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先比丘經》釋81──世間是對等的嗎?

◎釋悟因

我們來人生這一遭可以做很多事。其中最值得做的一件事是「寬恕」、「仁慈」。

有人說:「他對我那麼壞,我為什麼還要對他好呢?」是的,以一般常理來說,那個人對我心跡不良、表現過份,我沒有以牙還牙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哪裡還需要反過來對他好呢?不過,對於想要修行的人而言,你要告訴自己:「我可以」。

世間本來存在不平等,要去衡量對等關係,立於長遠的生命來說,有時候是沒有辦法衡量、沒有辦法數算的。即使用盡世間的可能以求個對等,都是不可能的。

《那先比丘經》提到「孝於父母」,「父母」是概稱,也包括你的職員、鄰里、朋友……對於自己以外的人,為什麼可以做到「孝」呢?你是盡到自己的本分。做為一個人的本分,你告訴自己:「我可以」。

「於今世好布施,孝於父母」,一定要布施嗎?當然,「布施」是一種美德;一定要把家產全部施捨給別人嗎?隨人所好,但能垂手於人、拉他一把也是布施。為什麼要這麼做呢?當下的一念心,看他危急,自然的伸手去拉拔。這是隨順自己的本心、善盡自己本分的行為。

「於當來世當得其福」,將來你就可以得到這樣的福報。什麼福報呢?在無盡的輪迴裡,你有一點一滴的善業,付出善業的同時,你是在盡自己的本分,事實上,這是在輪迴中修行,「解脫道」也在這個地方完成。

解脫的梵語「涅槃」,是指貪瞋痴的止息;涅槃另一種說法「無生」,是本心無分別的體現。「無分別」,是超越對等、超越世間,寬恕、仁慈以及世間各種美德,自然法爾於中展現。

所以,善盡本分,你要告訴自己:「我可以」。

文章出處:悟因法師談人生系列-8-那先比丘經的啟示-印儀-105.10,影片VIDEO_TS-8(第8片光碟)VTS_05_1-12:00-14:30。

揭開格局⋯⋯怎是一個「固」字了得

揭開格局⋯⋯怎是一個「固」字了得
◎釋悟因

2-21-300經典中的文字,是有感情的。經典中的人物在講話時,話語的背後,有著一些彼此的情緒在運轉。我們讀經時,這些是可以體會得到的。

在《維摩詰所說經》〈第四菩薩品〉之中,魔王波旬變身成帝釋天,想把狀似天女的魔女們送與持世菩薩。持世菩薩是一位修行的比丘,當場拒絕,也不知眼前的帝釋天是魔王。直到維摩詰居士出現,說了「非帝釋也,是為魔來嬈固汝耳!」

「嬈『固』汝耳」。這個「固」字,是堅定意,專注意,非虛,不是說笑的。為何維摩詰可以如此肯定魔王的「不虛」?因為魔王送女是要誘惑持世菩薩,他是來真的;所以,送女也是真的。維摩詰也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看到了向魔王要女的契機,以及度魔女們的機緣。—就是這個「固」字,讓魔王失策了,還損失很大。是賠?還是培?

維摩詰掌握情境,超越現場的語言,握住了魔王送女的這份心意,開口講了一句話,讓魔王騎虎難下,逼得魔王最後不得不將魔女們送給維摩詰。於是,整個格局就轉變了,「燈無盡」也由此開展!

魔王「固」是送女,講得虔誠!維摩詰接受了他正面的「固」是語言,直接從光明面「固」是來看待,轉了一個迴,留下了這些魔女們,為她們點上無盡燈,「固」是開創出另一個新格局—菩提薩埵!
摘自:《青松萌芽》第23期
p.s.香光尼眾佛學院 院刊《青松萌芽》第23期,出刊囉!歡迎索取!
——————–
香光尼眾佛學院
604 嘉義縣竹崎鄉內埔村溪州49之1號
電話:886-5-2540359  
傳真:886-5-2543213
http://hkbi.gaya.org.tw/

