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輪到我

我很平凡,但很知足快樂,自己的小髮廊經營得也不錯,兩年前還買了房,雖然每天都很累,但有公婆和先生的疼愛,覺得安慰幸福。可就在此時,竟得知罹患「肝癌」噩耗,我還這麼年輕,為什麼?到底為了什麼?想到十五歲那年,爸爸和二叔同時因「肝癌」病逝,現在落到我身上了,我太不甘心了!

那年爸爸往生,家中的經濟由媽媽一肩扛起,排行老大的我,下面有五個弟妹,最小的才一歲多,爸爸走前殷殷交代十五歲長女,要幫忙媽媽把弟妹們拉拔長大,好不容易我做到了,弟妹們都各自成家了,這才鬆口氣,厄運就打在我頭頂,我真的不甘心!每天和同修躲在家裡哭,恐懼、擔憂、瀕死的日子真是難熬!沒想到又傳來三叔和大弟也得到肝癌,這更叫我驚惶失措,深怕著至親至愛又有誰「中標」,這種生不如死的日子,教我不知如何活是好?

我每天以淚洗面,同修也沒有心情上班,房東太太看我每天這麼悲傷,就建議我到紫竹林精舍讀佛學研讀班,當時的我心亂如麻,哪有心思,但房東太太,一而再,再而三,苦口婆心的勸說,終於說服我和同修進入精舍。

當授課法師講到「人生無常」時,我深刻的感應攝受。之前我一直無法面對自己得肝癌的這個事實,甚至欺騙顧客說我是子宮外孕(因為七、八年前有得過子宮外孕),不敢告訴他們真相,是因為在我的想法裡,覺得得這種病的人,一定做人做得不好,天在懲罰。

當師父又講到「無我」時,我的觀念有了改變,我接受自己得了癌症的事實,也勇敢告訴我的顧客實情,沒想到這些顧客朋友不但關心我的身體,還不斷的幫我尋秘方、找貴人,我終於鬆下來了。

經由友人介紹到六龜寶來山上去學生機飲食,那裏幾乎都是癌症患者,有整天抱著肚子喊痛的胃癌患者;有腳不能走、有手不能動的骨癌患者,還有更多比我年輕的患者……。在這些學員的身上,我更深刻明白生命的苦迫和無法自主。

我感謝這一場病,打開我的眼睛,看到我所擁有的還很多,我很有福報能好好的站在這裡,和大家分享我的心路歷程,我不後悔竟然輪到我,也祝福大家珍惜福報,認真過好每一天!

~小許 分享於民國89年10月香光尼僧團紫竹林精舍 佛學研讀班畢結業典禮

083_news_cover

香光佛學研讀班傳奇

時間過得真快,就讀紫竹林精舍三年佛學研讀班就這樣過去了,朋友看我不管颳風下雨,或是感冒發燒,都不肯請假休息,問我到底是何魅力把我深深吸引?

我據實以告,研讀班有三傳奇:

傳奇一、法水淨化:
三年的研讀班無條件、無保留地提供純淨的法水淨化我的心念,對我性格的調整、人際關係的改善、家庭氣氛的和諧,都有相當大的助益。

想當初友人熱心地推薦我來念「佛學研讀班」,我自認多少已讀過一些佛學書,不知天高地厚地要求從中級班開始,直到上課後才發現,連「問訊」、「頂禮」這些基本的行儀都不會,實在令人見笑。

這裡沒有速成,不能跳級,循序漸進,就像水流一滴一滴綿密不斷,才能洗去陳年的汙垢。

傳奇二、自剝洋蔥:
我要說的是「寫作業」這件事,每週上完課必須交一份作業,看似功課壓力,卻收穫無窮。寫作業不但可以把課堂上聽到的再重新思考整理,更重要的是把當下所見、所想、所做寫出來自省,而師父的指正,恰是剝洋蔥的最高指導原則。

譬如作業裡,我自以為很有理的指出別人的缺點,法師卻很有技巧的批閱:「你說得很有道理,不過,學佛的人,若能將別人不理想的地方,用來返照自己,這樣對自己才有幫助。」這真是當頭棒喝!

再如:我在作業上談到佛法的「因、緣、果法則」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對過去的驕傲與盛氣凌人感到慚愧。法師提點我:「佛法的事,要實行實做,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騙得了自己,騙不了因果。」

不流淚的剝洋蔥,讓我三年來從沒遲交、漏交任何一篇作業。

傳奇三、解行並重:
很多人跟我一樣偏重聽經聞法的趣入,對共修、拜懺,培福這些活動較為疏離,而我的實際體驗是:若沒參加拜懺,哪裡知道懺本裡的慈悲大愛?若沒參與「知賓組」的工作,哪能體會笑臉相迎的真誠可貴;若沒參加「交通組」的培福,哪能了解精舍辦大型活動時鄰居的受擾情況,因而更能理解他們的埋怨?若沒參加「文書組」的工作,哪裡知道每一盞「光明燈」上面的姓名、住址、祈求、那些又細又端正的字,是一面念著「阿彌陀佛」的聖號,一面用十分虔誠祝福的心寫上去的……。課堂上講布施,講持戒,講忍辱,講修行,這些都是名相,這名相必須要以行門的功課來體驗,與培福的工作來實踐,才會在生命中生根。

你也想要一段傳奇體驗嗎?請跟我來!

~~ 黃居士 分享於民國79年10月 香光尼僧團紫竹林精舍研讀班 畢結業典禮

080_news_cover