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緣起]/【佛陀發現並宣說緣起】

緣起的五種說法

[順說緣起]

  有時佛陀以我們常誦念的方式順說緣起,從無明直到生老死涵蓋所有的十一種狀況:ㄤL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病死,憂悲惱苦,純大苦聚集,這稱為緣起的一次流轉。這種從開始而說到最後的緣起,是我們平時最常聽聞的緣起,它出現在數百部經典中。

[逆說緣起]

  有時則從最後說到最初,本來是從無明開始直到生、老、死,在此卻相反地從苦說起:苦是因為有生,生是因為有有,有是因為有取,取是因為有愛,愛是因為有受,受是因為有觸,觸是因為有六入,六入是因為有名色,名色是因為有識,識是因為有行,行是因為有無明。這也是緣起的一次流轉,但從最後說到最初,稱為逆觀;如果從最初說起,稱為順觀。這兩種說法,比較容易記誦。

[從中間開始而至最初說緣起]

  第三種不解說全部的十一種狀況,而從中間開始,即四食(段食、觸食、思食、識食),以渴愛為助緣。以段食(kabalinkarahara)為例,段食來自愛,愛來自受,受來自觸,觸來自六入,六入來自名色,名色來自識,識來自行,行來自無明。這是從中間開始說到最初無明的緣起。

[從中間開始而至最後說緣起]

  第四種是從中間開始而至最後的說法,這種說法以受為起源,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是先決的因緣條件,相續地產生愛、取、有、生,最後是苦。雖然是緣起的一半,但仍稱之為緣起,因它有助於說明苦如何生起。因此,佛陀可以說是依時間、人、事而應機說法。

  覺音的《清淨道論》中有個很好的比喻說明為什麼有四種緣起的說法:猶如有四位都需要一段藤蔓的人,一人可能從根割斷,全部都拉來使用;一人可能從頂端拉起,直到根部取來使用;一人可能從中割斷,只拉其下部,取而使用;一人也從中割斷,向上而至於頂端,取而使用。【譯註二】採蔓而取之使用的方法,隨個人的需求而定,每個人採蔓的方法都不盡相同,然而一切都能受用。這就是《清淨道論》中用來說明四種緣起的比喻。

[在中間的滅盡]

  但是還有另一種非常不可思議的說法,只記載在某些經典中【譯註三】,「集」已發展到一半,也就是到達了愛,然後又倒轉回「滅」──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滅。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我不知道覺音為什麼不提這種解說,只有講到前面的四種。

  這種說法比較容易令人困惑,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一旦到愛,就立刻中斷而逆轉,由於愛滅則取滅,取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老死滅,純大苦聚集滅。

  這種說法就好比翻掌一樣,因正念生起,在中間階段發生大逆轉,就是流轉到了一半,我們醒覺過來,不再隨緣起而流轉下去。因此在中間階段生就變成滅,中間的愛滅了,苦就不再生起,這就是緣起中不完整的苦。因為從「集」轉變成「滅」,在中間就滅苦了,這也是其中的一種說法。

  若以上述採蔓的比喻來說,就是人從中間抓住藤蔓,將全部都拉來,取而使用。

  以上是佛陀所說緣起的五種說法,是佛陀依眾生的根機所作的不同說法。

【譯註二】里訄悁珚郁_間A《清淨道論》下冊152頁,華宇出版社。
      世尊有四種緣起的說法,猶如四位採蔓的人相似,從最初或從中間開始而至於最後,及從最後或從中間開始而至於最初。即(一)譬如四位採蔓的人中,一人先看見蔓的根,他便割斷根,一切都拉來,取而使用;世尊亦這樣從最初開始而至最後說緣起:「諸比丘,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二)譬如彼等四人之中,一人先看到蔓的中部,他便割斷中部,只拉其上部,取而使用。世尊亦這樣從中間開始而至最後說:「……以「取」為緣的是有,以有為緣的是生」。(三)譬如四人中的一人,先看見蔓的尾端,便執其尾端,從尾至根,取其全部而使用。世尊亦這樣從最後而至最初說緣起:「我說生緣老死……無明緣行」(四)在這些人裡面的一人,先看見蔓的中部,他便割斷中部,向下而至於根,取而使用。世尊亦這樣從中開始而至最初說:「……此等四食以渴愛為因緣,……渴愛是什麼因緣?……受……觸……六處……行是什麼因緣?……行以無明為因緣……乃至……行以無明為原因」。

【譯註三】辰O載於《相應部》因緣篇,因緣相應,家主品。請參見《漢譯南傳大藏經》第14冊,85—87頁。



[回gaya首頁]   [香光書鄉]   [法音叢書]   [生活中的緣起]   [佛陀發現並宣說緣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