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光莊嚴 Glorious Buddhism Magazine

大唐三藏:高山仰止(五) / 第 93 期 97 年 3 月 20 日出刊

來去西遊記

摩訶耶那提婆部落格

編輯組

扁頭最美的曲支國,彎腰駝背的少女城,傳聞中的西女國,專為蠶建立的鹿射寺,讓我們跟隨號為「摩訶耶那提婆(大乘天)」的玄奘大師來去西遊,領略中南亞不同的風俗民情。

扁頭最美的屈支國

屈支,梵文Kutsi。屈支國適宜種植麥子,出產葡萄、石榴,盛產梨、桃和杏。四季氣候溫和,風俗質樸。此國的管弦音樂、歌舞非常美妙,是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百姓用錦褐做服飾,剪髮,頭戴巾帽。國王才智不高,缺少謀略,受強臣挾制。當地以扁頭為美,因此,孩子出生後,要用木板箍壓頭部,以使頭形扁薄。

此地盛行小乘教的「說一切有部」,寺院百餘所,僧人有五千餘人,食三淨肉。記得我來的第二天,國宴上有三淨肉,我沒吃,國王誤以為我不接受他的供養。我正好藉此機會跟國王解釋小乘佛教與大乘佛教、漢地文化與屈支文化的差別。之後,與長老比丘木叉鞠多辯論,更是永生難忘的回憶。這位老比丘對大乘佛教原本存著輕慢的心,與我論敗之後—大乘佛教不下於小乘佛教,在所有屈支國的民眾心裡,現在應該也有些認識了吧。

在屈支國東部有座城池,城北天祠前有一個大龍池,池中的龍與雌馬交配生下龍駒,龍駒生性凶暴,難以駕馭。只有龍駒再生下來的龍駒,才可以馴養駕車,這就是這個國家多良馬的原因。

當地的長者們說,近代有位金花王,政教明察,感動龍來為他駕車。金花王將往生時,用鞭子觸碰龍的耳朵,龍便潛藏到池中,一直到現在。城裡沒有水井,當地居民都要從龍池中取水。結果龍變成人形,並藉此機會與婦人們幽會,生下的男孩勇猛矯健,跑起來像馬一樣快。就這樣逐漸的,人人都成了龍種。這些人仗著勇猛亂耍威風,不肯服從君王的命令。君王於是聯合突厥人,屠殺這個城的居民,不留一個活口,如今這座城池已荒無人煙了。

荒城北邊,有兩座東西對稱的寺院,都叫昭怙釐。它們皆被列入屈支國著名景觀之一,原因有二:一是寺院中佛像的裝飾巧奪天工,幾乎超出人間工藝水準;二是東昭怙釐寺中保存的玉石,石面寬二尺多,呈黃白色,形狀像海蛤,上頭有佛的足跡,若遇齋戒的日子,佛的足跡會發出明亮的光。

突厥人領地:窣利地區

今天在素葉水城與突厥首領葉護可汗見面。突厥人不使用木器,所以沒有桌椅,大家都是坐在地毯上。不過,可汗還是為我準備了一張鐵交床。我請隨身的使者呈上高昌王的書信和禮物,可汗看了之後,似乎挺高興的,馬上派人奏樂設宴,款待我們。只是那些酒肉,我不能食用,還好有些果餅,倒也過得去的。

從素葉水城到羯霜那國之間的地區名為「窣利」,包括千泉、大沙漠、四座城池和十二個國家。這一帶的居民也就被稱為窣利人,文字和語言則稱為窣利文和窣利語。窣利文的基本字母很簡略,只有二十多個字母,字母互相組合,詞彙就愈來愈廣了。這裡的人有文字記載的習慣,文字是由師徒依次傳授流傳下來。居民用毛氈、粗麻、毛皮和細棉布做衣服,衣物都做得很狹小。他們把頭髮剪整齊並露出頭頂,或將頭髮全部剃光,用彩色絲織物纏繞著額頭。

