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緣起]/【緣起就在生活中】

緣起之流的產生──在人們日常生活中的緣起實例


[從眼根而入的緣起實例]

<例一>

  現在,我來舉一些日常生活中關於緣起的實例。譬如一個小孩因為洋娃娃壞了而大哭。請先稍微思考一下,然後我再解釋緣起是如何產生的。

  一個小孩為了洋娃娃壞掉而大哭。當看見壞的洋娃娃,她的眼睛和這個物體產生接觸,這時眼識生起,並且知道洋娃娃壞了。

  當然,這小孩充滿著無明,因為她不懂佛法。當她看到洋娃娃壞掉時,內心就充滿著n無明,無明便產生行,行是一種造作起念的力量,將引生識。在這個例子中,所謂的識即指看見壞了的洋娃娃,並且知道這洋娃娃壞了。此為眼識,因為它依靠眼睛看到壞了的洋娃娃。

  因為小孩不懂佛法,生起無明,沒有正念,於是生起一股造作的力量(行),從而產生識,識即以將受苦的方式看待這個洋娃娃的色相。因此眼睛、色相(洋娃娃)和眼識,這三樣結合起來稱為觸。現在小女孩的眼觸產生了。更詳細地說,由觸產生名色,就是這小女孩的身心正準備受苦。

  一般情況下,我們的身心並不處於受苦的狀態,需有無明或某種力量的造作,把身心改變為即將受苦的身心。因此,身心也只有在這時才起作用。也就是說,由無明造作出識,識改變身心的狀態而產生作用,並使身心準備受苦。

  當身心在這樣的狀態下時,六入生起,也準備去感受苦,它們並不是處在一般的睡眠狀態下I【譯註一】,所以觸正準備去受苦;然後就產生受,就是苦的感受;從這苦受生出追求苦受的欲望──愛;接著因為執著這苦為「我所有」,稱為取;相續地產生「我」,稱為有;當這「我」的感覺進行到最旺盛時,稱為生;接著就產生看到壞了的洋娃娃的苦──哭,這就是所謂的「純大苦聚集」。

  至於生的意義非常廣泛,包括老、死。如果沒有無明,就不會生出洋娃娃壞了、死了或類似的想法。如果沒有這樣的想法,就不會生出任何的苦了,但是現在生出了十足的苦,是因執著「我」和「我的」洋娃娃。當洋娃娃壞了,由無明生出錯誤的反應,小女孩就哭了。「哭」象徵徹底的痛苦,也就是到達緣起的終端。

  大部分的人無法正確瞭解法的語言或緣起語言中的深奧涵意。他們不相信,每一分每一秒中,「人」不斷地出生,身心不斷地產生,「六入」也不斷地起作用。他們不相信,平時的狀態和未出生前是同樣的,因為還沒有起作用,當有任何自然因緣使它發生作用,這就是生了。以眼睛為例,我們認為它早已存在,早已產生,但就佛法(法的語言)而言,直到眼睛看到物體,它才產生出來。當眼睛看到物體,發生作用,才可以說是眼睛生出來,色相生出來,然後眼識也生出來了,這三者相依相存而產出所謂的觸。觸緣受、受緣愛,直到完成這一次流轉。

  之後,小女孩如果上床睡覺,想起壞掉的洋娃娃,就又哭了。這時是意識的作用,而非眼識。當她想到壞掉的洋娃娃,這個念頭是法塵,而後這法塵與心相應,於是便產生意識。她想到洋娃娃,由此造作出(有意識的)身心,並立即轉變身心為可以感受痛苦的「六入」,由這「六入」生出感受苦的觸,相繼產生受、愛、取,最後是苦。就在此時,小女孩又哭了,雖然也許洋娃娃已壞了幾天,甚至幾星期了。這些相續不斷的念頭,就稱為緣起,它時時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

<例二>

  讓我們看看另一個例子。假設一名年輕男學生得知考試落榜,他可能當場昏倒在地或晚上在床上偷偷哭泣,這到底怎麼回事?原來這學生到放榜處查成績,看看自己是否通過考試。他用眼睛看榜單,這榜單對他是個有意義的色相,不是單純的色相,它提供了這名學生想知道的訊息。當他的眼睛一看到榜單上沒有他的名字,眼識便產生,並由此生出身心。也就是說他的身心本來處於正常的狀態,現在突然改變了,它們現在受到主宰而產生「六入」和將導致痛苦的「觸」。

  「六入」在正常狀態下並不具痛苦,但當「無明」介入,「六入」即起作用助長身心走向痛苦。然後生出「觸」、「受」,直到執著於「我」:「我落榜了!」在看到榜單時,這名學生便昏倒在地──就在看到榜單的那一剎那。這就是緣起中十一種狀況的完成,這名學生有個自我,而這個自我失敗了(未通過入學考試),因此這個自我經歷絕大的痛苦、悲傷和苦難。

  幾個小時或甚至兩、三天之後,這名學生又想起落榜的事,他可能再度昏倒,同樣的症狀重覆出現。緣起以同樣的方式表現出來,但這次是由心門(意識)而入,當意識生起,受苦痛支配的名色也從而產生。接著產生六入、觸、受、愛、取、有等,而趨向苦痛,無明o造作整個受苦的過程,最後苦到達最強烈的程度,緣起的生便再度產生:「我落榜了!」

<例三>

  第三個例子是一位年輕女孩見到她的男友與別的女孩走在路上,她立刻感到怒火中燒,剎那間像跌入十層地獄,她實在火大了,這一切都發生在她一看見男友與別的女孩並肩而行的那一剎那。

