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圖書館館訊 第三十九期 93年9月

印度佛教史的文獻資源概介(上)

釋見豪


【摘要】若要從當代佛教所呈現的多元化與百家爭鳴的思想中,掌握到原始佛教的根本精神,就須回溯到二千五百多年前起源於印度的佛教。藉由研讀印度佛教史,可以了解孕育佛教起源的文化、思想之時代背景,佛陀出世的意義和佛教的建立與發展、佛陀涅槃後佛教的分裂與流傳;乃至佛教在印度的滅亡與大乘佛教的興起等,以建立佛教在印度之起源與流變的整體性,及它對當代佛教發展的影響。

  本文以印度佛教史為主題,介紹其相關的文獻資料,包括三藏典籍、圖書、論文與網路裡的資料,期望這些資料能增益印度佛教史在教學或研讀上的豐富與完整。

關鍵詞:印度;佛教;歷史;文獻;網路


壹、前言

  有別於佛教往外擴張後所形成的區域佛教史,所謂「印度佛教史」是指佛教在印度起源與發展的歷史。佛教從印度向外傳播後,為了適應各地的不同文化風俗,多多少少做了調整,但是不管怎麼變,都不能忽視佛法之所以為佛法的特質。(註1)因此,在流變中更應溯源於佛教在印度起源的背景與發展的歷程,從中掌握佛法的本質,這是為何需要瞭解印度佛教史的重要原因。

  佛教史在一般歷史學的分類,歸屬於專史,就佛教史本身的發展可再加以細分(見表一)。

  每一個主題可依不同時間階段的發展而形成歷史的演變。本文所要探討的,只限於發生在印度的佛教歷史。這個階段的歷史,包括佛教興起前的印度社會與思想背景、佛陀的一生(誕生、出家、修道、證悟、弘化與涅槃)、經典的結集、部派的產生、初期大乘的興起與佛教在印度的滅亡。

貳、研讀印度佛教史的工具、途徑與方法

一、基本工具:地圖與年表

  地圖與年表是研讀歷史最基本的工具。

(一)地圖

  從地圖可以瞭解印度的地理位置,以及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也可以更了解佛教的傳播路線。

1. 世界地圖(亞洲與其他洲的關係)
http://maps.infobees.com/index.htm
 世界地圖
   印度位於南亞,可從地圖看到印度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位置。
http://www1.pu.edu.tw/~s8812004/project.htm
 AROUND THE WORLD

2. 古印度地圖
http://www.mingyuen.edu.hk/history/3india/02maps.htm
 古印度河文明--二、地圖
http://www.museum.rbi.org.in/mapindia.html
 Coinage-Acient India Map
http://www.harappa.com/indus/map1.html
 Major Acient Indus Valley Site
   印度河文明的兩個重要城市──哈拉帕(Harappa)與孟黑就達羅(Mohenjo Daro)的地圖。

【表一】佛教史發展的分類表

一般史

通史

印度佛教史

斷代史

原始佛教史

部派佛教史

大乘佛教史

地區

地區

南傳佛教史、北傳佛教史、藏傳佛教史、西方佛教史

區域

東亞佛教、東南亞佛教、南亞佛教、北美洲佛教等

國家

錫蘭、泰國、緬甸、台灣、韓國、日本等國家的佛教史

人物史

歷史人物

政治制度史

佛教僧團制度史、佛教戒律史

經濟史

僧團經濟史

思想史

佛教思想史(原始佛教思想史、部派佛教思想史、大乘佛教思想史)

各教義思想的發展

生活史

僧團食、衣、住、行的演變發展史

藝術史

佛教藝術史、佛教建築史、佛教梵唄史

文化史

佛教語言史、佛教文獻史

社會史

僧團的生活、比丘(尼)史、沙彌(尼)史、優婆夷(塞)史

關係史

佛教與婆羅門、佛教與六師外道、原始與部派、部派與大乘



(二)年表

  年表是按照年代的先後次序,記載史事條列而成的表;而年代是記載歷史年表的一個重要元素,研讀歷史是離不開時間的記載。歷史上紀年的起算年代稱為「紀元」,紀元方式有皇帝紀元、孔子紀元、佛教紀元、回教紀元等。我國古代皆以新君即位的次年為元年,如唐太宗貞觀元年等;民國成立(西元1912),則以成立之年為元年。西方國家記載年代的方式,以耶穌降生之年為紀元開始,稱為「西元」,耶穌降生前的年代以B.C.(Before Christ)或A.C.(拉丁文Ante Christtum)表示,意指主前年/紀元前;而以A.D.(拉丁文Anno Domini)代表耶穌降世後的年份,稱主後年/紀元後。這種以耶穌降世為基準的紀元方式起源於第六世紀,原以羅馬皇帝戴克堨(Diocletian)統治期為紀元之始,後來羅馬教士狄尼修(Dionysius Exiguus)改以耶穌降世為基準的新方法。歐美各國所使用以耶穌降生年為基準的「西元制」(西元紀年法:以耶穌降生那一年為西元元年),目前為世界各國所採用,稱為「公元」(公曆紀元)。

  由於以耶穌降世為基準的紀元方式具有濃厚的宗教性意味,因此,現代西方學者普遍以中性(非基督教徒)的BCE(Before the Common Era)取代B.C./ A.C.,而以CE(Common Era)代替A.D.。佛教的紀元是從佛陀涅槃後算起。

  佛教年表之相關資源選錄列出如下:

http://www.gaya.org.tw/library/aspdata/epaper/lib-epaper04.htm
 〈佛教年表的查找〉,《佛教圖書館電子報》第4期(民91年1月)。
  此篇專題論述,不僅提供紙本圖書或期刊等的年表資料,也介紹年表的電子資料庫,與如何查找的方法。
http://www.buddhanet.net/e-learning/history/b_chron.htm
 Timeline of Buddhist History
  buddhanet的英文網站,有佛教歷史年表。從西元前六世紀到西元二十世紀的佛教歷史。
http://www.hku.hk/buddhist/yinshun/35/yinshun35-20.html
 印順,〈印度佛教大事年表〉,《印度之佛教》,頁333-339。
http://www.gaya.org.tw/library/chronicle/index.asp
 佛教年表資料庫查詢系統
http://www.gaya.org.tw/journal/m2/2-book1.htm
 陳友民,〈中文佛教工具書簡介(二)──佛教年表〉,《佛教圖書館館訊》,第2期(84年6月),頁33。
慈怡主編,《佛教史年表》,高雄市:佛光出版社,民76。

