,也可到教界服務,留學期間的花費多靠國外經援。

占婆塔

往占婆塔途中,可以看到龍山寺後山的白色大佛,目光向下俯視,好像是在守護整個城市。當地民謠傳唱「山有沉香,海多燕巢」,山、海之外,再加占婆塔是芽莊的三寶。
說起占婆,要談一點歷史。占婆是東南亞的一個古老王國,我國古代稱之為林邑,地理位置在今天越南的中南部。
約在西元二世紀末,一位當地官員帶領占婆脫離了中國的統治。十五世紀占婆族遭受來自北方的毀滅性打擊,但其文明到十八世紀初期,才被北越王朝徹底消滅。殘部遷入高棉,今日大約有二十萬人自稱是占婆族的後裔。
占婆人除了他們特有的民族文化外,剛開始也接觸到中國文化,但只局限在上層社會,並沒有對占婆人造成多大影響。占婆族建國後,逐步吞併南方扶南人的土地。四世紀中葉,入侵扶南的占婆人,接受了扶南人的印度文化,從此占婆人擁抱了印度教。但是,離開家園的占婆人,後來卻皈依了穆斯林。
我們前往市區北邊兩公里處,位於芽莊河北岸的花崗岩上,建於9世紀的占婆寺院遺址參觀。
和世界上許多顯赫一時的王朝一樣,繁華過後,占婆王朝也只剩下一些精美絕倫但殘破不堪的遺跡,幸好他們的建築都是用石頭造的,所以有些得以較完整的保存。占婆遺址是很特別的,因為在越南的其他地方,到處可見中國文化影響的印記,但在這裡,我所感受到的是一種徹底的異質文明(印度教)。
占婆塔最奇妙之處在於占婆藝人的建塔技術、石砌雕刻藝術和審美觀。塔寺群中,磚塊的大小為31×17×5厘米,硬度均勻,它們穿越了漫長的歷史時空之後,依然緊密地重疊,除了人為破壞,絲毫不見鬆動的跡象。令人吃驚的是,磚與磚之間並沒有使用灰漿,不知當年他們所用的是什麼粘結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