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的緣起]/【緣起的輻射輪】

緣起中的緣起


○ 涅槃←滅盡智←解脫←離貪←厭離←如實知見←三摩地←樂←輕安←喜←悅 ←信↖
                            苦(癩蛤蟆頭頭上的寶石)
                               誰能發現○就自在了
○ 無明→ 行 →識 →名色→六入→ 觸  → 受 →愛→ 取 →有→生老→死↗

  修行的根本原則是相當奇特的,我稱它為緣起的輻射輪(Radiant Wheel)。它由緣起流轉開始,而後進入緣起的還滅。有趣的是,它表現出「苦的功德」。

  佛陀宣說那奇特的滅苦次第。他說:「對於那些智者或如實觀者,我會說明有關漏(asava)的止息。對於那些無智者或不如實觀者,我不會說明有關漏的止息。」當一個人看到諸蘊生起和滅盡的如實現象,漏就會止息。關於有漏的止息,佛陀說當一個人如實觀照或覺悟五取蘊──色、受、想、行、識──的生起和滅盡,漏就止息了。當一個人確實明瞭這些現象,瞭解它們如何生起、滅盡的如實現象,就可以說是漏的止息,因為有這些智慧,漏就盡除了。佛陀說他能宣說這個事實,是因為已如實照見且覺悟到這個事實,如果他沒有如實照見或覺悟到這個事實,他絕對不會宣說的。

  如果有漏盡除了,就會產生智見,照見心在無漏之中。當解脫出現,盡除有漏的智見就會出現,滅盡智的出現是因為離貪,離貪隨厭離而發生,厭離是因究竟智慧──如實知見,如實知見因定而產生,定隨樂而產生,樂隨輕安而產生,輕安由喜而產生,喜因為悅而產生,悅因為信而產生,信因為苦而產生。

  現在我們來看看緣起:苦是因為有生,生是因為有有,有是因為有取,取是因為有愛,愛是因為有受,受是因為有觸,觸是因為有六入,六入是因為有名色,名色是因為有識,識是因為有行,行是因為有無明。

  這也就表示,有漏的止息必須依隨因緣的次序,如根據上圖的順序,直到信。如果我們對於佛、法、僧有信心,對於修行滅苦有信心,這就稱為信。現在,讓我們回溯這所有的因緣條件:

  有信則有悅,
  有悅則有喜,
  有喜則有輕安,
  有輕安則有樂,
  有樂則有三摩地,
  有三摩地則有如實知見,
  有如實知見則有厭離,
  有厭離則有離貪,
  有離貪則有解脫,
  而後便能獲得滅盡智,直到涅槃。【譯註一】

  這就表示說,必須要有信為開端,漏才能止息。

  信必須依附著苦,這一點很奇怪,我想沒有多少人聽過這樣的話,因為苦而產生信念。如果苦不壓迫我們,我們就不會奔向佛陀請求庇護,不是嗎?我們就像難民一樣奔向佛陀,我們對於佛教抱持堅定、真誠的信心,正是因為我們曾經受到苦的壓迫。所以在我們的生活中,苦遂成為信念的起因,苦也因此成為一個好東西,就好像奇醜無比的癩蛤蟆額頭上的一顆寶石,苦變成一顆寶石,它趨使我們奔向佛陀而產生信。【譯註二】

  佛陀說苦從無明、行、識、名色等而來,是信的所依,也就是要我們不必傷心、害怕、退縮,如果我們善用緣起,苦將成為信的基石,信就會助長佛法,讓我們逐漸到達漏的止息。用此種角度看待苦,就好像在醜陋無比的癩蛤蟆額頭上發現一顆寶石,但是通常人們討厭或害怕癩蛤蟆、老鼠、千足蟲或蠕蟲之類的東西,如果他們知道苦是信的助緣,知道苦能發展出信,苦就將成為有用的東西了。

  至此,我們已經談了許多,我相信把它們全部都記住並不容易,除非複習並仔細研讀。無論如何,我將作個簡短的總結,說明緣起究竟有何用處。

【譯註一】里訄挩\《相應部》因緣篇,因緣相應,十力品(《漢譯南傳大藏經》第14冊,34—36頁。)

【譯註二】里訄挩\《安徒生童話集》<蟾蜍>,故事中敘述一隻醜陋的蟾蜍,牠頭腦裡卻藏著一顆寶石,牠不斷地往最善良的地方努力邁進。安徒生以此告訴世人要得到蟾蜍頭上的寶石就須從陽光中尋找,但陽光太強,我們無法有那麼好的眼力可以看到神所創造一切燦爛美好的事物,假如有一天,我們擁有這種洞悉世上一切事物的眼力,那些過程就能成為一篇美好的神話故事,而我們也都將會是故事中的主角。



[回gaya首頁]   [香光書鄉]   [法音叢書]   [生活中的緣起]   [緣起的輻射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