二、瞭解歷史的途徑:古跡、碑銘

  除地圖與年表外,瞭解歷史的途徑,還可透過文物古跡的實物資料與書籍碑刻的文字資料。如:

http://www.mingyuen.edu.hk/history/3india/index.htm
 古印度河文明(Ancient Idus valley)
  有哈拉帕與孟黑就達羅的遺址與遺物介紹。
http://www.harappa.com/har/har0.html
 The Ancient Indus Valley
  古印度河文明(Ancient Indus Valley Civilisation)遺物的介紹。

三、研讀歷史的方法

  探討歷史的方法之一,有歷時性(diachronic或稱縱向方法),與共時性(synchronicity或稱橫向方法)。

  歷時性,是依照事件發生的時間先後,探索歷史發展的趨勢,它是縱向發展的、動態的。縱向聯繫,是以歷史事件發展過程為線索,包括背景(原因)、經過(內容)、意義(影響),說明歷史事件的性質、特點及因果關係,形成歷史發展的「一條縱線」(註2)。縱向比較,主要是從時間的角度,以人、時、事或地區(國家)為序,對不同歷史時期、階段與發展層次的歷史現象進行比較。比較不同時期所發生的同一類事件,可幫助我們更準確地把握不同歷史時期相類似的事件在歷史上所產生的作用。例如:佛教經典結集的比較、比較阿育王與迦膩色迦王對佛教的貢獻,或比較原始佛教與部派佛教的佛陀觀等。但是歷時性的方法,無法比較歷史發展序列中不同的歷史事件的歷史意義,這需要藉助共時性的方法。

  共時性,只涉及某一時期而不考慮歷史的演變,也就是從時間中抽離出來探討其因素;它是橫向的、靜態的。橫向聯繫,即某一歷史事件對其他歷史事件,從空間上的影響、作用,顯示出某一時期某些地區歷史發展的「橫斷面」及其特徵。橫向聯繫也以人、時、事、地為序,(註3)這有助於我們瞭解同一類事件在不同地區、國家的發展程度及不同的特點,例如,佛陀與其他外道的業力觀,印度佛教教難與中國佛教教難的比較,以及南北傳佛教的不同等。此方法可以幫助我們探討不同歷史事件的共性與特性,但它無法告訴我們,這異同是如何(how)且為什麼(why)發生的。

  了解歷史如果能兼具歷時性與共時性,進行縱橫聯繫,前後貫通,內外連結,異同比較,更可對歷史的結構有一全面性與整體性的融會貫通。

參、從當代佛教尋找佛教在印度的根源

  佛教開始於印度,經過前人的努力,慢慢地拓展到世界各地。佛教為適應各地文化背景的不同,產生許多方便的調整或改變,當今的佛教因此呈現多樣性,也發展出個個不同國家的佛教特色。為了讓學習者可以瞭解印度佛教與其他國家佛教的關係性,可以從當代佛教現況的認識,藉由與印度佛教的共通性、差異性與獨特性的比較,與佛教在印度的起源產生連結。也就是說,當代佛教繼承印度佛教哪些共同的遺產,又發展出哪些不同的特色?

  從佛教的傳播路線,可將當代的佛教歸類為南傳佛教、北傳佛教與西方佛教。當今屬於南傳佛教的國家,雖仍有其差異性,但是卻具有大部分的一致性。而北傳佛教卻有很大的不同,無法以北傳佛教概括一切,因此,只能分別從中國佛教、西藏佛教、日本佛教、韓國佛教與台灣佛教,來瞭解北傳佛教的多元化。有關當代佛教的歷史資料,提供以下網際網路的文獻作為參考:

一、整體介紹佛教傳到各個國家後的佛教歷史
http://www.buddhanet.net/e-learning/history/timelines.htm
 Timelines of Buddhist History (buddhanet)
  此為buddhanet的網站。介紹佛教歷史的年代表,以及上座部佛教、斯里蘭卡、中國、越南、日本佛教的重要佛教大事的年表。
http://www.fowang.org/shgc/
 史海鉤沈(佛網)
  各地佛教史的介紹。包括印度、漢傳、藏傳佛教史、日本、朝鮮、斯里蘭卡、東南亞、澳大利亞、尼泊爾、越南佛教史等。
http://www.shjas.com/file/sjfj/index_sjfj.html
 世界佛教(上海靜安寺)
http://doorway.fjnet.com/fojiao/01fjsl/01fjsl.htm
 佛教史略(中華佛教在線--般若之門)
http://geocities.com/putisato/1712.htm
 世界佛教概況
  以上三個網站也是當代各個佛教史的介紹。

二、各地區的佛教史
http://www.buddhism.com.cn/#d
 宗派源流(中國佛教信息網)
  介紹印度佛教、漢傳佛教、藏傳佛教、南傳佛教與佛教史傳。

三、佛教在不同國家發展的歷史

(一)西藏佛教史
http://www.tibetinfor.com.cn/zongjiao/menu_fj_ls.htm
 佛教歷史(中國西藏信息中心--宗教--藏傳佛教)
http://www.tibetonline.net/budha/04fjls/index.htm
 佛教歷史(西藏在線)
  以上兩個網站介紹西藏佛教史。
http://www.lib.virginia.edu/small/exhibits/dead/intro.html
 Tibet: An Introduction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二)日本佛教史
http://trunks.myrice.com/east/fojing/rbfjsg/index.htm
 日本佛教史綱(村上專精著)
  內容分五期介紹日本佛教的發展。

(三)中國佛教史
http://www.buddhanet.net/e-learning/history/chin_timeline.htm
 Timeline of Chinese Buddhism
http://villa.lakes.com/cdpatton/Buddha/
 A History of Chinese Buddhism
  以上兩個為英文網站,分別介紹中國佛教重要事件的年表,與佛教在中國傳播分期的簡單概況。
http://mars.csie.ntu.edu.tw/silk/
 玄奘西域行
http://silkroad.chibs.edu.tw/db-map.html
 絲路文化地圖
http://mars.csie.ntu.edu.tw/silk/db-year.html
 年表檢索(玄奘西域行)