窣利人身材雄偉,然而生性膽小怯懦。這裡的風俗浮薄偽詐,人們行為狡詐,大多貪財好利,即使父子之間也是錙銖必較。這一地區有個風俗,男孩生下後,大人要馬上將蜂蜜抹在嬰兒口中,希望孩子長大成人能巧舌如簧,口如蜜甜;再將膠水放在嬰孩手裡,希望孩子長大後能像膠水黏東西一樣,攫取並守住錢財。財富多的人地位就尊貴,但即使是家財萬貫的人,吃的穿的都很粗陋。在這裡種田的農民和逐利的商人約各佔一半,因為此地區的商人非常擅長做生意,所以那裡有利益,那裡就有他們活躍的身影。

從素葉水城往西走四百多里,就到達千泉。千泉是一個美麗的地方,在苦寒的窣利地區,此城尤其顯得珍貴。放眼望去,繁花似錦,樹木繁茂,綠意盎然,還有泉水淙淙,泉水蓄成的水池有上千處,因而得名為千泉。就連突厥可汗也經常來這裡避暑。在此可見群鹿嬉戲,這些鹿習慣與人親近,突厥可汗非常喜愛牠們,因此下令:殺鹿者,處死不寬恕。這些鹿因此得以終其天年。此地之美,有如世外桃源。

健馱邏國(一):迦膩色迦王建的大塔

健馱邏,梵語GandhAra,這個國家又被稱為月氏國、小月氏、健陀羅等;有的典籍把這個國家稱作香遍國、香風國,這是梵語名詞的意譯。健馱是香的意思;邏即羅,是指陀羅,遍及的意思。健馱羅的意思是說這個國家有很多香花,因此也可稱該國為香遍國。

健馱邏國,東面瀕臨信度河。國家的大都城叫布路沙布邏。這個國家王族已經絕嗣,隸屬於迦畢試國。城鎮鄉村空寂荒涼,居民稀少,在宮城的一角有一千多戶人家。國內糧食富足,花果繁盛,多產甘蔗。氣候溫熱,沒有一點霜雪。人民性情怯懦,喜歡學習經典藝文。自古以來,印度境內造論的大師如那羅延天、無著菩薩、世親菩薩、法救、如意、脅尊者等都在這裡出生。

過去,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派遣佛教徒到這裡來傳播佛教,在這裡逐漸形成舉世聞名的健馱邏式的佛教藝術。後來,此國成為貴霜王朝迦膩色迦王的統治中心,其大都城布路沙布邏就建於這個時期。隨著時光流逝,這個國家的勢力逐漸衰落。我抵達此地時,此國已經隸屬迦畢試國,而且到處都是荒涼景象。唯一能反映出它昔日輝煌的,就是境內數不勝數的佛教遺址了。

在大都城東南八、九里的地方有一棵畢缽羅樹(梵文pippala的音譯,即菩提樹。佛教視為聖樹。)枝葉繁茂,濃蔭密布。在這棵樹的南面有一座塔,這是迦膩色迦王建造的。迦膩色迦在如來涅槃後四百年受天命做了王。有一天,他到草澤打獵,遇見一隻白兔,追趕了一會兒,兔子消失不見,只見一個牧童在林間作小塔,有三尺高。牧童告訴迦膩色迦王,四百年前釋迦佛的大智慧預言,將有一個國王在此建造佛塔。迦膩色迦王聽了這番話,非常高興而大興土木,他圍著小塔又建了一座大石塔,想以自己的功力蓋住神靈護持的三尺小塔,但終歸失敗。迦膩色迦王這才領悟,神靈的功績是難以掩蓋的。塔現在還在,若生了病想求康復,在塔前塗香散花,虔誠祈求,多能蒙神保佑恢復健康。

健馱邏國(二):脅尊者室

昨天提到的迦膩色迦王建的大塔,其石階的南面有佛的畫像,高一丈六尺,從胸部以上,分成兩個身軀,胸部以下,合成一體。聽年長者說,有兩個窮困的人,基於對佛的忠誠信仰,分別委託同一個畫工為他們畫佛像。雖然窮人所拿出的畫像酬金是不足的,但畫工被他們的至誠所感動,約了另一個丹青好手,共同精心繪製了佛像。後來,兩個窮人各自禮敬自己的佛像時,卻只看見一尊佛,對這畫工不免心存疑慮,於是畫工請佛像證明自己的清白。佛像果然顯現異象,身體分開,影子卻交會在一起,光明輝耀。這景象不僅消除了兩個窮人的疑惑,也使他們對佛更加虔信。