歸依自性清淨報身佛

歸依自性清淨報身佛
◎釋悟因

2-21-300 歸依僧,歸依自性清淨報身佛,回歸自己的本願,願菩提,行菩提,當願眾生,所作皆辦,共成佛道。

 我十一月十三日去佛光山說戒,戒子很多,有360位。我在佛光山的佛學院大禮堂,男眾戒子、女眾戒子都在。那天是星期天,前一天他們剛受完沙彌(尼)戒,我講「如何做出家人──出家人的本份」,講七十分鐘。

 我告訴他們:出家人是剃光頭,每天早上起來摩摩頭、拉拉耳垂,告訴自己:我是一個出家人。這是一種動作,也在肯定自己,告訴自己:「我歡喜,歡喜自己是一個出家人。」

 然後下床穿僧鞋,念一個偈頌,「從朝寅旦直至暮,一切眾生自迴護,若於足下喪身形,願汝即時生淨土。」《毗尼日用》中,有很多這些舉手投足的觀照。

 初入佛門的修學,不須要講很深的義理,就從最基礎的,從發菩提心開始。《毗尼日用》每個偈頌,都是「當願眾生」,三歸依也是「當願眾生」。

 「當願眾生」,是對眾生的悲憫,希望眾生同我一樣,得解脫、證菩提。這是教導初學者發菩提心的入門。

 去佛光山演講回來,昨天與你們過堂,教你們如何捧缽。居士在一旁看了,有居士問我:「師父!那缽很重嗎?為什麼需要兩隻手捧?」

 我想,也對,教大家雙手捧缽,是在說行儀。我本來想回答他,你一隻手拿缽,那另一隻手做什麼?一直講規矩,沒有人喜歡聽。

 我真正要說的,此「重」非彼「重」。不是輕重的重。三衣一缽,這是被認同的符號,這缽可以接受天下人的供養,這是重還是輕?

 教大家捧缽,有人認為我是在說威儀、規矩、制度,也沒錯。把缽捧起來,表示行儀。拿東西不要拿在腰以下,以前常聽人說:持戒持物要在肚臍以上。若在以下是不恭敬。因此佛桌的高度不會低於腰以下,持物供養父母都持在胸前,人體工學,這是恭敬。

 雙手捧缽,言外之意,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這身心不再拖累很多東西,只以一缽安頓三餐飲食。飲食是道,取得衣食來源也是道,怎麼吃也是道。用一缽,接受天下人的供養,滋養色身;也用這缽,與眾生結緣。

 說禪,從有形的缽說,你接受這法器,也從這缽放進自己的身心。說法,可以說得巨細靡遺,有時也說不盡。以一缽、一件袈裟,都可以說禪。

 這一缽飯很重,其實缽不重,真正的重是重在什麼地方?我們承受的是天龍八部、土地龍神的供養,以及居士的護持、社會的護持,我們出生在社會有信仰的地區,可以安心辦道……

 我們承受了這麼多,怎麼來受用這份虔敬的供養?