(四)台灣佛教史
http://ccbs.ntu.edu.tw/taiwan/
 台灣佛教史料庫
http://www.chibs.edu.tw/publication/chbj/08/08_09.htm
 釋慧嚴,〈台灣佛教史前期〉,《中華佛學學報》,第8期(民84年7月),頁273-314。
http://www.chibs.edu.tw/publication/chbs/02/2-12.htm
 許勝雄,〈中國佛教在臺灣之發展史〉,《中華佛學研究》,第2期(民87年),頁289-298。

(五)越南佛教史
http://ccbs.ntu.edu.tw/FULLTEXT/JR-NX012/nx01609.htm
 釋聖嚴,〈越南佛教史略〉,《現代佛教學術叢刊. 83》,(台北市:大乘文化,1980),頁271-299。

肆、認識古印度

  今日的印度地圖是印度於1947年獨立後的地理版圖。東接孟加拉,北接尼泊爾、中國,東北有不丹與錫金,西有巴基斯坦與阿富汗,東南與斯里蘭卡相隔。東瀕孟加拉灣,西濱阿拉伯海,南臨印度洋,北界世界上最高的山脈──喜馬拉雅山脈,西北界興都庫什山脈和蘇萊曼山脈。地形上分為北部高山區、南部高原區和二者之間的印度河-恆河平原區。古代印度範圍,包括今日印度、巴基斯坦與孟加拉。東接緬甸,北以喜馬拉雅山與中國相鄰(含尼泊爾),西接伊朗(含今日的巴基斯坦與阿富汗),東南部有錫蘭。

一、印度的地理與人文
http://homework.wtuc.edu.tw/~wenlurg/forghis/1107-1.htm
 外國史地--印度
  印度自然環境與人文概況的介紹。
http://homepage.ntu.edu.tw/~b91106003/link/l_i.htm
 印度(四大文明古國--網路資源)
  印度地理、人文的中英文網站。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NewsID=1265
 印度—雅利安人
http://big5.ccnt.com.cn/china/qiaox-qiaor/luj-dush/yindu-11.htm
 古文明的傳承──印度歷史(1)
  印度國名的源流。
徐真友,〈也談古代印度漢名〉,《正觀》,第17期(2001年6月25日),頁95-103。

二、印度河文明
http://www.chinakol.com/wucai/ziran/shengmi/2001033001.asp
 印度河文明之謎
  考古學家發現印度河文明的遺址。
http://www.gznc.edu.cn/dxs/wenyi/quanqiuts/07.htm
 〈第五章 古代文明諸類型.四、印度河〉,《全球通史》
  《全球通史》中介紹印度河文明。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NewsID=1266
 印度河流域文明
林煌洲,〈印度河文明(The Indus Civilization)〉,《史物叢刊》,第29期(民90年6月),頁130-159。

三、印度歷史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NewsID=1267
 印度歷史
http://www.geocities.com/historymech/rewindia.html
 The World History Rewritten
  以上兩個網站介紹印度的歷史。
http://no1190.com/news/SmallClass.asp?typeid=29&BigClassID=151&smallclassid=239
 印度簡史
  單元式的介紹印度歷史,其中包括以下幾個王朝的介紹。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NewsID=1262
 (孔雀王朝)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 NewsID=1254
 (笈多王朝)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 NewsID=1253
 (戒日王朝)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 NewsID=1251
 (帕拉王朝)
http://www.ebud.net/teach/fgteachbk/teachbk04/teach_fgteachbk_teachbk04_20020401_16.html
 印度諸王朝的佛教(佛教天地)

伍、印度佛教史主題的文獻資料

  以下是將印度佛教史的主題依地理、社會、思想、宗教、語言、政治與文化藝術等分類,依發展時間的來架構其關係,本節印佛史文獻資料大約依此架構來介紹。(見圖一)

圖一:印度佛教史主題的架構

  三藏是瞭解印佛史的直接資料,南傳的尼科耶有長、中、相應、增支尼科耶與小部,北傳有長、中、雜、增一阿含。阿含經藏中不僅記載了佛陀一生為弟子說法的內容,也有記載佛陀的傳記,包括佛陀出生神蹟、出家、修道、證悟、教化與涅槃的一生,佛陀的遺教,還有過去諸佛的傳記與成佛過程。此外,從佛陀的開示中,也可以瞭解婆羅門教與沙門外道的思想介紹等。

  以下將依印度佛教史時間順序的主題,介紹三藏中印佛史的相關資料,主要文獻是以南北傳的阿含經藏、律與論為主,輔以部分的大乘佛教經論。

一、瓦爾納(種姓)制度

(一)大意

  雅利安人建構的吠陀社會是由當地的原住民與雅利安人所構成。雅利安人社會觀點的發展主要受婆羅門所影響。在吠陀期間,社會形成四個分類,稱瓦爾納制度varṇa, class division(varṇa是指colour「色」或「膚色」)。這是源於古代部族依不同膚色與文化背景而產生的分類結構,varṇa並沒有也從沒有種姓或階級(caste)的意思。

  佛陀時代的社會區分只是婆羅門教的一種分類意識型態(是指一種已經成為固執的信仰,不再被懷疑或追問它的存在邏輯),它並不像後來印度所發展的印度階級制度(jāti, caste system)那般嚴格。今日的印度已有數不清的階級制度。

(二)文獻資料

1. 三藏資料
《長阿含.小緣經》(大正一.三六中),相當於《中阿含梵志品.婆羅婆堂經》(大正一.六七三中),《白衣金幢二婆羅門緣起經》(大正一.二一六中);南傳長尼科耶《起世因本經》(漢譯南傳八.七五)。

  本經第一部分是佛陀破斥婆羅門的種姓優越感,第二部分說明世界的起源與開展,以及四姓之產生,最後,結說此等四姓之任何人體證法者,皆為人類之最上者。

  經中以兩位婆羅門隨佛陀出家而被婆羅門族呵責為緣起:「我婆羅門種最為第一,餘者卑劣;我種清白,餘者黑冥。我婆羅門種出自梵天,從梵口生,於現法中得清淨解,後亦清淨。汝等何故捨清淨種,入彼瞿曇異法中耶?」(大正一.三七上)佛陀開示,人之貴賤不是依四姓階級的高下,而是由其人格價值之有無而定,並教導如何回答此類問題:「汝今當知,今我弟子,種姓不同,所出各異,於我法中出家修道,若有人問汝誰種姓,當答彼言:『我是沙門釋種子也。』」(大正一.三七中)