在大塔西南的地方有一尊白石佛像,高一丈八尺,向北而立,常常顯現異象,並大放光明。經常有人看見佛像晚上出來繞著大塔轉圈。近來有一群盜賊想進入塔中偷東西,這尊佛像出來等候他們,賊人因此嚇跑了。這群盜賊從此改過自新,在城鄉中來來回回,向大家講述這件事。

這座塔,根據如來佛的預言,燒毀七次,再建成七次,佛法才會消失。當地人說,這座塔已經經過三次成壞了。我初到這個國家的時候,塔剛剛遭到火災,正在營建,還沒有完成。

在塔的西面是迦膩色迦王建的寺廟,三樓是脅尊者室。脅尊者是小乘佛教有部的大師,曾勸說迦膩色迦王為佛教經典做第四次的結集。脅尊者八十幾歲才出家。很多人都嘲笑他,說:「您這個老傢伙,出家一要修定,二要誦經,您這把年紀能夠有什麼成就?在寺裡,不過是要混口飯吃罷了。」脅尊者面對這種嘲笑,便發誓:「如果我不能理解佛教三藏的教義,得不到六神通,斷不了煩惱,我這輩子就不讓我的脅(左右兩邊肋骨)碰到蓆子。」自此以後,白天研習教理,晚上修習禪定,經過三年,尊者果然學通三藏,得三明智,受到大眾的敬仰。

世親菩薩也曾在此寺院的二樓完成《阿毗達磨俱舍論》。

福地與福水

薩他泥溼伐羅國大都城內的地區,當地人稱為「福地」。從前,五印度國分別由兩位國王治理,兩個國王想要大戰一場以決勝負,安定民心。但百姓對打仗都很怨恨,沒人聽從君王號令。這時國王認為只有神靈才可以打動他們,因此找了一位很有才能的婆羅門假造法書,然後藏在山洞裡。隔天,國王對群臣說神靈在夢中賜予靈書,書現在在某山上。於是下令尋找,在山林中找到了這冊書。百官民眾都歡欣鼓舞,他們互相宣告,遠近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

靈書的大意是:眾生應該面對敵人拼死一戰,這樣就可以轉生為人;多多殺戮無辜的人,將會得到上天所賜的幸福歡樂。要做的很少,而得到的福報卻很多。人一旦死去,就要在地獄、餓鬼和畜生這三條幽暗的路上流轉了。因此眾生必須努力去做!

於是這個國家人人學習戰鬥,視死如歸。國王下令,招募勇士。不久兩國交戰,屍首堆積得像叢生的草木。直到今天,這裡仍然遺骨遍地,民間相傳,便稱此地為「福地」。

在薩他泥溼伐羅國的鄰國翠祿勤那國有條河,叫做「歹克伽河」(恆河),當地人稱之為「福水」。只要進河裡洗身,罪孽就會消除。若跳此河輕生,可以升天;死後屍體丟入此河,就不會墮三惡道。拍擊水就能夠超度亡魂。提婆菩薩知道後,就來到此地,跟著大家一起跳進河裡擊水消罪,只是他低頭逆流而上,跟其他人不同。

有個外道便問原因。提婆回答:「我的父母親屬都在執獅子國,我怕他們挨餓受凍,希望水能流到那裡接濟他們。」大家聽了都嘲笑說:「先生,您的家鄉離這裡這麼遠,您用拍擊水的方式要接濟遠方飢餓的家人,不就像倒著走路卻要趕上前方的人一樣,枉費心機嗎?」提婆回答:「連幽冥的罪孽都能用福水洗淨,現在只是山川阻隔,怎麼會無法接濟呢?」眾人聽了恍然大悟,便接受菩薩的教導,放棄邪說。