我從哪裡來

我從哪裡來
◎釋悟因

wu30早期我去看廣欽老和尚,印象很深。
我20歲受戒後,帶母親去看廣欽老和尚。因為覺得自己沒有盡孝,有一種愧疚不安,想要安頓母親。聽說廣欽老尚有神通。就想帶媽媽去修供養。
媽媽見了老和尚,她就很高興;聽老和尚開示,她是聽得滿心歡喜。
但廣欽老和尚看到我,他第一句是問:「你從那裡來?」
「我從台北來。」第一次,我是這樣回答。
第二次去,他又問:「你從那裡來?」
我還是回答:「我從台北來。」這是世俗的語言。也沒有錯。
後來第三次,老和尚又這樣問時,我不禁自問:「我從那裡來?」台北來?從那裡來?從佛寺來,現在我會跟人說,我從香光山來……
從「無」說起,生命從那裡來?從媽媽的肚子來,從六道輪迴來,一生又一生,出家人還是會死的。師父也是會死的,死了之後又到那裡去?
是講前一刻?還是講此時此刻?可是此刻有停下來嗎?什麼時候停下來?
此時此刻,我靜下心來看,「是誰」?回到當下,此時此刻不停留,從過去的委屈帶過來,縱使懺悔也回不到過去,生命一直往前衝,「是誰」?
這也可以成為公案。當然不用抄襲過去的公案。是從自己身心去體會。
是誰,有沒有答案?沒有。不需要答案,「從無入道」,心裡就有答案。
有時,你在大寮煮菜很繁忙,那也是答案。
有時,你在菜園種菜,那也是答案。
禪宗公案,有一些僧人在田裡鋤草,一方面把石頭、瓦片撿起來一丟,碰到竹子,「砰」的一聲,他開悟了。這些在說,他整個生活節奏,完全都在修行裡面。
香光山這裡,我們來的時候不是現在這個樣子,是一片荒林,然後一磚一瓦,也鋪了大地,歲月一直流逝,在數說很多的故事。我們不是來這裡佔地,我們都會走的。
我相信香光山這裡,有在演說無生法。佛教的道場、佛教的法門,法是會留下來,卻是要有人去演說、宏揚。
這是在說「無生法忍」,在說一個無生的故事,山在說,水在說,風在說,道也在說。
中國禪宗,從達摩來中國傳法,直到六祖慧能大師,才大大的弘傳開來,一花開五葉,流傳千餘年。慧能大師至今肉身不壞,坐在南華寺的大殿。聽說原來有四尊肉身,慧能大師、憨山大師、無盡藏比丘尼、還有寺裡一位住眾比丘。
中國文革時,六祖大師的肉身被用刀子捅破。但他沒有被破壞,一直坐在那裡見證。祖師有他們的願力。
什麼是禪?是法門,也是信心和願力踐行在世間。是讓人們源源不斷地看到佛教在世間。
過堂一餐一餐過,常常念的普賢菩薩警眾偈,「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這不是在感殤是日已過。你知道,你色身的營養就從這一餐一餐來……
生命好像是圓形的,源源不斷的在流轉,有多少的眾生在期待著我們,在這世間我們就傳承著這東西。也希望不斷地去演說。
大家開始參,問:我是誰,我從那裡來?