  與此相關資料有:

  《增一阿含.八難品(四)》:「我法中有四種姓,於我法中作沙門,不錄前名,更作餘字,猶如彼海,四大江河皆投于海而同一味,更無餘名。」(大正二.七五三上)

  《雜阿含.一一八四經》偈云:「汝莫問所生,但當問所行。刻木為鑽燧,亦能生於火。下賤種姓中,生堅固牟尼。」(大正二.三二○下)

  《別譯雜阿含.九九經》:「時婆羅門,即至佛所問訊言;汝生何處,為姓何等?爾時世尊,以偈答言:不應問生處,宜問其所行,微木能生火,卑賤生賢達,亦生善調乘,慚愧為善行,精勤自調順……。」(大正二.四○九上)

《長阿含.阿摩晝經》(大正一.八二上);南傳長尼科耶《阿摩晝經》(漢譯南傳六.九九)

  本經內容論說四姓中婆羅門與剎帝利之優劣。佛為婆羅門阿摩晝說釋種祖先因緣,折伏阿摩晝之慢心,並以剎帝利種之優勝,釋子沙門種種清淨修行法門,開示不應輕慢釋子。

  「世尊告阿摩晝曰:『云何?摩納,若剎利女七世已來父母真正,不為他人之所輕毀,若與一婆羅門為妻生子,摩納,容貌端正,彼入剎利種,得坐受水誦剎利法不?』答曰:『不得。』……『若婆羅門女七世以來父母真正,不為他人之所輕毀,與剎利為妻生一童子,顏貌端正,彼入婆羅門眾中,得坐起受水不?』答曰:『得。』……『若婆羅門擯婆羅門投剎利種者,寧得坐起受水、誦剎利法不?』答曰:『不得。』……『若剎利種擯剎利投婆羅門,寧得坐起受水、誦婆羅門法、得父遺財、嗣父職不?』答曰:『得。』『是故,摩納,女中剎利女勝,男中剎利男勝,非婆羅門也。』」(大正一.八三中)

《長阿含.種德經》(大正一.三六中);南傳長尼科耶《種德經》(漢譯南傳六.一二六)

  本經主要敘述佛問種德婆羅門,婆羅門得具足什麼,才可誠實自稱為婆羅門。種德回答:「我婆羅門成就五法……一者、婆羅門七世已來父母真正,不為他人之所輕毀;二者、異學三部諷誦通利,種種經書盡能分別,世典幽微靡不綜練,又能善於大人相法、明察吉凶、祭祀儀禮;三者、顏貌端正;四者、持戒具足;五者、智慧通達。」(大正一.九六上)佛乃依次破斥,並為種德解說戒、定、慧三學,由於佛陀三學之說法,種德最後歸依佛陀。

《中阿含例品.一切智經》(大正一.七九二下)

  佛陀為波斯匿王開示,說明四姓於世間、社會的地位是有差別的,但於解脫、或不解脫是平等無差別的。

  「拘薩羅王波斯匿問曰:『瞿曇,此有四種:剎利、梵志、居士、工師,為有勝如、有差別耶?』世尊答曰:『此有四種:剎利、梵志、居士、工師,此有勝如、有差別也。剎利、梵志種,此於人間為最上德;居士、工師種,此於人間為下德也。』」(大正一.七九三下)

  世尊答曰:此有四種,剎利、梵志、居士、工師,彼等等斷,無有勝如,無有差別於斷也。(大正一.七九四中)

《雜阿含.五四八經》(大正二.一四二);南傳中尼科耶〈摩偷羅經〉(漢譯南傳一一.八八)

  此經敘述大迦旃延對摩偷羅王說,如何判斷四姓是有差別,或是平等無差別的。

  摩偷羅王告訴尊者大迦旃延說:「婆羅門自言:『我第一,他人卑劣;我白,餘人黑;婆羅門清淨,非非婆羅門,是婆羅門子從口生;婆羅門所化,是婆羅門所有。』」(大正二.一四二上)

  大迦旃延回答:「大王當知,四姓悉平等耳,無有種種勝如差別。世間言說故有:婆羅門第一,婆羅門白,餘者悉黑;婆羅門清淨,非非婆羅門;婆羅門生,生從口生;婆羅門作,婆羅門化,婆羅門所有。當知業真實、業依。」(大正二.一四二下)

  四姓的差別是依世間的言說而有,但依善惡業而生善惡趣的理則是沒有差別的。

《中阿含.梵志阿攝鷏g》(大正一.六六三中);南傳中尼科耶〈阿攝鷏g〉(漢譯南傳一一.一五八)

  佛陀以四問「唯有梵志不著不縛於虛空?」「唯有梵志能行慈心?」「唯有梵志能持澡豆至水洗浴,去垢極淨耶?」「唯有梵志能以極燥娑羅及栴檀木用作火母,以鑽鑽之,生火長養耶?」來破斥婆羅門「四姓有差別」的主張。

《中阿含.鬱瘦歌邏經》(大正一.六六一);南傳中尼科耶〈鬱瘦歌邏經〉(漢譯南傳一一.一九○)

  這是佛陀破斥婆羅門所施設四姓之各種奉事,施設四種自有財物,主張四姓平等的思想。


2. 網路資料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A7%8D%E5%A7%93%E5%88%B6%E5%BA%A6
種姓制度(維基百科)
  此是維基百科的種姓制度條目,並有相關種姓制度網站連結。
http://www.pep.com.cn/200406/ca497128.htm
第2課 大河流域──人類文明的搖籃(《世界歷史》九年級上冊)
  中學歷史課程的教案設計,針對印度種姓制度提供課程設計。
http://no1190.com/news/ReadNews.asp?NewsID=1259
印度種姓制度