福水與福地,說明了觀念對人的影響,真是不能不謹慎啊。

摩揭陀國:那爛陀寺

歷盡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心目中的最高學府—那爛陀寺。那爛陀,梵文NAlandA,意譯「施無厭」。有說是寺旁的池中有龍,名叫「那爛陀」,就以龍名命名。但進一步問,應是佛陀前世當大國王,在此地建都,國王喜捨樂施,大家就稱他為「施無厭」。

佛陀時代,這地方原是一片樹林,後來有商人合資買下來供養佛陀,佛陀便在此地說法三個月,商人們聞法當下也都證了聖果。佛涅槃後,國王就在此地建了一座寺院,有個擅於占卜的外道說:「此地是勝地,在這裡建的寺院將會成為五印度的楷模,千年後會更興旺。來這裡學習的人,學業容易成就。但是容易吐血,這是因為建寺時傷了龍身。」

這個國家的國王陸續擴建那爛陀寺,到幼日王時,幼日王也信仰佛教,後來出家為僧。因為是最新剃度的,排班時排在最後。幼日王耿耿於懷,便跟寺裡說:「我當國王時是最大的,出家卻排在最後。」寺裡長老們便開會商討,後來決定:還未受大戒的沙彌照年齡排序。這是那爛陀寺的特殊規矩。

那爛陀寺共有六院,規模宏大,建築壯麗,藏書也相當豐富,一切典籍分別藏在寶彩、寶海、寶洋三大殿堂內,其中寶洋高達九層,可說是當代的佛教學術中心。

那爛陀寺裡大師雲集,學者輩出。這裡學風鼎盛開放,研習科目除了佛教哲學外,也兼學印度古代各種學問,如因明、聲明、醫方、術數等,在此受業講課的常有萬人。這裡的僧眾戒律嚴明,道德水準高,早晚討論教義,也未感厭倦;大家相互提攜,不浪費任何時間。若有不用功的,在這兒都會感到自慚形穢。

遠方來的僧人若想進入此寺學習,在門口就先要受到守門者的問難,答不出來就不能進來;答出來了,進來寺裡,也要通過寺裡僧人們的一一問難。所以,此地人才輩出,如護法、護月,乃至近代的戒賢長老,都是學貫古今,述作論釋豐富,是當代的國寶。

僧伽羅國:以獅子為圖騰

僧伽羅,梵文SiMhala,意譯為執師子國、師子國。這個國家土地肥沃,氣候溫熱,花果繁多,人口稠密,生活富裕。居民外貌又矮又黑,性情粗獷爆烈。傳說中師子國(執獅子國)居民的膚色黝黑、性情殘忍狠毒的特性,來自於他們是猛獸遺種的緣故。另外,因為這個民族把獅子作為他們的原始圖騰,因此更增添其神話色彩。

據聞,南印度有個公主要出嫁,途中遇到了獅子。獅子並未傷害女子,幾年後,和女子生下了一男一女。這兩個孩子容貌和人一樣,但性情和血統卻是野獸的。孩子長大後,母親便將往事說給兒子聽。於是,兒子帶著母親與妹妹回到母親的故鄉。獅子一發現妻兒離開,既惱怒又傷心,於是到處尋找。所到之處,咆哮震吼,殘害生靈。就連國王親自率領士兵也無法鎮伏。後來,獅子的兒子聽說國王在招募擒獅勇士,便暗藏匕首去應募了。獅子父親一見到兒子,馬上就馴服。兒子趁機將刀刺入父親腹部,這時的獅子還是滿懷慈愛,沒有一絲恨意,直到最後悲苦而死。國王在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之後,準備了兩艘大船,船中儲備了食品乾糧,獅子的兒子女兒各乘一船,在海中隨波漂流,以流放懲罰其弒父之大逆不道,母親則被留在國中供養當作賞功。

獅子兒子的船漂到這座孤島,他見島上有許多珍寶就留了下來。後來有商人到島上來尋寶,他便殺了商人,留下其子女。這樣繁衍後代,子孫愈來愈多,最後統治了這塊土地。因為他們的祖先是捕殺獅子的,並有開國的功績,就把執獅子作為國名。