生忍:接受一切眾生

生忍:接受一切眾生
◎釋悟因

 2-21-300體會「無生法忍」,也可以從「生忍」入手。「生忍」就是眾生忍,接受眾生。
 我來舉一個例子。
 最近去佛光山為新戒開示。慈容法師陪我吃中餐,一面吃飯一面談話,提到最近佛光山為慶祝開山五十週年慶,先傳三壇大戒,之後傳在家戒、打水陸,然後是眾佛眾神明聚會……
 我問:「眾佛眾神明聚會?是不是像香光寺遶境平安?」
 香光寺遶境平安,香煙繚遶,燒金紙、燒大把的香、鑼鼓喧天,就覺得很吵。慈容法師回答說不是。
 「眾佛眾神明怎麼聚會呢?」我問。
 「就海內外眾佛眾神明都回來佛光山。有的從海外回來,菲律賓、馬來西亞,基督教、天主教的神也來……」
 「理論依據是什麼?」
 慈容法師說,「十法界有佛、諸天、鬼道……請他們都來。」
 「怎麼請呢?」
 「在臺灣,民間百姓以各個神廟的信仰為基礎。有些寺廟的管理委員不想來,神的替身,乩童說:『我要請釋迦牟尼佛給我加持。』」
 以前在香光寺聽這些話,我會說,這是乩童在造假。可是在聽慈容法師說這些話時,我反而看到自己是傲慢、不馴的,似乎覺得佛教是比較高尚。我當下覺得不好意思了。
 「我們香光寺在村民遶境時,我會先跟學僧說,『在遶境慶典時,我們就看村民如何為大媽、地祇主、太子爺、媽祖做生日。這是在書裡讀不到,在這裡也可以當作民間宗教課程來學習……』」
 佛光山不是這樣看的。
 「他們說他們的眾神要來,就讓他們全都來,二、三千個寺廟、單位,他們捧著他們的神、轎,想來就來。」
 「乩童也進來嗎?」我問。
 「都血淋淋的,沙魚劍、鐵球、刺球,一直往身上捶、砍、剁。」慈容法師回答。
 「法師你們站在那裡?怎麼看待這些?」
 「就開放讓他們來。也不過是上、下午一天幾個小時而已,讓大家儘量顯神通。他們完全進入忘我,也有女乩童,下身一件長裙,上身只繫肚兜,砍得血肉模糊再噴酒,遶場一圈。要進來的就找個位置給他們安坐。然後中午休息、人員用飯,再條理井然的離去。」
 問,眾佛眾神明的聚會是那一天?是12月25日。
 「12月25日不是耶誕節嗎?」
 「天主教、基督教在這天還是願意來朝聖,請釋迦牟尼佛加持。」
 「12月25日我一定要來。」
 我是想看看,乩童與「桌頭」的配合關係。我不是要從事這些,整個臺灣的民間百姓就是這樣的信仰,我們小時候是這樣長大的。我在想,臺灣的宗教可不可以提昇,有一份覺知,外相與內在是相應的。
 基督教、天主教的神也說佛教是迷信。佛教的人口是越來越少……
 與慈容法師在說這些時,那天陪我去的居士,有蔡信次、方崇仁、蘇嘉慧,方崇仁、蘇嘉慧還聽得一楞一楞的。神明不可能一直捧著,祂需要有位置安放。佛光山開放這麼多位置,成就眾神來朝聖,真有大心量。
 我在想:祂們進來佛教的道場,接受佛教的禮儀、接受禪修的境界,他們整個身心也會改善的。佛法說聖賢凡夫有十法界,不要分別說,我是禪修的,它們是鬼神。
 《坐禪三昧經》詮釋如何修「生忍」:如「慈母愛其赤子乳哺養育,種種不淨不以為惡,倍加憐念欲令得樂。」
 確實,要先接納轉化,才能攝受鬼神眾生。有沒有鬼神?有。有沒有六道輪迴,有。
 禪修也是相應法,從無入道。修禪,不在修多少,只在一個「育」字。
 攝受眾生進入佛的相應世界,本來就不容易,要教導更要培育。「育」,是在提起或放下之間的功夫,用這種角度看待我們的禪修,看待我們的志業方向。禪修和教育不相違背。
 不需要很多神祕,也不需要貢高我慢。只需回到出家本份。
 修了禪之後,我接受別人了嗎?禪修真正關懷的是什麼?
 修了禪,要為世間做什麼?
 弘揚佛法真正關懷的是什麼?要養育的是什麼?
 香光山要修禪,怎樣修才叫禪?今年第一次在香光山舉辦封山禪修。天地間考驗的是我們自己。你看天龍八部或鬼神,如果你看不起祂們,祂們怎麼會護持我們呢?

從懺悔中修忍

從懺悔中修忍

◎釋悟因

2-21-300

我們出家、修行,這當中也生出很多善念、感恩。有時回過頭來,檢核自己,也是蠻懺悔的。所以,忍,是懺悔先罪,也是肯定。

在香光寺的禪堂,我曾經感受到一些情境,覺得好委屈。出家前覺得身體很累贅,女性每個月的月經也覺得很累贅。後來出家住在道場託付色身也覺得很累贅。有時隨眾起倒覺得蠻委屈。好像別人都是欠我的。

後來有一次在禪修,內在的前塵影事、過去的情境不斷地湧現出來,糾纏不清的念頭,其實是妄想止不下來,我就直接看那念頭,觀我的心念。

我看到自己好像一直要找一個寺院來寄託身體。我受不了這樣的自己,好像別人欺負我,讓我好委屈。

出家,是我的選擇;出家,就不住俗家或居士家,要住寺院來安頓色身,這也是我的選擇。那時,我看到:我的心穿梭在世間就是要這色身,穿這套衣服……這是整個配套,不是誰在操縱、主導。