二、婆羅門教的祭祀

(一)大意

  婆羅門教的發展與雅利安人逐漸地移動、發展並駕齊驅,雅利安人移到恆河中、上游時,捨過去自然神之崇拜而於諸神上立最上唯一原理,以生主、造一切主與原人等抽象名稱作為獨立的神名,這些抽象神就是宇宙的創造者。雅利安人定居在恆河河谷之後,於公元七世紀時,在吠陀教的基礎上形成了婆羅門教,宗教由吠陀教轉成婆羅門教。

  婆羅門在《梨俱吠陀》時代是管理祭祀的祭司或祭官,在社會和宗教生活中並沒有突出的地位。雅利安人東移到恆河流域時,由於階級制度逐漸成立,於是出現了世襲祭司的婆羅門家族,他們自詡為吠陀先人的後裔,權力和地位日益提高。婆羅門教把《吠陀》視為天啟,宣揚祭祀萬能,並且為了壟斷這種特權而稱說婆羅門是至高無上的,於是婆羅門教建立了三大綱領:吠陀天啟、祭祀萬能和婆羅門至上。

(二)文獻資料

1. 三藏資料
《長阿含.究羅檀頭經》(大正一.九六下);南傳長尼科耶〈究羅檀頭經〉(漢譯南傳六.一四三)

  本經敘述婆羅門究羅檀頭,將舉行盛大的犧牲祭卻不通曉其禮儀,乃詣佛處請教三種祭祀及十六祀具法。依據本經,可知佛陀時代,婆羅門行犧牲祭時,只固執於形式,不知典祭的根本精神。當佛為說種種求福勝法後,婆羅門終盡捨諸牛羊等畜生,於佛所受三皈五戒,並設齋供佛及弟子,直至證不還果。

《雜阿含.八九經》(大正二.二二下)

  此經是說婆羅門優波迦問佛,諸婆羅門常稱歎邪盛大會,沙門瞿曇是否也稱歎邪盛大會?佛陀告訴優波迦,他不全然稱歎,但有些邪盛大會可稱歎,有些邪盛大會是不可稱歎的。

  佛告優波迦:「若邪盛大會繫群少特牛、水特、水牸,及諸羊犢小小眾生悉皆傷殺,逼迫苦切,僕使作人,鞭笞恐怛,悲泣號呼,不喜不樂,眾苦作役。如是等邪盛大會,我不稱歎,以造大難故。若復大會不繫縛群牛,乃至不令眾生辛苦作役者。如是邪盛大會,我所稱歎,以不造大難故。」(大正二.二二下)

《雜阿含.九三經》(大正二.二四中)

  本經敘述長身婆羅門以七百特牛行列繫柱,特、牸、水牛及諸羊犢、種種小蟲悉皆繫縛,辦諸飲食、廣行布施,種種外道從諸國皆悉來集邪盛會所。佛陀開示,雖然施主做此種種布施、供養,實則造業。

  佛告婆羅門:「或有一邪盛大會主行施作福而生於罪,為三刀劍之所刻削,得不善果報。何等三?謂身刀劍、口刀劍、意刀劍。何等為意刀劍生諸苦報?如一會主造作大會,作是思惟,我作邪盛大會,當殺爾所少壯特牛、爾所水特、水牸、爾所羊犢及種種諸蟲,是名意刀劍生諸苦報。如是施主雖念作種種布施、種種供養,實生於罪。」(大正二.二四下)

2. 網路資料
http://angelcity.idv.tw/world/po.htm
婆羅門教(作者:The Altar of Afraid)
  此網頁介紹婆羅門教的產生、基本信仰和教義、三大主神與吠陀文獻等。

三、六派哲學

(一)大意

  印度的宗教哲學,由《吠陀》經典到《淨行書》,再發展而為《奧義書》,其中探討宇宙人生的態度與方法,愈來愈加嚴密,內容也逐漸充實而包含廣博。但《奧義書》的思想,矛盾百出,仍然不能擺脫婆羅門教的範圍。釋迦牟尼創建佛教的先後,各派哲學紛紛獨立,皆自有其哲學系統和思想組織。其中,正統婆羅門與沙門集團兩大思想潮流在思想上形成對峙。婆羅門教的正統派,依照一般研究印度哲學的習慣,都稱它為「正統六派」。所謂「正統六派」,指數論(Samkhya)、瑜伽(Yoga)、勝論(Vaisesika)、正理(Myaya or Naiyayaka)、彌曼差(Puarra Mimansa)、吠檀多派(Vedanta),此六派仍然承認《吠陀》以來的哲學權威,是屬於婆羅門主義最卓越的六派學說。這六派思想,有的在釋尊時代即啟其端,但有的遲至公元六、七世紀後,始告成立。

(二)文獻與期刊論文資料
《勝宗十句義論》:本論是印度哲學中勝論派的一部重要文獻。公元七世紀,唐玄奘將其譯成漢文。《勝宗十句義論》的梵文原本已失傳,漢譯《勝宗十句義論》與印度保存的勝論派《勝論經》和《攝句義法論》的勝論哲學內容有很大的不同。
《金七十論》:是印度哲學中數論派的一部重要文獻。公元七世紀,高僧真諦將其譯成漢文。數論派是佛教史上經常提到的重要「外道」之一,佛教的大量經典或文獻都提到此派,在古代漢譯文獻中,僅《金七十論》為完整的數論文獻。
《迴諍論》:是印度中觀學派學者──龍樹的主要著作之一。這是一部針對印度以主張四種量之正理學派的批評作品。論中大部分批判四種獲得正確知識的方法,以「一切皆空」的立場,否定了「比量」及其他三量的真實可靠性。
姚衛群,〈漢文大藏經中兩部「外道」文獻及其學術價值〉,《中華文化論壇》,2000年1期(2000年),頁11-122。

四、沙門外道的思想與修行

(一)大意

  佛陀時代的社會,由於婆羅門的墮落,自由思想勃興,社會上出現了許多思想偏激的沙門教團。佛教自稱內道,經典稱為內典,佛教以外的經典稱為外典。Tirthaka,梵音底體迦,漢譯為外道,也作外教、外學,是指佛教以外的一切宗教,是佛教稱其他教派的名詞。Tirthaka的原意,是指神聖而應受尊敬的隱遁者,意思是苦行者、正說者,並不含有貶抑的意義。後來,這個名詞被附加了異見、邪說等意義,而成為一個含有侮蔑意義的貶稱。關於外道的種類,諸經論所舉甚多,有九十六種、九十五種外道的說法,但一般都以「六師外道」為代表。六師外道,是古印度佛陀時代反對婆羅門教思想,勢力較大的六種外道。

