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緣起]/【評析覺音對緣起的觀點】

覺音的謙遜


  現在我就來談談前面所提關於覺音的事。

  幾乎每位佛教徒都相信覺音是阿羅漢。好好聽著!他們都相信覺音是阿羅漢!但我不予採信,我只是看他做什麼、說什麼,有益的就當作是對,無益的就當作是錯。大致上,能看出他是一位很有智慧,(在解釋佛法上)貢獻很大的人。他對佛法所作的數十及數百種解釋,為大眾帶來很大的益處。但是,我完全不同意他對緣起法義所作的解釋,因為他採用梵我的觀點,使得緣起法義變成婆羅門教的了。

  我並不是百分之百地相信或服從覺音,因為還有百分之幾的成分,我並不同意,我只相信百分之九十至九十五,以一百分來說,我可能只同意百分之九十五,還有百分之四或五,我不同意,例如對緣起的解釋。但就事情的重要性來說,單單緣起一項,就足以壓倒全局了。

  緣起甚深,不論如何解釋都很困難且極為深奧。至今大家都承認緣起甚深,甚至覺音在詮釋緣起時,都先自我表白且露出不尋常的謙虛。如果詮釋別種佛法時,他就會像獅子一般勇敢。通常覺音在解釋什麼或寫論著時,都會以獅子吼般的語氣,或用讚頌老師的偈語為開端。但一講到緣起,他卻是那麼謙遜,他的謙遜透露出自己並沒有信心,十足地想自我表白以避免錯誤。他以很動聽的詩詞來表達自己的謙遜,以下是我引述他自我辯解所寫有關緣起的句子:

   解釋緣起之義,非常困難,就如古人所說的:
   諦、有情、結生、緣起等四法,
   很難理解、討論或向別人解說。
   我曾經深思,除了精通及證得經典之義的人之外,
   要想解釋緣起,實在不容易,
   現在我想解釋緣起,
   就像在大海中找不到立足的地方。
   然而有種種的說法嚴飾著這教法,
   包括祖師傳下而至今仍流傳不斷的道路。
   我依這二種理由來解釋緣起,希望你們能注意聽。【譯註一】

  這是覺音在解釋緣起時所作優美動聽的自遁之詞,如果解釋別的,他會像獅子般勇敢,不會不負責任或有意推卸。他承認緣起甚深,但有膽量來解釋是基於二個理由:(一)他認為佛教可以應用各種角度、方式來解說,因此他至少也應對緣起提出某種解說;(二)他認為祖師們已經詮釋過緣起,因此也可以引用祖師們的詮釋。雖然如此,他還是對自己的作法沒信心,緣起像大海一樣深,我們根本無法深入抵達海底。因此,雖然覺音以大部頭的著作詳細地解釋緣起,也不能保證能如深入海底般探測到緣起的核心。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覺音也承認緣起甚深,而且對能否一探究竟或知道緣起的核心並沒有信心,當時已有一些古人的詮釋,因此他也可能隨著自己的喜好而解釋緣起。然而他所作的解釋涵蓋三世輪迴:前世的結生識相續到今世,而今世的結生識又將會投生來世。一有了三世輪迴的跡象,後期的人就把它更加強烈化、嚴重化、明顯化地發展出來。

  如此以三世解釋緣起就產生了問題:今世的煩惱、業──無明、行,在來世形成異熟果。也就是說,當世所造的業,並不能在當世受報。意思是我們無法在這期生命中受報,造業的人無法在這期生命中受報,而必須等到未來某一世。

  如果他使用法的語言,有如我前面所說的生,那就可以在每天的當下受報,完完全全K「直接體證,當下可以得到成果,智者親自體證」。堅持前世的煩惱、業在今世受報,是不可能的!而且若說同一個人存在三世(前世、今世、後世)之中,就會演變成常見和邊見(anta-ga-hikaditthi)【譯註二】。如此就背離了佛說緣起的用意──為了破除常見和邊見。

  這種說法最大的損失就是無法自由自主地控制煩惱、業,因為我們和煩惱、業存在不同的時空中:今世是業報,我們本身是業報,坐在這裡也是業報,然而這些業報的起因卻是過去世的煩惱與業;而今世的煩惱、業卻留到未來世受報,如此我們就無法從行為(業)中受益了,也就是說我們沒有立即接受業報的自由。當以這種方式解釋緣起時,就表示我們無法在今世做任何事,且在今生得到令人滿意的果報。

  今世造業要等到來世受報,那有什麼好高興的?這便是違反佛法的原則──佛陀所善妙宣說的法:

  直接體證(sanditthiko),
  當下可以得到成果(akaliko),
  請大家一起來看(ehipassiko),
  向內觀照(opanayiko),
  只有智者能親自體證(paccattam veditabbo)。

  三世的緣起完全違反以上的原則,是由於錯誤地解釋生,因而造成在緣起的一次流轉中出現了三世。可別忘了!這就是因使用語言不當而造成的混亂。

【譯註一】言i參考葉均譯,《清淨道論》下冊第151頁,華宇出版社。

【譯註二】並鋮ㄛO執著片面極端之見解,有常見與斷見二種。



[回gaya首頁]   [香光書鄉]   [法音叢書]   [生活中的緣起]   [評析覺音對緣起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