當我觀我的心念,看到這些境界時,才坦然地面對,才真正的放下。我確實看到,打從內心的懺悔,是無相的懺悔。

為何叫無相?就坦然接受。從事相看到理,果從因生,事待理成,從事相看到無生法的理則,自己進入那理則去安頓自己。

在禪宗常常修懺悔法門,怎麼修?就是《維摩詰經》說的,說悔先罪而不說過去。過去永遠追不回來,你已經往前衝,永遠回不到昨天、中午、前一刻。

在禪修中,要看自己的心念,如果沒有進入自己的心境……事實上,有很多求不得、怨憎會,還有一個念茲在茲的,或者你回想某事到現在還氣不過的……你會看不到這些,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麼。

無生法「忍」,在忍什麼?一定要看到內心那些,像海浪一波一波的潮水,不論是感覺受委屈,不甘願受打擊,或者看到排斥的、討厭的、拒絕的,好像很委屈,別人得罪我、欺負我,或者是在世間有奉獻,有影響力、認真的……

從內心去看到,不是在打妄想,也不是東想西想。這些全部是修行,從菩提心、覺性,在自己的呼吸當中,在這些無常生滅法中去看到「無生」。

不是看外面,更多的,對自己在修禪、什麼是修行,自己真正地咀嚼過、翻滾過。真正的去體驗。

這不是別人說給你聽,有時候沒辦法這樣。如果可以這樣的話,阿難說,佛陀你修行有那麼多的功德,一點點給我。不是這樣的。因為身心本不相代,也不相待。

轉念啟安詳--香光尼僧團2017年新年祝福

轉念啟安詳--香光尼僧團2017年新年祝福
悟因長老尼新年講話

當歲月流逝的時候,檢討上一年,也開始想想新的一年。
佛法說「世間無常」,國土危脆,世間也在開創新的格局,新的變化,我們每個人要重新去看待世間的動盪改變,這是一種「機會」。而機會的背後,相對有很多慘痛的經驗,例如恐怖攻擊、難民問題等等,這都是改變。
在這個新的年度的時候,我們怎麼看這些改變呢?我們要整裝自己,要加強自己,要從世間來看待「正能量」,今年悟因長老尼期許大家發願,要「轉念起安詳」,要安詳,要安詳,就從「轉念」開始。
什麼叫「轉念起安詳」?學佛在告訴我們不僅是要了解「無常」,在無常當中,我們反而可以看到一個永恆的東西。春夏秋冬、生住異滅,生老病死,成住壞空,就是在這樣的變化、變遷當中「轉念起安詳」。怎麼轉?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學問,也是很大的功力,我們學佛信佛,就是要這個字,「轉」。
長老尼從一位居士生病治療康復的歷程,說明「轉念」的重要,並鼓勵大家受持「藥師經」、「藥師法門」、「藥師咒」,不管是功名的,不管是要官階的,不管是事業的,不管是出外的,或者是生病的,或者是家庭安樂的,甚至是國家的安寧,都如此受用。

藥師佛有十二大願,可以免除九種的橫災。大家一起來讀藥師經,積聚正能量,把這個力量分享給地球上的每一個生命、每一個有情。祈求國泰民安、世界安和樂利,一定要從我們的心開始,「轉念啟安詳」,人生更寬廣。
—————————————–
印儀學苑 http://yinyi.gaya.org.tw/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濟南路二段36號
電話:(02)2394-6800、0975-639-133
—————————-
香光山寺 http://gaya.gaya.org.tw/
地址:桃園市大溪區福安里11鄰頭寮路276巷75-1號
電話:(03)387-3141、0978-939141
—————————-
定慧學苑 http://dinghui.gaya.org.tw/
住址 : 苗栗市福星街74巷3號
電話 : (037)272-477
—————————-
養慧學苑 http://yanghui.gaya.org.tw/
地址:台中市西區403大墩十街50號
電話:(04)2319-2007、0963-691007
—————————-
安慧學苑 http://anhui.gaya.org.tw/
地址:嘉義市文化路820號
電話:(05)232-5165、0963-570165
—————————-
香光寺 http://xianguan.gaya.org.tw/
地址:嘉義縣竹崎鄉內埔村溪州49之1號
電話:(05)254-1267、0934-358841
—————————-
紫竹林精舍 http://zizhulin.gaya.org.tw/
地址:高雄市鳳山區漢慶街60號
電話:(07)713-3891~3 、0963-506891