僧伽羅國一開始信奉外教,佛涅槃後一百年,無憂王(阿育王)的弟弟摩醯因陀羅(編按:此是玄奘訪問從斯里蘭卡來印的大德的說法,但就考據,此名應是斯里蘭卡神山的名字。)遠渡重洋來此弘宣正法。至今,佛教仍然興盛,但分成二部,一派專研小乘;另一派學兼大小二乘。法顯大師也曾參禮當地著名的佛牙精舍。可惜自己因緣未能具足,浪大不能成行。只能遙望東北方,讚歎此國諸多佛教聖蹟,實是一個福地啊!

西女國與信度國

前兩天從波剌斯國回來。波剌斯國多出產奇珍異寶,駱駝和馬匹都很精良,擅長大錦、地毯之類的編織。這個國家西北鄰拂懍國,風俗跟波剌斯國一樣。特別的是拂懍國西南方有個海島,叫做「西女島」,據聞島上都是女眾,拂懍國派男子登岸與之婚配,當地的風俗,只撫養女孩,男孩就當棄嬰處理。

今天停留在信度國。信度,梵文Sindhu的音譯。出產金、銀等礦石,牛、羊、駱駝很多。此地出產的赤鹽像紅石頭,還有白鹽、黑鹽、白石鹽等,外地人都拿來當藥用。信度國的大都城叫毘苫婆捕羅,這裡的人性情剛烈率直,經常鬥毆爭吵。不喜歡鑽研學問,但深信佛法。境內有幾百座寺院,僧徒一萬多人,都學習小乘正量部法。但那些僧徒大多懶惰,疏於學業,戒行敗壞;不過也有些勤奮學習的僧侶,日夜修持,毫不懈怠,多證得了聖果。從前如來曾幾次遊歷這個國家,所以無憂王在聖跡處建造了幾十座塔。付法藏第四祖的烏波鞠多大阿羅漢屢次遊歷此國,講說佛法,開導眾生。

在信度河邊一千多里的山丘水澤間,住著成百上千戶人家,這些人性情剛烈,以殺戮為業,牧牛維生。無論男女貴賤全都剃光頭髮,身穿袈裟,看起來像是出家人,卻做著世俗的事情。他們信奉小乘法教,排斥大乘。

聽年長者說,從前這裡的民眾生性殘忍,做事凶殘。當時有位羅漢悲憫他們,便運用大神通,向他們顯示俗世稀有的事物,使大眾信服接受他。然後他說法慢慢開導他們,人們受到感化,心悅誠服,都願意遵奉他的教誨。羅漢知道眾人都已順從,就授給他們三歸的法門(即三皈依),平息他們凶暴的心性,於是他們都放下屠刀,不再殺生。剃了髮,穿上法衣,恭敬的奉行法教。可是,隨著年代久遠,守善的行為漸漸衰微,因原來的餘風尚未完全消失,邪惡的念頭或行為又出現在他們之間。所以他們雖然穿著法衣,卻沒有戒行和行善,身上的法服漸漸形同虛設,代代相傳,形成這樣的習俗。

羯若鞠闍國:彎腰駝背的少女城

貞觀十四年底,我在恆河邊與戒日王初次見面。我為戒日王介紹了自己的祖國大唐王朝,以及大唐君主的英明,引發了戒日王的讚嘆。隔年春天,我便隨著戒日王沿恆河南岸,往戒日王的國家─羯若鞠闍國的首都「曲女城」走。羯若鞠闍,梵文寫作KanyAkubja,因為KanyA的意思是少女,Kubja的意思是彎曲,因此意譯為曲女。

這一趟,走了九十日,才到「曲女城」。戒日王不愧是印度第一名王,文治武功皆十分強盛,佛教在這裡也是備受尊崇的。曲女城瀕臨琲e,城內庭台樓閣、花園水池處處可見,由此可知生活水準很高。這裡同時也是各地奇珍異寶的集散地。不僅如此,此地氣候溫和,風俗淳樸,人們容貌優雅,服飾華麗,談論清遠。