(二)文獻資料
《長阿含.梵動經》(大正一.八八上);南傳長尼科耶〈梵網經〉(漢譯南傳六.一)

  本經介紹六十二見。此六十二種見,關於過去約有十八,未來約有四十四,其中的見解可歸納為我與世界之常住論、常無常論、無因論;世界之邊無邊論、詭辯論;死後之有想論、無想論、非有想非無想論、斷滅論;現在涅槃論等,其中心問題不出於我與世界兩種。

《佛說梵網六十二見經》(大正一.二六四上)

  又作《梵網經》、《六十二見經》。本經旨在顯示佛陀甚深微妙之法,不執著於任何見解與外道之毀謗或讚歎,並為諸比丘解說外道的六十二種偏邪見解。此六十二種邪妄見解,參差交錯,如梵天之羅網,而外道沈湎其中,如魚入網,不能出離,故稱《梵網六十二見經》。

《長阿含.沙門果經》(大正一.一○七上);南傳長尼科耶〈沙門果經〉(漢譯南傳六.五四)

  本經記載阿闍世王向佛陀及六師外道請問有關因果、業報等問題。前半部介紹六師外道的思想,後半部則揭示佛教因緣果報的思想,並詳說沙門的現世果報與戒定慧三學。本經之異譯本有:

1. 《佛說寂志果經》(大正一.二七○下),東晉竺曇無蘭譯。

2. 《增一阿含經.馬血天子品(七)》(大正二.七六二上),東晉僧伽提婆譯。

《長阿含.散陀那經》(大正一.四七上),《增一阿含經.慚愧品(七)》(大正二.五九一中),及《佛說尼拘陀梵志經》(大正一.二二二上);南傳長尼科耶《優曇婆邏師子吼經》(漢譯南傳八.三六)

  以上幾部是以苦行為主的經典。經名分別依居士、園林及梵志之名而立,但內容大致相同。《散陀那經》主要記載,佛陀為裸形外道尼俱陀梵志及其五百弟子開示諸苦行之穢垢,說明外道的苦行法不是解脫之道,並以守四戒、斷五蓋、住四禪、得四神足的究竟淨行,破斥外道相信諸種苦行是最上之法的迷妄,勸說能修習五戒十善、四無量心,才是第一苦行。佛陀的開示令彼等慚愧於對佛陀的誹謗,進而勤修無上梵行。

  ……以無數眾苦,苦役此身,云何?尼俱陀!如此行者,可名淨法不?梵志答曰:此法淨,非不淨也。佛告梵志:汝謂為淨,吾當於汝淨法中說有垢穢。……彼苦行者,常自計念,我行如此,當得供養恭敬禮事,是即垢穢;彼苦行者,得供養已,樂著堅固,愛染不捨,不曉遠離,不知出要,是為垢穢;彼苦行者,遙見人來,盡共坐禪,若無人時,隨意坐臥,是為垢穢;……如此行者可言淨不邪?答曰:是不淨,非是淨也。佛言:今當於汝垢穢法中,更說清淨無垢穢法。(大正一.四八上-中)

《長阿含.阿菟夷經》(大正一.六六上);南傳長尼科耶《波梨經》(漢譯南傳八.一)

  本經是佛為房伽婆梵志所說,破斥善宿比丘往昔執著諸外苦行邪見等事。

《長阿含.裸形梵志經》(大正一.一○二下);南傳長尼科耶〈迦葉師子吼經〉(漢譯南傳六.一七六)

  記敘佛陀為裸形梵志開示、列舉種種苦行,以無數苦,苦役此身,是為苦行穢污,稱為沙門或婆羅門。真正的沙門、婆羅門,是得戒具足、見具足,過諸苦行,微妙第一。

《中阿含業相應品.度經》(大正一.四三五上)

  佛陀為諸比丘開示三種外道理論:宿命造、尊祐造、無因無緣,此三種即是對業論的錯誤認知。

  云何為三?或有沙門、梵志如是見如是說,謂「人所為一切皆因宿命造」;復有沙門、梵志如是見如是說,謂「人所為一切皆因尊祐造」;復有沙門、梵志如是見如是說,謂「人所為一切皆無因無緣」。(大正一.四三五上-中)

《中阿含業相應品.師子經》(大正一.四四○下)

  此經記載各種苦行的種類。

  「或有沙門梵志裸形無衣,或以手為衣,或以葉為衣,或以珠為衣。或不以瓶取水,或不以魁取水。不食刀杖劫抄之食,……或有拔髮,或有拔鬚,或拔鬚髮。或住立斷坐,或修蹲行。或有臥刺,以刺為床;或有臥果,以果為床。或有事水,晝夜手抒;或有事火,竟昔然之;或事日月、尊祐大德,叉手向彼。如此之比,受無量苦,學煩熱行。」(大正一.四四一下-四四二上)

《中阿含業相應品.尼乾經》(大正一.四四二中);南傳中尼科耶《天臂經》(漢譯南傳一一.二二九)

  此經是佛陀破斥尼乾以苦行為業盡的錯誤業報說。尼乾主張:「謂人所受皆因本作,若其故業因苦行滅,不造新者,則諸業盡。諸業盡已,則得苦盡。得苦盡已,則得苦邊耶。」(大正一.四四二下)

  佛陀提出尼乾的五可憎惡,亦開示如來的五可稱譽:「眾生所受苦樂皆因本作……眾生所受苦樂皆因合會……眾生所受苦樂皆因為命……眾生所受苦樂皆因見也……眾生所受苦樂皆因尊祐造……因彼故。諸尼乾於今受極重苦。」(大正一.四四三下)

  「如來本妙業、妙合會、妙為命、妙見、妙尊祐。為妙尊祐所造,因彼故,如來於今聖無漏樂,寂靜止息而得樂覺。以此事故,如來於今得五稱譽。」

《增一阿含經.增上品(八)》(大正二.六七○下)

  本經是佛陀敘述其未成道前,六年勤修苦行的情況。佛陀於描述種種苦行之後,說:

  「比丘,吾昔苦行乃至於斯,然不獲四法之本。云何為四?所謂賢聖戒律難曉難知,賢聖智慧難曉難知,賢聖解脫難曉難知,賢聖三昧難曉難知。是謂,比丘,有此四法,吾昔苦行不獲此要。」(大正二.六七一中)

  「爾時,我復作是念:不可以此羸劣之體求於上尊之道。多少食精微之氣,長育身體,氣力熾盛,然後得修行道。」(大正二.六七一下)

《大涅槃經.梵行品》(大正一二.四七四上)

  本經〈梵行品〉敘述阿闍世王因殺害父親而受惡瘡報,後來為了要懺悔,乃遍訪六師醫其罪業。此品介紹六師外道的思想主張。

(三)網路、圖書與期刊論文資料
Basham, A. L., History and Doctrines of the îjivikas, London, 1951.
MacQueen, G., “The Doctrines of the Six Heretics According to the êramanyaphala Sètra,” Indo- Iranian Journal 27 (1984), pp. 291-307.
──A Study of êramanyaphala Sètra, Wiesbaden, 1988.
Law, Bimala Charan, “A Short Account of the Wandering Teachers at the Time of the Buddha,” Journal of the Asiatic Society of Bengal, Vol. ns 14 (1918), pp. 399-406.
http://www.chibs.edu.tw/publication/chbj/01/01_10.htm
李志夫,〈試分析印度「六師」之思想〉,《中華佛學學報》,第1期(1987年3月),頁245-279。
http://ccbs.ntu.edu.tw/FULLTEXT/JR-AN/an169302.htm
湯用彤,〈釋迦時代之外道〉,《現代佛教學術叢刊. 第93冊》(台北市:大乘文化,1978),頁19-45。

五、本體論的不可論證

(一)大意

  宗教哲學爭論的重點有三,一:世界與人是如何形成的?決定一切現象的根本原因是什麼?(有大梵、物質與精神構成、宿命、無因無緣等各種討論)?是常或無常?有邊或無邊?二:人是否有靈魂?人死靈魂滅與不滅?有無業報輪迴?輪迴的主體?三:如何解脫苦難?

  佛陀否定對本體論的討論,因為其與煩惱的解脫無關,再者超越時空的本體非我們的能力所能認識的。

(二)文獻資料
《中阿含業例品.箭喻經》(大正一.八○四上);《佛說箭喻經》(大正一.九一七中);南傳中尼科耶《摩羅迦小經》(漢譯南傳一○.一八八)

  本經敘述尊者鬘童子向釋尊表示,若釋尊不說世界之常無常等諸論,他便要棄捨修道。佛陀告訴他,此議論並非導致涅槃之途,故不說之;唯有四諦之法,才能趨向涅槃。佛陀並以人中毒箭求醫態度的譬喻,說明本體論無益於修行解脫。

  世有常……如是世無常。世有底。世無底。命即是身。為命異身異。如來終。如來不終。如來終不終,如來亦非終亦非不終耶。……我不一向說此,以何等故?我不一向說此,此非義相應、非法相應,非梵行本,不趣智、不趣覺、不趣涅槃,是故我不一向說此也。何等法我一向說耶?此義我一向說:苦、苦習、苦滅、苦滅道跡我一向說,以何等故我一向說此。此是義相應,是法相應,是梵行本,趣智、趣覺、趣於涅槃,是故我一向說此。是為不可說者則不說,可說者則說。當如是持,當如是學。(大正一.八○五中-下)

《雜阿含.九六七/九六八經》(大正二.二四八中)

  俱迦那問阿難有關如來死後是有、無、有無、非有非無等論題,阿難俱答,佛陀說此為無記(是一種默然不答的方式)。

  俱迦那言:「云何阿難,如來死後有耶?」阿難答言:「世尊所說,此是無記,……」俱迦那外道言:「云何阿難,如來死後有?」答言:「無記。」……「云何阿難,為不知不見耶?」阿難答言:「非不知、非不見、悉知、悉見。」復問阿難:「云何知?云何見?」阿難答言:「見可見處,見所起處,見纏斷處,此則為知、則為見,我如是知、如是見。」(大正二.二四八中-下)

Troy Wilson Organ, “The Silence of the Buddha,” Philosophy East and West 4, no. 2 (JULY 1954), pp. 125-140.

六、佛陀傳

(一)大意

  佛陀是佛教的創教者,那麼,歷史如何記載他的一生呢?在經典中,我們可以找到佛陀一生中的某段經歷,但是並無單一版本的佛陀傳,也沒有一個被視為是具有歷史性的版本。有關佛陀的故事是什麼時候產生,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年代問題。整個佛陀的故事是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而形成的,至今,佛教徒仍繼續述說著佛陀的故事,以及思考佛陀一生的意義。

  從宗教的層面來看,教主是理想的體現者,而教徒以其作為修行的楷範,所以在教主的傳記中含有超人的神奇故事是可以理解的。許多關於佛陀的傳說,有真實也有虛構,而這些由後人增添的記載,宗教的意義已大於歷史上的意義了。由此可知,今天我們所了解的佛陀的一生,不全是真正歷史的記載,而是佛弟子心中所認為的佛陀。

(二)文獻資料

1. 三藏資料

(1) 部分的佛陀傳記

a. 佛陀的誕生
《中阿含未曾有法品.未曾有法經》(大正一.四六九下);南傳中尼科耶《希有未曾有法經》(漢譯南傳一二.一○四)。
《度世品經》(大正一○.六五○下)
《大方廣佛華嚴經.離世間品》(大正九.六六五上);(大正一○.三○九中)

  此經解釋佛陀能於兜率天行十種事業,具足此業,而下生人間;於兜率天臨命終時,有十種示現事;由十種示現故降神母胎,有十種生等。

《說大方廣善巧方便經》(大正一二.一七二上)

  此經解釋何以佛陀從兜率天中下降閻浮,隨順世間入母胎藏、住胎藏、現胎生、入母胎;住母胎十月;生於園林中;生於母攀樹枝時;於母胎中能念能知彼三世事;唯帝釋天主而來衛護其生;生已能行七步;……摩耶夫人生菩薩已七日命終等種種因緣。此一生事蹟的示現皆為菩薩摩訶薩的善巧方便。