  這情況是,她的眼睛看到男友和別的女孩在一起的色相,眼識立刻產生。在此之前,這眼識並不存在,只有一個沒有作用的識,你也可以說沒有識的存在。但是現在,因為這色相、眼根和眼識三者和合,觸便產生了,而在前一秒鐘,其實並沒有觸的存在。但是現在,眼睛、色相以及眼識相接而產生了觸。

  觸產生,並相續引發受、愛、取等。更詳細地說,一旦識發生,就把身心轉變成另一個身心,這樣的身心引發出能感受苦痛的六入──在這個例子裡是指眼睛,接著產生苦的n受和掙扎不已的愛。而後取──執取「我」:「『我』……『我』……『我』快瘋了!『我』要死了!」這一切都是因眼睛而引起的。

  這就是生,一個痛苦的「我」出生。產生痛苦的自我便是生!或只是存有自我而已,就執取此生而受苦。這是失去「我所有」而引發老、病、死等的苦,是在這年輕女孩心中發展到具足十一種狀況的緣起,這個緣起的例子,是透過眼睛而引起的。

[從耳根而入的緣起實例]

  現在我們假設這位年輕女孩是被朋友愚弄。事實上,她的男友並未跟別的女孩在一起,只是有人開她玩笑,說看見她的男友跟別的女孩在一起,而她也信以為真。這是耳觸,即聲音藉由耳朵傳入,因為沒有正念,而產生與無明相應的耳識,由識又生出新的名色,也就是她的身心正準備使那會引發痛苦的六入產生。一旦產生完整的觸,以及相應此一情況的受(苦受)就會生出,掙扎不已的愛也隨之發生,並且引發取,然後產生十足的「我、我所有」的觀念,這就是一個充滿著痛苦、老、病、死的「我」的誕生。依照緣起,苦痛藉由耳朵而產生。

  同樣地,幾小時或數天之後,年輕女孩也許又會懷疑男友的真心。沒人跟她說些什麼,她自己也沒有看到什麼,但她的心裡郤開始懷疑男友是否跟別的女孩在一起。她開始胡思亂想,所以緣起由她的心門進入:法塵碰到她的心,意識就生起,這識造作新的名色,即原本平靜、不受苦的身心,已變成將要受苦的名色,並建立起將會受苦的六入、觸、受,隨受接著而有掙扎不已的愛,進而執取,苦就產生了。這個例子說明,憑藉著意識,緣起在年輕女孩的身心運作起來。

  從以上的例子,我們可以看到,當年輕女孩藉由眼睛看到色相,緣起依眼識在她身上運作起來。當她一聽到朋友戲弄的話,緣起就依著耳識運作起來。最後,當她全憑自己的意念懷疑時,緣起便藉由意識產生作用了。由此看出,緣起可以依靠不同的六入發展,每一種情況都會產生苦。

  請注意,導致受苦的一次完整緣起,在極短的時間內就可發生了,這就是十一種狀況的一個完整緣起。當媳婦看到婆婆面孔的一瞬間,平日壓抑著的侷促不安便生起了,就在這一瞬間,緣起便藉由十一種狀況顯示出來。她的眼睛看到色相,眼識於是產生,並把名色改變成準備接受苦的名色,且相續地建立起將要受苦的六入、觸、受。因為她不喜歡婆婆的面孔,而後生出掙扎不已的愛,接著相續出現取、有和生──不喜歡婆婆面孔的自我,於是最後便產生苦。

[從舌根而入的緣起實例]

  最後一個例子,不談某個人或某種情況,我來談談一般人。大部分的人在享受佳餚時,都會失去正念,而無明也主宰著身心。請各位明白這點,當在享用美食時,由於美味而失去正念,就混雜了無明。

  一個人在享受美食所生起的念頭,就已經是一次完整的緣起了。如前面的例子,當舌頭和它的對象(味道)相接,舌識生起,並創造出一個新的名色,由平常的名色轉變為可以受苦的名色。而後生出六入,六入能引生觸與受,在這種情況下,可以感受苦或樂。

  如果這是美味的,一般人會認為這是樂受,一旦執著美味,便會產生取。而後因為想去保留或持續這種美味,人們會去追求、執著這美味,並且開始為它擔憂、煩惱,因此,貪著美味的樂受很快地就變成苦。「味道真好!我很高興!我真得很高興!」此時這顆心已成為快樂的奴隸,因為它執著於樂受。

  這是緣起的陷阱,它顯示出緣起深奧的一面。如果是一般人一定會認為這是樂;但如果由緣起來說,這都是苦。人們一感到美味的當下,完整的緣起就發生了。

[從意根而入的緣起實例]

  而且還不只這些,當他吃到美食而想到:「這味道好極了!明天我去偷拿一些,那我就有更多可以吃!」在這一刻,這個人就成為(生)小偷了。每當人有偷竊的念頭,就已經是個小偷了。所以有人去鄰家偷榴椰,吃了之後,發現很好吃,第二天就想要再去偷,這種成為小偷的想法就在心中產生一次的有。同樣地,如果有人吃肉,而且決定第二天再去打獵找更多的肉,他就成為(生)獵人,即使他只是迷醉在食物的美味中,就已化生為天神了。或者如果因為味道太好而覺得吃的速度不夠快,這個人就成為餓鬼,他永遠沒有夠快的速度吃夠多的食物,以滿足饑餓感。

  看這個例子,你就會發現,光是咀嚼美味的食物,種種緣起就可能發生了。請小心注意,緣起所說的是關於苦的運轉,它能讓我們知道由於取的力量而產生苦的完整過程。根據緣起,一定先有取,才會導致苦的生起。如果沒有取,即使苦產生了,也不算是緣起所生的苦。

【譯註一】谷b睡眠狀態下,六入不起作用。



[回gaya首頁]   [香光書鄉]   [法音叢書]   [生活中的緣起]   [緣起就在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