從無常中修忍

從無常中修忍
◎釋悟因

2-21-300「悟無生」怎麼個悟法?有很多方面可以入手,首先,在無常變動之中,修一個「忍」字。

怎麼從無常中修忍?中國禪法所說的,還是「從無入道」。什麼是「無」?「無」是什麼?修了半天仍是「無」。

在講「無」的地方,最直捷的說法:人一生是空著手來,在媽媽的肚子裡你帶著什麼來嗎?沒有。這是「無」。

出生以後,好像很忙,接觸了很多人,好像也擁有很多東西,幾件僧衣、僧鞋,我還有一雙痛腳的鞋子,還有一些書,有多少家當……這是在過程中有這些需要。

最明顯的例子,在香光寺有一間儲藏室:某位法師出國留學,東西就囤在那裡,等到修完博士回來,還用得著這些嗎?東西就一直囤一直累積。那些是過程的需要,不是她終究要這些。看起來很多,其實也不少。

照片拿起來看,這是班上的誰,那是我最要好的誰……歲月流逝,在某些時候看看,他們竟是我成長的背景,慢也褪色了。

這些生命的印痕,多少流轉,多少血淚,如今都成了生命裡的背景。

最後,在走的那一刻,一生建立的多少功業、功德,也全部都要放下。

在我們身心,曾經體會那是在忍嗎?還是在認識、認可?還是在告訴自己,我怎麼在無常中體證這些源源不盡的無生法?

生命裡,這些點點滴的歷程,你忍可;

這些陪你走過的人、事、物,無一不成為背景,你認識了;

你自己承擔了這些荷負,你肯定,你也接受……

生命之流,像大河奔流入海,你看到自己的心境,像影片一幕幕地播放,好像是真的:你接受這一切,忍可這一切。回首一望,最後是「無」。

我們明明在無常裡面。你的佛性、你的自性,一直在環境裡流動;在因緣法中,一幕一幕,你要抓什麼?有什麼可以抓取的嗎?有時可能停留久一點,但事實上是一刻也不停留。


(第一篇)自性歸依與無生法忍
(第二篇)歸依自性千百億化身佛
(第三篇)無生法忍
(第四篇)從無常中修忍

無生法忍

無生法忍
◎釋悟因

16-2  歸依千百億化身佛,是從歸依清淨法身佛而來。如前所說,法身的特性是清淨、不生,何來千百億化身?自性本不生,但隨緣成辦諸事,隨緣所生之法是「無生法」。

  因此,禪宗門庭很重視修「忍」,修「無生法忍」。

  「無生」,就是不生。達摩祖師來中國,他傳的禪法是以《楞伽經》印心。《楞伽經》說:「無生者,自體不生而非不生。」(註1)

  自性不生,但能隨緣化現。所以「無生法」是因緣法,也是無常法。因此在中國禪法,即在看無常時,要看「無生」,即生滅法,反觀不生的本然。

  修念佛法門,最後迴向的偈頌,「花開見佛悟無生」,證悟無生,是要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修?還是現在就可以修?

  在禪宗的修法,這個「忍」字比布施、持戒還更重要。布施有東西布施、有力量布施、有無畏施,而這個「忍」字,就是接受、忍辱、忍可。

  但是,怎麼修這個無生法「忍」呢?(下期待續)
—————————–
註1:《大乘入楞伽經》,大正藏第16冊,頁599。


(第一篇)自性歸依與無生法忍
(第二篇)歸依自性千百億化身佛
(第三篇)無生法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