《施設論》(大正二六.五一七上)

  解釋佛陀誕生前後何以有種種瑞相,及種種異於常人的受胎現象,如:住母胎中,能不染胎藏諸垢;於母胎終,身相完具,母亦復見清淨圓滿等。

《普曜經Lalitavistara》又稱《方等本起經》(大正三.四八三上);《方廣大莊嚴經》(大正三.五三九上)。

  此經記載佛陀決定降生到宣說第一部經的生平,屬於說一切有部的作品,約完成於西元三世紀,現存有梵文與藏文本。

《大事》(Mahāvastu

  記載佛陀投生入胎、成佛、第一次說法等事蹟,但未記載有關佛陀的涅槃,是屬於僧祇部的出世間部之律藏,約西元二世紀之作品。

b. 佛陀在宮殿的生活、出家、修道與證悟
《中阿含大品.柔軟經》(大正一.六○七下)
《中阿含晡多利品.羅摩經》(大正一.七七五下);南傳中尼科耶《聖求經》(漢譯南傳九.二二四)

  本經敘述佛陀回想自己的離家、尋道、修道到證悟與說法的決定。

南傳中尼科耶《薩遮迦大經Mahāsaccaka-sutta》(漢譯南傳九.三一九)。

  此經於漢譯大藏經中缺,但有部份與《中阿含晡利多品》〈羅摩經〉一樣。

南傳小部《經集Sutta Nipāta.出家經Pabbajjā Sutta》,405-24段;《經集.精進經Padh?na-sutta

  這是佛陀證悟前面對惡魔(Māra)的挑戰。

《增一阿含經.增上品(一)》(大正二.六六五中);南傳中尼科耶《佈駭經》(漢譯南傳九.二○)

  此經敘述佛陀憶及其為菩薩時,在菩提樹下的證悟。

《五分律.受戒犍度》(大正二二.一○一上)

  此中記載釋迦族的系譜與佛遊四門、出家與成道等事蹟。

《四分律.受戒犍度》(大正二二.七七九上)

  這是記載有關佛陀出家、成道,到回故鄉度化釋迦族的事蹟。其中包括釋迦族譜、修道經過與成道等事蹟,並說明於過去燃燈佛處接受授記的因緣。

《佛種姓經註(妙意悅美)MadhuratthavilāsinīThe Clarifier of Sweet Meaning)》,覺音著,是小部尼科耶《佛種姓經》的註釋書。
巴利《本生經註釋書》的前言(Nidānakathā)。

c. 佛陀說法轉法輪
《增一阿含經.高幢品(五)》(大正二.六一八上)

  本經敘述釋尊成道後的經過:思惟是否說法、往波羅奈度五比丘,於鹿野苑初轉法輪,並派五比丘至各地教化,以及佛陀回到迦毘羅衛城為父親說法等。

《巴利律大品.大犍度》(漢譯南傳三)

  記載佛陀成道後到回故鄉度化釋迦族間的事蹟。

(2) 較完整的佛陀傳記
《佛所行讚BuddhacaritaActs of the Buddha)》(大正四.一上)

  本經又名《佛本行經》、《佛所行贊經傳》、《佛所行贊經》、《佛所行讚傳》。此傳屬於標準梵語,以詩歌方式撰寫釋迦牟尼佛傳記。為印度哲學家詩人馬鳴(生於西元二世紀,與迦膩色迦王同時,屬於說一切有部)所著,北涼曇無讖譯,共五卷。內容敘述佛陀一生的事蹟,以詩歌形式表達宗教的故事,在印度文學史上佔有極重要的地位。漢譯異本有南朝宋寶雲所譯的異本《佛本行經》(大正四.五四下),共七卷。另有藏譯本,而梵文殘本傳世僅存前半部。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卷二十至卷三九(大正二四.二九七中-四○二上)。

(3) 其他的佛陀故事
《長阿含.大本經》(大正一.一中)

  介紹過去七佛的傳記。異譯本有:

a. 《佛說七佛經》(大正一.一五○上)

  宋代法天譯。本經共有五本異譯,內容頗似釋迦傳,為七佛之傳記,載有其氏族姓字等,最後尤其詳載毘婆尸佛的事蹟。

b. 《毘婆尸佛經》(大正一.一五四中)

c. 《七佛父母姓字經》(大正一.一五九上)

2. 網路、圖書與期刊論文資料
http://www.serve.com/cmtan/LifeBuddha/buddha.htm
The life of Gotama Buddha(瞿曇佛陀的一生)
http://www.jcedu.org/art/fotuo/index.htm
佛陀的足跡——紀念佛教傳入中國兩千年專輯
http://www.bhnkc.edu.hk/buddhism/table.doc
釋迦牟尼大事年表
Buhler, G., “The Discovery of Buddha's Birthplace,” The Journal of the Royal Asiatic Soc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February, 1897), pp. 429-433.
Strong, S. John, The Buddha, Oxford : ONEWORLD, 2001;The Experience of Buddhism : Sources and Interpretations, US : Thomson Learning, 2001.
The Buddha一書是以四個角度──聖跡、藝術、儀式與佛陀觀,來解釋佛陀故事的發展。The Experience of Buddhism的第一、二章節裡,介紹了有關佛陀傳的文獻資料。
Hara, Minoru, “A Note on the Buddha’s Birth Story,” in Indianisme Et Bouddhisme: Mélanges offerts à MgrÉtienne Lamotte, (Louvain-La- Neuve, 1980), pp. 143-157.

  此文藉由印度文化與文獻的記載,發現一般人誕生過程的痛苦與不淨的情況,可能影響了人們對其創教者誕生神聖與傳奇的記載。

Thomas, E. J., The Life of the Buddha as Legend and History, New York : Barnes and Noble, Inc., 1952.
Alfred Foucher, The Life of the Buddha According to Ancient Texts and Monuments of India, Middletown, Conn. : Wesleyan University Press, 1963.

【下期待續】

【附註】

註1:釋印順,《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台北:正聞出版社,1990年),序。
註2:「縱橫聯繫歷史教學法」http://zhjyx.hfjy.net.cn/Basic/EBookLib/JXCKS/TS008050/
註3:同上註。




[gaya首頁]   [圖書館服務]   [佛教圖書館館訊]   [館訊39期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