相傳羯若鞠闍的國王梵授,因受前世福報,智慧超群,文武兼備,聲威震懾鄰國。他有一千個兒子,全都智勇雙全;還有一百個女兒,個個儀態嫻雅。有一個修行了萬年的大樹仙人,一日在瀏覽河濱林叢的景色時,見到了國王的女兒們追逐嬉戲,竟然動了凡心,起了愛欲。於是他前往王宮,向國王提出想迎娶公主的要求。國王詢問女兒們的意見,可是,沒人願意嫁給仙人。國王畏懼仙人的威力,擔心其神通廣大,能興災降福,如果他不能如願,必然會發怒而摧毀國家。為此,國王成天愁眉不展,日漸憔悴。

最小的女兒不忍心見到父親如此憂慮,挺身自願嫁給大樹仙人。國王大喜,立即備車送女出嫁。仙人見了幼女非常不高興,認為小女兒姿色不足,當他知悉原來除了此女之外,沒人願意嫁給他,更是惱怒!他惡毒詛咒,國王的九十九個女兒,全部腰彎背曲,容貌毀壞,一輩子嫁不出去。詛咒立即應驗,「曲女城」之名也就如此流傳下來。

關於戒日王

羯若鞠闍國的國主戒日王,出身於吠舍種姓,名字叫做「曷利沙伐彈那」(喜增)。現是北印度的霸主。在戒日王之前,他的父親波羅羯羅伐彈那(光增)與哥哥曷邏闍伐彈那(王增)都曾經統治過羯若鞠闍國。在光增國王往生後,由哥哥王增繼承。當時,鄰國金耳國設計害死了王增國王,整個國家頓時群龍無首。此時有位老臣叫做波尼,便提議由天性仁慈的喜增王子繼承王位,統領國家。所有的大臣都沒有異議,倒是喜增王子認為自己還無法承擔重任,便決定先到歹克伽河邊的一尊觀自在菩薩像前占卜。

喜增王子來到菩薩像前,不吃不喝,虔誠禱告,終於感應菩薩現身詢問:「你如此虔誠,有何所求?」喜增王子便將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菩薩。菩薩說:「你原本是在山裡修行的出家人,因精進修行而轉生為太子。既然金耳國王毀壞佛法,你若繼承王位,一定要弘揚佛法,慈悲為懷。你要國家長長久久,就要記得我跟你說的話,暗中自然會有佛菩薩護佑你。不久,你將會統一五印度,天下無敵。不過,不要登獅子之座,不要自稱為王。」

喜增王子接受了菩薩的指示繼承王位,自稱王子,號戒日王。戒日王自誓:「父兄的仇一日未報,我就一日不用右手進食。」王和大臣們同心協力統帥大軍,東征西討。經過六年的奮戰,終於統一了五印度國。往後這三十年來,政局穩定,天下太平。

我觀察這位戒日王,為人力行節儉,行善造福。他下令禁止百姓吃肉,否則格殺勿論。照顧弱勢民眾,醫藥等福利設施做得很好。推行佛教,廣建寺院,常行布施。他也常召集佛教學術會議,鼓勵研議佛法,表揚優良的僧眾,驅逐道德敗壞的佛教徒。

他與鄰國關係良好,均以好友相稱,平等互待。戒日王也常巡視各地,體察民情,行館通常只是間茅草屋。在不能外出的三個月雨季中,會大擺宴席,宴請各個教派的人吃飯。他運用時間的觀念是「三分之一的時間處理國家大事;三分之二的時間要行善造福。」

瞿薩旦那國:地乳國

瞿薩旦那是一個梵文化的名稱,原文應為Gostana,梵文go是大地的意思,stana的意思是乳房。因此瞿薩旦那也被稱為「地乳」。瞿薩旦那國境內多半是沙漠地,耕地面積狹小。氣候溫和宜人但多風沙。這裡講究禮義,人們性情溫和恭謙,舉止彬彬有禮,行為中規中矩,安居樂業,生活富足。此國崇尚佛法,都學習大乘法教。

當今國王驍勇善戰,敬重佛法,自稱是毘沙門天的後代,從前毘沙門天就住在這裡。無憂王的太子在呾叉始羅國被挖去眼睛以後,無憂王大怒,流放他的輔臣,並將呾叉始羅國內許多豪門大族遷到雪山以北的荒谷間,這些人來到此國西界,推舉一位首領為君王。同時,東土也有一位王子獲罪被流放,住在此國的東界。

一天,因為打獵,兩方發生爭執。結果,西界敗退,東面的君王乘勝推進,安撫召集所有百姓,並將都城遷到瞿薩旦那國的中間地區。建築城池時,有位塗灰外道,背著裝滿水的大葫蘆出現,他將葫蘆裡的水傾倒出來,繞了一圈又一圈,然後一眨眼就不見了。當時人們便依照水的痕跡建造都城。現在的國王就定都在這裡。

當時那位君王到了古稀之年,仍然沒有子嗣,因此前往毘沙門天神那裡祈禱求嗣,在天神的指引下,從神像的前額剖出了一個嬰孩,但是嬰孩不吃奶,君王只好請求天神養育嬰孩。突然,神像前面的地慢慢隆起,形狀就像乳房一樣,神童吸吮這裡的乳汁,終於長大成人。他長大後營建神廟,以祭祀先祖。由於神童是大地的乳汁哺育成人的,於是「地乳」就成為這個國家的名稱。

另外,此國有個「鼠壤墳」,專門祭拜老鼠。相傳早年匈奴大軍來襲時,瞿薩旦那王祈請老鼠幫忙。當晚真夢見一隻大老鼠來說必定相助。隔天與匈奴大戰時,突然湧出數以千萬的老鼠,囓咬敵軍所有的裝備,於是大敗匈奴。瞿薩旦那王感念老鼠的幫助,便設置廟宇與祠堂祭拜老鼠。還擔心老鼠不來享用這些供奉,恐怕就是會有災難降臨。

紀念蠶的寺院

瞿薩旦那國的都城東南五、六公里的地方,有座鹿射寺,是這個國家先前的王妃建立的。從前,這個國家不知道如何種桑養蠶,但他們聽說,東方的一個國家有桑蠶,國王派特使前去求取。當時東方國君將桑蠶的養殖視為秘密,非但沒有賜予他國使者,更嚴令邊境關防,不得讓桑蠶種流出國境。

於是瞿薩旦那王進而謙卑有禮地向東方國君請求聯姻,東方國君懷有安撫遠方國家的大志,於是答應了請求。瞿薩旦那王派遣使者去迎娶新娘,並告知新娘可自行帶一些桑蠶種,以便為自己做衣服。公主便小心翼翼把桑蠶種子藏在她帽子的襯絮中。關防人員仔細搜了一遍,唯獨不敢檢查公主的帽子。於是他們進入了瞿薩旦那國,住在鹿射寺這塊地方,準備婚嫁禮儀。公主被接到宮裡時,把桑蠶留在這裡。

春天一到,王妃開始種桑,三月的時候,再將桑葉採下來養蠶。王妃還在石頭上刻下制度,不准殺傷蠶蛾,必須等蠶蛾飛盡以後才能治繭繅絲,若有人膽敢違犯,神明將不護祐他。接下來,為最早的蠶設立了這座寺院。直到現在,這個國家仍然不殺蠶蛾,只要有偷偷殺蠶蛾取絲的行為,翌年的蠶就會養不好。

鹿射寺是一座專為蠶而建立的寺院,這在我西行途中是罕見的。然而,與其說這裡紀念的是蠶,不如說是為了紀念人—那位將桑蠶傳到這裡的王妃。這個故事透露出來的正是古代東方的桑蠶傳入西方的歷史。另外,桑蠶不只是指植桑和養蠶的技術,還包括繅絲和紡織等加工技術,這對當時西域人民的生活和文明的進步具有無法估量的意義。

我在此國停留了七、八個月,這段時間我趕緊找人到疏勒、屈支等國抄寫在信度河損失的五十筴佛經。今天,大唐的使節帶來了皇上要我回國的敕令。明天準備向于闐王告辭。對了,「瞿薩旦那國」就是漢地所指的「于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